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11

※组织架空,私设众多
※现在剧情一脚踏入狗血大坑,就图个爽,谢谢喜欢
※萌雷自鉴❤


今日的二更! 以及现在圆圈数字符号没有⑩之后了!大家认清标题就好( ˃᷄˶˶̫˶˂᷅ )




拾壹




叶修面前巨大的落地玻璃足足占据了一整面墙,透过这面干净到毫无瑕疵的玻璃墙向里面看去,纯白无垢的房间里,地上的血渍刺眼不堪。

房间里,蓝河静静地躺在一张临时充当手术台的担架床上,四周破损的器材和液体药剂随处可见,破碎的试管落在地上摔碎成了残渣,沾染上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他垂在担架床外的手臂苍白不堪,小指骨以一个微妙的弧度弯曲着,肘关节外侧划出的一道血口清晰可见,斑驳的血液正顺着他的小臂流淌下来,滴落在地上,溅起了一朵朵血花。

这面玻璃墙如同一张巨大的荧幕,它也许上演过了无数人的生死;现在,它甚至就要决定了里面生死未卜的蓝河的命运,他的前途,还有一切围绕在他身上的存在的方向。

这是一场外人无法参与进去,里面的人自顾自进行着一切活动的,一场悄无声息的默剧。

叶修的眼睛瞬间红了。

他狠狠捏着耳通讯器的手不断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碾碎了手里精密的仪器。alpha痛失自己唯一的omega的怒火,就如同潜藏蛰伏在地下多年的爆发的岩浆,用最强烈的冲击方式,长啸着,呼啸着,露出自己的獠牙,恨不得撕碎眼前所有的伤害者。

叶修咬牙,一字一句地问道:“你把他怎么了?”

“只是一个实验而已。”沙哑的声音停下了他那阴阳怪气的口吻,但接下来的话更是如同当头泼了一桶凉水下来,凉得透彻心扉,“君莫笑,你以为你很厉害吗?带着自己的omega两人一起闯进这里,一路什么麻烦都没遇见,你以为这都是你的功劳?”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又猛然停下狠狠咳嗽了几声,像是多年的老烟枪早早坏了肺,声线沙哑得让人十分不适。“你什么都不是,君莫笑。”他说道,“你不过是个小孩儿,幼稚,天真,活了这么久的顺风顺水让你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站在制高点……回过头来,你连自己标记了没几个月的omega都保护不了。”

通讯器被切断开来,耳麦里沙沙作响的杂音挠在叶修心上,就像千百般刀割一样痛苦。他不敢再耽误下去,蓝河现在的情况还是未知,但是他们不能再停留下去了。

他不能失去他唯一的omega,他唯一的蓝河,他从小分别开来念念不忘终于找到了的他。

刹那间,那面玻璃墙被击碎开来,呈蛛网状裂开后像房间里倾洒而去。研究人员下意识地纷纷抱头保护自己的致命部位,但没来得及躲闪的几个人纷纷被玻璃刺伤,紧接着在骤然响起的枪声中一命呜呼。

叶修从高处跳了下来,向前缓冲地做了个前滚翻后,将自己掩藏在一张半倒不倒的办公桌之后。还有四个人,他瞥了一眼弹膛里的子弹,狠狠磕了回去,同时掏出自己的振荡匕首,咬了咬牙,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向斜后方开了一枪。

在场唯一一个有武装的研究人员堪堪被击毙,子弹差一点儿打偏。叶修丢掉了手里的枪,颤抖的双手握着振荡匕首,毫不留情地抹过另外两人的脖子,看着他们如同废弃的布料一样,被丢弃在了地上。

他大步向前走了几步,揪着藏在药品架后的研究负责人,拖出来狠狠丢在了地上。

“国立omega维权协会在逃医学家,洛特·威尔逊。”叶修一字一句念出了对方的名字,他的匕首狠狠插进了这个名叫洛特的研究负责人的衣服布料里,惹得对方大声尖叫起来。

他踢了一脚缩在地上的洛特,确定他不会有力气逃跑后,捂着刚刚被刺伤的胳膊,踉跄地一步步走到了蓝河身边。

他的omega,此时此刻就安静地躺在那里,如同一副安静的画,那么美好的一个人,却没有了往日里活泼生动的气息。

叶修慢慢半跪下身子,将浑身是血的蓝河抱紧了自己怀中。

蓝河后颈处的腺体已经破裂开来,散发着迷迭香与铃兰味道的血液争先恐后地不断渗出,顺着叶修的指缝一滴一滴滴落在纯白的地板上,溅开一朵朵血花。

叶修双手微颤地捂住了蓝河的腺体,低下头亲吻他的眼睛和睫毛,最后缓缓落在了他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唇上。

他用一块止血布垫在了蓝河的腺体上,小心翼翼地让他躺在担架床上。他弯下腰捡起了那把掉落在床边的蓝瑟,拂掉了上面的灰尘,上膛,慢慢走到了洛特面前,举起了抢。

“他做错了什么?”叶修问道。

洛特紧张地缩在角落里,拼命向后挣扎,试图躲开黑洞洞的枪口。他急喘着,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他是个omega。”

叶修抬了抬枪,脸上罕见地露出些许不耐烦的神色,示意他快点儿说完。

洛特吞了吞口水,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叶修扣在扳机上的手。“他还是个被标记过的omega,我们……”洛特看起来似乎非常难以启齿,最后不得不放弃了抵抗,全盘托出,“我们需要一个被标记过的omega,才能继续实验。”

说完后,他有些期待地望向叶修,希望他可以因此放过自己一条生路。可没想到的是,叶修非但没有挪开自己的枪,反而更紧逼了一步——他毫无征兆地扣动了扳机,子弹狠狠打穿了洛特耳边的墙板,甚至擦伤了他的皮肤。

洛特尖叫一声低伏下身子,全身哆哆嗦嗦,他语无伦次地乞求着叶修的原谅,希望可以在这个脾气看起来并不如传说中好的兴欣老大手中,捡回一条小命。

“他是个被标记过的omega……”叶修低声重复道,“就因为我标记了他,所以你要对他下这么重的手?”

“也,也不全是。”洛特结结巴巴地说道,“被哪个alpha标记其实都无所谓的,我们这个阶段的实验其实只看重omega被标记与否……”

他很快闭上了嘴巴,因为叶修的眼神里,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就因为他是个omega。”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瑟瑟发抖的洛特,眼里再无平日里那副稀松平常的模样。

“对我来说,他是我的蓝河,最后才是,omega。”

叶修到底是没有太过顾及自己的感情,他毫不留情地一手刀劈昏了洛特,随即撕下了贴在蓝河皮肤上,还得来得及装置好的微型追踪器,将它植入洛特受伤的皮肤之下,最后站起身来狠狠地一脚踹翻了已经昏迷过去的人。

蓝河仍旧静静躺在担架床上,如果不是他胸前微微的起伏和微弱的呼吸,根本看出来他是否还活着。

他一只手握紧了蓝河苍白无力的手,另一只手敲了敲刚刚被自己切断了的耳边的通讯器,接通:“罗辑,给我找条离飞行器最近的路出去。”

罗辑沉默了下,很快便把路线图发送了过来。

叶修手臂上展开的蓝色立体屏幕很快标注出了一道单色的路线,几乎是笔直地指向目的地,唯一不同的是,这条路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圆点。

“这是最近的路了。”罗辑迟疑了下,说道,“但是这条路上有很多人把守,还有很多我没有检测到的摄像头……他们之前都在隐藏,就在墙的另一面。叶神,你确定要这样出去?”

叶修拾起了地上唯一一个贴着标签的完整的玻璃试管,放进了蓝河贴身的衣兜里,拍了两下。“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他低声说道,“就算那个败类说他暂时没事,我也不想在蓝河身上冒险。”

叶修握住蓝河的手的力道微微施力,再一次亲吻他已经苍白的嘴唇。他现在不敢去狠狠拥抱蓝河,就像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个脆弱的易碎品一样,根本无从下手。

他慢慢抱起蓝河,omega清瘦的体重从两臂上传来,是一个alpha绝对可以负担的重量。可叶修心里太沉重了,他绕过蓝河后颈的伤处,即使那里已经止住了血,触目惊心的痕迹都像是鞭痕,狠狠烙在了心脏之上。

“是谁之前说就算被发现也可以一路杀出来的……现在这样怎么保护他的alpha呢?”叶修苦笑了下,蹭掉他胳膊上的一块血迹,抱紧了怀里的自己沉睡的omega。


爆炸声轰鸣响起,周围的草皮被来自地下的热浪掀翻,砂石飞走。叶修把蓝河抱在身下,护住了他的全身。

深夜的露水发寒,草根传来的冰凉渗透进了每一寸土地,天空的一角被染成了深红,火光滔天地舔舐着没有星月的夜幕。爆炸声将身后追兵的声音湮没在了平原之上,很快便消失了。

叶修慢慢吐出一口浊气,他再也没有力气支撑护住蓝河的身体,翻过身疲惫地躺倒在了蓝河的旁边。

这一路的杀出他付出了太大的代价了,对方有意而为之,在他们潜伏进去的路上刻意放松他们紧绷的弦,把兵力全部集中在了最后的突击上,试图一网打尽。

蓝瑟的子弹用尽,最后一枪爆掉了对方队长的头,叶修半抱着冲出地下基地的一瞬间,被那颗想要同归于尽的炸弹爆炸的气流掀翻在地。

现在,叶修躺在仍旧昏迷的蓝河旁边,睁着双眼毫无睡意地看着夜空,除了下意识地握紧蓝河的手指,他连抬起身子给他一个安抚的吻的力气都没有了。

蓝河的信息素味道萦绕在他鼻尖,清新好闻的迷迭香与铃兰摇摇欲坠,却让叶修的大脑逐渐混沌了起来。他拼命想要摆脱意识模糊的束缚,却不得不遵从信息素的本能,在支援的队伍到达之前,昏迷了过去。


蓝河在梦中无限下坠,沉默的黑暗吞噬了他周围所有的色彩与光亮,最后合上了那只唯一的眼。

寂寞的雄狮在无边际的黑暗中悠悠长叹一声,伴随着曾经温柔的清新的绿茶气息,逐渐消失在了一方压抑的土地之上。

他睁不开眼,那漂亮的鬃毛就这样缓缓离开了他的视线,他伸不出手,说不出话,一个挽留的动作或是一句呼喊都无法做出说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退却,独留自己一人如同废物一样,躺在墨汁一样浓稠的黑暗里,然后像陷入沼泽一样,逐渐失去呼吸。


“叶修!”


蓝河猛然睁开双眼,鹅黄色的天花板壁纸刺得他双眼发疼,他双眼发疼发酸,渗出了一滴滴泪水。

现在,他躺在宽大舒适的双人床上,浑身陷在柔软的被褥之中,周围的各种精密仪器正正常运作着,偶尔发出滴的一声响,提示他的生命体征数据。

他还活着。

蓝河茫然地睁大了双眼,头痛欲裂。陌生的环境让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拔打着点滴的针头,却被打开门跑进来的姑娘打断了动作。

苏沐橙熟练地取下装着液态药物的输液袋,换上了一袋新的。她歪了歪头,笑眯眯地看着蓝河:“你醒啦?”

蓝河张了张嘴,嗓子眼像是一口干涸的井,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的腺体受损,手指骨骨折,全身多处软骨质挫伤,omega信息素紊乱。”苏沐橙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取出面前沾了点杯子中的水,小心翼翼地涂抹在蓝河干涩的双唇上,“不过我能治好,放心啦,只要你好好配合就可以了。”

蓝河下意识地想要抬起身子去看自己的手,却被发现他意图的苏沐橙一个眼疾手快地摁回了床上,这个动作正好扯到了蓝河的伤口,疼得他瞬间冷汗就掉下来了。

“抱歉抱歉,我手劲儿有点大。”苏沐橙不好意思地道歉道。她吐了吐舌头,把一个小型呼叫器塞到了蓝河手下,拍了拍他没有受伤的半条胳膊:“如果有事你就摁这个叫我,我得去看看叶修那边啦。”

小姑娘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房间,门锁轻轻落下,留下蓝河一个人在安静的房间里陷入了沉思。

他已经不记得很多事情了,印象只停留在刺痛的枕头,beta男人笑吟吟的脸,那叫自己“O16号”时得意的声音,还有他伸手抚摸上自己颈后的腺体时,那股突如其来的渗透进皮肤里的寒意。

他不记得叶修是怎么找到他的了,只记得自己因为失血过头而浑身发冷,头顶上的灯光由明亮转变为血色的昏暗,然后是纷杂的脚步声与追击声,忽近忽远一直不间断的枪响,以及最后他突然接触到了不一样的新鲜的空气后,叶修将他完完全全抱在怀里的暖意。

他想去看看叶修怎么样了,是不是为了他受了很严重的伤,不然为什么明明只隔了一条走廊,他们平日里的吵闹和喧嚣全部都恍如隔世,泡沫一样的全部碎掉了。

他突然很想去摸摸自己受伤的腺体,那是叶修咬破标记过的地方,他的血液里应该还流淌着与叶修交融的信息素,他们对彼此的信任,他们的标记,他们两人基因的融合和联系,纵使蓝河在此之前有一百万个不愿意,想要舍去他们之间的标记,现在却突然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感受到叶修的生命象征,叶修的存在,还有这一直以来叶修带给他的所有包容与保护了。

想到这里,蓝河忽然觉得浑身上下冒起了一阵凉意,那种在三伏天里走进了冷藏库时,从脚趾渗透到头顶,从细胞入侵到血液里的,那种透彻心扉的凉。

他发现,感觉不到叶修的信息素了。










TBC.

看着热度和之前不一样,没有推荐其实心里好捉急,好焦躁(耿直boy的心里话(?
一定是我之前太不勤劳了 TTATT 希望我还能挽回你们的喜爱!于是双更啦!

试着站在老叶的视角上写了写,之前都在走剧情了,感情戏有点少,不过终于能写出来了。
不知道能不能表达出那种“痛失自己唯一的omega”的心情 (⁍̥̥̥᷄д⁍̥̥̥᷅)

大家晚安啦!

评论(41)
热度(31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