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10

※组织架空,私设众多
※现在剧情一脚踏入狗血大坑,就图个爽,谢谢喜欢

※萌雷自鉴❤







走廊里幽深而黑暗,一眼望不到尽头,只有偶尔传来的模糊的滴答声惊扰了一方安静,还有两侧墙壁上昏暗的灯光隐隐闪烁,照亮了一寸寸狭小的区域。

叶修敲了敲耳麦,示意在兴欣坐镇的罗辑汇报情况。现在,在这样被动和未知的处境之下,他完全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依靠罗辑随时的信息来前行。

罗辑将那些告知过蓝河的话全部重复了一次给叶修,并且再三叮嘱他绝不能开口,遇到情况直接发消息就好。

他接通了叶修手臂上戴着的输入器,深黑色的按键几乎不可见地闪烁了一下,随即非常完美地隐藏了起来。

“看起来效果不错,这下安文逸可以放心了。”罗辑舒了口气,飞快地敲打起键盘,“叶神试试看发句信息过来。”

叶修考虑了下,敲下了一行字:[蓝河那边怎么样了?]

“……”罗辑敲击键盘的动作停了下,只得无奈地去检查蓝河的通讯器。片刻后,他清了清嗓子:“一切正常。”

alpha的本能在这样充满了未知危险的环境里如同警钟大作,让叶修时时刻刻都不得不保持警惕,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直到听到罗辑确认的声音传来,叶修这才微微放下了心,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继续向前走去。

避开了走廊里那些红外线监测,叶修走过了走廊里的第一个岔路口。罗辑的扫描信息很快传了过来,指引着他继续向左前行。

“这个地下基地很奇怪……”罗辑轻声说道。他扫描了一次又一次,热感器却检测不到任何人类的生命体征。

偌大而空洞的地下基地,令人感到压抑和窒息的景象,毫无人迹可循,只有闪烁的昏暗灯光,和一条看不清尽头的通道。

陈果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有些不安地问道:“会不会是个陷阱?”

叶修没有答话,自己心里却早就了然了不少。从进入地下基地开始,这一路的顺畅和无人监管的环境都太奇怪了,饶是再对自己的隐蔽能力有信心的人,都不会放任任何一个外来人在这里随意行走。

原本有些狭窄的走廊在分岔路之后变得宽敞许多,叶修很快就走到了尽头——然而那里除了有一堵墙结结实实挡在了面前,此外什么都没有。

这是一条死路。

叶修抬头看了眼呈关闭模式的摄像头,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他甩了甩胳膊,活动了下十指,给罗辑发去一个情况说明。

罗辑笃定的声音很快响起:“墙背面是空的。”

他示意叶修站远些,好让自己能全面扫描分析这里的空间,可没想到叶修抬起手在扫描仪前比了个不用的手势,向前跨了一步后,准确地摸上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按钮。

罗辑:“……”

“老大!你怎么知道那不是个触发机关的按钮?!”一向沉稳的罗辑差点儿惨叫出声,“随便乱摁万一出事怎么办?!说好的严谨小心谨慎呢!”

[放心。老大可是很厉害的。] 叶修发送出去这句话后,抬起头来。

他眉头微微皱起,看着面前的厚墙就像一扇质地轻盈的门,悄无声息地缓缓打开后退去,与后面乳白色的墙壁融为一体。


蓝河在大门开启前,迅速地闪到了雕塑的另一边,隐匿起了自己的身形。

他的呼吸几乎不可闻,却异常局促,握着蓝瑟的手已经腾空,准备好了随时给出门来的人一个致命的锁喉。

耳边的通讯器里传出的沙沙声响,就像老旧电视机里的雪花,依旧在持续着,干扰不断。

蓝河联系不上罗辑,更不用提叶修了。他现在孤身一人,被困在一个没有退路的通道里,前方是诡谲的雕像和未知的领域,而后方一无所有。

临跳下通风口前的接吻的感觉似乎还残留在唇上,还有叶修的信息素,如同他身体里流淌的血液一样,在这没有把握的环境里依旧拥抱着他全身的细胞,给予他安抚和心灵上的保护。

强大,温柔,包容,他的内敛和坚强就像他的信息素带给蓝河的感觉一样,让蓝河慢慢平复下了自己沸腾的神经。

蓝河再次看了眼那尊人身鱼尾的omega雕塑,那羞涩的表情和张开的双臂令蓝河感到了一阵阵的恶心与反胃,还有随之而来的莫名的恐惧。

这样的omega,这样迎合他人的omega,佝偻匍匐在欲望和本能之下,是他最不想成为的模样。

贪于欲望,臣于基因……一切都太不平等了。

他抬头看向天花板,无声地出了口长气后,倒数了五秒飞快地从门后跑出,手中蓝瑟的枪口直指洞开的大门。

然而门后空无一物。

蓝河愣了下,举着枪的手微微一晃,不过很快稳定了下来。

他不能再耽搁了,三十分钟一到,叶修无论如何都会闯到这里。他不能将叶修卷入这里未知的危险,剩下的道路,唯独只有他一人走完才是最佳的方法。

他放慢了脚步,浑身像是只警惕的猫,微微拱起腰背审视着周围的环境,一步一步踏入了这片未知的领域。

身后的大门在他完全投入阴影中后骤然关闭,轰隆巨响震的周围有什么东西咯吱乱响,蓝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阵强光刺激得双眼骤然刺痛。

他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直到隔着眼皮能感觉到光线暗淡了下来,才慢慢睁开了眼睛,然而入眼的一切都令他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透过窗户,他看到了一个偌大的实验室,类似工厂流水线般的设计,四处架设的管道如同瘦骨嶙峋的怪物,突刺出的尾骨狠狠扎入了现实。透明管道里流动着不知名的蓝色液体,偶尔冒起一两个圆润的泡沫,又很快被冲刷殆尽,消失在管道之中。

管道之下,连接着粗细不同的针管和细细的包裹在隔离膜里的针头,它们刺进最下方每个单独的营养仓里,贪婪地将液体全部灌入,那里面都躺着一个模糊不清的,一动不动的人影。

“从左往右数分别是O1,O2,O3,一共15个omega。”平稳的男声从蓝河背后乍然响起,“纯洁,美好,干净,血统完整……他们是不是很美?”

蓝河的脑海中顿时警钟大作,天生杀手的惯性,让他下意识地举着枪转头,却猝不及防被身后那人用针头狠狠扎入了脖颈。

顿时,浑身无力的疲乏感从四肢开始蔓延,蓝河僵硬地握着手里的蓝瑟,全身发抖不止。他很快就支撑不住地半跪在地上,双眼逐渐变得模糊。

“很荣幸能接待你这样的贵客,蓝雨的蓝桥春雪,omega蓝河。”男人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着,又立刻戛然而止。他半蹲下身子,抚摸着已经摔倒在地的蓝河的后颈,摸到了他被标记后已经不怎么明显的腺体,眼里闪出了一个科学家面对最佳实验者的疯狂的眼神。

“现在开始,你就是O16了。”


“沿海地区的地产,军火交易卖家名单……”叶修手中翻过一张张纸质文件,“老板娘居然做过这么多非法交易?”

“不要恭维我,在兴欣我只负责赚钱和养你们这群花钱如流水的崽子。”陈果在通讯器那头迫不及待地说道,“快找找还有什么资料被泄漏出去了?据我所知我最近涉及的产业被抢了不少,应该不止你看到的这些。”

“直接传给你看吧。”叶修索性把旁边的光脑打开,将所有纸质文件导入光脑,再通过一条没被识破的信息通道全部传回了兴欣,“没破译的叫罗辑来。”

信息传到百分之五十,叶修看了眼右下角的电子表,马上就到他和蓝河约定的时间了。

危险环境下和自己的omega失联半小时,叶修觉得自己已经忍耐得足够久了,此时此刻,一想到马上可以去和蓝河碰面然后离开这个毫无人烟的鬼地方,alpha的心情就顿时开敞了起来。

信息传送成功的提示跳了出来,光脑发出了滴滴两声,叶修顺手扯掉了插头,整个房间立刻陷入了黑暗。

突如其来地骤变让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慢慢从腿侧的绑带上掏出了一把振荡匕首,静立在黑暗之中。

一分钟后,电力系统恢复,头上的灯管闪烁了几下后,像之前一样照亮了整个房间。

[怎么回事?] 叶修打字问道。

“只是普通的电路短路,没什么问题。”罗辑敲了几下键盘,“没有被发现,你可以放心说话……可以了,文件已经全部破译,现在你能离开了。”

示意罗辑屏蔽房间里的灭火系统后,叶修掏出那个塑料打火机。他把玩着手里的小器具,盯着那沓厚厚的纸质文件看了几秒后,一把点燃了所有东西。

纸张在火苗的舔舐下很快变成一捧灰烬,什么都不剩。

叶修立刻转身出门,往入口赶去。

他走在黑色的走廊里,四周的烛光仍旧和来时一样模糊不清,浓重的黑暗让人看不清前方的道路,如同一个怪物张开了血盆大口隐匿在黑暗中,只等待将误入其口的陌生人拆吃入腹。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叶修停在了那堵墙面前,微微皱了皱眉,“罗辑,我来的时候走的是这条路吗?”

罗辑的分析很快指出这里没有任何移动过的痕迹,更何况墙体那么大,想要在不被叶修发现的前提下进行挪动,这个可能性还是略低了点儿。

“顺着路走吧。”罗辑说道,“这里只有一条路了,无论如何都会拐上来。”

叶修默认了他的意见,转了个方向后,顺着唯一一条通道走了下去。

他敲了敲耳麦,将信号段调整到了和蓝河联系的频率上,给他发去了一条信息。

一秒,两秒,三秒……四周安静无声,通讯器里安静地仿佛不存在,只有走廊里隐隐约约传来的水声渗透进了叶修的耳膜。

叶修摘下了通讯器,重新带好,可蓝河那边依旧寂静一片,什么消息都没有传来。

无声的通讯器,空荡荡的走廊,叶修心里的不安和焦躁在逐渐扩大,他的呼吸局促了起来,忙问罗辑:“蓝河呢?”

“我们的通讯一直都在保持啊。”罗辑奇怪地回答道,“他现在在……”

话音未落,叶修的耳麦里传来了一阵尖锐的金属碰撞声,就像用猫指甲去划黑板或者玻璃一样,听的人头痛欲裂。

杂音过后,一阵古怪的笑声从另一边传来,“今天接二连三的来了贵客啊。”不知名的男人语气沙哑绅士地说道,“怎么样,我干扰信号的能力不比你在摄像头上贴的屏蔽器差吧,兴欣的……君莫笑?”

叶修的双手握了握拳,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质问道:“蓝河呢。”

“在一个适合他的地方。”他古怪的笑声再次响起,和之前的样子完全不同,“我珍贵的第十六个omega实验体,他符合我所有的要求。不过既然是君莫笑要求,我想我可以给这个面子,让你看看你“曾经”的omega。”

话音刚落,走廊里黑色的墙壁像潮水般褪去,显露出晃眼的纯白。叶修下意识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透明玻璃后的画面,成为了他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和噩梦。







TBC.

我又拖了……对不起组织,对不起人民(土下座)
然后发现自己最近热度超级低,sad

打滚求各位看官给点动力!晚上更第二发!

评论(25)
热度(27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