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机械心 ③

私设众多,前文戳tag

本章喻黄上线


目录:  



 

 

甜点气息弥漫在香甜的空气中,面前小巧的咖啡杯和纸杯蛋糕被装饰得无比可爱,甚至缀上了好几朵白色的细碎的花朵,摆放在苍翠色的桌面之上,看起来赏心悦目。

 

只不过现在的气氛,并没有同样顺利就是了。

 

“......请问这位是?”坐在对面的姑娘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脸上的不满显而易见。

 

估计是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相亲对象带着谈恋爱的对象出来和自己相亲的吧?

 

叶修啜了口咖啡,啧啧两声,“姑娘,这是你第二次问我这个问题了。我再说一次,这是我男朋友。”

 

“哪有带男朋友出来相亲的?!你怎么想的。”一直保持矜持状态的这位相亲对象终于按耐不住了,她翻了个白眼,狠狠把精致的咖啡杯置落在桌上。

 

叶修也不介意对方的失态,他跟着放下了咖啡杯,抻了抻左手食指上不深不浅的红印,笑道:“呵呵,相亲这事儿基本上就没有你情我愿的,要么,随便看上了过,要么就是被逼来相亲。现在我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你说我是哪一类?”

 

“......神经病,喜欢男人的一变态还和女人相什么亲!”坐在对面的姑娘终于忍不住了,似乎受到了极大地侮辱似的。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裙子,一副嫌弃到不行的样子,转身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咖啡厅。

 

蓝河歪着头看了一眼窗外正远去的人:身材太瘦,明显呈亚健康;高跟鞋的高度比例不适合她的身体比例,没有美感;脸上的妆容太重,遮住了原本的相貌;黑眼圈没挡好,经常熬夜对肝脏不好......蓝河抿了抿嘴,心想这就叫相亲对象啊。

 

“她说我变态?”叶修似乎才反应过来,他还揉着食指上被过于小巧的咖啡杯把勒出来的红印,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蓝河寻求解答:“我看起来像变态吗。”

 

蓝河一脸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转头认认真真地看向叶修,打量了半晌,才开口道:“从我最近得到的资料中可以了解,这个时代的人类似乎都不屑于和陌生人、物有过多的联系和交往。但是你是机械师,愿意和我们这些机械人打交道,所以在别人眼里,你确实应该算得上个异类。”

 

“变态一词,指事物的性状发生变化,也指在生物个体发育过程中的形态变化,还指人的心理方面的不正常。现在国家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她那样说你的确是不应该,是对法律和社会道德无知的一种表现。——还有,请不要再揉你的食指了,这样下去会肿起来。”

 

“......我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叶修叹了口气,终于放弃蹂躏自己的手指。他看着蓝河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哪怕知道对方是个机械人,却也为有人这样贴切地闯入自己的生活而感到一丝欣喜的异常。

 

“该高兴的。”蓝河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至少你是个很帅气的变态啊。”

 

“......”

 

 

 

叶修从咖啡厅带了只小蛋糕给蓝河,刚才相亲时,他就注意到蓝河似乎对这种精致包装的甜品很有兴趣,之后便领着他回了家。结果刚到家里,就接到了一连串的夺命连环call。

 

蓝河身上接通着家里所有信息设备。他站在玄关处调取了一下信息,说道:“来电显示分类名称为‘老妈’,今天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一共打了8通电话来,3条语音留言已经转到了语音信箱。”蓝河眯了眯眼睛,突然有些同情地看向叶修:“都是在那个相亲对象骂完你变态离开后打来的。”

 

“小蓝......这种被人骂变态的事情就不需要再单独提醒我一次了。”

 

叶修打开通讯器,有些头痛地站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直到第四次接到来电时,才一咬牙,接通了电话。

 

“妈......”

 

“听说你找了个男朋友?还带着男朋友去相亲?叶修你怎么心这么大呢,你让我该夸你聪明还是说你智商低?”

 

“妈你听我说......”

 

“不听。你那男朋友呢?在不在家里?别是你路上随便给我找了个人好应付相亲吧。赶紧叫人来,不然明天我就去扒了你的皮。真成,现在这么张能耐了?”

 

叶修三番两次被打断,只得招呼正把蛋糕塞进冰箱里的蓝河过来,做了个口型:我妈,好好装我男朋友。

 

蓝河点了点头,他低下头,没一会儿再抬起头时,竟然换上了表情。

 

“阿姨好,我是蓝河。”蓝河彬彬有礼地向通讯器那头的女性打招呼。为了防止叶修骗自己,叶妈妈早早就开了视频通讯,这下看见容貌清秀好看的蓝河,声音好听脾气又好还有礼貌,顿时眼皮一跳,“你就是阿修说的他的那个男朋友?”

 

蓝河抿了抿唇,露出一个微笑,“是的。我们认识两个月了,阿姨如果有什么不信任或者不放心的话,可以随时来家里的,我基本都在。”不在也是在去买菜或者买菜回来的路上,毕竟自己是家政型机械人,哪里有家政型机械人不围着家里打转的呢——这一点他并没有欺骗叶妈妈。

 

叶修看母亲也信得差不多了,连忙转移了通讯器的视角,嗯啊哦的回答了些琐事和问题后,赶紧以有新消息要查看为由,切断了通讯器。

 

蓝河怜惜地看了叶修一眼,从茶几下抽出一包旺仔小馒头,拆开后一颗一颗吃了起来,还不忘提醒叶修:“再有十秒就要自动停止接通电话了。”

 

叶修看了一眼通讯器上一闪一闪的姓名,皱了皱眉,他回头看了蓝河一眼,转身进了工作室,接通了通讯器来电:“文州?”

 

“靠靠靠靠靠老叶你怎么还不来上班!拿着国家的工资不干为国付出的事儿你还是爱国爱民的高级机械师吗是不是金屋藏娇啦天天都不来上班!科学院那帮老头子真是烦死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他们聒噪得英年早逝了!”

 

叶修:“......你闭嘴我们还能好好说话,叫文州接。”

 

电话那头窸窸窣窣一阵后,喻文州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抱歉叶前辈,少天说无论如何也要和你说几句话,我还没来得及接通他就把通讯器拿走了。”

 

......你确定不是你为了让他跟我吐槽专门拿给他的?秀恩爱也别秀这么大方好吗。

 

叶修听着那头黄少天憋屈地大叫自己,忍不住哼哼了两声,“还有什么事儿吗。”

 

“有,三件事,需要和叶前辈你说明,很急。”喻文州说道。他那边似乎关上了门,隔绝了黄少天聒噪的声音,叶修顿时觉得耳根子清静了不少。

 

“第一,科学院的老一派打算找你回来接手现在的工作——也就是之前给你发过去的那份文件上写的,改造机械心的研究计划。”

 

“第二,十年前叛逃出科学院的那几位机械师的资料被人重新读取了,连带他们当初的研究实验结果。但是用的是黑客手段入侵,现在稳定下了科学院的全部系统,但是入侵痕迹全部被对方消除了。”

 

“第三,”喻文州声音顿了顿,才重新开口,“是关于你之前发来的那个机械人的编号和特征。很抱歉,我这边查明不到任何和他有关的数据。”

 

“查不到?”叶修翻了翻工作台上的图纸,从白板上的磁石上揭下来当时抄下的那串蓝河的代码,举起来对着工作室里的灯光反复看着,“是数据被清除了,还是这样的数据根本没有在档过?”

 

“说到这个,我这里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叶前辈打算先听哪个?”喻文州忽然问道。

 

“?先说坏消息。”

 

“坏消息是,曾经是有过和蓝河数据很相似的一批机械人编号代码,但是现在都被消除了。”喻文州叹了口气,似乎很可惜。叶修啧了一声,正准备问好消息是什么时,又听到喻文州接着说道:

 

“不过好消息就是,这批被清除的数据,就是之前连同叛逃的机械师所研究过的违禁项目结果一同被消除的,那一批数据。虽然只是相似,但是我想,叶前辈也有想了解的地方吧。”

 

“......知道了。”

 

叶修把贴纸重新吸附到了磁石下方,泛黄的特殊材质在灯光的照射下隐约露出一串编号,看起来十分模糊。叶修听着门外客厅里传来的电视节目的声音,知道蓝河现在又坐在沙发上,享受着难得的不被自己差遣的悠闲时光。

 

那双好看的眼睛,那张清秀漂亮的脸,那样神奇的制作构造,那样特殊的机械人——

 

“明天我带他一起去科学院。”叶修说道,在切断通讯器电话之前,补充道:“不过他的身份要保密,以我的助理——和男朋友的身份,和我一起回去工作。”





TBC.

我终于!找到写连载的感觉了!

之前因为②写的太差劲所以一度写不出来...

后来才发现,如果为了日常而日常,真的就太差劲了。

机械心我努力布置了一个世界观,想将感情穿插在剧情线中,慢慢磨合。

希望不要辜负了自己难得正常的一个脑洞......

请给我鼓励呜呜呜←(    

谢谢你们!!


晚安!

评论(19)
热度(11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