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21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摘要:“现实已经很荒谬了,你不能指望你的朋友时刻都能分清现实和梦境,直觉和天赋。拥有预知能力的天赋者通常要背负非常沉重的负担,当他们想要在梦境中得到慰藉,寻求躲避灾难的空间时,他们所能预知到的危险往往就会成为梦中的象征物。”

“——换言之,它是真实的。”江波涛说,“你明白了吗?你出现在那里,是因为你本身就是他预知到的危险的一部分。”

(周江上线。全文重点章节之一,爆字数脸疯狂敲黑板!)



正文:


蓝河从黑暗中醒来,试图起身,但头痛欲裂的感觉将他重新打击回地面。他又伏在原地一会儿,直到后脑勺和太阳穴传来的痛觉不那么明显了,才开始摸索四周,想要找到他的光源。

万幸手电筒就掉落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用手肘撑地,稍微往前爬了些,拿回了它,过程还算轻松。手电筒被摔坏了一个角,碎片落在了灯泡附近,当他打开开关时,可以清楚地看到右下角的光是残缺的。

但有总比没有好,至少现在要比之前的未知黑暗安全得多了。他边安慰自己,边原地转了一圈,拾起掉在两步外的匕首,安全感又回来了些。

这里空无一物,除了空气就是灰尘,地面和墙壁都是用水泥浇筑的,在光线下投射出青色。四周干干净净,不像是有人来过,连那些金属触手也未在此留下拖动的痕迹。

在排除危险后,蓝河立刻朝唯一的门跑去,狠狠推开了门,和从左侧出现的两人撞了个正着。

周泽楷动作极快,立刻举枪,直接顶在了蓝河的太阳穴上,与此同时,蓝河的匕首撑在周泽楷的下颌处,稍微一动,便能割断他的喉咙。

“......你从哪儿出来的?”江波涛惊讶地看着蓝河,“小周把枪放下。你也是,把刀挪开点儿。在这张地图里第一次见面,咱们友善点行不行?”

但周泽楷一动不动,眼神死死咬着蓝河,直到蓝河的匕首稍微挪开了些,才跟着挪动了枪,一副警惕的模样。

“说了你们都别动手。”江波涛说,“蓝河是吧?别紧张,我们不会动手的。你怎么在这儿?”

蓝河看了江波涛一眼,见是熟人,最终还是率先放下匕首,道:“我的搭档被带进这里了,我跟着那些带走他的金属触手,从一栋房子的地下室进来了这里。你们从哪里进来的?”

“呃,我不小心踩空,掉进了下水道。”江波涛挠了挠脸,诚实道,“幸好下面早就干了,没有味道。我爬不上去,小周就跳下来陪我一起找出口了。要不要一起?”

蓝河莫名被塞了一口自然生产的狗粮,愣了半晌,道:“......行的。”

“那小周开路。”江波涛道,“我和蓝雨的新朋友聊聊天。”

周泽楷的目光从蓝河身上转了一圈,仍是有些戒备他的匕首。直到蓝河把刀收回绑带内,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走到两人前方带路去了。

这场突袭和硬碰硬的照面最终还是变成虚惊一场,很快就化解过去了。

“不好意思,刚才我们还以为是搞袭击的,小周就直接动手了。”江波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塑料瓶,倒出两粒木糖醇似的东西,“来一颗?”

“没什么,保持警惕才是常态,周队太厉害了。”想到自己刚才还用匕首抵着周泽楷的喉咙,蓝河有些尴尬地转移话题,道,“这是什么?”

“唔,阿瑞斯委员会提供的Omega信息素抑制剂,之前就放在一楼的理疗室货架上。”江波涛吃下一粒,“各区自行生产的抑制剂只能管用三天,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吧。为了以防万一,你最好还是吃一下。”

见江波涛神色如常,蓝河犹豫了下,还是拿过他手心上的药片,吃了下去。

“味道不怎么样。”江波涛砸了咂嘴,“我们轮回之前有试着研究马卡龙味道的呢,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吃得上。”

蓝河闻言有些疑惑地看向走在前面的周泽楷。倘若他没记错,十区轮回的正副领袖是早已匹配绑定的哨兵和向导,同时又各是Alpha和Omega的第二性征。这两人看起来的确是在谈恋爱,如果说是担心在阿瑞斯竞赛里发情而服用抑制剂还可以理解,但为什么江波涛离开后还要尝试信息素抑制剂?

似乎是看透了蓝河的疑惑,江波涛背对周泽楷,耸了耸肩。他露出一个笑容,食指竖在嘴唇前,道:“这是秘密。”

周泽楷回过头:“?”

“不要偷听向导们聊天。”江波涛笑着推了推周泽楷的肩膀,“小周好好看路,不要再摔倒水坑里了。”

三人沿笔直的灰白色走廊向前走,有了江波涛,气氛不算尴尬沉闷。他很擅长聊天,说话也很有分寸,但时间久了,蓝河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位轮回的副领袖在若有若无地八卦他和叶修的事情。

“我们没有那种关系......”蓝河脸有些红,“真的,你们误会了。”

“真的是这样吗?”江波涛歪了歪头,“我一直觉得我看人的能力准没错呢。就算是我的眼睛不太好使了,但我还有天赋......说真的,要不要我帮你问问叶前辈?”

蓝河使劲摇头,“真的不用了!”

江波涛哈哈笑了起来,“看来是真的,你的确和叶前辈说的一样,不禁逗呢。”

蓝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叶修背着他和这些人说过自己什么了,但他虽好奇,却也不打算等回去了询问叶修,否则尴尬的约莫只会是自己。

前方出现了一堵墙,而右面是空的,提醒他们该换个方向了。这是他们相遇以来走到的第一个转角,江波涛和蓝河都停下了话题,静站在原地。蓝河挡住江波涛,抬起手臂,手掌微微合拢,一把尚未成形的冰剑在空气中激荡出不稳固的边缘线条。

江波涛惊讶地看了他的手一眼,很快又把视线放回到周泽楷身上。

片刻,他小声道:“没有人类。”

周泽楷点了点头。

没有人类,但不代表没有别的怪物。江波涛的天赋是读心术,他可以攥取人类的思考和记忆,检测到人类的活动,但这对死人和怪物是完全无效的。

周泽楷的双枪几乎是在一瞬间蓄满能量,他猛地踏出一步,枪指向另一道走廊。半分钟后,他才开口道:“没事。”

“每次这样都吓我一跳。”江波涛松了口气,抚了抚自己的胸膛,冲蓝河一笑,“跟小周搭档就是这点吓人,他一严肃起来,我都会紧张得几乎心脏骤停。”

蓝河垂下手臂,尚未凝固的水分子重新归于空气,“走吧。”

“胜利与誓约之剑*。”江波涛边走边说,“王者之剑,你是有风之结界的亚瑟王吗?”

没想到十区轮回的副领袖还真如传闻那样,是个有兴趣爱好的人。蓝河有些哭笑不得,正打算为自己的天赋解释几句,两人转弯踏入另一条走廊,原本还算轻松的神色顿时有些僵在脸上。

他的视力非常好,所以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在他的左手边有四扇门,而右手边则是一面几乎占据了整面墙壁的玻璃窗。

第一扇门就在他旁边,而周泽楷就站在第四扇门附近,端详对面墙上巨大的玻璃。

蓝河落在江波涛身后,一瞬间,仿佛被拉进幽深湖底似的,他的听觉丧失了三分之二。前面两人说话的声音就像隔着水波一样不甚清楚,他几乎是机械地朝前迈步,脖颈僵硬,双眼看着左手边的四扇门。

第一扇门是空的,第二扇门里落满散落的针剂,第三扇门里有一台坏掉的留声机,地上有许多摔碎的黑胶唱片,第四扇门里堆满了木头人形,大约十五厘米高,每个都装上了灵活的骨关节。

他转过头,在他对面,巨大的透视玻璃背后,天花板上是两排滑轮轨道,垂下每条大约十厘米的锁链,地上铺了两排网状排水道。这里没有梦境中的尸体,只有三张摆放不一的可活动支架床,雪白的床单上沾有刺眼的血迹。

(——“我们会死吗?地图已经愈发真实了,有时候我会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参加一场比赛,还是在现实中逃亡。”)

“蓝河?”江波涛使劲摇了摇他的肩膀。见他转醒,方才松了口气,“吓我一跳,怎么忽然跟灵魂出窍了似的?”

一阵眩晕感向蓝河袭来,让他嘴唇发抖。他冷静了会儿,直到自己好些后,道:“我在梦里见到过这个地方。”

这可能是他找到笔言飞、为他们找到一条出路的唯一方法。他主动询问江波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看看我的记忆?我对那个梦印象很深刻。”

江波涛和周泽楷对视一眼,“你确定?”

蓝河点了点头。

“好吧。”江波涛叹了口气,“过程可能会有些不舒服,而且我们同为向导,被进入大脑时,多少是会有些抵抗能力的。但无论你感受到了什么,都别用你的精神力攻击我,保持平静,能做到吗?”

“我几乎没用过我的向导能力。”蓝河冲他笑了笑,“你放心吧。”

三人向前走了一段距离,避开那些诡异的门和巨大的单向玻璃,江波涛让蓝河靠在灰白色的墙壁上,说:“闭上眼睛,放空你的大脑,尽量别思考有关阿瑞斯的任何问题。”

蓝河轻轻颔首,闭上双眼。他感觉到江波涛微凉的手指摸上了他的太阳穴,这个贴近的动作让他神经紧绷了片刻——倘若十区的参赛者想在这里淘汰他,那么只需要用力一按,他就完蛋了。出于本能,他在自我防卫,但江波涛用天赋暗示他稳定下来,直到他的呼吸平复,眉间舒展开来。

往日里接受的都是反催眠训练,这还是蓝河第一次主动向一个拥有读心术能力的天赋者打开自己的大脑,他得一边安抚在高维度空间焦躁不安的精神系,一边为笔言飞担忧。倘若他对时间的预估能力不算太差,那么这张地图也许只剩下十个小时了。

片刻后,江波涛挪开了双手,深吸了一口气。

“这不是你的梦。”江波涛说,“三区的另一个参赛者,你的搭档,他的天赋是预知吧?这个梦是属于他的。只不过他的暗示能力太强了,影响到了一直和他在一起的你。”

“我们共享了一个梦?”蓝河问道,“但这也太奇怪了。在没参加阿瑞斯竞赛之前,我们也经常会一起过夜,但我从来没有......”

“这不是梦。”江波涛打断了他的话,“你觉得它很真实吗?”

“很真实。”蓝河承认道,“我根本忘不了它。有时候我闭上眼,就能感觉到那些脱了节的眼睛和骨架正盯着我,非常扭曲,他们的血正在我的脚下流淌......”

“倘若它真的只是个梦,也许在你醒来的第二天,不出二十分钟就会全部忘记了。”江波涛向后退了一步,说,“但既然你记住了它,并且印象深刻,那这已经成为了一段真实的记忆,而非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可为什么会在梦里预知?笔言飞醒来后根本没有告诉我这件事。”蓝河疑惑道,“如果这真的是他的天赋带来的效果,他为什么不像平时那样提醒我呢?”

“现实已经很荒谬了,你不能指望你的朋友时刻都能分清现实和梦境直觉和天赋。”江波涛说,“拥有预知能力的天赋者通常要背负非常沉重的负担,当他们想要在梦境中得到慰藉,寻求躲避灾难的空间时,他们所能预知到的危险往往就会成为梦中的象征物。”

空房间,针剂,尖叫和血红的眼睛,一面巨大的透视玻璃。它们都是笔言飞预知到的梦境产物,代表了未来发生的事情。

蓝河忽然觉得浑身发冷,隐约得到了些头绪。而背后的走廊有什么东西正拖拽他的躯体,要求他再回过头,去看看那个曾经他以为是梦境的真实地带。

“——换言之,它是真实的。”江波涛看向蓝河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你明白了吗?你出现在那里,是因为你本身就是他预知到的危险的一部分。”

江波涛话音刚落,周泽楷忽然退到两人身边,手中的碎霜与荒火指向他们前方的墙壁,交替闪烁红蓝两色光芒。他的眼神充满警惕。

“小周,怎么了?”江波涛被周泽楷挡在了身后。

“墙壁有问题。”周泽楷紧紧盯着前方,头也不回地答道。

与此同时,他们前方的墙壁正中央出现一道笔直的、垂直于地面的黑线。这道黑线不断横向扩张,逐渐成为一条醒目的、缺口平整光滑的裂缝。被分成两块的墙壁如同灰白色的门一样,像两侧逐渐张开,拐角处竟然柔软得像成型的乳制品。最后,两面墙定格在前方丁字口的两侧,堵住了原本延伸至两侧的走廊。

新出现的道路连接至一片看起来空旷至极的区域。三人向前走了几步,刚刚靠近那里,蓝河的瞳孔剧烈一缩,失声喊道:

“笔言飞!”



tbc.

*日本文学对于亚瑟王佩戴之剑的翻译。欧洲文学多译为王者之剑、石中剑。但据说后一种译法是非常不恰当的,结果反而流传最广。(这里是我在玩儿Fate系列亚瑟王的梗)

说说关于这个梦境的问题。

认真阅读的朋友看到这里应该就能明白了,为什么之前笔言飞一直在立各种可怕的flag,毒奶成功到一个境界。因为他的天赋就是预知,而人类的天性则是直觉,所以有时候连他自己也不能指望自己分得清什么是直觉,什么是天赋。这样的天赋者往往活得很累,因为他一旦出错,或是预知得稍晚一步,付出的代价也许远远不止他一人。

这场竞赛带给笔言飞的压力远超平时,特别是在他接二连三地奶中丧尸等危险后,他的迷茫已经让他分不清直觉和天赋了。同时,他的天赋已经开始影响蓝河,让他焦灼,所以最后他选择让蓝河倒退一步,自己起身,投入他预知到的危险当中去。

《全职高手》原作中的笔言飞,在我看来就是一个非常讲义气的人。他是最佳兄弟,又是个很有思考的人。他愿意替朋友出头说话,也会很认真地分析状况,最后做出选择——“如果是这种情况,蓝河一定会比他冷静许多。”

希望我有写出这样的笔言飞!

(另外,如之前剧透所说,周江正式进入tag后,《理想国》就要走入关键剧情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喜欢的话请给我心推评!欢迎各位一起讨论剧情!

评论(25)
热度(33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