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9

※组织架空,私设众多
※为开车而开车,剧肉相连,肉多别怕
※萌雷自鉴


终于要泼狗血了,好激动,保持微笑 (๑°⌓°๑)








潮湿的通风口里,蓝河弓下腰,小心翼翼地半蹲前行着。

这个通风口的废弃时间也不短了,看起来经历了些年头。作为居于土层之下的建筑,常年不见阳光而导致水汽的聚集,通风口里滑得能当公园里小孩玩儿的溜梯,蓝河走到哪儿都能摸到一手的苔藓。

他有些厌恶地把手指上那些粘腻的绿色植物抹到稍微干燥点儿的角落,天生反感这些东西的本能,差点儿就想拿火直接一路燎过去得了。

耳上的通讯器传来了一阵电流声,叶修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情况怎么样?”

“不怎么样。”蓝河蹲下身子,透过脚下的缝隙观察这间废弃的工厂,“都是些堆放的杂物,光线很差,看样子里面没有看守——我已经走到通风口的尽头了。”

“成,后面叫罗辑给你指路。”

叶修说罢敲了敲耳机上的按钮,远在兴欣的罗辑很快就重新接进了两人的通讯器频道。

“我需要你传输一份地图给我。”罗辑的声音再次从通讯器中传来,“右边耳麦里有一个微型扫描仪,你把它丢到平地上。注意别卡在杂物里。”

蓝河摘下通讯器,果然看到耳麦里粘贴着一个黑色的金属圆球,掂在手里质量居然还不轻。

他打开了这个圆球的开关,反手摸出了叶修塞在他包侧的夜视镜带好,调亮了眼前的亮度,再三选择了一个比较有把握的平底地区后,抽出了自己别在腰后的枪。

“你用的是蓝瑟?”罗辑在那边问道。

蓝河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枪,磕出弹匣,说道:“你知道这个?”

罗辑的语气从善如流:“总区成立后,军部生产的第一把多重组装枪支,据说曾经打算用于征收omega军人,以此达到总区高层要求的第二性别平等。”

“但是蓝瑟示众后,引来了无数alpha的反对,连国立omega人权保护协会都站在他们那边。”蓝河低声说道,“想要平等的人,都失败了。”

“这是个唯心命题,蓝桥前辈——世界上不存在永远的“都”和“完全”。”罗辑冷静地分析道,“蓝瑟只是个时代的见证,每个时代的人却是活的。”

蓝河闻言只是笑了笑不再多说,他在枪口安置好消音器,确认无误后把微型扫描仪填装了进去,合上了弹匣。他身型挺直,半跪在地上,双手水平举起瞄准在眼前,完美地将微型扫描仪打到了那片视野范围最好的空地上。

“计算范围五百平米,距离地面高度七点三米。”罗辑很快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飞快地敲击键盘计算起来,“从你现在的位置下去,落地后往前走一百米,黄色木箱后面就是工厂的出口。”

“我先下去回收扫描仪。”蓝河往后退了一步,割开了已经摇摇欲坠,沾满了红锈的铁板。他把绳索的一端缠在凸起的金属上,一头牢牢绑在自己身上,检查无误后,他摁着通讯器叫道:“叶修?”

“我以为你们聊天聊到已经把我忘了。”叶修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听起来有些空旷,“你先到地上去,我已经下来了——怎么这么滑?”

“通风口里有苔藓,自己注意点儿。”蓝河提醒道。想了想又好心地加了一句,“放心,就算你摔倒了我也不会嘲笑你的,我开了录音。”

叶修:“……”

“小蓝,你真的学坏了。”叶修叹息道,“好的不学,尽和你们家喻队学欺负人。”

蓝河暗地里吐了吐舌头,心想全蓝溪阁上下都知道你是蓝雨的公敌,谁欺负过谁不都是明摆的事儿啊。

很可惜叶修到出现为止都没有摔过一次,蓝河站在下面仰头看他,故意做出一个张开双臂拥抱的动作。

叶修:“……”

“真的不用接,摔不着。”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的omega,“我又不是混在兴欣吃白饭的。”

当然蓝河也就只是做做样子,他改成双臂抱起的动作,看着叶修从善如流地顺着绳索滑到了地面上。
 
叶修拽了拽那根绑得结实的绳索:“你觉得我们原路返回的可能性有多大?”

蓝河把那个微型扫描仪从地上捡起来,擦了擦沾上的灰尘,丢给了叶修:“不知道。你会在乎自己出任务能不能活着回来吗?”

叶修接住了那颗金属球收好,考虑了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

“当然会在乎。”他说,“还有在乎我的人在等我。”

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兴欣的重要性,甚至是在整个圈子里的地位。他是站在金字塔最高处的人,鸟瞰最广阔的风景,摘下唾手可得的星辰;哪怕他看起来再是个普通人,都会是被命运好好疼爱的那一个。

蓝河心里泛起阵阵莫名的情绪,有些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话,偏偏想说出口,却连自己都不知道那些话的内容。这些情绪就像是暗潮涌动的海水,一浪接一浪拍打他的神经,消磨吞食他原本清晰的思虑。

反常的沉默直到罗辑的声音再次响起时才终止:“虽然我觉得现在打扰你们的氛围不太好,但是陈姐让我告诉你们一声:再这么打情骂俏磨磨唧唧,让叶修可以不用回来了。”

蓝河,叶修:“……”

蓝河:“哈哈哈,哈哈哈……”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不回去了谁赚钱?”叶修正经地反驳道,“我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为兴欣贡献我的精力,就为了让老板娘多赚那十几二十万的零花钱玩儿,还从来没主动要求过加工资……”

“得了吧,你什么时候没日没夜了?次次白天叫你都在睡。”陈果的声音远远传来,嘲讽道,“精力?还是省着点儿给你的omega吧。”

蓝河:“……”

陈果说完后,没给两人任何的反应时间,果断撂断了通讯器。

“你们家老板娘真……”蓝河绞尽脑汁地想着形容词,“……真性情?”

他回想了下那位雷厉风行的beta女性的档案,二十几年的人生生涯里,硬是靠自己打拼出了兴欣的启动资金和家底,追求的人不少,可至今单身未婚……蓝河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投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神,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走廊里的通道空无一人,全灰色的色彩设计看起来非常单调枯燥,从天花板到地板无一例外都是同一颜色,延伸向远处时,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巨大的鲸鱼食道,随时准备吞噬消化掉一切进入它的生物。

蓝河皱了皱眉,看向前方拐弯处的可动摄像头,此时正灵活地转动着,密切监视着每一个角落,丝毫不放松。

“你能黑掉那些东西吗?”蓝河问通讯器那端的罗辑。

“不太容易,我截不到这个基地的波段号。”罗辑沉吟了下,“叫叶神去吧,他走位比较风……厉害。”

蓝河憋住笑意,转头问叶修:“能行吗?”

“试试。”叶修说,“有屏蔽器之类的玩意儿么?”

蓝河爽快地塞给叶修一把的小型屏蔽器:“都给你玩儿。一共三十个——你的枪法至少能打中一个吧。”

叶修往弹匣里填了一颗,把剩下的全部还给蓝河。“剩下的你来。”他说,“打着玩儿呗。被敌方发现了也没事儿,哥在后面给你收拾烂摊子。”

他说完后抬手就是一枪,小型屏蔽器在消音器的掩护下正中摄像头晃过来的红外线发射口,把那束光线提前挡在了里面。

蓝河:“……”

“你枪法这么好?!”蓝河一脸地不可置信。

“哪有哪有,可不敢跟蓝桥春雪大大比。”叶修谦虚了起来,“也就能马马虎虎的和你打个平手吧,但是刺杀之类的事还是不如你。”

蓝河:“……”

他别扭地转过了头,不想接叶修的话,持着匕首先行向交叉路口走去。

这一路竟然出乎意料的顺利,两人几乎是没有什么阻碍的就走到了主通道上,并且成功劫持了每一个摄像头。在这期间,他们屏蔽掉的监视器大概可以维持工作在三个小时,足够圆满完成任务并且脱身离开了。

蓝河舒了口气,放下一直举起的手里的匕首,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他不敢置信地看了眼刚刚被命中的摄像头,总觉得心里不太舒坦——那一闪一闪的红外线扫描器就在摄像头的那层玻璃之下,如同被层层包裹起来的眼,可仍旧像是能窥测到他们的目的一般,不声不响地紧紧盯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叶修跟他换了个位置,现在让蓝河殿后,两人向前走了没多久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圆形的纯灰色大厅里。

蓝河蹙起了眉:“有两条岔路。”

摆在两人眼前的是泾渭分明的两种颜色,一条极白,一条极灰。纯灰色的通道口旁立着一尊巨大的生物,纯白色通道口旁则是一条人身鱼尾的人鱼。

“分开走吧。”蓝河思忖了下,说道。

叶修有点儿不赞成他的提议:“我们只有两个人,这里什么情况都还摸不清楚,太危险了。”

“可我们只有两个人。”蓝河反驳道,“我们有通讯器可以联络,还有一个共同的罗辑在帮忙检测……如果有危险立刻联系对方就可以了。”

他不由分说地走到了白色通道口那边,右手抽出了蓝瑟,示意叶修也快点儿去另一边。

“通讯器出问题了怎么办?”叶修问道,“三十分钟。如果三十分钟后你没有回到这里,我就过去找你。”

蓝河闻言有些无奈地把蓝瑟别回了后腰,走到叶修旁边,盯着他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这里很危险。”叶修难得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色,说,“我知道你很厉害,但你是我的omega,我的危机感在这里没法抹平。”

“你当我是你的omega,就该相信我。”蓝河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我不需要不信我,把我当做瓷娃娃一样呵护的alpha伴侣。”

他一双黑亮的眼睛紧紧盯着叶修的双眼,如同一泉墨色流淌进了另一口泉中,相互交融。叶修抿了抿嘴唇,猛地摁住了蓝河的肩膀,低头给了他一个热吻。

吃够了彼此的信息素,两人分开后,蓝河红着脸踢了他一脚,不顾叶修闷声喊疼的抱怨,转身就走进了那条极白的通道。


通道里一眼望去的白色,刺激得蓝河双眼有些不适。他用力眨了几下自己的眼睛,深呼吸了一次后,举起枪和匕首,边走边四下打量。

和之前的灰色通道一样,这里放眼望去尽是刺眼的白,五人宽的距离不宽不窄,却也很难施展拳脚。蓝河抬头看了眼上方悬挂的灰色蜡烛,不动声色地将照片通过微型扫描仪传递了过去。

“现在开始,你们只需要听我说,不要开口。”罗辑叮嘱道。他很快念出了自己的分析报道,“这是种枪针发射器,具体用来做什么的我还不太清楚……总之小心不要触发它们,继续走你的路就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蓝河再次看了一眼那一排排的灰色蜡烛,果然看到正中心有一个小小的发射器,如同那些食人血的怪物的口器般细细长长。这里密集的数量令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蓝河不由加快了脚步,想要早些脱离这里的压抑。

不知走了多远,蓝河再次回头时,已经看不到身后的入口了。他的电子表上显示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可这二十分钟简直漫长得像推迟死刑一般,逐渐放大他心中那股不安的恐惧感。

他正要转弯向右前行时,耳尖地听到了拐角那条通道里传来的“咔哒”一声门响。蓝河果断退后了几步,不声不响地摁下了通讯器。

罗辑很快确定了蓝河的猜测:“前面有人,刚刚进入了最里面的那扇门,现在已经关闭了。”

蓝河安静等待了一会儿后,举着枪闪到了岔路那边,果真路上空无一人,除了通道尽头的纯白色大门,和一尊纯白色的人鱼雕像外,什么都没有。

他快速移动到了那尊巨大的人鱼雕像前,抬头看了那条石刻人鱼的脸一眼,这一眼足够他愣到了原地:那双痛苦与欢愉并存的眼睛,双手环抱在胸前遮住挺翘乳(papapa)房的动作,下身高高翘起的鱼尾……蓝河猛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发情期的omega。

“它”在求欢。

直到耳边传来刺啦一声响后,蓝河才回过神来。他快速把照片传给了罗辑,不过与这次不同的是,罗辑并没有说话,连同耳机里的电流声,以及叶修轻微的呼吸声,什么都没了。

一股寒意顺着蓝河的脊背爬了上来,他反反复复摁了多次的通讯器呼叫按钮,依旧没有人回答他。

他就像是突然与世隔绝的聋哑人,不能开口说话,眼前全是单调的纯白,耳边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就像上一秒还在和有人气儿的世界联系,下一秒就跌入了未知的地狱。

蓝河果断转身,正打算原路返回时,来时的路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一面纯白的墙壁牢牢堵住了。

如同被关在白色监狱里的囚犯,他的四周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尊让他恐慌起来的雕塑,和一扇通往迷题的不知名的大门。

三秒钟后,蓝河耳边传来了几乎不可闻的“滴——”的一声,他面前的omega人鱼慢慢挪动开了护住胸部的双手,在蓝河的注视下,变成了欢喜地央求拥抱的欢迎姿势。

雕塑身后的白色大门也随之缓缓打开了。







TBC.

超级困所以没检查,有什么错请告诉我

上一章热度好差啊,果然是因为我迟到了太久大家都要忘了我了么,超级难过的(昏阙)

拍桌!请给我带来动力的热度和评论!欢迎讨论!叽叽叽!

以及预告下下一章两天后奉上,然后晚安——(๑•́ωก̀๑)


评论(25)
热度(32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