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南风天里晾不干的内裤

【补档】南风天里晾不干的内裤


炖肉,原作向


    

凌晨一点,蓝河被短促的电话铃催醒,他迷迷糊糊地拿过手机,有些不情愿地接通,咕哝了一声:“喂?”

 

“蓝河,在哪儿呢。”叶修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大半夜的听起来居然还挺有精神,丝毫不见疲惫。

 

蓝河下意识地闭了闭眼睛,又睁开来。他又把手机拿到自己的眼前,仔细看了好几遍,确定来电显示上的名字的确写的是叶修。

 

“叶修?这个点儿我当然在家睡觉啊。”蓝河揉了揉颈侧,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角里挤出了几滴生理泪水:“怎么这会儿打电话来?”

 

“不是今天夜班吗?”

 

“哦,我调班了。困得不行,今天夜班不上了。”

 

电话那头,叶修啧了一声,说道:“本来以为你夜班能顺路。我在G市机场,来接我?”

 

蓝河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蹭地一下就完全清醒了:“你来G市干什么?最近降温天很冷的,大半夜跑来冻坏了怎么办?你......”

 

“蓝——桥——大——大——”叶修恶意卖萌地拖长了每个字的尾音,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激得蓝河打了个冷战。他打断了蓝河的批评教育,说道:“外面太冷了,你忍心看我在机场孤苦伶仃,度过这个漫漫寒夜?”

 

“......你在机场里面等我,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成,那等会儿见。”叶修料到蓝河不会不来,他呵呵笑道,挂断了通话。

 

 

等蓝河急急忙忙赶到时,已经接近凌晨两点了。半夜出租车不好打,他跑了半站路才找到出租车停靠点,好说歹说找到一个热心的司机载他来地段偏僻的G市机场。

 

他站在机场大厅里四处张望,此时寥寥无几的人群中却没有叶修的身影。蓝河喘了几口气,掏出手机给叶修打去了电话,结果一声还没响完,就被对方挂断了。

 

蓝河郁闷得正想再拨一次过去,就听到身后有人敲了敲玻璃,叶修正叼着才燃起来的烟,屈起左手食指维持着一个敲的姿势,另一只手指了指门,示意蓝河出来。

 

“出来也不知道多穿点儿!不知道这边冷吗!平时多看一眼看下天气预报不行啊!”蓝河气愤道。他口中呵出的热气一团一团的,白色的雾衬得他冻红了的脸看起来特别可爱,缩在围巾里一副怕冷的不得了的样子。他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叶修,气呼呼地解下自己围着的米色围巾,展开来又给这个不知冷热的家伙围上。

 

叶修颇为无奈地看着蓝河泄愤一样的,故意像栓小狗似的给他围围巾,一圈一圈勒得还挺紧,围巾的末端又使劲儿塞进了衣服的领口,生怕冷风灌进去让叶修感冒。

 

“走了,回家。”叶修笑了一声,下巴往暖烘烘的围巾里缩了缩,满意地伸出自己的左手,无比自然地牵起蓝河的右手,往机场外的停车场走去。

 

结果等到了机场外围的出租车停靠点,两个人才傻眼了。正值新年临近,许多出租车公司都取消了半夜在机场等客的常规,改到火车站——毕竟比起那里的春运,G市机场也算是冷清了。

 

生意当然要挑好的做。蓝和询问了好几辆停靠的出租车,司机在听说他们只是回去市区后就都摆了摆手,摇摇头表示现在只拼客去远地儿,近处不拉人。

 

没办法,蓝河只好带着叶修改道公交车站,机场末班车正好停靠在路边,蓝河有些庆幸幸好时间赶得巧,不然真的得在机场里待一宿了——虽然末班车只会停在市区外围,离蓝河家还有几站路,不过走一走也就到了。

 

只不过好景不长,现在蓝河愁眉苦脸地鼻尖贴在公交车的玻璃上,看着外面的雨。

 

“怎么就下雨了呢!”他愤愤不平道,张牙舞爪地挠起了玻璃,恨不得把雨全用手指甲给劈了。

 

“坐好了别闹,一会儿刹车多危险。”叶修捉着蓝河的围巾,把人拉了回来坐好。看着蓝河就算坐下了,嘴里也依旧絮絮叨叨:“怎么能下雨了呢......我都没带伞!”

 

说完停顿了下,又忿忿道:“天气预报个大骗子以后再也不看了!”

 

结果最后两个人只能在下车后选择了用跑的回家了。街上冷冷清清,路旁的店门紧闭着,除了路灯和偶尔经过的车辆,几乎没有其他光源存在。

 

几站路而已,跑跑就到了。蓝河咬了咬牙,拖着叶修从车站下冲了出去。

 

直到到了蓝河住的那片小区的门口,叶修才拉住了蓝河:“等等,我去买点儿东西。”

 

“买什么?”蓝河看着叶修所指的那家唯一亮着灯的便利店,问道。

 

叶修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胯,无奈说道:“我没带内裤啊,你的我又穿不上。”

 

“......赶紧去!”蓝河最受不了的就是叶修这幅平常心讲荤段子还能无比正经的样子。他红着脸推推搡搡着叶修,两个人跑进了便利店。

 

货架上仅剩的一盒内裤孤零零的摆在原地,蓝河拿了过来翻到背面看了看眼尺码,就拿去结账。

 

叶修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伸手打算抽盒儿烟,被蓝河一记眼刀硬生生地,乖乖憋了回去。

 

“不买不买,我不买还不行吗。”叶修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一脸无辜。

 

 

等两人回到蓝河家里,浑身上下早都湿透了。蓝河哆嗦着把外套脱下来铺开晾在衣架上,催促叶修快点换衣服去洗澡。

 

“睡衣给你放这儿了。”他把叠得整整齐齐的睡衣放在浴室门口,敲了敲门,跟在里面洗澡的人打了个招呼,又继续去收拾自己要换洗的衣服。

 

等蓝河翻箱倒柜找干净的内裤时,才意识到了很严重的问题。

 

这几日连续的南风天弄得家里到处都是潮湿的感觉,也托这鬼天气的福,蓝河换洗下来的内裤没有一条是晾干了能穿的。要他穿还湿着的内裤,这种事对他来说真的绝对忍受不了。

 

蓝河心一横,打定主意干脆不穿好了。

 

然后叶修站在外面用吹风机时,就看到在自己之后洗完澡的蓝河,穿着毛茸茸的睡衣睡裤从浴室里钻了出来,脸蛋儿红扑扑的。

 

“过来给你吹吹头发。”叶修眼神里闪烁了下,他揪着蓝河睡裤上的熊猫尾巴,把他拖到自己面前站好,抬起手一点一点地用吹风机吹了起来。

 

持续地轰鸣声和头上传来的暖风,蓝河舒服地眯了眯眼睛。他坐在床上,抬手抱住叶修的腰,在他怀里蹭了蹭。

 

叶修关掉了吹风机,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不少。“怎么了?”他问。

 

蓝河摇了摇头,脸上奇怪的红晕丝毫没有下去的征兆。他松开环抱着叶修的手,拿起自己的枕头,跳下床往外走。

 

“今天我睡沙发,你睡屋里吧。”他抿了抿嘴,说道。

 

下文


 

第二天早上,最后一个到蓝雨俱乐部上班的笔言飞,大惊小怪道居然没见到蓝桥来上班,殊不知春意老刚接到蓝河的来电,对面那个荣耀大神替蓝河和自己请了个病假。

 

电话那头,叶修笑呵呵地说道:“我媳妇儿没换洗的衣服能穿了,他起不来床,我替他给你请个假,谢谢了啊。”

 

春意老:......这年头秀恩爱都能秀到上司面前了?!




END

补档补档补档......当年的❤和推荐一去不复返哈哈哈哈哈


7600字的炖肉,我的第一次/再见

评论(16)
热度(28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