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8

※组织架空,私设众多
※为开车而开车,剧肉相连,肉多别怕
※萌雷自鉴


我回来了!(۶ૈ๑`ȏ´๑)۶ૈ=͟͟͞͞ 
刚选成了仅自己可见,整个人都懵逼了





六个小时后,隐形飞机准时降落,停在了十二区外的一片荒芜的沙地上。

蓝河打开雷达,对周边环境进行了三次扫描,直到确认一切安全后,才摘下了厚重而闷热的耳机,长舒了一口气。

叶修早在落地时就打开安全带离开了驾驶座,此时蓝河忍不住好奇心地探了探头,想看叶修在后面鼓捣什么。可惜驾驶座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这个角度完全看不清叶修手里拿着的瓶瓶罐罐都是些什么,他只得松了松箍在腰间的安全带,努力撑着身子探了半天脑袋,看到叶修转过身蝙飞快地坐端正,样子就像个自习课上说话,随时要被老师抓包的学生。

“没事吧?”叶修走到蓝河旁边,奇怪地问道,“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蓝河佯装没事,看着面前闪着光的仪表盘,随意用手扇了扇风。“耳机太厚了,”他一本正经地说道,“裹了一路,我觉得我的耳朵简直都快要烧起来……”

他话音还未落,就感觉到一阵冰凉贴在了自己发红的耳朵上,让正在隐隐发热的皮肤顿时舒服了不少。见蓝河抬起头,叶修晃了晃手里的罐装咖啡:“来一罐?”

蓝河抿了抿嘴唇,道了声谢谢,伸手接过那罐冰镇的罐装咖啡。易拉罐上面还带着刚刚从冰箱里取出后渗出的水珠,湿漉漉的触感绕在指尖,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凉快蔓延开来。他摩挲了下罐沿,随口问道:“你怎么带了这个?”

“之前看你家冰箱里放了不少,猜你应该挺喜欢的。”叶修边说边拉开了自己那罐,他看了看蓝河捧着那只易拉罐半天都没换的动作,半开玩笑道:“需要我帮你拉开吗?”

蓝河对于他的绅士态度非常不屑,哼了一声:“不用,别总是把我当那些omega看。”

他用食指勾住了拉环,噗得一声拉开了半个瓶口,伴随着蒸腾起的丝丝白雾,看起来非常凉爽。蓝河将易拉环套在手指上转圈圈,得意地说道:“需要我帮你打开吗?”

他边说边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易拉罐上方露出一双圆圆的眼睛,瞅着叶修手里还未打开的那罐咖啡,晃着脑袋一脸的戏弄。叶修看他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笑了起来,他抽走蓝河手里的咖啡,把自己的搁在驾驶座旁边,然后径直仰头喝了一口蓝河的那罐。

“味道还行。”他咂咂嘴,评论道,“就是你信息素的味道有点儿多。”

蓝河:“……”

“不要脸。”蓝河嘀咕着侧过头,他把制冷机又调高了一个温度,试图快点给自己烧起来的脸降降温。

叶修倒是不甚在意,反正蓝河也不是第一天说他不要脸了,说一次就能看一次脸红,自家的omega怎么看都很赏心悦目,不过这个表情又难得又可爱……他迅速翻出了通讯器里的摄像功能。

“按计划上说的,我们真的要夜袭?”蓝河对叶修的这些小动作丝毫不知情,正背对着叶修吹风解决自己脸上的温度。他有些无聊,干脆再次翻开之前喻文州传给他们的资料,有些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夜袭,我们的出发时间和任务时间差的有点儿大,节省时间才是最好的选择。”

叶修关掉了摄像功能,他翻着相册里偷拍过的蓝河的照片,随口回答道:“因为老鼠喜欢夜间出没啊。”

“哦,难怪兴欣每次开门那么晚。”蓝河笑了起来,以为叶修那边有什么新资料,干脆凑过去看他的通讯器,一边说道:“当初为了蹲守你我花了三个星期……这是谁?”

那是一张老照片,蓝河仅仅扫了一眼就立刻分辨了出来,照片老旧得很,颜色泛黄,看起来是用很久之前的冲洗照片的技术保留下来的相片,然后被扫描进通讯器里的。如果他没看错的话,照片上是个“其他”男孩。

“嗯,你如果提前来问我一下,我说不定还会直接给你我家的钥匙。”避重就轻地回答完蓝河的问题,叶修晃了晃手里的通讯器,故意举高了不给蓝河看那些照片,然后随手关掉了屏幕。

“少来,我跟你不熟。”蓝河撇了撇嘴,“照片上的是谁?你的老相好吗?”

“嗯……差不多吧。”叶修说,“很早以前认识的邻居。”

叶修看起来似乎不愿多说,蓝河也不想问了。他对别人的隐私本来就没有多大兴趣,而君莫笑的档案他看得都快能背过,现在那只不过是一张放在通讯器里的照片而已——但是老相好就老相好,有什么大不了的还不能看一下,我才是你完全标记的omega好伐……

蓝河顿时觉得自己心里有点膈应。

算了,真他妈矫情。叹了口气,等这次任务结束,他就去做标记消除手术,风险大也无所谓,只要能解除两人之间的绑定就好。他已经开始有点讨厌,或者说是十分嫌弃这样时刻暴露轻微的omega依赖症的自己了。

三小时后,天彻底黑了下来。蓝河检查了下装备,蹬上他的马丁靴,把东西塞进了背包里后甩到了台子上。

“你每次出任务都要背那么多东西?”叶修看着他那个背包,觉得自己刚才一定听到了操作台发出的哀鸣,“这么沉,我们等下怎么跑路?”

“一个潜入调查任务而已,我们跑什么路?”蓝河白了他一眼。他拉下露指手套,一脚蹬在操作台边缘上系鞋带,一边用手把鞋面上的灰尘拍掉。他停下动作思考了下,然后露出一个笑容:“不过如果被发现了就杀嘛,你可是君莫笑啊,还怕栽在里面出不来吗?亲你不要太紧张了。”

叶修只得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这话要怎么接才好?他家的omega已经在跃跃欲试了,估计等下他们被基地里的人发现了,蓝河还会直接挡在他面前一路杀进杀出……

一个被omega护在身后的alpha,这画面想想都震撼不要太美啊。

蓝河趁他神游的时候换了件紧身夜行衣,黑色的光滑布料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那种omega特有的削瘦的身型,与他本人特有的气质完美地结合了起来——虽然这个气质上佳的omega现在已经在一手拿着精致的小刀比划,一边盘算着该怎样悄无声息地割开alpha的喉咙了,看上去的确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叶修做做样子随便整理了两下,然后率先跳下了飞行器。他四处环视了一圈后,才冲蓝河挥了挥手,张开双臂示意对方跳下来。

没想到蓝河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动作,而是一脚踩着机舱门沿外的金属杆,一边反手关上了身后的舱门,然后背着他的背包轻松地跃到地面上。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抬起头奇怪地看了僵直在了原地的叶修一眼:“你干嘛?”

叶修:“……”

“来拥抱一个?”叶修非常诚恳地说,“就在刚才,我觉得我开始怀疑我作为一个alpha的人生了。”

不出意料,回答他的果然是蓝河的一记白眼。


十二区早先加入了区域共同管理,在那之后被总区划出了一片无人区,一直以来都不曾有人靠近,如今,这里荒草丛生,看起来倒是根本没有什么生物活动过的气息。

蓝河边走边抬头看了看头顶璀璨的星空,忍不住眨了眨眼睛,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他此时也不得不感叹没有城市污染的地方夜晚就是漂亮。叶修走在他旁边,看他一副喜欢的神情,也跟着抬头看向了此时璀璨的夜空,随口说道:“其实没有我以前住的地方好看。”

“你以前住在哪里?”蓝河下意识问道,不过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呃……算了,你不想说也无所谓。”

“老城区,最早的中央城。”叶修倒是没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大大方方说了出来,“小时候可以爬房顶,跳到隔壁去敲人家的窗户,那会儿老被人告诉我爸妈说我扰民,不过我每次都说是我弟干的。”

蓝河:“……”

“我要是你弟弟,早趁你心智发育尚未成熟就把你踢出家门了。”蓝河嫌弃他,“哪有你这么当哥哥的?”

“其实和辈分没关系,”叶修一脸认真地解释道,“你想啊,我们俩都是alpha,就是亲兄弟之间也会有攀比竞争的心理的,所以这事儿不能怪我,都是基因和天性犯的错。”

蓝河对他没脸没皮的性格造就习以为常了,他“嘁”了一声捂住耳朵,装做不想听叶修那套歪理的洗脑,加快步伐走到了叶修的前面,然后打开了架在鼻梁上的一个小小的夜视镜,边走边四处搜寻之前喻文州传来的资料里,模糊记载过的“地下基地”。

出乎意料的是,在他扫描了一遍后,四周并未发现任何建筑痕迹,正当蓝河不甘心地打算再检查一次时,叶修眼疾手快地摘走了他的夜视镜。

蓝河:“?!”

叶修把那副夜视镜合上后塞回了蓝河的背包侧面,勾着他的背包带往西北方向走去:“这种地下基地不会有人在门口看守的,你开热感检查不出什么东西。”

的确,为了掩饰地下基地的存在,根本不会留人在地面巡查或是站岗的,否则荒郊野岭地突然出现几个带枪巡视的高大alpha,简直和大张旗鼓地告诉别人“我们这儿有地下基地”一样了。蓝河顿时觉得耳朵一热,“这是常识问题,不用你教我也知道……”他嘴硬道,“我只是怕周围有埋伏,所以用夜视镜检查一下而已。”

叶修看着嘴硬的蓝河,心知自家omega那强大的自尊心,于是忍住笑严肃地说道:“哦,我知道,所以刚才我只是想和我的omega卖弄一下我的博学。”

蓝河哼了一声,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的alpha语言上的安慰,骑驴下坡并同情地表示可以理解,毕竟就算是兴欣的老大,也不是没有不低调的时候。

蓝河任由叶修勾着自己的背包带往前走,插科打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题,这种微微放松的气氛,竟然让蓝河觉得这样的任务其实也不算多么糟糕。

当然或许因为和他一起执行任务的人是叶修也说不定。

此时叶修身上传来的alpha信息素若有若无地萦绕在自己的鼻息间,如同世界上最好的安神香和良药,让他偶尔焦虑一下的信息素和心跳都完全平稳下来。蓝河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有的omega会贪恋alpha的保护了,这种感觉真的不赖,就好比是下雨时有人给你遮风避雨,感冒后热乎乎的姜汤和蜜饯,还有他会一直牵着自己的手,将全世界的危险全部挡在他的面前……

蓝河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的手,终于还是抑制住了自己想问他为什么宁可拉背包带都不肯牵自己的手的问题的冲动。

太蠢了。蓝河在心里给叶修的后脑勺盖了个戳儿,再加一条不识时务和不解风情。

不过叶修这次是真没注意到自家omega的那点儿小心思,他带着蓝河走了大概一公里后,在杂草丛的某个地方停了下来,松开了手。

他蹲下身子,向后招了招手示意蓝河也蹲下,两人相对无言地对视了半天后,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绿色塑料外壳贴着廉价商标,路边杂货店一块钱一个的那种。

蓝河:“……?”

叶修俨然一副严肃的模样:“烧野了这块儿草皮,为总区整体环保做贡献。”

蓝河翻了个白眼:“少来,基地在这下面?”

叶修笑了声点了点头,低下头手指沿着草皮开始了一点一点的摸索。他修长的食指摁压在松软的土里,将疯长地野草顺着顺时针的方向拨倒,不一会儿就圈出了一个模糊的痕迹。蓝河倒是没注意到别的,反而是盯着他的手指出神地看了好一会儿。他很容易就想起了他被标记的那个发情期夜晚,叶修是如何用他的手指一点点耐心地为自己扩张,又是如何细心地在他的身体里面抹上层层润滑剂,最后一举侵犯到了自己的敏感点上,标记了他作为omega的身体……

叶修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发什么呆呢?”

蓝河从带色儿的自我回忆里猛然惊醒,绯红色很快从脖颈攀上了耳廓,他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耳朵,含含糊糊好半天,才询问道有什么事。

叶修倒也没对他刚才不称职的神游多说,他直接从蓝河腿侧抽走了他的匕首,掂在手心里抛了抛,“借用一下啊。”

他手持匕首在已经平整了很多的地面上比划了半天,最后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角度,不等蓝河发问就狠狠扎了下去。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松动的土层很快龟裂开了一个缺口,迅速蔓延开来向下陷去,最后露出一个黑洞洞的,四四方方的通风口。

蓝河往通风口上方探了探头,有些无语地问道:“你早就知道基地有个废弃通风口在这里?”

“也不太知道,只是之前探测过一个大概方位而已。”叶修谦虚道。他敲了敲自己耳边的通讯器,清了下嗓子汇报起现在的情况:“罗辑,我们找到你说的那个废弃通风口了。”

“收到。从那里下去,是地下基地的废弃工厂部分,现在用来堆放杂物。你们可以选择绕过这里,再往前左拐就是主通道。”罗辑平稳地声音从两人的通讯器中传来,他指完路线后,还专门和蓝河打了声招呼:“你好,蓝雨的蓝桥春雪,我是兴欣的昧光,希望你别介意我有意入侵了你们的通讯器波段。”

蓝河:“……没关系。”

他还能说什么?对方语气平淡地告诉自己“我入侵了你们蓝雨的系统”,听起来就像在用“我今天中午吃了小笼包”一样……兴欣的奇葩果然朵朵开,连高材生技术宅都这么有个性。

好在罗辑听出他的沉默后,非常识时务的切断了通讯,然后把问题都抛给叶修这个蓝河的alpha伴侣去处理。

这头的蓝河简直要气疯,他压低声音愤怒地质问叶修:“你拿蓝雨的波段截进兴欣?!你疯啊!”

“彼此彼此,上上个月你们蓝雨的喻文州还亲自截了一次我们家的信号呢。”叶修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我塞了他俩病毒都没能拦住他。这次只一个通讯器波段而已,小蓝你别这么紧张。”

蓝河彻底没了脾气,也懒得搭理他,他半跪在地上,拿着匕首插进螺丝中间的缝隙里慢慢旋转,按依次顺序拧开了这些早已松动了的螺丝后丢到了一旁,竟是没有发出一丁点多余的声音。他拉紧了手上的露指手套,扣好腰上的枪套和腿侧的匕首,对叶修说道:“我先下去,你殿后。”

叶修果然如他意料中的拉住了他的手腕,问:“你下去后认路吗?”

“我又不是没听到刚才的话。”蓝河翻了个白眼,“下去后是废弃工厂,绕过这里向前走,第一个岔路口左转就是主通道——我都记得。”

“很好,我承认我的omega很厉害,但是我们不能脱单行动。”叶修指了指蓝河的胸口,握拳碰了碰自己的,说道:“这里的环境很复杂,我有义务抱你大腿行事,所以你得听我的指挥,蓝桥。”

蓝河眼里很快闪过了一丝笑意:“拒绝君莫笑的要求,全部驳回。这次你乖乖做个垫底儿的alpha吧,听我指挥。”

他原以为叶修会说出什么“我是你的alpha”,“我比你厉害,你不如我”,“你必须听我的话”之类的说辞,可没想到他会出人意料地说出那种话,这让蓝河这个万年对alpha没有什么感情方面的好感的omega,有了点儿不一样的感觉。

蓝河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抬头看了一眼叶修,没想到对方也默契地正看着他。

蓝河:“???”

叶修冲他挥了挥手:“过来亲一下。”

蓝河:“……”

“亲……亲什么亲!”蓝河简直要抓狂,“我在跟你说认真的呢!”

“我也跟你说认真的呢。”叶修一脸严肃地看着蓝河。他伸手摁在了蓝河的后颈处将他推向自己,然后快速地给了自家omega一个漫长的温柔的吻。

叶修贴着蓝河的额头,交错的呼吸萦绕在两人近距离的接触之间,他们的眼里全是对方的身影,他的食指抚摸过蓝河颈后早已没有痕迹了的omega腺体,将无声的关心全部汇聚在他的动作之中,如同一波波缓缓拍着沙滩边缘的海浪,柔和地传达给对方。

“自己小心。”

“搞什么,又不是不让你下来……”蓝河红了脸,嘀咕着回答道。

他的唇舌间全部都是他的alpha的信息素味道,这一份宽阔到毫无边际的温柔强大而体贴,带着保护的欲望和安全感,由他的唾液进入血液,流淌到四肢百骸,再轻柔地缠绕住他的心脏。

他不再多看叶修一眼,异常轻松地就放下了面对未知地域时人类紧张恐惧的本能,然后一只手撑在通风口边上,翻身跃入了不知尽头的黑暗。








TBC.

(۶ૈ๑`ȏ´๑)۶ૈ=͟͟͞͞ 写完了刺杀的大纲!感觉自己终于可以脱离咸鱼!终于可以好好更新了!
(۶ૈ๑`ȏ´๑)۶ૈ=͟͟͞͞ 之后努力保持两天一更!接下来就是看我的狗血射线!
(۶ૈ๑`ȏ´๑)۶ૈ=͟͟͞͞ 我爱你们!总之还请给我赐予动力的❤推评吧!我喜欢!直白的告诉你们我喜欢!
(۶ૈ๑`ȏ´๑)۶ૈ=͟͟͞͞ 这表情真可爱!
(۶ૈ๑`ȏ´๑)۶ૈ=͟͟͞͞ 脑洞太多我继续去填短篇坑啦!
(۶ૈ๑`ȏ´๑)۶ૈ=͟͟͞͞ 晚安!



之前统计了下刺杀虽然只有八章,可是字数已经突破六万了……感觉,要上天(智障.jpg)

评论(39)
热度(35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