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含羞草

 ※架空,ooc预警
※含羞草蓝设定注意(不要问我含羞是谁)
一发完结纯炖肉,梗来自好木同学家的含羞草  @林木木LinM 




叶修收到了一份匿名快递,里面有一盆萎靡的含羞草。


他抱着这盆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东西,还有快递里夹带的一张小纸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蓝河”二字。他看着这盆含羞草,也不是丢也不是,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下来养活它。


他忽略掉来自编辑的催稿消息,打开网页,认认真真地搜索相关信息,然后按照搜索出来的步骤,认认真真地实行。换土,浇水,稍微施了点儿肥,打理好后,叶修伸手去触碰这盆含羞草的叶子时,只见这薄薄的有些萎靡的叶片,微微弯曲了一下,没有闭合起来的效果。


因为还没有适应吧。叶修宽慰自己地想着。他把含羞草摆放在阳台上,看了它一眼后,便合上了阳台门。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这株含羞草依旧安安静静,立在阳台上,沐浴着每时每刻最温暖的阳光。叶修按照《如何照顾含羞草》手册上的说明,每天腾出一部分时间,去认真地料理这盆小生命。可两周过去了,它依旧和当初刚来的时候一样,耷拉着脑袋。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干脆披了个马甲,在论坛上匿名开贴,询问家里这株含羞草的情况。帖子没法出去多久,很快就看到自己的消息框里一闪一闪,显示收到了一条私信。


匿名:除了按照说明上的方法照顾他,更多的是需要爱哦 :-D


叶修有些奇怪:对于一株植物,他需要什么爱?难道要随时随地抱在怀里,走哪儿都揣着吗?


他把疑问删删减减,发送出去,等待对方的回复。


匿名:是“他”,不是“它”。


叶修乐了,觉得这同款匿名说话有点儿乐趣。他把那盆含羞草从阳台搬回了卧室,端端正正放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地盯着对方看。


电脑主机的风箱嗡嗡响着,放置在桌上的含羞草,似乎也随着这震动而轻轻颤抖着。叶修伸手去碰叶片,含羞草瑟缩了下,慢慢卷起了叶片的尖部,过了几分钟后,又舒展开来。


“那你以后还是住屋里吧。”叶修用食指轻轻戳着叶片,看他卷起前端又铺平,如此反反复复,他竟然觉得挺有意思,一下就消磨了很多时间:“白天在阳台晒太阳,晚上就回卧室里吧。”


他边说着,边抬起了手。结果还没等他触碰到时,含羞草竟然自己弯起了叶片,像是听得懂话似的,轻轻摆了摆身体。


从那以后,叶修只要在晚上赶稿,就会把这盆含羞草摆在自己手边。这片代表生机的绿色在这样一个近距离接受电脑辐射的地方,不但没有出现问题,反而长得比之前还要好。叶修渐渐的发现,含羞草的茎杆慢慢直了起来,叶片也厚了很多,原本有些发黄的地方已经慢慢消退,取代的是更加苍翠的绿色。


这株生命正在以一个奇特的速度生长,变得完整,美好。


可叶修还发现,无论他自己照顾,这株含羞草的叶片就是没有办法完全闭合。不知道是先天性因素还是他养的不好,叶修顿时有些挫败。


他轻轻触碰着含羞草的叶片,看他只能卷合到一半的小小的叶片,自言自语道:“什么时候才能一碰你就全部合起来呢。”


含羞草依旧立在花盆上,花盆安置在电脑桌上。他听着叶修的话,随着风箱嗡嗡震动,依旧轻摆着自己的身体。


叶修赶稿赶得有点日夜颠倒,这个晚上终于压着死线,把文档传给了编辑。他打着哈欠就要倒在床上,又想起来没浇水,赶紧爬起来举着喷雾瓶呲呲呲好几下,直到叶片均匀的沾上了水珠,他才满意地放下了瓶子,安心倒头大睡。




吃肉的时候不怕狂野




第二天早上,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时,叶修睁开了双眼。他心情不错,发泄完了性欲后,一大早起来简直神清气爽。可就在他抬手想要脱掉想象中脏了的内裤时,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而自己的的怀抱里躺了个同样没穿衣服的男生。


他有些惊恐地低下头往下看去,正好对向一双湿漉漉的,也同样看向他的双眼。


“啊!!”


叶修拉着被单遮住自己的身子,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你谁?!”


刚才那叫声正是对面的人发出来的。蓝河也是刚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睁眼就被叶修吓了一跳。他身上不着丝缕,一双好看的圆眼不敢抬起,捂着自己的半张脸,有些颤抖地晃着身子。


叶修看着他那副害羞的模样,立刻明白是谁了:“小蓝?”


蓝河这才慢慢放下了捂着脸的双手,看着叶修,点了点头。


“……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叶修一脸黑线。


蓝河摇了摇头,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我不是闯进来的。”他说,“我是……含羞草。”


他指了指叶修电脑桌上摆放的那盆含羞草,此时里面的植物居然消失了,只留下一个空空的花盆,和旁边放着的那瓶装着水的喷雾瓶。


“……”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蓝河用手指绞着被单,说道:“我本来快死了……多亏了你,我才能活过来。这段时间你一直照顾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所以呢?你就以身相许?”叶修觉得有些好笑。


蓝河见叶修笑出来,有些害怕自己是不是惹人不高兴了,连忙说:“我不太懂你们人类的表达感谢的方式,但是我觉得你每天都很辛苦……又一直很禁欲,所以就……”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拽着胳膊一把拉过去,再次跌入了对方的怀抱。


叶修下巴抵着他的发旋,狠狠揉着对方的头发。末了又放开蓝河,一板一眼的严肃的说道:“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啊,男人的第一次可是很重要的。”


蓝河缩了缩脖子:“真的?对不起……”


“如果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叶修看着他,皱着眉头。


蓝河被唬到了,一脸焦急地看着对方,说:“那要怎么办?你别把我送去研究所,我不想被当成怪物……”


叶修:“我有个好方法,可以解决这个矛盾……”


蓝河:“?”


叶修:“留在家里给我做保姆吧。做饭啊洗衣服啊打扫卫生啊,陪我聊天陪我睡觉陪我啪啪啪,慢慢培养下我的们的默契和感情。”


蓝河:“啪啪啪?那是什么?”


叶修:“就是做爱做的事情啊。”


蓝河:“……???”




而在两人看不到的地方,电脑桌上,一粒小小的种子正在花盆里静静沉睡。他隐匿在黑暗之中,等待生根发芽,破土而出的那一天。


未来的某一天,他也会有些害羞地卷起了自己的叶片,接受着来自他人的触碰,然后舒展开来,再一次好奇的,展望着大千世界。


阳光,水源,空气,和雨滴。


他是一株含羞草。


“只是按照说明来照顾他的话是不行的,必须还要有爱哦。:-D”




THE END


评论(44)
热度(34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