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捉捕松鼠计划 ③ ④

【补档】捉捕松鼠计划 ③ ④

目录:楔子 ① ②


本章有双花


 

十二月下旬,伴随着又一波冷空气的袭来,H大迎来了五年一次大办的校庆活动日。

 

“蓝河!这边儿!”张佳乐站在大礼堂舞台左侧的空地上,冲蓝河挥了挥手。

 

蓝河刚进门就听见张佳乐喊自己,他停下了四处张望的眼神,两手兜了兜怀里的纸箱抱稳,赶紧跑了过去。

 

“辛苦你了啊,东西给我就成,自己拿纸擦擦汗。”张佳乐像往常一样扎了个酒红色的小马尾,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笑起来完成了好看的月牙,看起来格外吸引人。他接过蓝河手里的纸箱,看蓝河自己抽了张纸擦干净额头上的汗,又冲身后的控音室喊了一声,“大孙拿瓶儿水!”

 

孙哲平从控音室里出来就带了瓶矿泉水给蓝河,又拿走了张佳乐手里的纸箱不让他搬,临走时还无比顺手的从自己omega身上揩了把油,张佳乐一卷胶带纸砸了过去没砸中,悻悻地跑过去把东西捡起来。

 

他脸有点红,一边哈哈哈掩饰,一边捏了捏蓝河的脸转移话题说他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连自己看了都要动心了。

 

“要不来给我做小的?哥哥罩着你啊。”张佳乐开玩笑道。

 

蓝河当然知道这位前辈又是在胡说八道了。他笑着回绝,“前辈别闹了,孙前辈盯着呢。”说着偏了偏头示意张佳乐去看控音室。

 

果不其然,孙哲平站在控音室的门口做了个手势,转头又进去了,全然不顾张佳乐在看到那个手势时“靠”的一声,脸更红了。

 

蓝河围观了整个过程硬是忍住没笑。早就听室友和班里的人说过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人都是高自己一届的学长,却因为常年不分场合的各种方式,高强度的秀恩爱,硬是虐煞一群alpha和beta(毕竟omega基本都有人追),还年年荣登学生自己排出的情侣榜前榜。

 

不过说起来,去年的那个榜单的第一名,好像是叶修和他自己?

 

蓝河想到室友当初解释这个问题时说的那句话:“听说叶修这个人就是这样,实在是自恋得不得了。可人确实又是个alpha中的alpha,而且也没见身边有过人,所以干脆就让他和自己荣登榜首了。”

 

叶修为什么会身边没有过人?明明是那么优秀的alpha吧,虽然性格是有点扯,但是喜欢他愿意往上倒贴的人应该不少的。

 

结果蓝河还没能思考出个一二三时,也不知道是地方太邪门了还是怎的,想谁谁就来消息,他的手机体贴地奏起了来电音乐。早上没课,他干脆没调静音震动,此时铃声里叶修就这么悠然自得地唱了起来。

 

“蓝小河,蓝小河你开门啊,你快开开门啊,别再装了我知道你在家。开门啊,开门啊......”

 

离蓝河最近的张佳乐把这端录制的铃声听了个高清版,他神色怪异地看了一眼蓝河,“又是老叶?”

 

蓝河涨红了脸点了点头,周围离得近的人都听到这段诡异的铃声了。见四周各种望向了自己这边的目光,他赶紧背过身子接起电话,“喂?”

 

“小蓝啊,你在哪儿呢。”


叶修的声音听起来迷迷糊糊的,估计是刚才睡醒,这倒是还能想起来给自己打个电话。

 

蓝河捂着手机四处张望了一圈,找了个稍微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我在大礼堂帮忙呢,怎么了?”

 

叶修没睡醒,听到这个回答后停顿了下没说话。过了会儿,他唔了一声,似乎伸了个懒腰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了下,才继续慢慢悠悠地说道:“饿了。”

 

“......今天恐怕不行,前辈这边有点忙,人太杂了,我得留下来帮他。”蓝河回头看了一眼正忙着清理名单的张佳乐,只能和叶修拒绝。

 

“......”叶修又不说话了,过了会儿他声音变远了些,似乎在问室友话,“校庆大礼堂的活动谁负责呢。”

 

那边的人隔会儿,才回答道:“张佳乐吧?他不是学设计的?这种事儿学生会好像都是找他。”

 

叶修又转了回来和蓝河继续说,声音比起一开始清明了不少,“你呆那儿别走,我过来找你。”说完也不等蓝河再次拒绝,就直接挂了电话。

 

蓝河举着电话愣了愣,下意识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下午一点四十五。叶修居然睡到这会儿还没吃中午饭?

 

正好张佳乐抱着一堆装饰用的彩带过来找他。他把东西塞到蓝河怀里,好奇地问了句:“怎么,老叶要过来?”

 

蓝河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把手机揣回牛仔裤兜里:“他说饿了。”

 

“饿了?他是没腿还是没手啊,饿了还得跟个小屁孩儿似的求亲妈投食儿。”张佳乐嗤笑道,习惯性地损了两句。他倒也不是真嫌弃叶修,蓝河也早就知道,他们俩关系好得就只有互相嘲讽才能完整表现出来了。

 

果然,张佳乐又看了看一脸无奈的蓝河,才撇了撇嘴说道:“你把这个拿去按设计图上写的颜色位置挂一下,然后跟小屁孩儿去吃饭吧。多大个人了也不知道按时吃,亏还是学医的。”


他拍了拍蓝河的肩膀,挂着一脸心疼后辈的表情走了。

 

等蓝河爬到高处把彩带贴到一半儿的时候,就看到叶修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似乎精神不太好的样子,眼窝下面的青色比之前看到的更明显,微微驼着背,一脸懒散地站在大礼堂入口四处张望,然后一眼就瞧见了站得过高的蓝河。

 

“干嘛呢这是,爬这么高,小心别摔了。”叶修抬头看他。

 

“贴彩带啊。你等等,我马上就把最后一段弄完了。”蓝河看着他笑了笑。他冲叶修招了招手,又叮嘱道:“你别抽烟了,没看那儿挂着禁烟牌子吗,前辈一会儿真要过来削你了。”

 

叶修嗤笑了一声:“前提是我也是他前辈。”


他虽这么说,不过还是摁灭了烟,丢进了旁边用来洗抹布的水里,又示意蓝河继续忙不用管他。

 

蓝河坐在高脚凳上,腿上放着设计图纸,正按照图纸上的要求,认真地把对应颜色一一贴好。他抿着嘴抬高身体,白衬衫的下摆撩了起来,露出一节白皙好看的流畅的腰线。

 

叶修眯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蓝河的后腰,觉得有点口干了。

 

“看什么呢你,一脸老色魔的样子。”张佳乐猛地从后面冒了出来,手里用打印纸卷起的纸筒对着叶修的肩膀就抽了下,“我说你敢不敢不驼背?!看着就想踹你了。”

 

“不敢,你躲开点儿,我在看清新脱俗的小学弟。”叶修一脸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张佳乐顺着他眼光看过去,一下子就乐了,“这么喜欢人家蓝河啊,我差点儿还以为你已经要为医学事业奉献出你全部的心智和爱了。”

 

“还好。”叶修依旧一脸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懂的表情,摸了烟盒出来,又想到蓝河刚才说的话,只好悻悻地把烟又放了回去。

 

他想了想,“张佳乐。”

 

张佳乐啊了一声,收回视线:“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是个omega的?”

 

“......我报警了啊你别搁我这儿耍流氓。”

 

叶修赶紧摆了摆手,他啧了一声,挺嫌弃地说:“就你的那张脸和你那一身大孙的味儿,谁跟你耍流氓都是各方面吃亏吧。”

 

“......”张佳乐自知说不过他,只能撇开这个中伤自己的话题,回答道,“我是在检查到第二性别时,开始有信息素的味道了。又觉得闻到的信息素和alpha的信息素味道不一样,那我肯定是omega。”

 

“那真是辛苦你了,怀揣一颗强壮的alpha的心,结果还是个omega的白板儿。”

 

叶修抬起胳膊撑住带着一脸“我要掐死你”的表情瞬间扑过来的张佳乐。他的视线依旧放在蓝河身上,想了半天,说:“你说,会不会有比较晚觉醒第二性别的omega?”

 

张佳乐立刻停住了动作,下意识地也看向了蓝河,“你觉得他是?”又顿了顿,有点不太信任,“不可能吧。你可是学医学的,他会不会是omega,你能不知道?”

 

“何况,虽然蓝河他是长得不太像beta的平均外表水平了,但是指不定人爸妈的颜值基因就......”

 

“但是我闻到他信息素了。”叶修打断道。

 

蓝河贴完了最后一小段彩带,小心翼翼地从高脚凳上跳下来。他往后退了几步,歪着脑袋看了看效果,才满意地拍拍手,把手上的图纸交给一旁的同学又叮嘱了几句,才往叶修这边跑过来。

 

“弄完了?”叶修问他。

 

蓝河把放在一旁的外套拿了过来搭在手臂上,语气很轻快,“刚才就和你说只剩最后一点儿了啊,我做事一向很快的。”

 

“知道,光看你跑腿买吃的速度都能看出来快,现在能去吃饭?”他随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又转头和张佳乐打了声招呼,“那张佳乐我带他走了啊。”

 

“等等叶修你刚才的话还没说完!”

 

“我不是说我还没确定吗。先走了,下次有空再说吧。”叶修摆了摆手,生怕张佳乐一个大嘴巴把刚才的话题捅出来,赶紧带着蓝河先一步跑路了。

 

那头孙哲平帮张佳乐收拾完后台的东西,回头就看到他一个人站在大礼堂的入口处一动不动。他问道:“怎么了?”

 

张佳乐看着对面的两个人逐渐远去变小的背影,叶修不知道又说了句什么惹人生气的话,蓝河冲着他小腿就踢了他一脚。

 

孙哲平顺着他目光看去,也有点诧异:“老叶和那个蓝河关系很好?”


他也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叶修这个人估计就要一生和他的专业谈恋爱谈到天荒地老了。

 

“可不得关系好。一开始我也以为老叶就是觉得蓝河太乖太正经了,又长得好看,估摸着只是想逗他玩儿。”张佳乐叹了口气,又想起了刚才叶修打断他的那句话,嘀咕道:“我觉得老叶有点儿动心了。”

 

“什么意思?”孙哲平也有了那么点儿八卦下叶修的兴趣,挑眉问道。

 

张佳乐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下自己心里窜起的八卦的火苗,有些兴奋的双眼里带着戏谑的神情:“老叶说,他闻到蓝河的信息素了。”

 

 

 

 

“刚才和前辈聊什么呢,前辈最后的话都没跟你说完你就跑了。”餐厅里,蓝河边用热水烫着两人的碗筷,边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

 

“有兴趣?想知道?”叶修也不推辞,把蓝河烫好的一套餐具拿到自己跟前放好。他偏着头一手撑着脸,饶有兴趣地看向蓝河说:“其实也没聊什么,就是讨论下你的脸怎么这么好看呗。”

 

蓝河正涮筷子的手一抖,差点儿把水打翻。早就习惯了叶修说话直来直去,而他自己也只能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蓝河停下手里的活儿,再次强调道:“我真不是omega。”

 

“知道啊。”叶修也不在意,呵呵笑道。

 

“那就别再怀疑了,不然下次我拿体检报告丢你脸上啊。”蓝河半开玩笑地警告着他,又低下头继续洗杯子。

 

叶修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算是敷衍地回答了。他盯着蓝河那双灵活好看的手,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很圆润,看上去很漂亮。叶修动作不甚明显地闻了闻,似乎又闻到了萦绕在蓝河四周的清新的信息素味道。

 

可惜在餐馆这样味道杂乱的公共区域,这种几乎无法察觉的味道立刻就消失了,仿佛从来就不存在过一样,甚至连叶修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刚才产生了错觉。

 

他又不能直白地和蓝河说“我怀疑你是个omega”,否则对方估计能三天不带理人的。可这样的怀疑一直憋在自己心里,就像用松子儿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后叶修连速度都要控制不住。指不定哪一天就“砰!”的一下撞在对面这只会帮自己涮碗筷的大松鼠身上,然后两个人就真的可以说拜拜了。

 

叶修有些疲乏地捏了捏鼻梁,接过蓝河倒好的茶喝了口,然后装作随便聊聊的样子,开口问道:“你很排斥成为omega?”

 

蓝河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排斥,只是不想成为那样的第二性别吧。我做个普通的beta就好了。”

 

见叶修没反应也没接话,他顿了顿,像是自言自语地继续说了下去:“因为以前被刺激过吧,所以觉得做omega的话,就不能去做自己所喜欢的事了。也许早早被终身标记,然后生小孩,照顾小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深闺里养的金丝雀都有可能被人不小心打开笼子放飞,omega被终身标记了,那就是一辈子的枷锁了。”

 

他笑了笑,摆弄着手机,又抬起头,神色异常坚定地望向叶修,“所以我不会成为omega,也不会是个omega。我很庆幸自己现在是个beta,不然可能连坐在这里和你聊天的机会都没有。”

 

叶修愣了下,突然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想了半天最后也只能是应了一声。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宽慰人心,说:“嗯,你不会是omega的。”

 

只是这句话究竟是用来安抚蓝河的情绪,还是用来告知自己的疑惑的,叶修并没有打算现在就让自己做出选择。

 

 

吃过饭后,蓝河揣了两口袋的糖炒栗子,跟叶修并排着,慢悠悠地往宿舍楼的方向走。

 

刚才在学校外面的小餐馆吃完饭出来,叶修还没站住就被蓝河拉去了隔壁的炒干货的店里,买了一袋糖炒栗子,然后站在店铺外面,看着蓝河一把一把地把栗子抓出来,全部塞在两只上衣口袋里,直到两边都塞得鼓鼓囊囊的了才肯停下手。

 

叶修伸手替他拿着空了的纸袋,忍不住笑话他说:“你这是哪门子吃法。”

 

“这样子就不用每次从塑料袋里掏了,直接从口袋抓,多有感觉啊。”

 

蓝河从左边口袋里掏出一个板栗。他用两手的拇指用力一挤,手中的栗子就清脆的破了个口,然后又吭哧吭哧地剥干净外壳塞进嘴里。

 

“......那这个袋子呢?”

 

“诶你拿着别扔,我要把壳儿丢你那儿的,又不能吃一路扔一路随地乱丢。”

 

于是蓝河就这么认真地低着头不说话剥了一路栗子壳,叶修认命地两手撑着纸袋方便他随时丢壳儿进来,等蓝河剥完了左边口袋里的糖炒栗子时,两人已经晃晃悠悠地走到蓝河的宿舍楼下了。

 

叶修把手里快要装满栗子壳的纸袋随手丢进了楼下的垃圾桶,转身就看到蓝河双手抄在口袋里,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低着头出神。他拍了拍蓝河,看他抬起头后,才问道:“不回你宿舍?”

 

“啊?回的。”蓝河笑了笑。他往前走了一步,突然转过身看向叶修,问道:“叶修,你这么好的alpha,一定很多omega都贴着要和你在一起吧。”

 

“那样的话我会不会很碍眼?每天都跟你凑一起,你未来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都会吃翻醋吧。”

 

叶修一开始完全没想到蓝河会提到这个话题,现在就有点不太乐意蓝河这么说了。他随手碾灭了烟,说:“不会,你......”

 

“我是你朋友嘛。”蓝河打断他的话,嘿嘿地笑了。他手伸进自己的口袋掏了掏,掏出了一把糖炒栗子塞进叶修手里。

 

“放在纸袋里凉的快。糖炒栗子要热着吃才行,我提前就给你塞口袋里还能暖暖。”

 

蓝河笑得很好看,一点儿都不像beta的长相,笑起来阳光又漂亮,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冬日里灿烂的小太阳。

 

他挥了挥手,笑着大声说道:“叶学长!再见!”然后转身跑进了宿舍楼,一次都没有回头看叶修。

 

 

叶修回到自己宿舍时仍觉得有些气结,说不上来的一阵儿阵儿憋闷。他把那一把带着蓝河的温度的糖炒栗子搁到了桌子上,结果转身脱了个外套的功夫,为数不多的栗子就被宿舍其他三个人火速瓜分完了。

 

叶修:“......”


算了,剥壳儿太麻烦,下次再买一次,拿去让蓝河给剥壳儿就行了。

 

他从烟盒里倒了根烟,拿出来叼在嘴上,揣着打火机正准备去外面阳台抽烟时,被刚进门的室友拦住了问话。

 

“你那个小学弟......叫什么来着?姓蓝?”今天在蓝河电话里给叶修回答问题的那个室友问道。

 

“蓝河?怎么了?”

 

“哦,最近他往心理咨询室那边跑得很频繁嘛,刚才你上楼后我还看见他又下楼往心理咨询室那边跑去了。”

 

“怎么回事,他去你们那儿咨询什么了。”叶修有些诧异,追问道。

 

室友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表情:“他是找文州的啊,每次聊的时间都挺长。咨询室其他实习的姑娘都问是不是人家俩在一起了。”

 

“不过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毕竟成天跟他在一起的人可是你,要是有事儿也得是你们俩吧?可是我又一想啊,对象是你话貌似更不可能了......”

 

蓝河经常去心理咨询室找喻文州?还都要被围观的路人默认成一对儿了啊!喻文州也是个脾气好招人喜欢的alpha,可要说起来的话还是自己比较好吧,毕竟是自己先认识的他,就算心情不好想找人求安慰对象也得是自己才对......蓝河到底有没有点儿自觉?!

 

这头室友还在絮絮叨叨,叶修什么都听不进去了,瞬间就觉得自己心里吐槽成堆成堆的往外冒,根本就停不下来。

 

 

半个月后,蓝河再次以小心翼翼地推开心理咨询室的门,四处张望了下,没有认识的人注意到他来了,就赶紧溜到了其中一个房间,把门关好。

 

喻文州看到了蓝河的动作,笑着和他开玩笑道:“蓝河来了啊?不用每次都这么小心翼翼,怎么来我这儿像做贼一样。”说着他合上手里的书,搁到一边放好。

 

喻文州是从两个半月前开始认识蓝河的。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学习挺久的了,见过不少来咨询感情问题的男男女女,像蓝河这样纠结到比起需要心理疏导,更想找个人和自己聊天的例子倒是很少见,何况这还是个长相并不像个beta的人,怎么看都挺招人喜欢的。

 

他一向尽职尽责,接到手里的事情只管做到最好就是了。

 

蓝河捧着一杯热水,氤氲的热气蒸腾而上,映在眼里都要模糊不清了。他出神地盯了半晌,开口道:“我感觉很不好。”

 

他抬头看向喻文州,对方颔首,示意他接着说。

 

“那个人对我太好了,好到我都觉得其实我不是单方面喜欢他。”他慢慢说道,可又立刻摇了摇头,像是嘲笑自己似的苦笑了下:“优秀的alpha应该找到适合他的、同样优秀的omega才对。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一个beta不该耽误一个前途无量的alpha的未来,我们不合适,我不该肖想对不对?”

 

“我也不想骗自己了,一开始就该只是简单的表达下谢意,根本不应该继续有往来的。喜欢他的人很多,比我的基因优秀得多的人太多了,每次我都劝自己下一次就疏远他吧,可是又觉得又希望;再疏远,再抱有希望......这样的循环太累了。”

 

“我为什么要这么累呢,我才认识他多久啊,可感觉自己很多认知都被这个人颠覆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适应才好。”

 

蓝河轻声说道。

 

他不信任自己这段来得太快的感情,而对方是叶修。

 

可他在一点一点地变得惶恐起来,对叶修的依赖感越来越强,强到他自己都要害怕了。好几次他都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叶修刻意隐藏起来的信息素,那种窥探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的感觉,让他不仅仅体会到了这个人作为alpha来说是个强大的存在,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觉得自己比起依赖感,更强的是骨子里想要臣服的心态。

 

他曾经想过一辈子只做一个普通的beta,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会认识另一个普通的、让自己喜欢的beta,然后携手度过同样普通的一生,也许会有个孩子,那样的话,简简单单过完一辈子也就好了。只现在,只要想到自己有可能也要变成像omega那样,就算心里不愿意也要因为身体里流淌的血液,而臣服于一个alpha,他就害怕起来。

 

“我不想这样,我不该臣服于谁,依赖于谁,我只是想做我自己而已。可现在这样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怕,但是不知道到底哪里出问题了。”蓝河微微挺直了身子,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倔强和微微透露出的对自己未知的改变而充满的恐惧。

 

“那试着让自己疏远他怎么样?”喻文州建议道。他不经意地皱了下眉,但很快又恢复了平时温和的样子。

 

没等蓝河说话,他就曲起食指叩了叩桌面,打断了蓝河的思考:“不过如果对象是叶修的话,也许你还没自己想开这些问题,他就会来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蓝河看着喻文州温和的笑容,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他有些结结巴巴地问道:“喻前辈怎么知道......?”

 

喻文州耸了耸肩,不甚在意地回答道:“少天说叶修最近都在乐此不疲地欺负一个新来的学弟,之前又正好看见你们一起吃饭了。”

 

“......”自己一直试图隐瞒的事件对象被聊天对象猜了个透彻,蓝河有些尴尬,完全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只能干巴巴地说那今天谢谢喻前辈,我先回去准备考试了。说完站起身礼貌地道了谢,结果转身打开门时却愣住了。

 

叶修正打算敲门,结果正好撞见蓝河打开门走出来。他看着蓝河耳廓上的红晕,心里顿时又膈应上了,连语气和称谓也略带生硬了起来:“蓝河?你怎么在这儿?”

 

蓝河没想到自己来心理咨询室都能碰上叶修,只能尴尬地胡乱点了点头,说了句我有事先走了,准备跨过叶修先跑再说,偏偏喻文州还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笑着说了句:“那下次见了,蓝河。”

 

蓝河身子一僵,顿时觉得喻文州是故意这么说的了。他无力地摆了摆手说了再见后,就急急忙忙落荒而逃了。

 

直到蓝河的身影穿过走廊消失在视线里,叶修才收回了视线,问道:“他来问什么了?”

 

喻文州笑了笑:“个人信息是不方便透露的,实在想知道的话,你可以去问问他本人情况。”他见叶修故意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觉得挺有意思的,话题一转,又恢复了办正事时认真的模样,问道:“学校今年安排的体检是什么时候?”

 

“下学期开学,具体的按系分配时间了。”叶修说。

 

“嗯.....那.到时候麻烦你帮忙找老师开个单子吧,让蓝河单独去医院做检查。”喻文州皱了皱眉:“他最近情绪明显不太好。而且我刚才好像感觉到他的信息素了。”

 




TBC.

谢谢一直在等松鼠完结的各位啦

今天依旧不知道怎么写结局的我

评论(8)
热度(18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