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加点蓝-楔子

※叶蓝only,中篇完结

※原作向上架空,穿越梗

※有严重bug的地方欢迎捉虫

※具体事项见TBC后


↓↓



楔子



许博远紧紧攥着手中厚厚的棉被,坐在这张陌生的单人床上,周身一阵寒冷顺着脊椎向上蔓延,慢慢袭遍了全身。

 

他记得今天应该是荣耀世界赛结束、国家队启程回国的日子。新闻里满载热情地报道着这些相关消息,连网游部的人都放下手头工作,兴奋地前后探讨着比赛内容。而许博远直到睡着的前一刻,都还在看荣耀论坛里的那张照片,被新闻社抓拍到的一瞬间,那张处事不惊,挂着平淡笑容的,比起之前有些消瘦了的脸。

 

可他只是因为昨晚熬夜,太困了趴在桌上睡了一觉而已,为什么一觉起来张开双眼,连地方都换了?

 

他四下张望了一圈后,赶忙抄过放在床头的手机。而划亮后的屏幕上所显示的日期,顿时让他心跳漏掉了一拍:2012年的字样就这么端端正正的摆在手机屏幕正中央,天气预报里本地B市的字眼,都刺得自己眼睛生疼。

 

许博远跳下了床,冰冷的瓷砖冻得他龇牙咧嘴,他不得不赶紧蹲下身去,捞出那一双被踢到了床底下的拖鞋穿上。他把挂在椅背上的看起来挺厚的居家服套好后,转身去翻找这件卧室里的东西,好找到些实用的信息,来证明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里。

 

这间看起来大小不超过二十平米的小卧室中,一张简易单人床,一个书桌,上面架着一个两层的小书架,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蓝河大致扫了一遍,基本都是些工商管理类的相关课本资料,和他本人在大学学习的文学系完全不是一个专业。桌面上收拾的挺干净,放着几本初中的数学和英语课本,还有个半打开的笔记本,上面的正是许博远自己的笔记。可能因为用的时间过久,桌沿上有一段的包裹的材料已经翘了起来除此之外再没有多余的东西。

 

他有些烦躁地合上了笔记本,正准备丢到一旁时,从本子里啪嗒掉出了一张卡。那是一张学生证,许博远翻到正面上仔细端详,不由得呼吸一滞。

 

H大工商管理系学生:许博远。 户籍所在地:H市   备注:毕业时间:2012年6月30日。

 

这是张已经“退役”下来的学生证,毕业年份正是今年的6月底。许博远攥着这张学生证,心情变得无比复杂,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平时最让他毫不在意的题材——穿越,居然会发生在仅仅是睡了一觉的自己身上。哪怕这个对他来说很陌生的话题,昨天才被百人团里的姑娘们热烈地讨论过一次。

 

他甚至远离了自己的故乡G市,远离了自己的母校G大,就这么突然成为了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的H市人。而有什么比一觉起来身处异地,举目无亲,无依无靠来得更让人失落和惶恐?

 

许博远有些颓唐地一屁股坐到了床沿,他耷拉着脑袋,心里烦闷的紧。窗外正是深冬季节,H市竟然也在这低温的环境之中,洋洋洒洒飘起了难得一见的雪花。

 

可即使是在这难得一见的雪景之中,许博远也完全没有了多余的心情去感叹这种自己几乎没怎么见过的天气。他重重向后仰去,把自己摔在了柔软温热的棉被之中,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他想过睡一觉也许就会再穿回去,又想过也许明天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可直到他翻来覆去满床打滚儿时,一不小心撞到了床头上,钻心的疼痛才让他清醒地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梦。

 

既然不是梦,那也就没那么轻易能恢复得过来了。

 

许博远重新抄起了被自己丢到了一旁的手机,打开屏幕漫无目的地搜索着穿越的关键词:然而内容都无非是些穿越题材的小说,批判穿越是否可以用在历史向的文学作品之中,以及满目的后宫电视连续剧——就是昨天百人团里的姑娘们讨论过的那部电视剧。

 

他握着手机,屏幕发出的光线映射在他的脸上,打出了一层绒绒的柔和的光线,像是披了一层雾一样。可直到连续翻了十几页的网页检索之后,他也依旧一无所获。

 

许博远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无论做什么,都像瞎猫抓耗子,自己甚至不知道身边的朋友都是谁,自己现在还是不是还在玩儿荣耀,已经转正去蓝溪阁工作了。甚至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还在这里。

 

直到手机在这片凝重的空气中突兀响起,这才打断了许博远已经慢慢陷入了惨淡的思绪。他下意识地想接通电话,又挪开手机专程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看到屏幕上大大的“梁易春”三个字时,惊喜得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他快速地接通了来电,声音里难以显示激动:“大春!”

 

“博远?”梁易春似乎是在疑惑对方为何如此兴奋,叫了声许博远的名字。

 

“是我!你现在人在俱乐部吗?二笔和曙光他们呢?我现在过去找你行不行?”

 

“你等等,”梁易春没等许博远这一通噼里啪啦的连珠弹问句问完,就赶紧打断了他,奇怪道,“二笔已经回老家了啊,上个礼拜的事情,他舅舅给他找了个新上市的小公司的工作。还有曙光?那是谁?你别的朋友吗?”

 

许博远被这些回答和问句说得顿时愣住,攥着手机的手一下就松懈了力道,“曙光就是曙光玄冰啊,你不记得他了吗?”

 

“什么跟什么,你一个人跑去玩儿那个新游戏荣耀了吗?让二笔知道了又要抱怨你不仗义了。”梁易春似乎没察觉到许博远的异常,继续道:“之前你托我找的那个兼职——就是给初中生代课的,我在我姐办的家教中心给你找到活儿了。我姐说对方家长对你还挺满意,让你明天下午去他们家,试讲一次。”

 

“代课?”许博远也糊涂了,眼下的消息仿佛炸弹一样,一个接一个地从梁易春的话语中飞了过来,直炸得他眼冒金星,不知所云。

 

梁易春啧了一声,“你不是说你的存款也不多了,想在收到正式入职的通知之前先找个兼职吗?”

 

许博远这才醒悟过来,电话那头的梁易春,应该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蓝溪阁会长梁易春、狂剑士春易老的操作者了。这是这个世界里许博远认识的梁易春,是他的同学,关系很要好的朋友——他不懂荣耀,不知道蓝溪阁,叫他博远。而现在站在这里的许博远所认识的大春,总是和其他人一样,习惯叫他蓝桥。

 

许博远握了握已经发烫了的手机,重新开口时,嗓子有些干哑,“对不起啊大春,我睡了一觉,起来感觉自己记忆力都变差了,好多事儿都模糊了。”

 

这是实话,他只是睡了一觉起来,连自己身边最要好的朋友们,都变得陌生了起来。

 

甚至是不属于他的朋友们,而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许博远”的朋友们。

 

他觉得自己喉咙发苦,可还是装作没事儿的样子,强迫自己开口道:“你把事情再和我说一次吧,大春。”

 

“哎,你是不是最近又没好好休息了?怎么睡了一觉起来就这么精神恍惚。”梁易春似乎有些生气,在这头责备他不注重身体,“都说了找工作不急,不急,我们宿舍四个人,三个人都会帮你的。博远,你也别太逼自己了。”

 

许博远轻轻嗯了一声,有听到电话那头梁易春叹了口气,说:“那我把你要做家教的那家人的地址发给你,你注意看短信,如果有事儿再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谢谢你。”许博远道了谢后,正准备切断通话,又听到那头儿传来的声音:“对了,我姐说那家已经辞退了好几个家教了——听说家里的俩孩子是双胞胎,15岁,都是初中生。就是有一个特别皮不爱学习,就知道打游戏,你自己注意着点儿,别让人给辞了。”

 

“爱玩儿游戏?”许博远挪到挂断键的手指一停,脑袋里蹦出了个让他自己都深深怀疑的猜测:双胞胎,B市的人家,就知道打游戏,2012年的这一年15岁,上初中。这个人现在的经历,怎么看都像是后来叶修曾轻描淡写说过的,自己小时候的情况。

 

许博远摇了摇脑袋,想把这些天马行空的推测全部都甩掉,可还是忍不住有些急促地问道:“那家人姓什么?”

 

“哦,你说那家人?看住址是军区大院儿吧,我看看来填写资料的父母的信息。”梁易春那头似乎在拿信息确认着,回答道:“哦我找到了,他们俩父亲姓叶。姓名......双胞胎里的哥哥叫叶修,弟弟叫叶秋。”





TBC.

这个来自大柱的脑洞,我终于动笔写了。

感谢my大柱!你是我精神の柱!(抛飞吻

如楔子开始之前说的,这是个原作向上的架空,因为是穿越题材,所以很多地方不合乎原作的设定,仅是为了剧情需要,别当真。

具体时间什么的我会尽量贴合原著的线,大致发展也走原著,但是会有改动以及其他不同的设定,望理解~

然后就是没有然后了!我想了半天这个算楔子还是算第一章,结果一看2945字,算了,没过3000,你就乖乖给我当个楔子吧(冷漠


总之就是,不想写机械心的时候写这个,不想写这个的时候写机械心,两个都不想写的时候就写点文(点文随时开放,可以去500fo下面留言,基本都会去写的,只是时间不定),如果还是不想写的话........请随意鞭挞我吧哈哈哈哈


明天考研班第一天开课,要赶紧睡觉...各位晚安咯

评论(34)
热度(15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