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心理诊疗(1-4完结,带后记 HE)

送给 @狗剩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千言万语汇作一句想你❤



※ 叶蓝only,架空,ooc×3
※心理医生叶×实习大学生蓝
※已完结 HE






蓝河终于失恋了。

当那位高年级的学长在毕业的同时宣布马上结婚时,他就站在人群里,和其他人一样抬起双手拼了命地鼓掌,直到手心都麻木了起来,思绪也变得苍白无力,耳朵里除了他人的笑声什么都听不到。

他想,终于结束了,没有眼泪,只是普通的分别而已。

一切都和以往一样。


这是一场未开始就茫然结束的喜欢。

简称,暗恋。



1.

蓝河把文件塞进了复印机下面,摁亮了启动按钮,然后站在一旁等待复刻完成。

这台有些老旧的复印机咔嚓咔嚓往外送出一张张洁白的A4纸,而蓝河看着那窄窄的输出口正吐出文件的动作,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这是他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叹气了,但是他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这种行为,只能徒劳的感受着自己依旧不太好的心情。

复印机发出“滴——”的一声宣告任务结束,蓝河抱起那叠还温热着的厚厚的文件,上面印着的是最近来心理咨询所咨询的人的资料。最上面那张是原件,上面还签着龙飞凤舞的“叶秋”二字,字体苍劲有力,看上去非常洒脱。

这里是家私人心理咨询所。今年九月,蓝河升上了大学四年级,他努力把那场无疾而终的感情抛到了脑后,继续在这家他工作了几年的心理咨询所做实习生——原本只是没几个钱的兼职而已。不过现在有了稳定的实习单位,大概也不用担心毕业去向,作为一个专业心理学的人来说,蓝河觉得这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至少让他少了很多机会去想起他湮灭的感情问题。。

当然,一切都看起来似乎变得更加美好,除了那位突然变得有些奇怪的叶医生。

那时蓝河刚刚失去了自己持续已久的暗恋,他只能把大量的时间放置在兼职上,好让时间快点过去然后治愈一切。他有些矫情地安慰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然后努力实习工作努力完成课业,直到叶医生敲响了他在茶水间休息时的那扇门。

叶医生靠在门框上,他看起来和平时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硬要说的话就是那双墨色眼睛下突然增重的黑眼圈,在此时看起来有些突兀。他笑着看着蓝河不解的眼神,非常直接地问道:“你有空吗?”

蓝河正在泡茶,听到这句没头没脑的开场白有点懵。一瞬间他在脑袋里想了想这件事情发展的无数个走向以及该怎么回话才好,最后还是开口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有空,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吗?”

“有,还挺重要。”叶医生敲了敲门板,他屈起的左手食指骨节分明非常好看。他站直了身子,说道:“到我办公室来说吧。”

他说完后就先蓝河一步离开了,留下蓝河一人有些郁闷地思忖了半天,最后只得悻悻放下了水杯,跟随这位顶头上司去了他的办公室。

这间面积不算小的办公室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朴素,除了文件就是一些办公必需品,不过物品的摆放方式得倒是比以前杂乱多了,感觉上像是换了一个人的风格。蓝河转头去看角落里咕嘟咕嘟运作的鱼缸,温暖的加温灯下,徜徉的一缸彩色的接吻鱼正在假山里游来游去,它们偶尔自然地亲了个嘴儿后,又摆摆尾巴转身游开。

叶医生竟然给他倒了杯牛奶,这让端坐在沙发上的蓝河第一反应就是连忙摆手婉拒,但是对方仍旧我行我素,不由分说地把那杯牛奶塞在了他的手中。蓝河无奈,他只得小心翼翼捧着那只看起来挺贵的马克杯,然后忐忑地等待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

也许是实习期转正的问题,也许是被找借口然后辞退的戏码,或者说是咨询所出了什么问题,可叶医生无人倾诉了只能找自己这种小透明来聊聊天,等自己全部都听完后就拿出一把冲锋枪,面无表情地端着枪告诉他“你知道的太多了”然后哒哒哒地把他灭掉……

蓝河打了个哆嗦。

叶医生当然不知道他这些奇葩的脑洞大开的内心活动,他摩挲了下自己的杯沿,停顿了下后,竟然开口就直截了当地问:“你失恋了?”

“……”蓝河有些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得摸了摸自己的脸,讪讪笑道,“很明显吗。”

“挺明显。”叶医生诚恳地说,“我见你有三次走路不看路,然后差点儿撞到玻璃门上。”

蓝河:“……”

“好吧,我会注意的。”蓝河也非常诚恳地说道,“我会注意不要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绝对不会耽误事儿的。”

叶医生反倒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没说这个啊,”他呷了口茶,说,“我只是想问问你,需不需要心理辅导?”

为了掩饰方才的尴尬,蓝河捧起牛奶杯喝了一口,结果闻言差点儿喷了出来。他咳了几声,惊讶地看着叶医生,说:“你要给我做心理辅导?”

没想到叶医生倒是一脸坦然:“对啊。”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蓝河绞尽脑汁地想要拒绝,“我觉得我不需要心理辅导,而且我也是这个专业的,如果有问题我可以自己解决。”

叶医生哦了一声,手指敲了敲他们面前的茶几桌面。“但是你上个礼拜有五次都做错了辅导工作。”他不急不缓地继续说道,“而且其实吧,这家心理咨询所其实不是我开的,虽然我有权利招实习生,但是最后留下来的名额就……”他看起来非常无奈地撇了撇嘴,“你懂的。”

我不懂!蓝河在心里大叫了一声,觉得自己简直苦不堪言,他握住手里装着的冒出阵阵奶香的牛奶杯,愁眉苦脸地看着叶医生:“……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不要这么害怕啊,而且其实我也是个合同工。”叶医生笑了起来,“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互惠互利一下,我帮你做做心理辅导,到时候年末奖评你就支持我一下?”

蓝河愣了愣,再次开口时声音软了不少,但是内心仍旧在挣扎:“但是我真的……”

他有些忐忑地看着叶医生意味深长的眼神,只得把话又咽回了肚子里,终于屈服了。


2.

今天叶医生也像往常一样,很快就通知蓝河去他的办公室了。

他们每天都要在叶医生的办公室里进行心理辅导,一天不落从未间断。起初蓝河以为心理辅导无非就是那些自己都懂的套路套路,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比起说这是心理辅导,不如说是朋友间的聊天才更为恰当。

叶医生每天都会为他准备一杯牛奶,温热的,不烫不凉,透过那只马克杯可以将温度传递到他的手心,包裹住整个人感觉上非常温暖。蓝河终于不用再忍受因为长期以来心情不好而导致的胃疼了,他觉得挺开心,更重要的是,他大概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聊聊感情话题的朋友,而且对方不会因为他是个同性恋而觉得他恶心或者是有病。

叶医生随手拆开一盒摆在旁边的手工饼干,蓝河觉得那个包装有些眼熟,很快想起来这是和他一起来的某个女实习生打算送给叶医生的。他看着面前的叶医生毫不顾忌地,速度很快地拆开了那盒明显包含其他意思的爱心饼干,然后拿出了一块形状可爱的小点心递给他:“来一块?”

蓝河有些无语:“其实这是XX专门送给你的……昨天她在朋友圈还发图说这是她亲手做的表白利器,你这么无所谓地就拆了真的没问题吗?”

叶医生嘴里正叼着一块饼干,明明是个很普通的动作,结果放在他身上时怎么看都像是叼烟的姿势。他听到蓝河这么说时,明显被饼干噎了一下:“你说什么?”

“爱心礼物。”蓝河重复道,然后叹了口气,“告白用的,人姑娘这是要告诉你,她对你有意思呢。”

叶医生立刻咳了起来。他边咳边把半块饼干咬碎吞了下去,然后拍了拍胸膛给自己顺气,好半天才缓过来。“现在居然都有妹子看得上叶……”他飞快地抬眼看了蓝河一眼,改口说道:“我?”

蓝河手里正拿着那盒饼干,饶有兴致地看着精致的手工外包装,他抬头看了叶医生一眼:“对啊,朋友圈有照片你可以自己看的。不过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不自信呢?”

“因为不了解吧。”叶医生耸了耸肩,又咳了一声后端起自己的杯子,边喝水边挪开了自己的视线。

其实蓝河觉得没错,以前的叶医生仅仅是他的上司,是这间心理咨询所最高职位上的优秀医生,蓝河只有在送文件或者帮忙打扫卫生时才见过他,因而两个人一直都保持一个不近不远的关系。

所以在蓝河眼里,叶医生应该是那种英俊帅气,保持着彬彬有礼又有距离感的微笑的男人,而不是现在坐在他对面,被姑娘送的一盒示爱饼干搞得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噎住了的逗逼。

叶医生喝了口茶,把视线重新放回了蓝河身上。“只是饼干而已,不吃太浪费了。”他招呼蓝河帮他一起解决掉这些小甜点,“快快快,泡牛奶里也成,你吃完我好交差。”

“……”蓝河翻了个白眼,他一边心疼姑娘的小礼物,一边任命地和叶医生一起瓜分掉那些手工饼干,然后打了个小小的嗝,听叶医生在一旁拍了拍手,咂咂嘴中肯地评论道:“味道还行,就是太甜了,给五十分吧。”

“……”

蓝河翻了个白眼,怎么就噎不死你呢。

最后这位充满了恋爱少女气息的小姑娘倒是真的收到了一件回礼,叶医生送的一盒马卡龙,对面甜品店打八五折时买的,叶医生指明要蓝河送过去。

蓝河抱着那个粉色的盒子,问道:“你怎么不去自己送?”

“太帅,怕她误会我是欲拒还迎。”叶医生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嘴里还在胡咧咧。

“……”蓝河想反驳点儿什么,看到那张脸时又只能咽回去,半晌才哼哼道:“人不要脸……”

“天诛地灭。”叶医生迅速接话。他腾出左手在桌面上啪啪啪拍了三下,说:“快去,组织回来还有课要给你上的,不要耽误时间。”

蓝河没好气的甩了个白眼给他,抱着那盒五颜六色的马卡龙就出去了。他拐了个弯,下电梯,在茶水间找到了那个实习生。

小女生看见他时眼睛都亮了,她拉住蓝河的胳膊,急迫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呃,不怎么样。”蓝河绞尽脑汁组织语言,好让自己不要说出任何可能伤害到对方的话,“叶医生说你非常优秀,是个好姑娘,但是他现在一切要以自己的事业为重,所以……”

小女生有些不高兴地撇了撇嘴:“这是拒绝我啦?”

蓝河觉得自己额头上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额角,支支吾吾半天,才泄了气一样地说道:“大概是这样。”

“真没意思。”小姑娘唉了一声,他接过蓝河递给她的那盒马卡龙,打开看了一遍里面五颜六色的小甜点后,又还给了蓝河,“送给你吃啦,谢谢你。”

“啊?”蓝河有点懵,“你不要吗?”

“当然不要,我现在失恋啦,这种东西吃进肚子里我怎么消化呀。”小女生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好看的虎牙。她戳了戳马卡龙粉色系的包装盒,说道,“而且里面排列颜色的方式太差劲了,看来叶医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体贴嘛。”

蓝河仍旧一脸懵逼,他茫然地接受了女孩拍拍自己肩膀然后潇洒转身离开的动作,茫然地坐电梯回到了叶医生办公室那层,茫然地抱着那盒五颜六色的马卡龙坐在了叶医生办公桌对面的转椅上。

叶医生的视线居然还是没有离开屏幕一刻,他问蓝河:“这么快就回来啦?说了什么?”

蓝河茫然地说:“好像说吃了会拉肚子?……我看了日期,是今天现做的,没问题啊……”

“大概是吃这种表达愧疚的回礼会很难过吧,伤自尊之类的。”叶医生耸了耸肩,他噼里啪啦敲着键盘,最后敲了下空格,拍拍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一盒点心而已,既然对方不要,我们就分了吃了吧,别浪费了。”

蓝河:“……”

“你为什么这么看得开?!”这下他真的觉得有点气愤了,“那是对方亲手送给你的礼物,回礼也是你要送的!你就算不接受也不要这样,简直就是从头到尾都在亏待她对你的喜欢!”

叶医生被他一吼也不气,反倒是笑了起来:“这么大火气?蓝河,如果每个人对别人的喜欢都要被接纳,你怎么区分对方对你是真情实意,还是因为面子上过不去而造就的逢场作戏呢。”

蓝河立刻愣住了,他还想说什么,可他觉得嗓子有点干得让他说不出话来,自己就像一口快要干涸的枯井,即将耗尽最后一滴水源。

他想起了他暗恋已久的学长,他在期待对方能从他若隐若现的表现中体会到自己的感情,然后把这份喜欢传达给对方,好让他快些接受这样爱慕着他的自己。

但是他在一厢情愿。

没错,他是在一厢情愿。他把这份喜欢强加给了对方,蛮横地期待答案,却忽视了对方只想和自己做朋友的最直白的愿望。

但是恋爱不该是这样的。

他一直和自己强调说自己失恋了,却没想过或许这根本不算恋……

“喏,拿着。”叶医生举着温热的牛奶杯贴在了他的脸上,“每天想那么多复杂的事情,难怪胃不好。”

蓝河没有说话,他接过牛奶杯贴在嘴边,试图让里面蒸腾出的细微的雾气掩饰去自己眼里漫溢的酸涩。

“你把事情想复杂了就是难事,想简单了就是易事儿。”叶医生揉了揉他的发顶,像是在揉一只软乎乎的落水了的小狗一样,“问题怎么解决都在于看法。小蓝,不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了。”

蓝河吸了吸鼻子:“我要加工资。”

“……等等。”叶医生愣了愣,完全没想到蓝河会突然来这么一句,“工资这些这不归我管啊。”

蓝河抹了一把脸,抬起头时眼角有些发红。他说:“工资多加点儿,指不定我就真的不这么勤奋地逼着自己了。”

叶医生乐了:“谁不想要勤奋的员工啊?你还是努力奋斗吧,搞不好以后转正了我还可以考虑给你掺点儿水……”

话是这么说,晚上蓝河下班回到家,拎着一盒路边买的速食快餐正艰难地掏钥匙时,微信消息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

他把快餐丢进微波炉里加热,躺在单人床上举起手机。叶医生正连续给他发各种奇怪的表情,用得最多的还是那个看起来像光头的大眼小叶子。

蓝河上拉消息列表,从头到尾全部都认真地看了一遍,然后点开了那几个加在一起有十几块的红包,笑弯了眼睛。


3.

自从本市接连有几位大学生因为夜归而惨遭抢劫等暴力事件后,很多人都变得人心惶惶了起来。

叶医生看新闻的时候,蓝河正在帮他整理办公室的书。杂七杂八的东西堆在一起蓝河简直看了要疯,他把最后一本书从地上拾了起来,揉着腰抱怨道:“我给你收拾办公室,你就不能一起来帮帮忙吗?”

叶医生看了看他,把手上的报纸卷了起来,在手心上敲了两下:“你确定要我帮忙吗?”

蓝河:“确定确定确定,赶紧过来收拾,不然你今天自己去吃饭。”

叶医生把报纸放下,乐呵呵地站起身,把衬衫的袖子挽了起来,堪堪挂在臂弯处,然后接过蓝河递给自己的抹布:“得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

半小时后。

蓝河:“……?!”

“……你真的不是来捣乱的吗?!”蓝河一脸惊恐地看着叶医生:“不要把咖啡杯放在鱼缸上……!”

话音未落,那只矮胖的咖啡杯歪了一下,顺着刚刚打开的水槽扑通一声掉了进去,连带着里面还没来得及倒掉的一小半咖啡。

蓝河:“……”

那只咖啡杯在水里沉浮了一下,很快就挣扎着沉了底儿,里面的接吻鱼好奇地碰了碰这从天而降的白瓷怪,然后在接触到顺着水流飘散出来的咖啡时嗖得一下游得无影无踪。

叶医生非常无辜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不知道你开着水槽。”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蓝河觉得自己简直要和那群不会说话的鱼一样在心里尖叫了:“快点拿个碗过来捞鱼啊!!!!”

最后他们手忙脚乱地把四处逃窜的接吻鱼捉进了几个保温桶里,中途叶医生还踢翻了蓝河好不容易垒在了一起的书上……蓝河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他拿着一根排水管,一头放在鱼缸里一头捏在自己手上,下面接着一个从保洁大妈那里借来的提桶,咬牙切齿地说:“我真后悔叫你帮忙。”

摊在沙发上的叶医生一脸我很累我不能干活我要断气了的表情:“刚才我就让你认真考虑下再说要不要我帮忙的……”

“我哪知道你连打扫卫生都不会?!”蓝河恨不得把水管对准他然后喷他一身:“鱼都比你聪明!”

“它们的记忆只有只有七秒。”叶医生不服气地辩解道:“你想听个关于鱼的七秒记忆的黄段子吗?”

蓝河:“……”

“不想。”蓝河非常诚恳地说。

等蓝河把这场凌乱的打扫仗打完后,整个人都累颠了。他坐在地板上靠着沙发,抱着自己的牛奶杯望着天花板发呆,叶医生就躺在他后面继续刷手机新闻。

“据悉,近日来多发的暴力事件,受害者均为大学生,”叶医生把新闻念了出来,他用胳膊肘捅了捅神游的蓝河,问道:“怕不怕?”

蓝河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怕毛怕,我一男人还怕贼吗。”

“你心怎么这么大啊,受害者均为大学生,你没看到吗?”叶医生加重了读音,伸出一只手揉他的头发,被蓝河拍了好几下都没挪开那只作乱的手。

蓝河:“我家的地理位置很安全,而且我不怕黑更不会走没人的夜路。”

叶修:“也是……不过你说这些谋财害命的都看上人家什么了?”

蓝河:“……你都说了谋财害命了,当然是谋财啊!”

叶修“哦”了一声,他打量了一眼蓝河靠在自己跟前的背影,非常赞同地说:“难怪你不怕,看你也穷,估计最多劫个色吧。”

蓝河:“……”

“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很想送我回家?”蓝河歪过头,非常认真地看着叶医生,笑了起来:“想都别想,我不会让你来我家蹭饭的。”

当天晚上,蓝河对于跟在自己身后一起回家的叶医生表示了深深地嘲讽,以及对自己立场不坚定的嫌弃。不过这样的习惯反而一直持续了下去,叶医生去家里蹭饭的频率在直线上升,蓝河除了白天实习要应付他这个槽心的上司,晚上还要给他做饭……

一开始叶医生手上还会拎着刚刚和蓝河从菜市场买来的菜,他穿着西装拎着一大兜食材的样子有些不伦不类,蓝河几次想笑都不得不强行忍住。后来对方也像习惯了似的,下班之前都会把那身见人的正装换掉,穿得极为普通地跟着蓝河一起刷卡下班,然后回家蹭饭。

蓝河通常对于对方的饮食习惯没什么反应的,可叶医生喜淡,他喜甜,也就逐渐习惯了做菜时少放那么一勺糖。

叶医生举着筷子,吃完了最后一块里脊肉,满意地打了个饱嗝。蓝河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和他一起收拾碗筷。

“老规矩,猜拳决定谁洗碗。”蓝河撸起了袖子,“三局两胜……来吧!”

叶医生只得放下了筷子,非常,非常,非常漫不经心地和他猜拳……然后一不小心就连赢了三局。

蓝河黑着脸把碗筷端进了厨房,乒乒乓乓丢进了水槽里。他泄愤似的挤出洗洁精然后刷着盘子,叶医生就站在门旁边,靠着门框看他的动作。

“愿赌服输。”叶医生嘴里叼了根烟,“小蓝,火气不要这么大啊,对你家的盘子友好一点。”

蓝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这么心疼我家盘子你昨天还打碎了一个呢。“去去去,到客厅玩儿去。”他张牙舞爪地用沾满泡沫的手吓唬叶医生,“再不走我就在你衣服上擦手。”

叶医生只好回到客厅,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看了起来,而一直被关在蓝河卧室里的小奶猫终于从没关严的门缝里挤了出来,它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叶医生,非常高兴地跑了过来。

“哟,小蓝。”叶医生也非常高兴,他弯腰抱起了那只小奶猫,亲昵地蹭了蹭毛茸茸的猫脑袋。小奶猫呜呜叫着,发出细软的声音,叶医生转头冲厨房里喊:“小蓝的吃的呢?”

“在卧室!”蓝河喊道。他那边正开着水龙头,声音有些大,蓝河猜着小蓝又跑出房间里,无奈自己手里还是湿的,只能拜托叶医生帮忙:“帮它换点水!”

叶医生一手抱着小奶猫,一手推开蓝河的卧室。这间房间的干净程度不亚于每次被蓝河打扫过的办公室,空气里全是柠檬干燥剂的味道,还有蓝河的味道……叶医生差点儿没忍住就抱着怀里的小奶猫一起扑倒在蓝河的床上了。

他咳了两声,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放下小奶猫,然后把幼猫猫粮倒进了食盒里,顺便换了盒水。小奶猫开心地嚼起了可口的食物,叶医生就蹲在它旁边,慢慢抚摸过它毛茸茸的脊背。这只小奶猫是不久之前在来蓝河家的路上被他捡到的,于是不由分说养在了蓝河家里,还被自己取了个和蓝河一模一样的名字……叶医生用手呼噜着小奶猫的脑袋,觉得心都有点儿软了。

他走回客厅和蓝河一起坐在沙发上,对方正拿着遥控器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蓝河的眼睛眨动频率有些缓慢,叶医生问道:“你困了吗?”

蓝河打了个哈欠:“有点儿。”

“吃完就困,睡醒就吃,你自己说你是什么?”叶医生说。他扯过放在自己右手侧的毯子,盖到了蓝河身上。

“还不是被你剥削的,”蓝河有些愤愤然,“为什么我上班要做你秘书,下班还要解决你晚饭问题?”

“因为爱情。”叶医生严肃地回答道。

“少来。”蓝河闭着眼睛笑了起来,声音听起来有些迷糊,“你多一个子儿都不发给我……”

“但是我可以发给你别的东西。”叶医生靠在了蓝河旁边,和他的身子贴在一起,然后调整了下位置,让蓝河可以舒服地靠在自己肩头小睡。

“我可以给你别的东西。”叶医生小声说道,看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比如一段新的恋爱……没有时间限制的那种。”

蓝河在他肩头蹭了蹭,他什么都没听到,迷迷糊糊间只感觉额头上传来的温润的触感,像是另一个人的一部分接触到了自己的皮肤,这包含着莫名的情愫,而他很快就睡着了。


4.

叶医生前一天晚上把手机落在了自己家,更要命的是,他竟然完全没有反应。

这是个难得的休假日,心理咨询所放假三天,所有人都热热闹闹地做最后的工作离开了,而叶医生一如既往地去了蓝河家蹭饭,只不过这次临走前忘记带走自己的手机。

联系不上叶医生,他的屏幕锁又解不开,眼看要他的手机要没电,蓝河只好认命地找到咨询所一位前辈,索要来了叶医生家里的地址。

看地方是个豪宅……事实上确实也算是军区里的豪宅了,自带种菜的小院子的那种。蓝河在心里感叹,果然叶医生是绝对的富二代啊,难怪连打扫卫生都做不来。

他拉了三下门口的老式门铃,最后一遍才有个钟点工来帮忙开门。

蓝河连忙说道:“你好,我找叶……”

“叶修!你把我身份证放哪儿了?!”楼梯上传来了叶医生的声音和脚步声立刻打断了蓝河的话,他踢踢踏踏跑下楼,正好撞上刚从厨房走出来的人,拉住了对方的领子。

“说!你把我身份证呢!”叶医生一脸愤怒,“你又拿我身份证?!还想离家出走啊!”

“……哪儿有啊,”被撞了的人无可奈何道:“你想真多,就是上次去办卡我急着走,然后拿差了。”

“那就赶紧还给我!”叶医生拽着对方的衣服往二楼的楼梯拉,“快点儿!不然等咱妈找到你那儿,又要拿我身份证去注册什么相亲俱乐部了!”

“得得得,你松开点儿啊勒得我脖子疼……”另一个人踉跄地跟在后面,一边抱怨一边说道:“我是你哥,没大没小的。”

他们推推搡搡路过了玄关,感觉有人正站在那里时,两人非常心有灵犀地一齐回头,正好看见了一脸懵逼的蓝河。

蓝河:“……”

两人:“……???”

“……等等!!!”蓝河惊恐了起来:“两……两个叶医生?!”

“蓝河?”那个向另一个人索要身份证的叶医生很快认出了他,赶忙解释道:“我是叶秋,这是我哥叶修,不是一个人……呃,你来我家有事吗?”

“叶修?”蓝河觉得自己震惊地要说不出话了:“我认识你这么久你居然连你是谁都没告诉过我?”

“小蓝你别误会。”叶修难得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神情:“这不是没找到机会告诉你么。”

“哦,那算了,没事。”蓝河把手机放在了玄关门口的鞋柜上,一脸镇静地说道:“以后也不用说了。”

他和叶秋道了声再见后,关上了大门,把那对和自己一开始看见两人时一样懵逼的双胞胎兄弟隔绝在了自己一道门之外的距离。又被骗了,蓝河揉了揉眼睛,觉得特别想笑,但是扯起嘴角又觉得扯得生疼。

滚你的。他对着那扇门在心里默默比了个中指,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叶秋拿起手机熟练地输入了密码,看见解锁后完全不一样的手机屏幕大吃一惊:“你说你天天那么勤劳的和我换位置代替我去上班,就是为了泡我手下的实习生?!”

手机桌面上,依靠着另一个男人肩膀的蓝河睡得正香,他盖着厚厚的毯子,怀里还趴着一只打瞌睡的小奶猫。

蓝河整整三天都没有理叶修。

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游戏不上(就是叶修之前趴在办公室玩儿得飞起的网游),就连微信朋友圈都拉黑了叶修。

他窝在房间里睡得昏天黑地,也幸亏提前储备了满满一冰箱的口粮才不会被饿死,才得以度过这三天失落期。而现在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抱着小奶猫窝在单人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手机屏幕。

蓝河看着一条接一条挤进手机信箱的短信,全是来自叶修的,幸亏他在第一天过去后就再也没有给蓝河打过电话——蓝河对自己一觉起来手机都被打得自动关机的事情简直记忆犹新。在他印象里,叶修从来不是个会这么坚持的人,他散漫,做事懒洋洋的,不会打扫卫生,对于别人感情方面的示好一向表现得非常无所谓和礼节性的保持距离,他……

他真的非常好。

蓝河闭了闭眼睛,他试图用大学里老师教过的方法来数100条叶修的不足,好让自己咬牙切齿地讨厌上对方从此不再往来,但是很快他也就发现了,别说是100条,10条叶修的缺点他都数不出来。

他虽然看起来散漫,但是他对待工作的态度极尽认真;他虽然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却会不厌其烦地带蓝河体验各种奇奇特特的生活方式;他虽然不会打扫卫生,但是他会一边看蓝河忙活一边逗他笑个不停;他虽然看起来不在意感情……蓝河不信,如果他这么不在乎,为什么莫名其妙得要帮自己走出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然后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非常体贴的出现在自己身边?

他很快便惊恐地发现,自己是喜欢上了对方。

他动了感情,动了当初他放下过的感情,就像叶修说过的那样:“你把事情想复杂了就是难事,想简单了就是易事儿。”而有些感情能轻拿轻放,很快就结束,那也是因为这只是好感,而不是喜欢。

可这一次,他真的能体会到什么叫做“喜欢”而不是短暂的泡沫般的好感了。

但是叶修骗了自己……蓝河有些泄气地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如果他也对自己有那么一丁点的感情,为什么一开始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肯告诉自己?

他闷得有些脸红,却没办法从这样的思维束缚里逃出去,只能认命的感受着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层不解和埋怨的蚕丝包裹住,然后再被希望抽开来,再缠上……反反复复,看不到头。

蓝河脑袋里又蹦出了学长毕业时那副画面,他惊讶地发现,除了那种没有及时告白过的可惜,他对那位学长的感情,甚至连对方的长相,他都已经不太记得了。

妈的,真麻烦。他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句,喜欢就追啊!难道要再错过一次然后抱头痛哭吗!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叶修来在自己失恋后这样对待自己了!

“再等一次。”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再打一次电话来,我就原谅你。”

后来这个电话直到晚上才打来。

蓝河缩在被窝里停顿了一秒,立刻接起了通话键,他静静地握着手机贴在耳侧,两人谁都没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彼此很久未闻的呼吸。

叶修第一个开了口:“……小蓝?”

他试探着叫了蓝河一声,蓝河“嗯”了一声,听起来竟然有些委屈。

“我不是故意的,你能听我说几句吗。”叶修有些急迫地说,“我一开始接近你确实有些私心……但是我一直想告诉你我不是叶秋的。我们俩在不同的心理咨询所工作,串班这种事也经常有,但是这一次绝对不是因为闲的发慌或者为了好玩儿。”

蓝河揉了揉自己的眼角,深吸了一口气:“你慢点儿说。”

叶修在电话那头顿了顿,“好,我只是想说声对不起。”他说,“我没耍你……蓝河,我只是想让你从之前那段阴影里走出来,你值得更好的人。”

“真的,他不喜欢你也没关系。”叶修说道,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稳,他在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真的比他优秀多了。”

“至少我很喜欢你。”

“……但是我讨厌别人跟我撒谎。”蓝河声音听起来非常冷淡,“你骗我的时候就该想好结局的,没人愿意被骗这么久,连喜欢的对象的真实姓名都弄不清楚,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胞弟。”

“……”

“我还没说完,”蓝河打断了叶修想要出声的行为,突然笑了起来,“明天带早饭来。”

叶修顿时愣住了:“什么……?”

蓝河清了清嗓子:“我都给你这个骗子白干活带早饭这么久了,你现在知道错了还不表示表示?”他说,“拒绝十五块钱的红包!没诚意!”

他隔着手机,倾听着另一方的呼吸,窗外的月光透过玻璃渗了进来,铺满一室的温柔。

他听到叶修终于也笑了出声:“没关系,以后还是把你自己送给我就行了。”


窝在蓝河身上的小奶猫抬起头打了个哈欠,然后抬起身子努力舔了舔主人的脸。

蓝河揉了揉发红的眼角,觉得世界上惊涛骇浪太多,遇见的形形色色的人不计其数,但是他终于找到了可以永远供自己靠港停泊的专属的海湾。

“我们的归途是星辰大海,在这茫茫道路上总会有人牵住你无措的手……”

他们终于达成了各自的目的,透过这段不靠谱的心里诊疗,然后完整的贴合在了一起。




后记

蓝河把腿搭在了茶几上,得意地等叶修洗完碗出来。

他正忙着吃洗好的樱桃,嘴里还试图学习如何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不过很可惜一直都在失败。蓝河泄了气地把樱桃梗吐了出来,看着用毛巾擦着手的叶修,哈了一声,说:“三局三胜?不会打扫?嗯?”

“这事儿你还要记多久啊,”叶修无奈,他抱起那只胖了不少的猫,坐在蓝河旁边,“我当时不就给你道歉了么。”

蓝河哼哼唧唧地说道:“谁知道你还骗了我多少?婚后不幸,真是居然现在才认清你……”

“这不叫骗,亲,”叶修煞有介事地说道,“讨媳妇儿怎么能算骗呢?”

蓝河翻了个白眼,实在懒得搭理他。

当然,叶修坦白过的那些事情他当然会永远记得的,包括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位小学弟暗恋自己朋友的事,也包括他一开始是为了好玩儿才暗暗观察过这位在叶秋手下实习的大学生,还有两家心理咨询所都是兄弟俩自己的产业,而且那饼干是送给叶秋的他才敢吃得那么放肆……

结果,叶修的“暗暗观察”慢慢就变了质,他用一个瞎掰套一个瞎掰,阴差阳错地发展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完美的结局。

不过人一辈子都在错过,那是为了等待最为合适的那个。

这话总是没错的。


“你去洗猫。”

“……小蓝……”

“免谈。”









THE END

写了好几天终于产出来了,激动成狗剩,我爱你!

这个文想要传达一种“就算错过也只是为了更好的遇见”的话题,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都觉得非常适用。
我们永远无法知道自己会遇见什么样的人,所以该珍惜则珍惜,该放手则放手,对了的就不要再离开。

各位看官喜欢的话要来个心推评啊!敲碗坐等!(梆梆)

晚安啦❤








评论(39)
热度(47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