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6

※组织架空,私设众多
※为开车而开车,剧肉相连,肉多别怕
※萌雷自鉴


本章有喻黄





刺杀君莫笑 ⑥





“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凝视着你;

当深渊凝视你时,你却眨了眼。”



“……”蓝河看着坐在他家沙发上的叶修,只觉得阵阵无力感涌上。比起眨眼,他觉得自己想把眼睛闭上,而且是永久性的。

他一脸的惨不忍睹:“说好的不要干扰对方生活呢。”

叶修正坐在沙发上,敲着他自己的通讯器,小小的便携终端在手臂上方投射出立体投影,蓝盈盈的光线让他的侧脸看起来柔和了不少。他转头看了蓝河一眼:“说什么傻话呢?还没睡醒?”

“我睡的很好!”蓝河有些焦躁,抓了抓自己睡乱了的头发,“之前在蓝溪阁的时候不是说了吗,我们的关系只是个意外。在标记效果过去之前,你的信息素最好不要影响到我的恢复。”

叶修抬起头,看着大清早起来就显得有些心浮气躁的蓝河,心下了然。他用了一个笨办法——转移话题来缓和他们之间的气氛:“还没吃饭吧?我顺便带了点儿过来,你先吃了再说。”

他边说着,边暗暗释放出自己的alpha信息素,安抚着蓝河焦躁的心情。这种方法的效果很好,蓝河原本看上去就要炸起来的毛很快平定了下去,他垮了垮肩膀,不愿再和叶修多说,干脆一屁股坐在放置在地板上的软垫上,拆开食品包装袋就吃了起来。

叶修看他吃早餐,觉得自己也有点饿了,他顺势从沙发上滑到地板上坐着,看着蓝河低垂下的温润的眉眼,试着说道:“来一口呗。”

蓝河下意识地将自己咬了一口的春卷送到叶修嘴边,等他终于反应过来时,叶修已经就着他吃过的地方咬了一口,一个半月牙的形状就留在半个春卷的缺口上,形状看上去很微妙。

他看着少了一部分的春卷,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燥热了起来,更不用提自己能感受到的已经红起来的脸。他讪讪地收回了筷子,连说话都显得有些不自然地磕绊——现在轮到他来转移话题了,虽然一点儿都不自然:“你什么时候回去?”

叶修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问道:“你等下有事吗?”

“我要回蓝溪阁,有事儿。”蓝河说,“君莫笑的工作很闲吗?”

“差不多吧,挺闲的。”叶修帮他把装豆浆的纸杯拿出来,插上吸管递给他,叹了口气,“三陪工作啊,陪聊陪玩儿陪扯闲,还要被人骚扰……”

“你们老板知道你这么说吗。”蓝河弯了弯嘴角,“谁会跑来骚扰你呢,也就是看不清本质的小年轻。”

叶修耸了耸肩,“那叫做不理解我的深刻内涵。他们看上的是我的脸和我的信息素,一点儿都不懂心灵上的沟通与交流……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蓝河俨然一副要反胃的模样。他吐了吐舌,说道:“和你交流之后才深刻反省了人与人的交往不能只看外表,否则就会被骗的道理?”

“这话不能乱说啊,蓝河。”叶修坐直了身子,有一脸正经地说,“我们认识时间也不算短了,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蓝河翻了个白眼,像是泄愤似的咬得吸管咯吱作响:“难道不是?我一直觉得我们从一开始遇到就是个骗局。”

叶修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看起来有些懵,似乎没意料到蓝河会这样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然。他越过茶几揉了揉蓝河柔顺的头发,说:“蓝溪阁没事儿的话晚上来兴欣玩儿?”

“不太想去。”蓝河想起上次失败的任务,赔了自己在蓝溪阁的信誉又折了自己的身子,他就有些蔫儿,“人太杂了,信息素都搅在一起,我头晕。”

“嗯,可以考虑给敌对阵营的蓝桥大大开个单间儿。”叶修笑道。

蓝河叹了口气:“少来。”

想想上次自己的任务拆了大半个兴欣,不被人摁在门口揍,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叶修倒是一脸的满不在乎,蓝河也能理解。他知道他的想法,自己现在全身上下都是叶修的信息素的味道,但凡是认识君莫笑的人,都知道自己有了这么个敌对的alpha——一想到这件事儿,蓝河就苦了一张脸:一个带着君莫笑alpha信息素的蓝溪阁omega,这种事情要是传开了,肯定又要被隔壁中草堂那几个人一顿笑话了……

“晚上有空来吧,请你吃饭。”叶修说道。

蓝河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说:“真不去了……你不用对我这么好。”

叶修听到这话也不觉得扫兴。他想了想,站起身来走到蓝河旁边坐下,挨着彼此的肩膀。

蓝河有些不自在地想往旁边挪一挪,却被叶修的手指抚摸上了后颈的omega腺体——充血的地方早已慢慢恢复,如果不是现在自己身上由内到外都散发着那种淡淡的绿茶的气息,蓝河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一个alpha全垒标记了。

叶修的手指温暖干燥,皮肤之间的接触带来一阵阵战栗。这样的抚摸是温柔而美好的,蓝河甚至觉得非常喜欢,就像一只猫被人抚摸着下巴,他简直要满意的发出咕噜声了。这是种非常亲密的接触,蓝河感觉到叶修拨开了自己后颈上的碎发,然后慢慢给了自己的omega腺体一个温柔的亲吻。

“只是聊聊天而已,像平时那样。”叶修说,“至少在我的标记消失前,让我尽一下做一个有主的alpha的责任吧。”



蓝雨。

队长办公室里,蓝河把那个印着兴欣logo的U盘递给喻文州时,觉得自己手心都微微渗出了汗水。

“辛苦你了,后面的事如果有问题,我会通知你的。”喻文州向他点了点头,“你的身体没问题吗?”

“没有,谢谢喻队关心。”蓝河站得笔直,回答中规中矩,双眼却有些不自在的一直看着喻文州那张办公桌上的小盆栽。

喻文州把U盘放进了抽屉里,锁上钥匙。他微笑着看着拘谨的蓝河,十指交叉叠在桌面上,“你不用这么担心的。”他开口说,“蓝桥,你好像很害怕。”

“喻队?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你在害怕。”喻文州笃定。他食指敲了敲桌面,说道,“大春说你最近状态不太好。”

蓝河张了张嘴,最后只憋出了一句话:“我很抱歉。”

“为什么道歉?因为标记吗?”

“大概是因为这样……”蓝河垂下了脑袋,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

“蓝桥,既然这样,那有些话我必须和你说清楚:你的标记不会给蓝雨带来任何影响——我从来没说过,我们会因为组织成员的私人问题而抛弃任何一个人。”

“但是这是两件事……”蓝河有些沮丧地说,身子也不再站的那么笔直了,“我已经连续失败两次了。两次都栽在同一个坑里,现在又莫名其妙地有了一个alpha,多少人不知道排队在等着笑话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叶修的出现就像他人生里注定的劫数,打破了他想要一辈子单身不被标记的信念,几次三番闯入他的生活,把他原本按部就班平静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

但他并不想让叶修参与进自己的世界里。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属于两个不同而对立的组织,更多的是因为蓝河不想和他有过多接触而已。而这样的不想,竟然从未是因为讨厌对方而产生。

“蓝河。”一段沉默之后,喻文州看着陷入自我意识的蓝河,叫他的名字,“其实我要结婚了。”

“恭喜……啊?!”蓝河猛地抬起头看向对方。

喻文州反而气定神闲地接受了这份祝福和吃惊,“和一个omega。”

蓝河差点儿就想问那黄少怎么办,到嘴边又把话生生咽了下去。顶头的最高领导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兴趣和自己讲他的私生活,但是蓝河总不能声嘶力竭地质问他“你不是很喜欢黄少吗?他也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抛弃他去找一个omega?”吧?

喻文州笑了笑,说,“这件事少天也知道,我们的婚礼也是他筹划的。不过我只告诉了一部分的人,马上就要到婚期了——你会因为我要结婚,而质疑我对蓝雨的责任和身份吗?”

蓝河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会,你一直都是喻队。”

“那就对了。”喻文州站起身,走到落地窗旁边。二十三层楼的高度,窗外阳光通过落地窗毫无遮蔽地直射进来,有些微妙的刺眼。喻文州双手抱臂站在窗前,转过身说,“道理都一样。当年蓝雨不会因为你是一个omega就把你从这里赶出去,现在也不会因为你被人标记了而抛弃你。无论你的alpha是谁,和蓝雨是什么样的关系,你才是和蓝雨牵扯最多的那个人。”

“所以你不用质疑自己。”喻文州声音温柔,每个字却都砸在蓝河的心坎儿上,铿锵有力,“因为你说过你不会离开,所以蓝雨会永远是你的家。”

蓝河离开办公室后不久,喻文州的私人通讯器就响了起来。

“他才刚走,随时可能会因为别的问题转身回来。叶前辈这么快就找过来,也太急不可耐了点儿吧?”喻文州笑道。他一边拿出刚刚锁进抽屉里U盘,一边和叶修开着这些无关紧要的玩笑。

“别,上次我和话唠去玩儿了一圈儿你就能直接找上门来,那次我不也没说什么吗?”叶修乐呵呵地回击回去,“你可是对着一个beta都能起全部保护欲和占有欲的人啊。”

“少天和别人不一样。”喻文州说,“就算他是个alpha,我也不会改变我对他的态度的。”

“嗯哼,彼此彼此。”叶修那边踢上了门,声音一下静了下来,“U盘的内容看了吗?”

“还没有,我还没拿去专门解码扫描一下。有点害怕叶前辈给里面塞点儿什么病毒,那我就遭殃了。”喻文州说着,就把U盘连到了电脑上,当然是私人的那台,“比如什么做一个优秀的alpha的100条守则,如何追回忘记了自己的初恋?”

叶修:“……能不把上次忘了关网页的事儿说出来吗。”

“不能。”喻文州笑道,“叶前辈,现在蓝桥还在蓝雨,他是我们的人。”

“是啊,你们的人。”叶修叹了口气,“但是只是“你们”,而不是“你”,我就很高兴了。我该感谢你们蓝雨全体的alpha这么多年都没有对他下手吗?”

“没人受得了他的omega信息素。”喻文州开始浏览U盘里的各个文档和表格,毫无例外都是些清单,只不过具体内容就很不尽人意了。喻文州快速浏览完了几个他感兴趣的文档,想了想,说道,“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不约,我向来对同性别的alpha没有兴趣。”

“原来叶前辈对女性alpha比较有兴趣?这是个好信息,明天让蓝桥也了解一下吧,我听说任务部门那边打算让他继续执行刺杀君莫笑的行动,直到他成功为止。”

“喻文州!”叶修大叫了起来,“我去还不行?别再耍我了。”

“别这么说,论耍人谁能耍的过叶前辈呢。”喻文州笑出了声,“时间再定,等我心情好……”

“那就这两天!我挂了。”叶修果断撂了通讯器,那头传来忙音一片,随后就什么声音都没了。

刚进门的黄少天把肩头的毛巾随意丢在了沙发上,见状有些好奇地问道:“你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耍了一个一直在耍我们的人。”喻文州抿着嘴唇,尽量让自己不要再笑得那么明显,他转头问道,“婚礼设计的怎么样了?”

“很烂,我做不来这些。”黄少天撇了撇嘴,“当初你就该找别人帮忙的,我有个朋友在婚庆公司工作,这方面一直做的非常好,我就说当初我应该把他推荐给你而不是我来做这些……”

“我知道。”喻文州听他说完,才开口说,“但是我只信任你啊。”

黄少天有点脸红,他快速地扯起毛巾重新搭在湿漉漉的头发上,装作没有害羞的样子哼哼唧唧唱着歌跑了。


两星期后,婚礼如约而至,蓝河收到了一份请帖,虽然一想到喻文州的结婚对象不是黄少天就很别扭,但是好歹是顶头上司的婚礼,找借口推脱什么的就显得很说不过去了。

婚礼的规模不算很大,看起来低调又温馨,是个非常适合新婚的场合。在场的人基本都是蓝雨的内部人员,蓝溪阁中的不少人也都收到了请帖,此时打眼望去都是熟悉的人,蓝河有些烦躁的心情也逐渐安稳了下来——当然,如果少了那些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他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了。

他挑了身非常合身的西装,从头到尾都是崭新的。定制的尺寸非常服帖,可以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身材和线条,再加上特有的气质和omega的第二性别,蓝河几乎要把所有不是蓝雨内部的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他们若有若无的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虽然察觉到蓝河已经被标记的情况,但仍然不死心的,想要寻求个机会一展魅力。

蓝河婉拒了第三个alpha贴过来时递上的酒,他扯了扯领带,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高兴了。笔言飞适时地凑了过来,一把搭上了蓝河的肩膀,得意地看着那些人羡慕的眼光,说:“我猜他们现在一定都在心底尖叫,要我把手从你身上拿开。”

“是啊,你再不拿开你的手,我就可以马上给你个过肩摔了。”蓝河翻了个白眼,说道。

笔言飞并不介意蓝河说的话,“你觉得他们看上你哪点了?明明你都被alpha标记了……”

“大概看上了我是个omega?”蓝河百无聊赖地拨弄着手表上的按钮,那是个小型射击发射器,“或者就是他们比较想感受下一闻就昏的信息素。”

“你干嘛老提这茬儿啊,我都快忘了。”笔言飞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轻轻嗅了嗅,说道,“不过你不觉得你身上的信息素好很多了吗?我是说已经不会让人昏倒了,反而很好闻。”

笔言飞是个对信息素很敏感的beta,此时他说出这些话,未尝不让感到奇怪。蓝河皱了皱眉,刚想问他什么意思的时候,就看到自己手里的酒杯被人从后方接了过去。“那是因为他的信息素已经融合了,迷迭香和铃兰最早的作用已经没有了。”叶修说道,把蓝河那杯酒随意搁到了桌上,“怎么站这边?你不去和喻文州打声招呼吗?”

“君……君莫笑……”笔言飞眨巴眨巴双眼,盯着叶修看了好久,才磕磕绊绊说出了这个名字。

叶修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别声张,“我是有邀请函过来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你们家队长。”他说,“但是不要告诉别人我是谁,也别多问,我只是应邀参加个婚礼而已,成吗?”

笔言飞大脑当机般,良久才迟缓的点了点头。蓝河趁笔言飞没反应过来前,扯着叶修的袖口把他拉到一边去,问道:“你怎么来了?”

“来看后辈结婚啊。”叶修说,“虽然我们平时看起来挺对立的,但是好歹也是朋友一场,参加婚礼也很正常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蓝河有点急了,“蓝溪阁认识你的人不少,你这样随随便便出现,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喻队可没有提前叮嘱过要我们不要在婚礼上对君莫笑动手。”

“你这算是在关心我吗。”叶修笑了起来。

蓝河的耳朵尖儿有点红了,“你别多想,我只是不想让他们闹出乱子而已,今天很重要。”

“是挺重要的,所以你看见黄少天了吗?”叶修站直了身子,四处张望了下,“我到现在都没看到他呢,难道真换婚纱去了?”

蓝河白了他一眼:“什么话,喻队结婚黄少穿什么婚纱?”

“你不知道吗?”叶修有点诧异地看了蓝河一眼,“喻文州的结婚对象就是那个话唠,我以为你们全蓝雨都知道他们俩有多爱对方的。”

“什么?不是个omega吗?”蓝河有点糊涂了,“喻队说他要和一个omega结婚了,但是黄少他是个beta……”

叶修叹了口气,“什么beta,他就是个一直没有第二性别的普通人,最近才分化成omega的。”

蓝河:“……”

叶修:“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吗?他不是你偶像吗?噢,小蓝你的表情看起来很不好啊。不过我能理解,你的黄少天大大是个omega,现在你一定觉得非常破灭……”

蓝河:“……你闭嘴,不然我真的现在就揍你了。”


婚礼愉快而安全地结束后,蓝河在第一时间里收到了春易老的通知。

“喻队叫你去下后面的休息室。”春易老神色有些复杂,“带上你旁边那位。”

他很礼貌也很明智的没有说出君莫笑三个字,同时不动声色的和叶修保持了距离。蓝河则是闻言了然的点了点头,带着叶修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休息室不大,和外面有些乱糟糟的婚礼现场比起来,这里真的算得上是一方净土了。蓝河随手关上了门时,就听到叶修问:“没有监控和窃听器吧?”

喻文州敲了敲手边的笔记本,再一次扫描完整个休息室和周围的环境时,才说:“没有。”

他看起来有些疲惫,似乎是因为婚礼上过多的笑容,现在已经有点笑不出来了。他捏了捏鼻梁微微坐直了身子后,说道:“那我们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兴欣从里面能得到什么好处?”

蓝河登时警觉了起来,意识到了这是之前叶修提到过的要合作的话题。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打算去门口站着望风,不过立刻就被叶修拦下来了。“你留在这里,我们要说的事情没有你不能听的。”他说着,把蓝河又拉回了自己身边,动作非常坚决。

喻文州默不作声地看着两人之间的动作,当然也没忽略蓝河悄悄给了叶修的腰窝一肘的行为,他忍不住翘了翘嘴角,不过很快恢复了严肃。

“你们家出内鬼,我们会很不安全。”叶修拿出了一个崭新的U盘,和之前给蓝河的看起来差不多。他把U盘顺着光滑的桌面滑了过去,被喻文州牢牢摁在了手心和桌面接触之间。他问道:“什么不安全?”

“我们的利益,还有我们的地位,”叶修简洁明了,“还有——我不能放蓝河在一个既闹内乱,又有人想置他于不利处境的地方。”

蓝河忍不住想要开口:“我……”

“你先别说你想问的。”叶修握紧了依旧攥在自己手中的蓝河的手,“你的问题先留着,等我们回去慢慢说。”

蓝河被硬生生打断,只得挪开视线,乖乖闭上了嘴。他飘忽着自己的双眼和思想,却无法把注意力从两人相握的手中转移开来。

喻文州思考良久,才叹了口气,“好吧——但是兴欣不能借口这些来接触我们的利益,更不能破坏,我希望叶前辈还有这种基本原则。”

他把基本原则四个字咬得很重,叶修闻言笑了起来,“成交。”

喻文州站起身来,把手边的通讯器打开,输入了密码和几个按键的口令后,蓝河听到自己和叶修的通讯器同时响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去翻开自己的通讯器,上面的消息来自喻文州,私人号码,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资料。

“你们有一天时间看完这些。”喻文州说,“蓝河,既然想要从之前的坑里爬出来,那就好好完成这次的任务吧。”

蓝河直到走出休息室,懵懵憧憧的跟着叶修回家后,都有点稀里糊涂的。他斟酌了再三,问道:“什么……为什么你们刚才的话题突然就拐到我要出任务上面了?”

“因为你们蓝雨有内鬼,想要碰兴欣的东西。”叶修打开了自己的通讯器,随便翻了翻喻文州传来的资料。这些文件全部都有着绝好的加密,以蓝雨对加密文件的重视程度,这些资料一个字都不会被泄露出去的。

他放下支起的手臂,眨了眨眼,再一次握紧了蓝河的手,说,“马上就要和刺杀任务的对象一起执行任务了,感觉如何,蓝桥大大?”

蓝河翻了个白眼:“你要听实话吗?”

叶修:“要听。”

“哦,我感觉很不开心。”蓝河面无表情地甩开叶修的手,想了想,又弯起了嘴角,“如果我在结束任务的同时干掉你的话,可以算同时完成两个任务吗?”

“看你的本事了,蓝桥大大。”叶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感受到了蓝河慢慢涌出的信息素,感觉起来异常亢奋。

“当然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蓝河猛然抽出一把精致的小刀,脱出指尖丢向了叶修,却被对方轻松地闪避开来,扎进了木质的桌腿里后,纹丝不动。

他非常自信地笑了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生动地不行:“总有一天会赢的,不是吗?”






TBC.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520更新一发!现在是凌晨四点我终于有点困了……
祝大家生活幸福天天爱叶蓝 (ෆ`꒳´ෆ) ˡºᵛᵉ❤⃛

下一章终于可以带自家alpha打怪了好激动
期待的话请给我❤推吧!ଘ(੭ˊ꒳ˋ)੭✧

晚安啦!

评论(23)
热度(43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