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龙与洛神》

送给青木老师 @青木 

是老师之前说的想看的双神周江。架空和原作向并生。祝您生日快乐,和空老师早日有个皮皮龙(暗示的眼神)



正文:


周泽楷追求江波涛,想必已经有些时日了。上至天宫的抚琴仙女,下至崇山中的仙狐灵兔,无论是哪路神仙妖怪,都对这件事的来去门儿清,宫苑和围场里的仙久乐甚至为此下注,赌不善言辞的龙何时才能对他的洛水男神开口,缠绕一段姻缘的开端。

故事很长,开头却有些老套。起初,当是周泽楷仍是小小蛟龙时,天神雷劫就这么从天而降。第一次渡劫提前到来,令周泽楷措手不及,在仓皇躲闪之间,他一头撞在了在河边散步的洛神的衣袍上。

后者不知经历过多少次天劫,早已修成正果,这下将小蛟龙抱在怀中,阴差阳错地,替他抵挡了天雷劫数,而后者在昏睡的状况下,莫名其妙渡成了一条真龙。

五月初五度端午,江波涛捧着一只小小的糯米甜粽,在洛河边上悠悠踱步。

“小周,你又来了?”江波涛把几粒沾在粽叶上的糯米挑下,丢进河里,“今年来的很早呢,这是放假了出来玩儿?”

周泽楷有些郁闷,江波涛总是能很快发现他躲藏的身影,即使他通常都是背对自己的。他从树上跳了下来,拍拍衣袍上的树土,觉得江波涛背后长了双眼睛。

“后脑勺可没有眼睛,”江波涛又看穿了他的心,“你身上都是海洋的味道,来到洛河,我当然会察觉到啦。”

周泽楷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江波涛此前的问题。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今年会比较闲。”

“真好。”江波涛笑道,“吃粽子吗?特别甜,蜂蜜是仙蜂酿出来的,红枣是自己种的,都是好东西。”

周泽楷伸手,把江波涛手上余下的半个粽子拿走,啃了起来。

江波涛又逗了逗游在水边嬉戏的鱼,等周泽楷吃得差不多了,便邀请他去树下坐坐。

“每年来都是在我家玩儿,不会腻吗?”江波涛问他,“你总是不说,但要是觉得没意思,我们就去现实玩儿一天。”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来得及?”

“不过又是一个五月初五,吃点儿甜粽,洗洗这周围的菖蒲和艾叶,也算完成工作。”江波涛笑道,“屈原老先生曾也不是在我这儿升仙,没有多少人会来我这里祭奠的。”

周泽楷不说话,从树荫下站起,走到洛河旁,倏地复出原形,腾空而去。没过多久,团团乌云聚拢过来,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了下来。

化了龙形的周泽楷趴在堆耸的乌云上,又变回人形,从云缝间偷看江波涛。后者在雨下起时就起了身,站在河边,白袖一拂,漫生的苍耳清翠了一片。

风徘徊在身侧,他的纯白衣袍上下翻飞,像只就要腾空而去的仙鹤。

洛神天生就是人形,不像周泽楷,总要在龙身和人貌间来回切换。天上人间,仙妖怪魔,美貌者数不胜数,而只有江波涛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神,更是最好看的人。

周泽楷又看了会儿,直到雨下的差不多了,这才跃回地面,满眼期待地看着江波涛。

“就这么想去现世玩儿吗?”江波涛无奈道,“东海的真龙抢了我一届洛神的清理工作,倘若等会儿被小妖怪们传出去了,又得成件任人消遣的奇闻异事。”

“随他们。”周泽楷显得很大度。

两人抵达人间时,这里已经是夜晚了。华灯初上,人间繁华紧凑,广厦林立,稍有不慎便会在条条马路上迷路。

即使没有仙界的长明灯,这里也亮如白昼。周泽楷走在江波涛左侧,偶尔盯住他好看的侧脸,投出阴影的睫毛随眨动而轻抚他的心。他看看洛神的手,又看看自己的,吞了吞口水。

“这里太大了。”在第五次迷路后,江波涛有些沮丧,“对不起啊小周,我是个路痴,难为你和我一起逛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事。”

他又问江波涛:“你会怕飞行吗?”

“倒也还好。”江波涛说,“不过我不太擅长。你是龙,如果我们要一起御飞的话,可能得麻烦你多多照看我一下......”

他话音未落,周泽楷忽然打横抱起他,一跃而起。两人在楼顶穿梭、跳跃,江波涛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抱住周泽楷,躲在他怀里,脸庞贴在他的胸膛上。

“虽然不会被人类看到,但你好歹也要说一声。”江波涛抱怨的声音从胸口传来,震颤周泽楷体内的龙骨,令他的心跳更快了些。

仙界与人间之间总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除非刻意去打破,否则人类将无从知晓神的存在。周泽楷和江波涛就在仙界这一头,明明已与人间合为一体,却又像从玻璃中打量现世,触景真实又陌生。

周泽楷胸口温热,在呼风中叫江波涛的名字:“看看下面。”

两人飞在空中,脚下是金色的华灯,如同一片金色河流,笼罩这数以万计的林立高楼。一条宽阔的江流从城市中间穿过,将它一分为二,两岸灯光影影绰绰,像是崇山中漂浮的仙子萤火,照亮江面、码头与停泊的船。

天上美不胜收仙宫,地下万家灯火江流。

两人停在半空,欣赏了一会儿美景,江波涛手一指,为周泽楷说了一条路。

“去哪儿?”周泽楷问。

“去了你就知道啦。”江波涛说。

周泽楷乖乖照做,抱着江波涛朝那方向飞去。怀中的仙骨只有普通男人的重量,而周泽楷天生就注定为龙,龙骨锐刻,力气自然不小,此时抱起江波涛,又用那种宠爱的心思放在其中,竟是觉得他轻得仿佛能被风吹没了。

周泽楷下意识地收紧了手臂,将江波涛抱得更牢固了些。

两人最终停靠在一栋大楼上。天台边缘,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放下江波涛,等他在沿上坐稳了,这才坐在他的身边。

对面是栋更为高耸的建筑,挂起一块喷了色的牌,形状有些奇特。周泽楷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那究竟是个意思,堪堪认出轮回二字,还是江波涛一笔一划在他手心上写的。

巨钟敲响,午夜十二点到了。正对两人的窗口依旧亮着灯,周泽楷随江波涛的视线望过去,看了看对面的男人,又迅速回头看向江波涛,神色有些震惊。

“他......”

周泽楷自然不会认错江波涛的脸,也明白每一个神格,在人世中多少会有个对应。可人的基数实在太庞大了,即使是神,也不想到要从现有的七十亿人口中,捞出另一个自己。

而现在,他们视线所落之处,赫然就是江波涛在现世中的神格。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江波涛感叹道,“这里的我碌碌庸庸一生,到最后化成一抔黄土,对我来说不过是两三月的事。”

“......你很努力。”周泽楷纠正他,“他也很努力。这不算碌碌无为。”

江波涛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唇角灵动,人间的万家灯火映衬他的眼帘,像是从口袋里抖落的星光:“谢谢。”

对面高耸的建筑物棱角分明,远不如神仙世界那样柔和亲近。一方小小的、亮起灯的窗口,一堵薄薄的墙壁,便能将人拆散在各自的角落中。另一个江波涛仍坐在桌前,处理他的工作,咬紧嘴唇,眉间微微皱起,一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的表情。

“和他一比,我的确快乐很多。”江波涛说,“最烦恼的事情不过就是你常来。”

周泽楷闻言有些紧张:“小江讨厌我来?”

“不讨厌,只是烦恼每次你来时,到底该怎么招待你。”江波涛摇了摇头,“我有些担心,倘若有一次招待不周,小周以后就不会想来洛水边上了。”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牵住江波涛的手。

“你想多了。”他眼神坚定,“我永远不会这样。”

不知是否是因为看到现世的另一个自己而触景生情,江波涛对于周泽楷牵了自己的手这件事,竟是置若罔闻,仿佛从未感觉到。他还在看那个窗口,那扇窗户背后的自己,鹅黄色的灯光扑在另一个江波涛的身上,就像周泽楷看到江波涛披上夜晚的遥光星辰。

周泽楷望向身旁的江波涛,看他白皙的皮肤,饱满的额头,看他眉骨之间挺立的鼻梁,长得总是飘在他心上的睫毛,看他那一双只要望过来,就会让自己心跳加速的墨色水润瞳孔。江波涛的嘴唇饱满红润,每当周泽楷注意到他的嘴唇时,总要学会克制自己,千万别在还未得到江波涛允许的情况下,就情不自禁地亲下去。

现在,洛神坐在现世的顶楼,双腿悬在半空,一袭白衣,外袍在猎猎风声中上下翻飞。他的长发比周泽楷要长太多,且未曾扎起来过,此时吹拂在耳畔,半遮半掩地露出圆润的耳垂,美得的确该被称为人间仙境。

对面的窗口里,灯光又亮了一些。另一个周泽楷打开大灯,走了进来,嘴唇翕动,与另一个江波涛说些什么。过了会儿,他俯下身,一只手附在江波涛的手上,另一只手扣住他的肩膀,与他的唇挨在一处,从善如流地接吻。

他们的鼻尖轻碰对方的,耳鬓厮磨。另一个江波涛露出了笑容,眉间舒展开来,更是像极了此时仙风道骨的洛神。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另一个周泽楷牵住他的手,转椅打了个圈,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窗口。

灯关上了。

对面的高楼上,真龙与洛神两人手牵手,出现在这个本不属于他们的世界,遥望另一个他们生活的世界,直到这个夜晚结束,他们的神格都将入梦。

车水马龙,高楼林立,钢筋水泥嶙峋,人情冷暖像水一样匆忙流动。这世间苍苍茫茫,遥望天上是触手不可得的星辰大海,脚踏地面则是未来长久安眠的黄土之乡。在这之间,来来回回走过一趟,最不后悔的是追逐梦想,最为坚贞的是执手引颈相交。

周泽楷从怀中取出一枚金色的鳞片,郑重其事地放进江波涛的手心。

江波涛有些惊讶:“你这是......”

“逆鳞。”周泽楷吻了吻他的嘴角,就像现世的自己对另一个江波涛所做的那样,“替我保存。”

江波涛愣在原地,说不上来究竟是因为周泽楷亲吻自己而震惊,还是因为这枚小小的龙鳞太过贵重,他从未想到会从周泽楷那里得到这样的礼物。

“你......”江波涛结结巴巴,“我......”

“这是真的逆鳞。”周泽楷生怕他不相信,“龙的逆鳞不能随便碰。”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交给我?”江波涛说,“拔下来的时候难道不会疼吗? ”

“挺疼的。”周泽楷老实道,“但我想送给你,所以还能忍耐一下。”

江波涛的眼神里流露出心疼:“既然这样......”

“我喜欢小江。”周泽楷说,“他们都说龙性本淫,可我只想保存你一件宝贝。”

眼中的心疼迅速转化为震惊,紧接着,江波涛的脸迅速红了起来,即使是呼啸而至的风也不能为他降温,周泽楷贴心地伸出手,捧住江波涛的脸,利用龙的凉冷体质来为他降温。

“我说的是真的。”周泽楷又强调了一次。

“我知道了。”江波涛被他捧起脸,视线无处可躲,只能看向周泽楷,“可逆鳞也太贵重了......”

许是气氛影响,又或是长期以来累计的情感终于该要爆发,江波涛的嘴唇一张一合,周泽楷情难自禁,在他尚未说完后面的话时,低下头,深深吻住了他。

江波涛顿时说不出来了。他闭上了眼睛。

良久,周泽楷终于舍得拉开些距离,给江波涛一些空气,好让满脸通红的他喘过气来。

“以前逆鳞很贵重,不能随便给,但现在不一样了。”

周泽楷又吻了吻他,仿佛上了瘾。他的目光深邃迷人,而当这样一张太过英俊的脸说出一生一世专情一人的诺言时,总是令人难以拒绝。

“最贵重的逆鳞交给最贵重的你保存,没错。”

江波涛还在傻呆呆地看他,脸颊绯红,心跳声大得快要将风声比了下去。周泽楷得到了想要的,终是没忍住,嘴角缓缓扬起,露出一个英俊的笑容。

“洛神江波涛,我来娶你了。”



曾经。

当周泽楷还是那条小小蛟龙,未渡天劫时,曾在洛水边见过江波涛一面。

那时的江波涛还是一届仙界新人,对于该如何处理洛水边快要枯死的一捧菖蒲,一筹莫展。周泽楷向来不相信一见钟情,可他的年纪早已称不上年幼,即使龙性本淫,那样专一、非谁不可、未来只会独属于一人的情情爱爱,随着一捧水的浇灌,在江波涛面前忽然冒出尖芽来。

他真好看。周泽楷心想,等我渡了劫,一定要来娶他。




end.

洛水是女神宓妃,而非男神。设定仅为创作。

再次祝青木老师生日快乐,期待您笔下更多的周江!

评论(12)
热度(32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