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19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摘要:最后一个夜晚,阿瑞斯又消失了三名参赛者。

来自笔言飞的坦白:“我再也不毒奶了,你们感动吗。”



正文:


街道上臭气熏天,不断有缺胳膊少腿的丧尸从两侧倒坍的商铺中涌出,放眼望去,残破的肢体在眼前来回晃动,周身尽是密密麻麻的死灰色。

蓝河脸色发白,嘴唇无意识地微微颤抖,一层冰霜附着在他的皮肤上。好在现在是沙漠夜晚,气温低迷,他可以少花些天赋能力去维持冰剑的凝固形态,这比构筑昨日早晨所使用的弓箭要容易许多。

气温过低,几乎所有生物都难以抵御这样突如其来的严寒,丧尸更不例外。它们缺少足够的电荷来供热量补给,除了生吞活剥,再无其他生存的意识。但好在这样的天气给它们带来了行动迟缓的影响,清理起来也容易了许多。

笔言飞恢复了些精神,战力提升,蓝河少了后顾之忧,更放心地将后背交给他的搭档。

他执起冰剑,手起剑落,腥臭的黑血四下飞溅,笔言飞手持热感枪,火力全开,硬是在丧尸的包围层中突破出一条生路!

许是当初的训练有了成效,两人默契度极高,几乎是贴在一起跑动的。但这样的行动丝毫没有妨碍到他们战斗的速度,相反,因感受得到彼此的存在,两人更是放心,全身心投入到面前的生路开辟上。

蓝河举起剑,击杀包围圈外最后一只丧尸后,抹了把脸,冲身后的笔言飞大吼:“不要恋战!跑!”

笔言飞闻言立刻加速,他收起热感枪,在身后的丧尸群追上来时,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摸出一颗金属圆球,咬开拉环,朝丧尸群中心投掷进去。

与此同时,他侧过身体,一脚踹开扑上来的领头丧尸,借由反冲力在地上翻滚一圈,迅速爬起,和前方的蓝河汇合。

“你......”

“放心,区区一个闪光弹,叶神他们肯定能躲开的。”笔言飞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冲蓝河竖起拇指。

“我当然知道,但你也别那么玩儿!”蓝河教训他,“快走!”

笔言飞哈哈大笑起来。两人没命地向前奔跑,同时闭上了双眼。

三秒过后,失落城市中的某个区域,白光大躁,几乎淹没了整个街道。


另一边,安文逸眼疾手快,给叶修和自己的眼睛附上防护罩。两人逃脱丧尸群,躬身翻进一幢完全倒塌的复式房后,紧紧闭上眼睛。

白光散去,两人在灰尘中不断咳嗽,勉强睁开了眼睛。安文逸气得直想翻白眼,“他怎么这么会玩儿?!”

“年轻人,胆子比较大。”叶修笑了笑,说,“这下正好也替我们解决问题了。”

“我们怎么办?”安文逸问。

叶修站起来,一只手撑在瓦砾上,翻身出去,借滚滚浓烟的掩护,观察外面的情况。片刻,他返回来,说:“没问题了,你先处理一下你的伤口。”

安文逸这才想起自己被抓伤了。他抬起手臂,一道抓痕清晰可见。索性伤口不算深,安文逸从背包里摸出蓝河分给他的止血绷带,仔细缠好。

“你多用点儿啊,这么节省干什么?”叶修说。

“我觉得这应该是蓝河留给你的,为了避免你再像上次那样受伤。”安文逸边说边把补给药品放回背包里,“这些药可以说是他用命换回来的,为了他这份好意,在今天结束之前,我们最好还是别再手上了。”

“什么意思?”叶修问。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安文逸反问。

“好吧,我是在装睡。”叶修说,“但他不和我说他是怎么遇到刘小别和高英杰的,肯定有他的理由,我没打算在他已经够担惊受怕的时候再给他增加压力。”

“叶神,其实你可以再多问我一句,我就告诉你一个答案。”安文逸说。

“......你是不是和蓝雨另一个参赛者相处时间太长了,也学会这手了?”叶修无奈道,“好吧,你说,我快好奇死了。”

“第十五个参赛者是被蓝河淘汰的。”安文逸说。

“他去和别人硬碰硬了?”叶修皱眉,“和刘小别打起来了吧,否则按王杰希的安排,他们暂时是碰不上的。”

“问题结束,我只回答一个问题。”安文逸也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他在仪表整洁这些方面有些神似张新杰的固执,“现在我们直接去中心地带吗?”

“走吧。”叶修没有再追问下去。


接下来的路并不算顺利。

起初,蓝河和笔言飞都以为这次的丧尸危机是个偶然现象,要么就是他们实在运气不好,随便走上一条路,就引来了丧尸;要么是阿瑞斯委员会的技术负责人员盯上了在野外活动的他们,为了增加演出效果,刻意增加了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逃亡。

两人为此有些愤慨,但直到城市的各个方向传来爆破声,火光在暗沉的夜晚冲上天际时,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看来不是我们被针对,而是所有人都遭到攻击了。”笔言飞摸了摸下巴,“我们......”

话音未落,连续三响礼炮在夜空中炸开,三位参赛者的个人信息出现在夜幕中:十七区,十九区。

“十七区的两个人都被淘汰了。”笔言飞仰头,看向渐渐消失的数据,“现在还有十九人,也许用不到四张地图,我们就会决出冠军了。”

“我觉得不太好。”蓝河说,“你想想,原本我们决定从杂货店出来,是因为外面的环境太恶劣了,反而不一定会有别的参赛者在外面游荡。但现在所有人都被阿瑞斯安排的丧尸驱赶起来,失去休息的地方,我们遇到别的参赛者的可能性会很大。”

阿瑞斯在驱赶他们相遇,斗争,甚至大打出手。就像赶牲口一样,他们将羊群赶进圈中,不给它们食物和水,让它们为了生存,从温顺的家养动物变成野兽。

蓝河坐在地上,脚踩一根木头,用小刀削出尖头,在手上颠了颠,递给笔言飞。

“热感枪需要充能,现在也没有太阳,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先用这个抵。”他说,“现在我们不是四个人了,只能靠自己了。”

“你......”笔言飞欲言又止。

蓝河坐在一块石雕像上,望向他们来时的远方。他的眼底充满担忧,几乎就要溢出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叶神会没事的。”笔言飞不再多说,走过去拥抱他的肩膀,“我们都会没事的。”

两人休整一番,确保身上的擦伤没有沾染丧尸的体液后,才重新上路。

现在是凌晨两点,如果不出意外,十五个小时后,运输飞行器将会停在中心地带,接剩余的参赛者回到总区。但每张地图的中心地带都有所不同,想要得知它究竟在哪儿,只能靠参赛者自己去后备选区中一探究竟。

笔言飞掏出指南针,冲蓝河摇了摇头:“还是没用。”

“你会看星系指向吗?”

“大概会一点儿,以前大春教过。”

“那你带路。”蓝河推了推他,“你都毒奶我们这么多次了,至少这次就用你的天赋好好探个路吧。”

“我的天赋又不是导航!”笔言飞无语道,“再说了,我那是预知能力,不是预言......”

“别磨蹭。”蓝河说。

笔言飞嘀嘀咕咕地爬上高处,观察刚刚从积云背后露出的星象。蓝河在确认周围没有危险后,拿起他的水瓶,往里面续满了水。

过了会儿,笔言飞从倒坍的建筑物上滑了下来,用拇指指了指他们背后的方向,“在那边。”

“远不远?”

“不算太远,差不多四、五公里的距离。但这是直线,我们得绕一些远路,避开之前爆炸过的区域。”

蓝河点了点头,把水杯揣回笔言飞的背包中。

两人朝四五公里外的中心地带前行,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现在几乎无风,笔言飞担心说太多会引来其他参赛者或丧尸;而蓝河则是在担心另一边的叶修和安文逸,又期待能和他们在中心地带见面,担忧和期盼相互交织,他为此心绪凌乱。

经过狂风的洗礼,地面上的沙尘已经换了走向,整齐地指向东方。也许在他们之前有别的参赛者来到过这里,但现在,他们的痕迹已经彻底消失了。想必他们四人暂住过的杂货店也是这样。

蓝河微微握起拳,暗自祈祷,希望叶修腰腹上的伤口能尽快好起来。

沙漠之中,空气寒冷干燥,行走在支离破碎的城市之中,沙丘和地平线已经成为一道难以观测的风景。也许不久之后的太阳也会这样。当它升至一定高度,攀爬过这些即使倒塌也依然庞大的钢筋铁骨的上方,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

说来可笑,什么时候连看到下一日太阳升起的画面,都会成为他们在夜晚期盼的梦想?

地图内的时间由阿瑞斯掌控,所有参赛者都不会知道此刻与外界时间究竟差了多少。也许现在也是像地图内一样的夜晚,每个区的人都入睡了。而天赋者不会入睡,持续几星期的阿瑞斯竞赛就像噩梦般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倘若他们不去观看这场所谓的“体育竞技运动”,就不能保证下一次抽签日上叫到自己名字后,能否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和辅助。

而总区的所有人,以及二十二个区的部分普通人,将三年一次的阿瑞斯竞赛看成一种游戏,供他们下注投机,赚得利润,是一份难得的快乐盛事。

四下无风,夜无朗月,蓝河抬起头环视四周,又正视前方,脚步坚定。

笔言飞在前方带路,回过头说:“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是不是不舒服?”笔言飞的旧伤仍是蓝河担心的地方,“要是走不动了,我们就找地方休息一下,你别勉强自己。”

“是有点儿不舒服,感觉喘不过气。”笔言飞无奈地笑笑,“唉,又给你拖后腿啦。”

“别瞎说。”蓝河扶住他,就近坐在一堵墙旁,让他靠在那里。

“我说真的呢,你别不听。”笔言飞坐下后,忽然停顿了几秒,接着又开始喋喋不休,“我清楚自己的本事,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只打算好好做个辅助,尽量帮你多往前走一步。但你不一样,你训练的时间比我长太多了,如果我们之中有人能取胜,那一定是你。”

“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放弃你的。”蓝河说,“你省省吧,又在这儿给我毒奶呢?”

“蓝河,你知不知道你变了很多?”笔言飞忽然改口,不再叫他的代用名,这让蓝河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自从进了阿瑞斯通道,你已经改变很多了。你说过的在参赛者剩余十人之前绝不轻易出手攻击,你发现了自己天赋的再创能力,还有你几乎不使用的向导能力......”

“你怎么知道?”蓝河有些惊讶。

“猜的。”笔言飞说,“在叶神没醒来时,你看到他的精神系了吧?”

蓝河没有说话,默认了。

“这就对了。”笔言飞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你为他改变了很多。虽然我和大春都觉得你们少接触为好,但不得不承认,你们两人,一个Alpha一个Omega,一个哨兵一个向导,甚至在没有结合的情况下,你就能看到他的精神系,匹配程度这么高,你们俩还真是天生一对。”

“......你是不是疼糊涂了?”蓝河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却没底,“说这些干什么?拿我开涮呢?”

“我在发表真心感慨,你能不能不要打破气氛。”笔言飞说,“没看到我都不敢动吗?你感动吗?”

“感动,感动。”蓝河说,“你站不起来吗?我扶你吧,一句话的事儿,你弯弯绕绕还那么多。”

“别,等会儿。”笔言飞立刻拒绝了。

“又怎么了?”蓝河问。

“呃,因为我有件事一定要坦白。”笔言飞犹豫地挪动屁股,几乎看不出来他是打算换个方向,“你往后退两步。”

“干什么?”

“别问,你退两步就是了。”

蓝河有些莫名其妙,但依言向后退了两步。笔言飞抽出他的热感枪,另一只手拿起蓝河为他削尖的木棍,眼神躲闪。

“对不起,我好像又毒奶了。”笔言飞嘴唇有些发白,“但这次我不能让你救我,我怕我们都会折在这儿。”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蓝河心底激荡开来。

他还在保持笑容,但嘴角僵硬,笑容像是挂在上面,怎么也取不下来。

“笔言飞,你怎么回事?”蓝河的声音在发抖,“你......”

话音未落,笔言飞倏地起身,身后的墙壁中钻出无数金属爪,在蓝河冲过来之前,死死抓住了笔言飞的身体。

破旧的墙壁像门似的旋转一翻,在这个夜晚,三区的另一个参赛者,忽然消失得一干二净。




tbc.

笔言飞:各位请珍惜我一下,我还能活下去。感动吗!

爆字数好开心,但没能赶上日更不开心,人生真是纠结啊(感叹)

喜欢的话请点赞评论吧,谢谢❤



评论(21)
热度(29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