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烦》

原作向卢刘,短


摘要:后来他明白了,烦是一回事,喜欢又是一回事,也许后者的成分要多那么一些;但烦喜交加,他惊讶于这么多年来,自己竟从未后悔过一分一毫。

“我很烦你,烦这样的你爱这样的我自己。”


正文:


刘小别觉得卢瀚文特别烦。

这个烦是有要有特定语境的。一开始他只是在游戏里要求切磋,PKPKPK挂在嘴边,频繁程度不输给黄少天。他能打开二十个竞技场,飞快输入不同的房间名称和乱码似的密码,再返回QQ聊天窗口,发给刘小别时,一连串能让后者看得足足眼晕一分钟。

后来卢瀚文似乎觉得仅仅是线上切磋,已经不能满足青少年的快乐了。他开始学会从广州做飞机前往北京,然后在挨骂前迅速飞回去,一来一往除了花钱,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大事。青春期的躁动在这个时期体现得淋漓尽致,卢瀚文似乎能把对荣耀的全部热情再复制一份,全部叠加在刘小别身上。

再后来他学会了线上游戏私聊,线下聊天窗口的交往模式。刘小别的手机开始被轮番轰炸,被迫接收今天的奶茶很好喝、今天的天气特别好、今天的地铁并没有往日拥堵这样的信息。卢瀚文还特别喜欢发照片,每次拍完加个小太阳贴纸,便热气腾腾地发送了过来。

刘小别苦不堪言,他觉得既然大家都是竞技选手,亦敌亦友的关系自然可以接受,可卢瀚文与他就有些过头了。现在细细想来,卢瀚文不知道有多少个假期是在北京城里度过的。每到夏休期时,他就会背上一大摞作业和换洗衣物,和战队那边请好假,欢天喜地地住进刘小别的宿舍。

“你就不能自己写作业吗?”刘小别不止一次这么问过他。

“可我就是自己在写作业呀。”卢瀚文咬着笔杆,“你也没帮我做过一道物理题。”

这是实话。饶是飞刀剑的物理攻击加满,刘小别也不是很擅长数百年前的牛顿定律。但他觉得卢瀚文这是在间接性嘲笑他没有文化,于是他拿起那本语文习题册,硬生生把阅读理解看成了一本故事会。

他不擅长的事情太多了。不擅长对付学科,不擅长对付卢瀚文,后者比前者加起来的总和还要难缠,可就在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情况下,一晃就是好多年。

后来有一天,以处女座的名义起誓,刘小别发现了一件特别细微的小事。

卢瀚文把那二十个竞技场房间的密码都改成了他的生日。

这是件大事,因为刘小别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到底为什么这样做,以及卢瀚文改密码这件事究竟和他的生日有什么关系。但他一直没有问,绷紧的理智告诉他,倘若这个问题真的问出口了,他将得到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既然躲不开,那就换个方法来。刘小别开始学会在卢瀚文询问他是否有时间的同时,飞快地甩出一个竞技场房间号和密码。

他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也许是一串数字,但简单排列组合的内容背后,总有一片让他不敢轻易踏足的领域。

那个时候的卢瀚文就要高考了,忙起来昏天暗地,一连许多天都难见到人。想要兼顾学业和战绩并不是那么容易,卢瀚文大大咧咧,看起来似乎阳光得过头,可他向来不喜欢输,也不肯认输,无论是在学业的考场上,还是在荣耀的战场上。

他就要十八岁了。刘小别在拖出卢瀚文的QQ资料时,又一次陷入沉思。

他最后一次见卢瀚文,是在微草和蓝雨的训练赛上。卢瀚文朝他走过来,在他面前停下,他不得不抬起头,看到那个曾经十四岁、能一头撞进自己怀抱里的小男孩,愈发变成落落大方的高个儿青年。

“……你吃什么了?长得这么快?“

刘小别发现自己在没话找话,一开口就间接性承认自己矮。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让开场白重新再来。

“多吃菜才能长高啊。”卢瀚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别前辈要好好吃饭,以后还能再长几厘米!”

他说完这句话就被黄少天叫走了,甚至没来得及说声再见。刘小别回到另一边,戴上耳机,调大音量,让原本拉开的距离又在声音传播那一层扩大了些。

刘小别莫名又觉得卢瀚文烦。

从前都是卢瀚文偷跑或光明正大地去北京,在他的宿舍里一窝就是好几天。可现在刘小别主动来了广州,两人却没怎么说过话。这种网上要比现实热络一千万倍的模样令刘小别无所适从。他不知道自己在烦些什么,只知道卢瀚文变得愈加烦人,高个儿往那里一站,就能无端引走他所有的视线。

他还会长高吗?刘小别冒出这样的问题,然后对走在自己正前方的王杰希默默许愿,千万别让他再长高了。

那个时候他们还有机会一起训练,坐在蓝雨的训练室里打友谊赛,吹着同一台空调,喝同一个冰箱里拿出的冰镇可乐。卢瀚文的电脑屏幕旁边摆了夜雨声烦和流云的手办,刘小别看了看自己手边,除了一盆绿植,什么都没有。

现在他也什么都没有。距离高考还有二十多天,卢瀚文却提前两个月就没在职业群中出现了。偶尔他会发来一条私聊,夜半三更,询问一句“小别前辈睡了吗?”就再无下文。因为那个时候刘小别多半睡着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任由屏幕光线闪烁,却总是让他们错过对方的消息。

刘小别适应不了,于是更讨厌卢瀚文了。一只曾经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许多年的小小鸟忽然不说话了,最后一次见面时,似乎还有珍珠鸟变鹰隼的趋势。刘小别看着手机屏幕,昨晚他又错过了卢瀚文的消息,他开始古怪地思考为什么黄少天会把卢瀚文愈发地培养成喻文州的性格。他讨厌卢瀚文,现在这个原因也要放在黄少天身上。

刘小别拖出那二十个竞技场房间,还有那一连串的曾经的密码。卢瀚文曾经对他的态度无非就是这串乱码,随手敲上,只是为了能更快地发送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可后来他把密码都换成了刘小别的生日。这一切不言而喻。

刘小别特别烦卢瀚文。

烦他长高,烦他换密码,烦他的不言而喻。

可烦是一回事,喜欢又是一回事,也许后者的成分要多那么一些;但烦喜交加,他惊讶于这么多年来,自己竟从未后悔过一分一毫。

刘小别深吸一口气,打开所有竞技场房间,选择管理权限。他开始修改密码,831143,倘若卢瀚文后来能看懂这串数字,那么一切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了。

解决完竞技场房间的密码后,刘小别打开了会话窗口。

“别长太高了。”刘小别说。

而今天卢瀚文似乎在线,飞快地发来一个:“?”

“……也别学周泽楷。”刘小别又说,“喻文州那样也不太习惯。”

卢瀚文更不理解了:“小别前辈这是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

“没什么又是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没什么,我叫你快去复习。堂堂一个高考生就这么闲吗?”

“哎,发消息来就只是为了这个吗?”卢瀚文似乎有些失望,“那我去复习咯,小别前辈也早点休息吧。”

他头像一黑,人又不见了。

刘小别没反应过来,却又隐约开始懊悔自己为什么不能说点儿别的,非要把人赶走。他郁闷地起身去洗漱,换了睡衣回来时,看到手机上显示两条未读消息。

“卢瀚文 向你推荐一首歌:《831143》”

“❤️”

“……”


刘小别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内心波澜起伏壮阔汹涌的滔滔江海,第一千万次告诉自己真的很烦莫名其妙就会懂他的卢瀚文。



end.

赶更新中途跑去洗澡,边洗边想到了这样双向的卢瀚文和刘小别:“我很烦你,烦这样的你爱这样的我自己。”

歌曲推荐来自空老师,希望她的身体快快好起来,并且知道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和心情。

之前还和朋友说我绝对不会写卢刘的,我想做一条咸鱼每天刷刷卢刘tag就好,然后我又打脸了。(开心)

我要在此正式宣布卢刘加入《理想国》阿瑞斯参赛者搞事套餐!

评论(13)
热度(22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