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18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摘要:“他总把天赋当成一种对别人的责任,我倒希望他别老是这样。他应该再多关心自己一些。”

“你看,就是这样。”蓝河叹了口气,“他总是要把最好的一面放在前面。”

转角遇到爱。

两区合作暂时宣告结束。



正文:


夜幕降临,沙漠地带,狂风大作。

失落城市的某个角落,一家倒坍的杂货店内,亮起金色的火光。

“不能再等下去了。”片刻,安文逸说,“现在已经越来越冷了,如果我们再不换个地方,熬不熬得过今晚都会成问题。”

蓝河打了个冷颤,缩在背风的柜台与墙角的夹角处,裹紧衣服,抱紧手臂。笔言飞和他硬挤在一起,哆哆嗦嗦地表示赞同:“我感觉我已经要熬不住了。”

“蓝河呢?”叶修问,“你怎么想?”

“我,我觉得可以。”蓝河的舌头冻得发麻,全身的血液几乎要凝固,“结冰速度变快了,再这样下去我恐怕会控制不了自己……”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天赋基因片段在细胞中不断冲撞,需要花费比平时更多的精神力去控制。

“既然你们占多数,我没意见。”叶修放下拨弄篝火堆的铁钩,“走吧。”

安文逸站起身。给自己多加了一层防护罩,先行探路。余下的三人收拾好各自的东西,抹去痕迹,蓝河搀扶笔言飞站起,踩灭了地上的火堆。

笔言飞有些虚弱,走到门口时,硬是弯下腰,抠走了之前贴在门框上的红外监视器,揣进上衣口袋里。

“战署技术一线牵,珍惜这点缘。”笔言飞哆哆嗦嗦地解释道。

他们弯腰钻出一半都埋在地下的门框,重新回到城市中。蓝河扶着笔言飞,走了几步,忍不住回过头来,向来时的方向看去。

二十二人,四张地图,能够角逐到最后的人,必定需要先通过今晚的考验。而寒冷无非就是他们所经历的最简单的考验之一,却又是致命催生剂的一段分支。

寒风裹挟沙砾,刺得人皮肤生疼,像是用砂纸摩擦一块软肉,扑簌簌掉落的碎渣嵌进柔软中。

杂货铺被风沙和黑暗掩盖,很快就消失在身后。

而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向前走。

这一晚明显要比之前冷了太多,阿瑞斯的负责人多半是想用这样的方法促使参赛者相互争夺取暖物资,可惜这里实在太冷了,几乎所有人都宁愿留在原地,守着少得可怜的现有补给,也不愿意在夜晚与他人拼命。

大漠的深夜,抬头看不见星光与明月,低头便是干涩的风沙迷住人眼。狂风肆虐,所有人都不得不想尽办法捂住口鼻,尽量蒙住双眼,几乎与盲人无异。

“我想唱歌。”笔言飞苦中作乐,“浪滔滔,雨潇潇,大漠黄沙缭天绕——”

他开始咳嗽,上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歌和科技现代的全息地图碰撞在一起,仿佛从天边传来,说不出的遥远苍茫。

“你省省力气吧。”蓝河道,“再这样下去……”

想到笔言飞曾经因为外勤任务而留落在胸膛上的伤疤,一直未能恢复到受伤前的身体状况,他欲言又止。

阿瑞斯竞赛的开端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从抽签日开始,所有人都会无一例外地陷入被动。没有一个天赋者会因为身体条件不适宜参赛而被排除在抽签日之外,而总区总爱称这为其他二十二区每三年一次的荣耀,理所应当地不该被拒绝。

蓝河轻拍笔言飞的后背,动作生涩却坚定地给他喂下水,祈盼他的咳嗽会好一些。

安文逸退到蓝河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了?”蓝河问。

“你去照顾叶神,我来负责这边。”他边说边给笔言飞的口鼻处换上一层透明的防护罩。

蓝河心下了然,点了点头,小跑跟上叶修。后者神色如常,左手捂住口鼻,挂在手腕上的银色伞状吊坠随风沙卷起而不断上下晃动。

“怎么过来了?”叶修看了他一眼,声音含糊不清。

“怕你逞强。”蓝河说,“知道你很厉害,但你现在还有伤在身。”

叶修眼底露出笑意:“放心。”

他回头看了眼笔言飞,问:“你朋友怎么样了?”

“不太好。”蓝河说,“这里环境太糟糕了,他有点旧疾复发。”

“看出来有旧伤了。”叶修道,“八卦一下?”

“这件事情挺让人无奈的。”蓝河回忆道,“几年前三区有一场普通人反对与天赋者共同生活的游行,激进分子带了武器却没有上报,我们不知道,有同事被袭击了。虽然笔言飞的天赋提前预警到危险,但他傻,执勤时察觉到子弹出膛,居然直接用身体挡……”

“小伙子很仗义。”叶修评价道。

“他总把天赋当成一种对别人的责任,我倒希望他别老是这样。他应该再多关心自己一些。”

蓝河回头,看向笔言飞,后者心有灵犀地抬起头,冲他竖起拇指。

“你看,就是这样。”蓝河叹了口气,“他总是要把最好的一面放在前面。”

叶修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并肩而行,与身后的两人相距一米远。

安文逸的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他抬起手腕,关掉闹钟,道:“过零点了。”

第二张地图的使用时间是三天,半个夜晚过去,他们还有十七个小时。眼下,大抵所有参赛者都在祈祷这张地图尽快结束,而他们的损失都远远超过了最初的预估。

夜色愈来愈深沉,四下无人,只有影影幢幢的嶙峋钢骨,扭曲成各种突刺的形状,放眼望去,就像一片用水泥做成的树林,死在过境的台风中。

“风变小了。”叶修伸出手,虚虚一握,“小安到前面来,检测一下。”

蓝河把手放在叶修的手腕上,微微压了一下,没等叶修开口,迅速收回:“注意安全。”

他说完便自觉与安文逸交换位置,继续回去照顾笔言飞。

“二笔,感觉怎么样了?”蓝河扶住自己的搭档,“我要听实话,别给我搞你那一套英雄主义玩儿。”

“真的比刚才要好多了。”笔言飞摸了摸脖颈,有些郁闷,“我在你眼里就那四个字儿?英雄主义?拜托,我就是觉得我还能做挺多的......”

也许是因为风真的小了。蓝河欣慰地忽略笔言飞后面的话,摸了摸他的胸口,后者立刻双臂交叉在胸前,假意防备道:“干什么,不要乱摸啊,我的清白还在呢。”

“......滚。”蓝河面无表情地说。

四人又走出几公里远,幕天席地,苍穹之下,这张地图上,仿佛只余下了他们四个参赛者。巨大的失落之城像是一座迷宫,出入口不知藏在何处,只剩下高高耸立在两侧的路障。

即使风速的确较前半夜降低了许多,但笔言飞的咳嗽仍不断,安文逸不得不把那层防护罩依旧附着在他的口鼻处,每隔一小段时间再更换,来来回回,反复折腾。

气温仍在降低,冷空气不断入侵,即使裹紧衣服,依旧能感到四肢的僵硬感。蓝河搓了搓有些麻木的脸,道:“我们还要走多久?”

“靠近城市中心一些。”叶修说,“再撑不到十五个小时就成。”

四人拐了个弯,躲过几节突出的钢刺,进入另一条路。这里较之前明显开阔了许多,起码足够十几个人并排行走了。凹陷的柏油马路年久失修,像脆弱的石膏像似的,碎成许多块,断断续续通向两头。两侧的商铺像倒坍的积木似的拥挤在一处,地面上的玻璃已经失去光泽。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里更可怕......”笔言飞咽了咽口水,“会不会有丧尸啊?”

“有也是你的锅,背好。”蓝河说,“一定提高警惕啊,要是遇到什么,你就——”

“——我就大叫。”笔言飞说,“够了,我知道我上次被骗钱的事情很好笑,但是你不能一直拿它嘲笑我!我是闹铃吗!”

蓝河没绷住脸,忍不住笑了起来。一阵带哨的风从路上猛地吹过,破碎的石子翻起,砂砾打旋滚动,两旁尚未掉落的玻璃发出猎猎震响,摇摇欲坠。

笔言飞嘴唇动了动,原本假意愤懑的表情忽然一变,慢慢抬起头,看向高处。

“怎么了?”蓝河问。

笔言飞抽出别在腰侧的热感枪,与此同时,一团臭烘烘的阴影从天而降,几乎要将人熏晕过去。

笔言飞冲所有人大吼:“小心!”

蓝河瞳孔一缩,立刻将笔言飞推开,匕首用力上插,硬生生掀翻了正在降落中的丧尸的头盖骨!

腥臭的脑浆和黑血飞溅到他的肩膀上,蓝河忍住想吐的欲望,转身冲他们大吼:“快跑!”

话音刚落,从高处又落下一只丧尸。碰撞到地面时,它的骨骼发出了清脆的断裂声,随即又像是没事一般,生硬地扭过脖子,朝蓝河与笔言飞的方向飞快爬了过来!

“蓝河!”

叶修刚跨出一步,旁边的建筑物内,三四只丧尸几乎同时扑了出来,安文逸发出一声闷哼,武器捅进丧尸的后颈,刀尖一转,狠狠扭断上层脊椎。

他抓住叶修的手腕,瞬间展开防护罩。不断有丧尸从建筑物的阴影中流窜出,像是堵塞住大坝的陈年巨石,横挡在面前,将四人围成了两个密不透风的圈。

“我们不能四个人都被堵死在这里!”安文逸与叶修背靠背,大声提醒他的领袖,“叶神,我们必须得各冲一条路出来,否则大家都完了!”

安文逸的手臂还在流血,愈来愈多的丧尸闻到活人的味道,将包围圈再扩大,对最内的两人虎视眈眈。

另一边,蓝河咬了咬牙,挡住扑上来的怪物,把它踹离攻击范围。一条思维触手从意识云中探出,迅速飞向另一个包围圈。

他听见叶修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蓝河?”

“没时间解释这个了。”蓝河咬牙道,“我们不能在这儿被淘汰,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们兵分两路,朝两头突破包围圈。”叶修下达指令,“这张图只剩下最后一晚了。摆脱它们,我们在城市中心见。”

叶修毫不犹豫地中断了他们的链接。蓝河攥紧手中的武器,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和笔言飞打了个手势。后者了然地与他交换位置。

“我们能成功的!”笔言飞吼道,“来啊!”

他的声音淹没在此起彼伏的尸吼中,显得愈发渺小脆弱。

挤压空气,凝聚水分子,极速降温。蓝河冻得浑身发抖,皮肤上附着一层薄霜,手心冒出白雾。

一把凝固的武器出现在他的手中,赫然是一柄长剑!

“我操,什么玩意儿?”笔言飞吞了吞口水,踢翻扑过来的一只丧尸,热感枪塞进另一只的嘴里,砰得爆了头。他冲蓝河喊道:“蓝桥你不仗义!学了新技能为什么不早早拿出来分享一下!”

“你闭嘴!”蓝河咬牙切齿,为了维持冰剑状态,他冷得都快要昏过去了。笔言飞也没好到哪儿去,气候因素和过劳带来的旧伤复发令他脸色惨白,可他仍旧嘴上不饶人,和蓝河插科打诨,气得后者恨不得将他打晕了带出去。

两人迅速交换位置,蓝河握紧剑柄,深吸一口气。

“我们要跑了吗?”笔言飞和他背靠背,问道。

“你自保,我开路。”蓝河紧紧盯着面前涌动的丧尸群,“我们一定会出去的。”

“虽然名次靠后,但除了喻队黄少,你和大春就是我最信任的人了。”笔言飞说,“快快快,蓝桥大大带我飞!”

蓝河听到他的声音在发抖,心中的痛感令他无能为力。他咬了咬牙,无视笔言飞那令人心酸的快乐,攥紧剑柄,剑身抬起,冰凉刺骨的锋芒尽是横在眼前。

与此同时,在两人背后,另一个包围圈里,叶修横起千机伞,每一节伞骨化成锋利刀沿,在大漠黄沙和层层黑暗中露出锋芒。

两人同时大喊一声:“走!”



tbc.

我需要朋友督促我日更!

(悄悄追更/养肥再看,不如小小点赞。谢谢各位!评论、推荐就更好了啦。日更动力↑)


评论(19)
热度(29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