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说好的在外面要叫我爸爸(1-尾声 HE完结 附彩蛋)

※ 原作向上的ABO,一发完结

※ 涉及CP:叶蓝,喻黄,周江,一句话卢刘

※ ooc×3


撒糖,撒满了霜糖的小甜饼,就是为了甜腻腻的日常而写的。

一个养孩子的日常(亲生)←





1.

中午十二点,蓝河抱着叶桥,站在肯德基里等待点餐。

五月末的H市炎热难耐,太阳光照射下,透过玻璃的光束里细小的尘埃浮游地的躁动,叶桥好奇的趴在蓝河的肩头,伸出小手去摸那亮色的光带。

“你在摸什么?”蓝河觉得肩膀一侧愈发沉重,努力转过头才看到自家孩子正伸出小爪子,不知道要去摸什么东西。

“太阳里面有亮晶晶!”叶桥开心地咧开嘴笑,露出缺了颗门牙的一排白牙齿。他用手在光束里一挥,就立刻缩回了蓝河的怀里,右手紧紧包裹住攥紧了的右手。

叶桥用小胳膊撞了撞蓝河的肩膀,然后摊开胖乎乎的小手心:“妈妈看!我抓到了亮晶晶!”

蓝河这才意识到叶桥说的“亮晶晶”是什么,他有些好笑地看着叶桥同样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双手,小孩子却又在下一刻撅起了嘴。

“噢,亮晶晶没有了。”他难过地看着蓝河,双手绕上蓝河的脖子,脸贴在对方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扭着身子表示自己的不满。

“下次就有了,捂得再严实一点……桥桥先看看想吃什么?”蓝河拍着他的后背哄他,让他在自己怀里转了个圈,去看价目单。

叶桥吮着食指,被蓝河拉了出来擦干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地盯着高处的屏幕。前面排队取餐的人离开后,蓝河抱着他站在点餐窗口。

“我要有盖盖和小蜘蛛的那个!”叶桥指着屏幕上滚动播放的儿童套餐,一边转过头看向蓝河,“妈妈,爸爸不来吗?”

蓝河耳朵尖有点红,他微微低下头小声说:“桥桥,之前我们出门的时候说好了,在外面叫我爸爸……”

“为什么?爸爸不是叶修吗?”叶桥眨着眼睛,一脸天真的看着蓝河,“爸爸说你才是妈妈,你是我妈妈,他是我爸爸,你怎么会说你是我爸爸呢……”

蓝河赶紧捂住那张不知道在语无伦次地说些什么的嘴,他已经感觉到站在点餐台后面的那位服务员意味深长的微笑了。他为了掩饰尴尬轻咳了一声,胡乱点了些吃的就带着叶桥去找位子,当然没有忘记叶桥专门点名要的儿童套餐。

叶桥爬上了靠边的一排小沙发,他看起来很兴奋,拍了拍沙发的皮面,发出“噗噗”的声音,大声说:“我要坐在这里!”

蓝河端着堆满食物的餐盘走过来,“桥桥,这里是公共场合,你记不记得上次我和你说过——”

“妈妈说不可以在外面大叫。”叶桥立刻压低了声音。他像是窥探了什么小秘密似的,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看着蓝河。

“我还说过,如果你要坐下来,就好好坐着。”蓝河把餐盘放在桌子上,走过去抱起叶桥,“或者脱了鞋子去儿童区玩儿滑梯?”

叶桥顺从的让蓝河把自己从沙发上抱起,然后跟着对方的动作“正确”地坐在了位置上。“那是小孩子玩儿的地方,但是我长大啦。”叶桥说,“我不喜欢幼稚的小孩。”

他个子还不够高,双手只能堪堪伸到桌子上,一双小细腿挨不到地面,看起来像一株还没长起来的小树苗儿——不过叶桥本人完全不介意这些,既不介意自己的身高,也不介意自己的外表看起来有时候会像个女孩子。

蓝河挨着叶桥坐在沙发上,去给他拆装着儿童套餐的盒子。叶桥看着蓝河去给他拿那杯果汁,有些不乐意了:“我想先拆玩具。”

“我们不是说好了先乖乖吃饭吗?”蓝河说。

“但是你说爸爸会来。”叶桥撇了撇嘴,“我有快一星期没有见过爸爸了。”

蓝河把吸管插进杯子里,放到叶桥面前,看他接过来乖乖喝了一大口后,才说:“爸爸指导的队伍有比赛,一定要过去的。”

“又是荣耀吗?”叶桥像个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把杯子又推给蓝河——他习惯把自己的食物和玩具与蓝河分享,“我和妈妈还没有荣耀重要。”

蓝河被他这一开口老成的口吻逗笑了:“你这么说,爸爸听见了会哭的。”

“他从来没有哭过。”叶桥抓过那个玩具包装盒,“我想像他一样,从来不哭鼻子——但是我会陪着我喜欢的人的,哪儿都不去。”

“那我替你喜欢的人感到幸福。”蓝河笑道,他拿湿巾给叶桥和自己擦了手,拆开奥尔良鸡翅的包装递给他,“现在我们家的小男子汉可以吃饭了吗?不吃饭可是会长不高的。”

叶桥嗷的一声扑向了他的鸡翅,当然没有忘记拿出一个递给蓝河。“我喜欢妈妈,天底下没有比妈妈更好的人了。我最喜欢妈妈。”他嚼着肉,口齿不清地表明心意。

蓝河拿纸巾给他擦了擦他油乎乎的小嘴,忍俊不禁:“好好吃你的饭。我也最爱你。”

叶桥似乎觉得自己的妈妈在敷衍自己,他有些不满:“这是很严肃的爱……”

“很严肃,嗯?”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大概就是刚才推门进来的那个。他坐在了叶桥的另一边,伸手弹了自己儿子一个脑瓜崩,“你居然趁你爸不在的时候挖你爸的墙角?”

蓝河白了他一眼:“瞎说什么呢。”

“你儿子在挖我墙角,我很严肃。”叶修看着捂着自己额头还冲自己撇着嘴的叶桥,把儿子抱到了自己腿上,“孩子果然还是要爹在身边养,你看你妈把你教成什么样儿了。”

“等等?我怎么了我,一回来你就让我躺枪?”

叶修故意装出一副很生气的面孔,继续逗自己儿子:“叶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爸我呢?我在外面辛苦赚钱给你买玩具,你在后面拆散我和你妈……”

“再乱扯这些有的没的我揍你了啊。”蓝河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把叶桥抱了回来,“让他好好吃饭,每次他看见你都得被闹得吃不下东西。”

叶桥把脸埋在蓝河的肩窝里,咯咯笑得身子乱抖——他早都习惯了叶修这种逗自己的办法。作为回应,他抬头冲叶修扮了个鬼脸,吐舌说:“我不要你,我没你这样的爸爸,你不让我吃饭。”

蓝河不轻不重地揍了下叶桥的屁股,让他自己坐好:“快吃饭,别理他。”

“就是,不理你。”叶桥又吐了下舌头,然后在叶修也要揍他屁股之前,迅速拿起一块儿蛋挞塞进他的嘴里:“给你吃。”

叶修咬掉了那块儿蛋挞——本来就只有半块,叶桥一定是把自己不喜欢吃但是吃了一口的东西塞给了叶修。他表现出一副难过到垂然欲泣的样子:“我辛辛苦苦从外地赶回来陪你过生日,你就给我吃你剩下的吗?”

“因为没有妈妈做的好吃。”叶桥骄傲地挺起小身板儿,“所以给你吃,我要吃比这个好吃的。”

他手里拿着叶修给他拆开的那个美国队长的公仔,就是在儿童套餐里附送的小玩具的那个,抓在手上一上一下地让公仔飞起来,嘴里还发出快乐的“咻咻”的配音。这着实是令一家人都感觉到很幸福的时刻。叶桥已经六岁了,看上去还是小小的一只。他穿着熨帖的白衬衫,袖子挽到胳膊肘的位置,衣领口和袖口都打理得整整齐齐。他穿着棕色的背带短裤和露出一节的白袜子,一双小小的黑皮鞋,看上去就像是精雕细琢的粉娃娃,任谁看了都想要抱着他亲一口。

当然除了他现在左右手各抓着一块鸡翅,啃得小嘴儿油乎乎的模样。

叶修看了看大快朵颐的叶桥,又看了看蓝河,说:“我还是觉得他长得像我多一点。”

蓝河翻了个白眼:“你从他一出生就开始说这个,每年生日都要提……你不觉得这个话题已经腻味了吗?”

“当然不会腻啊。”叶修专注地看着蓝河低垂下的眉眼,像是要用目光抚摸他脸上的每一寸皮肤,“如果他长得像你一样,是个omega的话,一定很多人追。”

“然后呢?”蓝河又抽了张纸巾给叶桥擦嘴,顺便把他即将放进嘴里吮吸的手指给拉了出来,“你又想说,到时候如果黄少家的小崽子想追他,你是绝对连门都不会给开的吗?”

叶修打了个响指,感动的说:“还是小蓝懂我。”

“我一点都不懂你。”蓝河白眼,“和长得像谁这个话题一样,你年年都要拿这个假设欺负黄少……反正我会给他开门的。”

叶修叹气:“胳膊肘朝外拐,你就是觉得黄少天什么都好。那到时候就只好把你关在屋里了,别下床的那种。”

蓝河:“……桥桥还在这儿,你能不开黄腔吗。”

“嗯哼,”叶修伸手揉了揉叶桥的脑袋,把他前额那一撮儿有些翘的头发重新理到了后面。他看着叶桥傻乎乎地抬起头咧开嘴冲他笑,手里还抓着油乎乎的垃圾食物,在这个人声鼎沸的快餐店里,觉得自己心里都暖化了。

“反正他什么样都好。”叶修看着叶桥的眉眼,那是他和蓝河长相的一个结合体,很漂亮,在他眼里非常完美,“alpha也好,omega也好,就算是个beta以后找不到对象,大不了当爹的就养他一辈子。”


2.

然而说完了这些话,当天晚上叶修就后悔了。

他堵在门口,看着抱着个小黄鸭子站在门外,嘴里喋喋不休的喻可钦。

“你爸呢?他不来接你回去?”

“你问哪个爸?”喻可钦把那只黄鸭子的肚子捏的嘎嘎响,叫起来就像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腹黑的爸爸还在蓝雨加班带新人,话多的爸爸应该在陪他也没回来。”

正好路过的听到这句话的蓝河:“……”

蓝河赶紧把叶修推到一边儿去,拉着喻可钦的手就进了门,“小钦一个人坐公交车来的吗?热不热?”

“不热,我坐地铁来的啦,就是太挤了。我以为地铁上的人又少车又快,没想到今天一上去都是人……”喻可钦一手抱着黄鸭子比划,一手扶着鞋柜穿蓝河拿给他的小拖鞋,“谢谢蓝河叔叔,叶桥在家吗?”

“他吃多了,厕所蹲着呢。”叶修悻悻地跟在后面,把大门甩上,“我给你话少的那个爸打电话,叫他晚上来接你。”

喻可钦点了点头:“我来给叶桥过生日,这个是给他的生日礼物。”他举高了手里的黄鸭子给叶修和蓝河看。

那是一只不该形容有多丑的鸭子,眼距太开,眼睛一大一小,瘪着张鸭子嘴,一摁肚子还会发出嘎嘎嘎的叫声,叶修都害怕叶桥晚上睡觉抱着这只鸭子,会不会因为翻身不小心踢到了它的肚子,然后被鸭子叫吓得眼泪汪汪飞扑出来。

蓝河蹲下来给了喻可钦一个拥抱:“谢谢你专门带来的礼物,先去叶桥房间里待一会儿可以吗?他应该马上就从厕所里出来了。”

喻可钦很高兴地也抱了抱蓝河,然后在他的侧脸上吧唧盖了个章,趁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迅速跑进了叶桥的房间。

“太厉害了。”叶修由衷地鼓了掌,“他出门之前,喻文州一定教了他怎么样让我心燥的一百种方法。”

“他是个小孩子。”蓝河忍不住笑了,“你是个成年的alpha,和一个第二性别还没分化,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计较什么?我挺高兴的。”

叶修拉起蹲在地上的蓝河,在刚才喻可钦盖了章的地方胡乱擦了擦,然后重新亲了几次,“我是个成年alpha,我会很嫉妒的啊,蓝桥大大。”

“少来。”蓝河揉了揉自己被亲得发烫的侧脸,实在忍不住让自己的笑容一点一点在脸上放大然后扩散开来。他很喜欢这样的叶修,如果说一开始他认识的君莫笑是个无论什么事都泰然处之的荣耀之神,倒不如现在这样和他生活在一起,成为他唯一伴侣的叶修要来的真实。

至少叶修不会再用材料清单来和他交换东西了,他们之间交换的东西,反而成了彼此最珍贵的感情,而不是别的一切不切实际的东西。

喻可钦和叶桥开了道小小的门缝,叶桥蹲在地上,喻可钦站着,两个小偷窥狂一起扒着门缝看这对AO伴侣的互动。

“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喻可钦感叹道。

“那是,我妈很喜欢我爸的。”叶桥骄傲地蹲直了自己的小身板儿,想了想又补充道,“当然我爸也很喜欢我妈。”

“我爸说过,他们大人之间说那是爱,不说是喜欢。”喻可钦歪着脑袋,看着比自己矮了很多的叶桥。

叶桥转过头,冲扒在自己上面的喻可钦眨巴眼睛:“你哪个爸说的?他有告诉你爱和喜欢有什么区别呢?”

“话少的那个。”喻可钦回答,他想了半天,才举例说,“比如我就很喜欢你,但是我不爱你。”

“噢……”叶桥看起来有点垂头丧气,他说:“我以为你很爱我的。”

“你才六岁,我不喜欢比我年纪小的。”喻可钦站直了身子,小大人似的说道。他看着叶桥愈发耷拉下去的脑袋,这才觉得心里有些愧疚,然后试图说些什么来挽救这位小寿星好友的心情,“但是都是可以发展的!比如你陪我打游戏,我陪你看动画片,时间长了我们都长大了,感情就可以慢慢培养起来了。”

叶桥仔细想了想似乎是这个理儿,于是他头顶上的阴霾迅速一扫而空。他冲着喻可钦咧开笑容说了声好,露出缺了一颗的门牙。

叶桥抱着那只大黄鸭子坐在餐桌旁边时,叶修忍不住又伸手去捏了捏这大鸭子的肚子。这只鸭子不堪其手的大声“嘎”了一声,顿时吓了叶桥一跳。

“厉害吧,我都知道这鸭子可以叫……”叶修得意地想再跟儿子显摆一下自己的见多识广,就被蓝河敲了手,“吃饭。”

他只得讪讪地收回了手,挤眉弄眼地和叶桥用眼神交流,逗得叶桥咯咯笑个不停。

不过很快叶桥就笑不出来了。他愁眉苦脸的握着筷子,转头看向蓝河:“妈妈我不想吃——”

“不行。”蓝河捏了捏叶桥的脸,肉乎乎的,“你就知道吃肉,不怕消化不良?”

“我吃得下拉得出!”叶桥拍了拍小胸脯,“我天天都在上厕所!”

“那也不行,没得商量,不吃完我就不爱你了。”蓝河吓唬他,“你今天说什么来着?全世界最喜欢我了不是吗?”

叶桥撇了撇嘴,觉得只有在这一刻他是不喜欢蓝河的。他视死如归地盯着桌上的绿菜,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情一点儿都不美丽。

其实叶桥的胆子特别小,就比如让他吃青菜就像要他独自一人不许闭眼看鬼片一样。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大写的憋屈,但是今天不吃还有明天,明天还有后天……蓝河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叶桥想了想,觉得能逃一天是一天吧。他踢了踢喻可钦的凳子:“喂……”

喻可钦看了看叶桥眨个不停地眼睛,心领神会:“哦……”

然后他就夹了慢慢一筷子青菜放到了叶桥的碗里。

“你要是够不到就告诉我,我会帮你夹啦。”喻可钦特别友好地拍了拍叶桥的肩膀,“因为我知道你手比较短,所以你不用在下面踢我凳子的。”

叶桥:“……”

蓝河简直笑得要喘不过气了。

叶修感叹:“我说什么来着,喻可钦话多这点的确是像黄少天,但是性格简直和文州一模一样啊。”

“多可爱,我家喻队和黄少怎么样都好。”蓝河得意的晃了晃身子,夹了块糖醋小排给喻可钦吃,“我大蓝雨也是什么都好,兴欣的就不要不服气啦,嗯哼?”

“嗯哼!我也喜欢蓝雨。”叶桥塞了满嘴的青菜,艰难地咀嚼着,举起了自己的手,“我最喜欢小卢哥哥!”

喻可钦也跟着点了点头:“小卢哥哥可好啦,上次来找爸爸们的时候就还带了礼物给我,说是要我们去看他和微草的那个哥哥结婚……还说我去的话有好多糖吃!随便吃!”

叶桥露出一脸羡慕的表情:“那你要给我带回来一点啊。”

“叶桥,你这个叛徒。”叶修用筷子头戳了戳叶桥的额头,“你上次还说你喜欢君莫笑的,这么快就从我们兴欣叛变到蓝雨去了?”

叶桥想了想:“妈妈说君莫笑以前老欺负人,而且我觉得他长得也有点难看……然后我就不喜欢他了。”

“就是,君莫笑以前逮着我就欺负,我每次都差点儿哭出来。”蓝河笑得简直要不能自己,他揉了揉叶桥软软的头发,说,“幸好你的审美观像我,我真是太感动了。”

“我也挺感动的。”叶修哼哼了声,“那叫什么来着——母子一心其利断金,我觉得我被你们俩排斥了。叶桥,以后别想要我给你拿兴欣的手办回来玩儿。”

叶桥转过头对着喻可钦,捏着鼻子阴阳怪气地说:“听见了没?叶桥,以后别想要我给你拿兴欣的东西回来啦,回来啦,回来啦啦啦啦。”

喻可钦看他耍宝,然后也摸了摸叶桥的头,说:“没关系,以后蓝雨出的东西就让我爸他们一人拿一套,我都拿来给你先挑。”

叶桥开心地丢了个胜利的眼神给叶修,一脸“嘿嘿嘿你看没有你我还是有福利的balabalabala……”

叶修顿时觉得一星期不见自家崽子简直要上房揭瓦,他作为“父亲”这个角色的家长的威严,已经荡然无存了。


3.

喻可钦被接回去后,叶桥就准备睡觉了。他洗完了澡,踩在浴室里专门给他架的凳子上,一边哼哼唧唧地唱歌一边刷牙。

“别唱了你这个跑调王,我要把你扔出去了啊。”叶修站在他旁边陪他刷牙,觉得耳朵里嗡嗡的全是叶桥的魔音,“有点太难听了。”

“你居然说我唱歌难听!”叶桥生气地用自己的牙杯去撞叶修的,“妈妈说我唱歌最好听!喻可钦也说了!”

“他们在骗你。”叶修有点幸灾乐祸,“你五音不全唱歌跑调的确是遗传我。”

“叶不修!你这个坏人!”叶桥咬牙切齿。他用尽全力“噗”得一声,把嘴里的泡沫吐到水池里。

叶修往旁边挪了挪,躲过了溅起的水花,他一只手夹住明明踩了板凳还很低的叶桥,一只手去咯吱他,说:“小矮子,你居然敢这样叫你爸……”

“啊啊啊啊啊!”叶桥抬高嗓门尖叫了起来,很快就如期地听见了蓝河的脚步声。他咕噜咕噜地漱完了口,在叶修伸手去抓他之前蹦出了浴室,像颗小炮弹一样准确无误地扑到了蓝河怀里。

蓝河摸了摸叶桥的头,问道:“怎么了?”

“我爸要打我。”叶桥呜呜呜装出哭腔,但是一颗眼泪都没有掉出来,“他还说我唱歌难听。”

蓝河了然地抱起叶桥,拍了拍他的背。他看着一脸“小蓝你别听他瞎说”的悲伤表情的叶修,和自己儿子咬耳朵:“那是你不知道你爸唱歌有多难听……都从拉萨跑到西沙群岛了,还好意思说别人。”

叶桥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知道拉萨,但是不知道西沙群岛,更不用提两个地方在中国地图上的具体位置了。但是他就是很喜欢看他妈妈为了自己去欺负他爸,简直比让他坐在电视前看一天的动画片都有意思。

“小兔崽子。”叶修背着蓝河,对趴在蓝河肩头,正看着自己笑得一脸得意的叶桥挥了挥拳头,叶桥也不甘示弱地暗地里回敬他一个吐舌头的表情。

蓝河把趴在自己怀里的叶桥塞进了叶修怀里,“陪你的小兔崽子睡觉去?”

“我比较想陪小兔崽子他妈。”叶修叹了口气,他把叶桥抱着往上兜了兜,“死沉死沉的。”

蓝河忍不住笑话他:“你昨天通视频的时候还说他瘦了,不是心疼得很吗。”

“视频有失真效果,”叶修说,“这么沉,养完膘拉出去卖了……”

“去去去,陪他睡觉。”蓝河笑着推了叶修一把,低头在叶桥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早点儿睡觉,不准半夜抹黑爬起来看漫画啊。”

叶桥得到了蓝河一个吻,但是叶修没有,顿时觉得很开心,嗷了一声就答应了下来。他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嘚嘚嘚地拉长了声音:“起驾——就寝——”

叶修哭笑不得地把儿子抱到了他的床上,看他自己爬进被子里,拉好躺下。叶修给他掖了掖被角,说:“你需要睡前故事吗?”

“不需要,我早都不听那个啦。”叶桥的双眼亮晶晶的,看起来像是把天花板上倒挂的星星饰物全部都囊括进了自己的眼睛里。他拉高了被子,只露出上半张脸,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可以讲讲这次比赛的事情吗?”

“你不是喜欢蓝雨吗?这次兴欣的对手又不是他们,你这个小叛徒——”叶修故意揶揄他。

“那是因为我喜欢妈妈,虽然他的技术不如你。”叶桥闷声说。他顿了下,又小声地说,“当然我也喜欢你……”

“你终于肯说真心话了?我以为我走了这一个星期你都要忘了我是你爸。”叶修摸了摸他的头,“其实也不是你想的那样,蓝河——我是说你妈,其实比我要厉害多了。”

叶桥有点好奇:“为什么?你以前是职业选手啊,但是妈妈只是职业玩家吧?”

“嗯,虽然是这样,但是其实玩儿得好不好和这个没有多大关系的。”叶修想了想,说,“比如,你妈可以一个人管理一个工会,把一群游戏小白带大,但是我就没有那么长久的能力和耐心。”

“他可以很勤学,很好面子,为了蓝溪阁一个人来跟我求攻略,还可以为了和别人的一个口头约定放弃很多好处——那会儿我觉得他非常可爱,虽然我总以为他会是个alpha或者beta。”

“可是妈妈说你很厉害。”叶桥伸出手,掰着指头数,“能忍耐,很坚强,性格好,看起来不会生气,而且对荣耀肯钻研……这个词是这么说吗?”

叶修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他居然这么跟你说我。”

“那你会生气吗?”叶桥问,“我觉得发脾气是每个人都会有的。”

“当然会生气,只不过时间久了觉得没必要了而已。”叶修把叶桥伸出的手塞回了被窝,“哪儿来那么多气可生?就算有,我也得找点儿开心的事情转移一下吧,生气会老的很快。”

叶桥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微微侧着身子看着叶修,“那比赛输了的时候呢?”

“等你有了很在乎的事情就知道了。”叶修揉了揉自己儿子的头发,“到时候你就知道,这种事情的输赢,只会决定你自己的情绪是失落还是亢奋,但是你永远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失败而生气。”

叶修打开了叶桥床头的一盏小灯,调好了空调温度,说:“睡前故事结束,该睡觉了吧。”

叶桥哦了一声,自觉地缩回了被子里,等叶修为他拉好了被子后,他问:“你很喜欢妈妈吗?”

叶修被他问得有点没反应过来:“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你又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

“没有。”叶桥把脸埋在被子里,过了一会儿又像只笨拙的小乌龟似的,从被窝里探出了头,“因为我很爱你,也爱妈妈。喻可钦说,他爸爸讲爱和喜欢是两种不同的感情,但是我觉得我很喜欢你们,也更爱你们……晚安。”

叶修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学着蓝河的样子,也在叶桥的脸上亲了一口,给他关上了房间里的大灯和房门。

“晚安。”


尾声.

叶桥把书包丢在沙发上,冲进门就扑向了蓝河,“妈!我第二性别检测结果出来啦!”

蓝河正在整理蓝雨最近的文稿,不做职业玩家之后,他转去了蓝雨的公关部门,继续为自己热爱的这个俱乐部做出一份力。此时他被自己长得比自己还高了的儿子狠狠抱住,手里的文件夹都要抖散了。

“停停停停停……你先把检查报告拿给我看看。”蓝河有点儿喘不过气,等叶桥放开他时,他接过那张体检报告单,仔仔细细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姓叶名桥,性别男,年龄16,第二性别alpha。

蓝河抬起头,有点不敢置信:“你居然是alpha?”

叶桥开心的绕着蓝河转了个圈,看起来简直恨不得要把他妈就这么举高高了。他非常兴奋,第二性别是个alpha,毫无疑问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他说:“我是个alpha很奇怪吗?”

当然奇怪!你小时候那么漂亮那么可爱!简直就是典型的omega!蓝河在心里大叫。他现在,迫切的,非常想看看叶修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当晚。

叶修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正盘腿坐在地上打游戏的叶桥:“你居然是个alpha?!”

“我妈下午才吐槽过,你要不要也这么来啊。”叶桥哀嚎了一声,他走错了一个卡位,屏幕上立刻闪出了血淋淋的“game over”,看起来太令人伤心了。

他把游戏机往地上一搁,站起来走到叶修身边,伸出一只手在两人头顶上比划了一下,“看,我和你差不多高了,而且很快就能超过你。”叶桥得意地直哼哼,“我比你更像个alpha才对好吗。”

叶修呵呵笑了一声,冷静地说:“你要知道,我们alpha都是看智商决定第二性别的,你很明显不太够啊小兔崽子。”

蓝河翻了个白眼:“这下好了,我们家有两个alpha,叶修想要一个omega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叶桥仿佛听到了什么大八卦:“我爸居然还想要一个omega?”

“是啊,他觉得自己的孩子如果是个omega,以后都可以带到那几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人都父母面前好好炫耀了。”蓝河忍不住笑了,“虽然我不想跟你提,但是你小时候穿过的裙子……都是你爸买的。”

“但是我可以找到一个像我一样优秀的omega。”叶桥揉了揉自己的鼻尖,笑得有点儿蠢兮兮的,“太好了!我最喜欢我妈这样的omega!”

叶修终于忍不住也翻了个白眼,他插在叶桥和蓝河中间,说:“但是可惜他是你妈,你这辈子不可能在世界上找到第二个像他一样的人了——懂不懂?你是我们俩生的儿子。”

“烦死了!”蓝河耳朵有点红,他是真的不好意思了。他有些尴尬地转移了话题:“那喻可钦呢?他不是和你在一个班吗?他应该也是个alpha吧。”

叶桥这才想起来这件事,他“啊!”了一声,立刻抱住了自己的头。

“完了!我忘了这件事儿了!”他有些崩溃地说,“喻可钦现在完全变成了一个小腹黑!他切开了里面肯定是黑的!但是他!居!然!是!个!omega!”

叶修,蓝河:“……”

蓝河:“等等……他是个omega而已,你害怕什么?”

叶桥揉着自己的脸,看起来比一个G的表情包还要丰富多彩。他愁眉苦脸地看着自己的家人,酝酿了半天,才缓缓地说了出来:“——但是他认准了小时候他说要娶我的理……我觉得他现在八成要找上门来了……”

蓝河:“……”

叶修:“那句俗话怎么说的来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门铃很快就响起来了。






THE END


※ 彩蛋1

叶修追蓝河的过程其实挺漫长的。

刚开始他把蓝桥春雪背后的操作者当做一个alpha,毕竟他是个很有水平的男人;后来远远见过一次之后又觉得他大概是个beta,因为长相真的很好看。

直到后来直到他是个omega时,叶修才觉得这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了。一个被自己先认为是alpha又认为是beta的人,搞了半天原来是个和自己相容度极高无比的omega,转念一想其实又是件好事儿,乐观成都不亚于天上掉馅儿饼。

但是蓝河的思想觉悟相当的……高。他没有可以去拒绝爱情,当然也没有真正接受过这样的感情。

直到稀里糊涂就被叶修标记了——虽然这是件挺尴尬的事情,剧情无非就是俗套的突然爆发的omega信息素和随之而来的相容性颇高的发-情期,两个人都需要彼此,生理上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当然蓝河也是对叶修有很大一部分好感的,原因有很多,各方面的。所以他们在一起的结局不说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循环的概率。

上星期蓝河刚刚结束了这次的发-情期,他趴在床上,整个人都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他困得不行,但是叶修看起来并不想放过他,一边磨蹭着他软软的耳垂,一边和他聊天。

“你为什么对我有好感?”叶修问。

蓝河眯着眼睛,他真的困得要睡过去了,像一只小猫一样,随时就能倒头昏睡。他迷迷糊糊地,又被叶修闹得不行,只得说:“因为你说过……”

“我说过什么?”

“你说……只要我愿意…一直留下来也可以啊……”



※ 彩蛋2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孩子,是个从小话就很少的小男生。

他小时候和叶桥一样,长相漂亮,举止得体,不过性格就比叶桥文静太多了。

江波涛没少为此烦恼。要知道周泽楷可以有一个专属喻他的江波涛,但是他们的孩子就不一定可以找到这么一个如此合适的人。如果他是个alpha还好,可以像周泽楷学习如何用行动来把自己的爱意全部表达给对方,但是江波涛最害怕儿子和自己一样,是个omega……

小小周从小就喜欢看书,也不爱多说话,性格腼腆内向,不过也多亏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儿,才没有被各个时代的同学们排挤。

直到小小周的体检报告出来。

江波涛觉得开心的要晕过去了,因为小小周是个alpha,大写的A-L-P-H-A,他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有了着落。

于是他宣布了一件让周泽楷很不开心的事情:“既然你是个alpha,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和你爸学习生活技巧吧——直到你找到可以和你聊得来的最喜欢的人,好吗?”

小小周当然听妈妈的话,很乖巧的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于是周泽楷不高兴了,他觉得太浪费时间了,而且在他小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如何用最少的话去向最喜欢的人表达爱意,他觉得很不公平。

于是江波涛去安抚自己最爱的alpha,“他不喜欢和别人交流太多,你就帮帮他吧。”

他用额头抵着周泽楷的,让自己的眼睛里刻着对方的全部:“小周,我真的很期待。总有一天他会找到合适的人,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很开心啦,当然还有你。”

周泽楷想了想,还是点了头。他补充了一句:“就像我有你。”














我想说:

我爱叶蓝!一直想写abo生子,终于产了个养孩子的文,还附带了几个姑娘们点的自己也比较喜欢的cp

希望喜欢这文的各位不要吝啬你们的❤和推!让❤推评一起!来得更猛烈些吧!


晚安!(这几天一定更新刺杀君莫笑请组织信任我←土下座)

评论(53)
热度(80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