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7

※组织架空,私设众多
※为开车而开车,剧肉相连,肉多别怕
※萌雷自鉴








一天后,蓝溪阁内部。

蓝河顶着蓝溪阁众人投来的异样的眼光,硬着头皮带着叶修去春易老的办公室报道。他把申请武器和交通工具等必要物品的表格以及蓝雨直发的报告放在了办公桌上后,浑身不自在地站到了和叶修相反的一边去等候。

这样的感受真的是太痛苦了,原本蓝溪阁里就流传着“蓝桥春雪被不知名的alpha标记了”的说法,蓝河本人也没有对此做出过任何解释,而现在叶修的出现,更是证明了他身上绿茶味的信息素的来源,这让所有人看他的目光一时间都变得复杂了起来。承认?不承认?他和自己的任务目标,他的刺杀对象上床了,还完成了全垒标记,换做是谁都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发展走向。饶是心理素质有多么强大,此时蓝河都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了。

春易老不着痕迹地看了正在神游的他一眼,视线在他和叶修之间来回游走了一圈后,没有开口多说什么,而是低头去看蓝河上交的表格和报道。在将每份文件都粗略扫了一遍内容,春易老叹了口气,他在每份资料后面签了字,说道:“既然是喻队单独排给你的任务,我这边也没什么不好通过的。”他边说边把所有东西交还给蓝河,“领完后记得让后勤部给我反馈消息。”

蓝河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又被对方叫住了。春易老看着他,顿了顿,还是接着说了下去:“该怎么出任务我应该不用再嘱咐你了,有些话喻队之前也专门和你谈过。但是,蓝桥,在你离开前我必须提醒你,”他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叶修,“不管什么时候,不要因为你的外界因素影响到你发挥自己的能力。”

“我……”蓝河正想反驳告诉对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又把话咽了回去,而是改口道,“……我知道了。”

“那祝你成功。”春易老丝毫不介意他的动摇,也没有追问他的想法和他想说的话,而是微笑了起来,平静地说道,“等你回来后,兄弟们一起聚聚吧。”


从春易老办公室出来后,蓝河像是长舒了一口气似的,表情看上去轻松了不少。他终于分出一些精力去看叶修的状况了,对方今天一直老老实实跟着自己,从头到尾除了必要的程序,没有多说过一句话,这让蓝河怎么想都觉得奇怪。他加快步伐抢先走了几步,然后转身站在叶修面前,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你今天怎么了?话这么少。”

叶修也停了下来,看起来颇有点无奈:“这儿是蓝溪阁啊,还有难道我平时看起来和你们家黄少一样话唠吗。”

蓝河倒是真的认真地想了想。“也没那么像吧,”他很快得出了结论,说,“你比较烦,但是黄少说话的时候就帅多了。”

叶修:“……”

“他都结婚了,你还对他念念不忘的?”叶修叹了口气,“我这么优秀的alpha,到底哪点儿比不上他一个和你同性别的omega了?”

蓝河哼哼了两声,显然不屑于回答这个模棱两可的问题,直白地回答道:“每一点。”

他伸手推开旁边的玻璃门,走进了隔壁的蓝溪阁医疗中心,从里面时不时传出的机械运转发出的滴滴声,夹杂着水滴滴落的声音,显得异常非常清脆。蓝河往前走了几步,在这间纯白色的房间里四下看了看,试探性地叫道:“知月?”

“这儿呢。”正窝在沙发里打盹儿的知月倾城很快从一摊报纸下抬起身来,“蓝桥?好久不见啦。”

她愉快地和蓝河打了声招呼,目光移到了站在一旁的叶修身上,愣了片刻后,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你好啊,君莫笑大神。”

“你好。”叶修也打招呼道,顺便做了个自我介绍,“我是叶修。”

“叶修?”知月倾城有点惊讶地挑了挑眉毛,“我以为君莫笑的身份应该不会让外人随便知道的。”

“蓝河的朋友当然不能算外人了。”叶修一手搭上了蓝河的肩膀,“虽然没注册,不过我觉得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当然不能算是外人了。”

“一家人。”知月倾城闻言笑了起来,她自动无视了蓝河有点儿红起来的脸,和他狠狠用胳膊肘捅了叶修一下的小动作,扒开了身上的报纸站起身来,笑道:“那麻烦你这位「一家人」,下次想来看蓝河时不要再爬窗户吗?我差点儿以为蓝桥被寻过来的仇家袭击了,而且喊他他还不给我开门。”

“……等等!你怎么会知道上次是叶修来了?”蓝河惊讶地看着知月倾城,不过对方只是笑了笑,没有立刻回答。她转身去给蓝河取出了几样东西,然后解释说道:“我有个小玩意儿……你懂的,然后我就从门缝里塞了个小小的摄像头进去,技术部新研发出来的东西,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去管他们要一个玩儿。”

她手里拿出来的是几盒药,正低头仔细比对然后看着说明,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来向看着自己的两人,有些抱歉地解释道:“呃……其实我也没看到什么,比如你们接吻之类的?”

蓝河瞬间觉得自己的脸都红得要滴血了,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在地上刨个坑钻下去做只鼹鼠冬眠起来。他赶紧抢走了知月倾城手上的药盒,嚷嚷道:“就这些东西了吗?我拿走了你一会儿记得和大春说一声,我和叶修还有别的事儿就先走——”

“蓝桥!我还没说完呢!”知月倾城瞪了蓝河一眼,把药盒又抢了回来,拿在手里冲蓝河扬了扬,“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蓝河看着五颜六色的药盒还有乱七八糟的说明,想起自己唯一不太合格的生理课程,顿时蔫儿了下来:“你说。”

“不知道你还敢直接拿走随便吃?!你怎么胆子这么大呢,”知月倾城嫌弃地看了蓝河一眼,非常专业地拿出其中一样,用最简洁的话语解释说,“红色的这个盒子,用来稳定你的信息素的。”

不等蓝河打断自己的话,她又像是赶时间似的立刻拿出了其他几个绿色的药盒,一样一样地指给蓝河看:“这个是助于睡眠的,这个是维生素能量含片,这个是止痛片,还有这个是……避孕的?”

蓝河:“……”

“什么鬼!大春让你给我开这东西做什么?!”蓝河看起来简直要抓狂了,“我没怀孕!上次不是都做过检查了吗!都说了你们还是不放心?”

“冷静点啦蓝桥,不要这么焦躁,”知月倾城赶紧把那些药盒收了起来,她可不敢在蓝河这种温润的老好人却即将要生气的边缘状态去惹他,不过那些药倒是一盒没落地被她全部塞给了叶修,包括那盒儿颜色看上去非常温和的避孕药,“刚才笔言飞找你呢,说是和你去后勤部核对你要的东西,你现在过去?”

这个生硬的转移话题效果非常成功,见蓝河深吸了口气稳定下来有些激动的情绪,知月倾城又试探性地提醒道:“还有……咱们的后勤部,除了相关人员是不能进去的。”

站在一旁的叶修了然,“那你自己去吧,”他拍了拍蓝河的肩膀,说道,“我在这儿等你,绝对不乱跑,保证不看你们蓝溪阁的任何机密。”

蓝河懒得跟他耍嘴皮子,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和知月倾城说了一声后就离开了。叶修看着蓝河的身影,直到对方消失在了自己的可见范围内后,才转身看向脸上挂着笑容的知月倾城,问道:“所以现在可以说说,医生单独留我下来是想说什么了吗?”

知月倾城闻言很快收起了笑容,被看穿了自己的目的,她也没必要继续伪装下去了,神情也变得公式化了起来。她看着叶修,沉默了一下后,坚定地说道:“蓝河不想成为你的omega。”

她用了一个陈述句,同时也非常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你和蓝河不合适,你们不应该在一起,你会给蓝河带来很多很大的麻烦。

叶修听到这么句话里带刺的对白也不气恼,反倒是笑了起来,“为什么?”

“因为你不了解他。”知月倾城说道。

“蓝河不喜欢被束缚,从我认识他开始就是这样了。”想起以前的事情,她的目光逐渐变得有些悲伤起来,“他是个非常强大的omega,无论做什么事都非常在行。训练,搏击,侦查,甚至是刺杀,只要他接触过的都会做到最好,以至于一开始我们所有人都觉得,他只是个被该死的命运捉弄了的,没能成为一个alpha的beta。”

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停下来缓和了下情绪,然后看向叶修,继续说道:“蓝河的信息素暴露后,是我替他检查的。我没敢相信我最要好的朋友是个非常稀有的omega,甚至也没想到他有这么脆弱……”

“你给他做了心理检查?”叶修蹙起了眉,第一次打断了这位女性beta的话。

“我没办法。”知月倾城说道,“他的第一次发情期,旁边还有别人。”


蓝河绕了一大圈也没能找到笔言飞,无奈时间不等人,只得抖了抖手里的文件去找后勤部拿东西。自从被叶修完全标记后,他逐渐察觉到了自己越发有些糟糕的脾气,包括刚才没能克制住的差点儿对知月倾城发火。这种感觉太糟糕了,对于朋友,对于蓝溪阁,对于任何不该被他伤害的人,他都不想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包括叶修。

他低下头,目光停留在文件上姓名一栏,“悟道君”后面跟着“蓝桥春雪”的名字,紧紧挨在一起,看起来竟然有点儿讽刺的诗画意境,亲密又美好。

他叹了口气,调整好情绪重新抬起头来,正准备伸手摁亮面前的电梯时,立刻被从后方走过来的另一个人飞快地捉住了手腕。

蓝河好看的眉毛立刻蹙了起来,他盯着电梯的金属门上的身影,有些恼怒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绕岸。”


“绕岸垂杨是全蓝溪阁和蓝桥最不对盘的人。”知月倾城说道,“我们也试图询问过他,为什么要和蓝桥一个omega过不去。但是事实上从蓝桥刚刚在蓝溪阁崭露头角,被提拔上来时,绕岸已经看他不顺眼了。”

“因为嫉妒?”叶修失笑,“据我所知,绕岸垂杨也算是蓝溪阁的高层了吧,这种小孩子脾气的人爬得这么高,你们蓝溪阁也能放心得下扩展?”

“绕岸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能力不比蓝河差。他也是非常优秀的人。”知月倾城叹了口气,“他是个真正的,非常优秀的alpha,骨子里比谁都骄傲,锋芒毕露,不愿意被任何人夺走他的光环。但是蓝桥的出现很快打破了他在蓝溪阁众人仰慕的境地,不对盘也是可想而知的。”

叶修接过知月倾城递给自己的纸袋,把那些开给蓝河的药全部放了进去。他说:“我没听懂,这和蓝河第一次发情期有什么关系?”

知月倾城把一张写着蓝桥春雪名字的药单递给了他,“蓝河的发情期挺恐怖的。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他早期用的抑制剂太多了,才会导致了他信息素和身体整体机能的紊乱。他甚至没办法保持清醒,在进入发情期的一瞬间就丧失了理智。”

“什么意思?”叶修扫了一眼那张药单,背面则是蓝河的身体检查报告,上面具体列出了他需要使用的所有药物,以及他完整的身体状况。他把那张纸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后,说:“蓝河之前没有被任何人标记过,最浅的那层共有都没有,我可以肯定。”

“君莫笑,全世界的alpha那么多,你认为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抵抗住蓝河的迷迭香与铃兰混合的信息素吗?”知月倾城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别这么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没错,绕岸是在你出现之前的,唯一一个不会被蓝河的信息素弄昏的alpha。”


蓝河登时烦躁了起来,他用力甩着自己的手,试图把钳制住自己的绕岸垂杨推到一边儿去,可对方纹丝不动,扣住自己手腕的手反而更用力。

“你真的被标记了?”绕岸垂杨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蓝河的眼神立刻变得凌厉起来,“和你有什么关系?”他反问,“我标记不标记都不会影响我的任务,你想看我笑话恐怕也没机会了,现在可以让开点儿吗。”

他暗暗发力,企图靠攻击来挣脱对方的控制,无奈此时omega和alpha力量悬殊的对比就此展现,蓝河已经觉得被狠狠抓住的手腕开始疼痛了起来。绕岸垂杨反而一点儿都没有察觉他的异常,依旧不依不饶地追问:“你被刚才来蓝溪阁的那个男人完全标记了?是不是?!”

“是!但是我被谁标记了关你什么事!”蓝河口不择言,他承认后依旧重复着自己的话,并且因为手腕处传来的刺痛不得不咬紧牙关,“你就非要跟我闹起来才觉得好玩儿吗?!”

“我没跟你闹!蓝河!”听到了蓝河口中肯定的答案,绕岸垂杨的alpha信息素突然像是崩溃的决了堤的洪水,疯狂汹涌地扑向了蓝河,“你的alpha怎么可能是别人?!你明明是我……”

蓝河登时觉得眼前一晕,双腿不自然地打颤发软想要摔倒,他用另一只手努力撑住自己的膝盖,以免支持不住滑倒在地,“你疯了?!放手!”

他被卷进这场愤怒之余爆发的alpha信息素之中,绕岸垂杨的信息素如同龙卷风一样将他牢牢包裹在了漩涡中心,原本低迷的古龙水气息因为他的怒火燃烧升温,折腾得蓝河头昏脑涨,他支撑不住地就要摔倒在地,然而就在他即将接触地面的那一刻,从他身后的走廊赶过来的叶修立刻冲上去稳稳抱住了他,将他护在了自己的怀里。

紧随而来的知月倾城尖叫了一声,拼命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她的头痛得快要炸开了,作为一个非常普通的beta,在这样强大的信息素面前,多少还是被干扰到了本能。她几乎是下意识地颤抖着手抽出了自己防身用的手枪,却在扳动扳机的一刹那,被人扑倒在地。

子弹偏离了轨道,狠狠打在了天花板的灯上,灯光光线立刻闪烁了起来,噼里啪啦作响的电流穿过电路被阻断,只剩余光还缠绕在裸露断裂的电线之间,一时间谁都没有再说话。

绕岸垂杨被玻璃渣割破了侧脸,不过神智立刻恢复了清明。他神色复杂地看了眼撑在地上,被叶修紧紧抱在怀里的蓝河,张了张口,觉得现在多说什么都没用了。

“算了,”他擦了一把脸上渗出的血渍,声音干涩,说道:“算了。”

蓝河半跪在地上,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茫然,可思维还是清醒的。他模模糊糊地看见有人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古龙水信息素的味道也在慢慢消散,可以肯定自觉离开了的那个人是绕岸垂杨,因为随即萦绕在他身边的信息素,变成了叶修身上淡淡的绿茶清香。

叶修的双手还环抱在他的腰间,他保持着这个动作,用一种极其充满保护欲的姿势将蓝河牢牢护住,不停地用信息素抚摸对方每一寸敏感的神经。蓝河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叶修手臂上传来的力量,他像是要用这种拥抱的方式,将蓝河圈在自己的庇护之下,不愿意让自己的omega受到来自外界的一丁点伤害。

他的逐渐恢复了视觉,慢慢重归了平静的呼吸,他擦了擦自己手腕内侧的污渍,这才发现已经乌青了一大片,碰一下就会让自己疼得龇牙咧嘴。蓝河在心里暗暗骂了绕岸垂杨一句混账,挣扎着想要提醒叶修可以松开自己了。

叶修很快感觉到了怀里不安分地动作,他放松了拥抱的力道,看着蓝河有些打跌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问道:“你没事了?”

“还好。”蓝河揉了揉自己仍旧有些酸痛的额角,空气里仍旧残留着绕岸垂杨的信息素,光是这种充满了侵略性的味道,就足够蓝河反胃一天一夜了。他捂住自己的鼻子,嫌恶地说:“走吧,我不想呆在这儿。”

他伸手拉起坐在地上的叶修,回头查看知月倾城的伤势,这个beta似乎还没有从高强度的信息素压迫中缓过来,只能靠在刚刚冲过来扑倒了自己的笔言飞身上,慢慢克制着自己潜意识里本能的颤抖。

“蓝桥,到你出任务的时间了。”笔言飞一边安抚性地拍了拍知月倾城的后背,一边看向蓝河,还有站在他身后捂着肩膀的叶修,“这儿有我呢,你先走吧。”

“她没问题吗?”蓝河仍旧有些担忧,“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笔言飞打断了他的话:“蓝桥,你不是那种看不起自己队友的人。”他抱起坐在冰凉地板上的知月倾城,让这个难得展露出脆弱一面的女医生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自己身上,才继续说道,“她能恢复好的。”

蓝河沉默了下来,他不再多说,向笔言飞微微点了点头后,转身和叶修一起离开了。

喧闹的电梯面前的走廊很快又恢复了寂静,只剩劈啪作响的电流声,仍旧在断裂开来的电线之中徘徊。


蓝溪阁地下四层,蓝河向警卫人员递交自己的工作证和申请使用表后,拿到了一把钥匙,金属舱门在两人发出了轰隆一声巨响后,密码锁旋转打开,露出了里面巨大的地下空间。

“你们把停机坪建在地下?”叶修问道。

“蓝溪阁不在郊区,把这地方修到路面上才叫奇怪吧。”蓝河甩着手里的钥匙,说道,“毕竟我们不像兴欣,后面还有个废弃工厂一样的基地。”

叶修笑了起来,他耸了耸肩,也没打算接话,而是接过蓝河抛过来的钥匙,拉开了飞机舱门。

机舱内看起来要比外观上大多了。从外表上看,这架飞机完全算得上迷你飞行物,可内部结构却依旧完整全面,甚至还在后仓接了一个小小的休息室,以供疲劳飞行的人们休息使用。

蓝河撑住舱门两边的支架,一跃上了飞机。他身上的紧身服有点不太合适了,穿起来有一点松松垮垮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最近各种烦心事接踵而来,让他没有时间放松下来。因此,即使长期处在一个没有任务的休假期,有叶修这个尽职尽责的“好邻居”照顾三餐饮食,他也并没有长出几两肉来,而是颇为罕见地消瘦了下去。

他微微躬身进入到驾驶位,坐在了主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后带好耳机和耳麦,回头看了眼关上舱门后坐进了副驾驶位置的叶修,提醒道:“你的安全带。”

“你来开?”叶修系好了安全带,侧过头看着蓝河。他语气轻松的不想要开飞机,倒像是要开车出游,“你的驾驶技术怎么样?”

蓝河把一大排开关全部打开,等信号灯开始闪烁后,显示屏发出了“嘀——”得一声亮了起来。他拉下保险栓,一边四下检查这架飞机的驾驶舱内有没有损坏的部位,一边说道:“你现在是要和我联手打怪,这么远的距离你打算跑过去吗?”

“我驾驶技术一般,但是要你一个人开全程,感觉还是有点儿……”他看着穿黑色紧身制服的蓝河,正低下头四处检查,这个着实好看的omega的身材非常有料,此时因为这样的动作,他的身材被紧身衣勾勒得淋漓尽致,一览无余。

叶修顿时觉得自己的信息素不太好了:“……有点儿危险。”

蓝河翻了个白眼:“我有飞行许可,所以你可以放宽心,我保证绝对不会坠机的。”

“好吧。”叶修叹了口气,他安稳地坐在自己的副驾驶的位置上,帮蓝河把侧面的雷达监视系统打开,然后也低下头检查自己这边的机械设备有没有问题。

“全程三千三百四十一公里,目的地是十二号地区郊外的无人区,”蓝河仔细校准航向,说道,“我们大概要飞五个小时左右,午餐自行解决……你吃早饭了吗?”

“兴欣路对面儿的小笼包,”叶修说,“就是你上上次端着狙击枪然后失败了的那间小破旅馆的旁边,味道还不错。”

“……”蓝河正在装备飞机的防御系统,闻言差点儿把手下的按键给抠下来。他克制住自己想把那个按键塞进叶修嘴里的冲动,“你为什么非要提这个?”

叶修的回答听起来有些无辜:“因为下次想带你去吃吃看啊,但是每次你都拒绝我的邀请了。”

“我,一,点,都,不,想,去。”蓝河咬牙切齿地说,“等我哪天完成任务了再说吧,你要是安安静静躺下来给我杀,我可以保证等我死后陪你去另一个世界吃。”

叶修耸了耸肩,表示他毫不在意自己的omega仍旧随时随地想着要杀了自己这件事情。他略带鼓励和安抚似地拍了拍蓝河的头,在对方发出抗议声之前,倒回座位里闭上了眼睛。

蓝河小声地哼了一声,转头目视前方。他静默了一会儿,打开副驾驶座的生物修复功能——他知道叶修的肩膀受了点儿小伤,应该其实在刚才保护自己时被玻璃割破的口子,用生物修复功能恢复起来应该会挺快的。他把机舱内的温度稍作调整,改到一个温暖的适宜睡眠的温度后,偏头看了眼已经在打盹儿的叶修,开启了减噪隐形的飞行模式。










TBC

疯狂地更新模式……
算了算基本上每章最少7000字,如果每章3000+的话,现在刺杀君莫笑大概会是…第18或者19章了……
为了夸我每次更新这么多!我要❤推评!不要吝啬请给我认可的动力啊!(打滚儿)
我的目标是每章连载热度都可以过300,不然就说明我写的不好←
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 ଘ(੭ˊ꒳ˋ)੭✧


晚安!

评论(35)
热度(45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