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理想国》16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摘要:“我们微草从来不欠别人的。”刘小别说,“你帮我一次,我救叶神一次,咱俩扯平了。”

二区与三区,微草与蓝雨。公寓楼顶的耗时战和高英杰隐藏的天赋。

刘小别拒绝承认那两个所谓的公开秘密。他一点儿也不想认识卢瀚文。现在他只是专程来还个第11章的人情而已。

(本章有些许卢刘倾向!别忘了看凌晨更新的第15章!)



正文:


深呼吸,警惕心。蓝河不断对自己说。这里是楼顶,失落城市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地方,没人能透过用水泥浇筑在地上的风箱机看到躲藏在后面的自己,除非这里有个会透视的天赋者。

已经快十点了,可能会经过附近的参赛者仍未出现。天气愈发炎热,光线更为刺眼,几只秃鹫曾在城市上方盘旋了一阵,很快又飞走了。

他靠在一栋公寓楼顶的风箱机后,比其他阳光直射的地方要好一些。但随着太阳升起,光线不断倾斜,他的好地方就要到头了。

为了减少天赋和体力的消耗,蓝河决定像叶修那样,直接将水渗入喉咙里。他摸了摸脖颈,动作显得生疏许多,期间甚至好几次呛到自己。

也许叶修比他本人还要熟悉该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蓝河惆怅地望向远处的沙丘,一只沙蝎从黄沙中翻过,又消失在地表。他的手臂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这上一个参赛者留下的伤疤。

八区。直到其中一个参赛者应声倒地,丧失了行动能力,而随之而来的礼炮声带来被淘汰选手的影像和照片浮现在天空中时,蓝河才知道他是属于八区的。但他孤身一人,同伴从头到尾都没有赶到过他身旁。蓝河拿走了他的背包,只摸出了一袋用了一半的抗生素。

想到叶修腰腹部狰狞的伤口,蓝河取出临走前安文逸交给他的塑封袋,将抗生素装了进去,小心翼翼地收进外衣内兜中。

还差一点儿,他还需要两袋抗生素,一些消炎药和止血绷带。沙漠中还有二十二个参赛者,除了他们四人,他还有十八种机会。这之中一定有人携带了他们需要的药物,他得等下去,为了不能因为自己而被淘汰的叶修。

象牙色的天际,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苍凉大漠的景象尽收眼底。红外警报器开始震动,一百米外,有人正在加速靠近。蓝河靠坐在楼顶,深呼吸,伸出双手。

周围开始降温,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拢,水分子被剥离出来,逐渐形成一把弓的雏形。但它还不够稳定,涌动的水流在弓体上来回碰撞,蓝河屏住呼吸,咬紧牙关,愈发用力地凝结周围的空气,直至水的温度降至零下,它彻底凝固成一把透明的弓。

五十米开外,下一个倒霉的参赛者正向他的方向走来,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晓。

蓝河开始深呼吸,手握冰弓,拉动弓弦。他的掌心还在源源不断地为他的新武器提供冷冻力,一支箭凭空出现,由水流凝固成冰,稳稳搭在了冰弓上。

二十米。参赛者独自一人,走在废弃的砖瓦上,脚步稳健,丝毫不受凸凹不平的地势影响。

十米。蓝河的弓弦张满,绷紧手臂上的肌肉。一层冰霜附在他的眉毛、眼睫毛和嘴唇上,他的手臂呈现一种冰冻的苍白色。

就在落单的参赛者距离他还有五米时,变故突然发生。对方倏地停下脚步,抬起头,视线如利剑般率先扫射而来。

那款普通的黑色帽檐下,竟然露出了刘小别的脸!

蓝河还来不及惊讶,刘小别已经踏着凌碎的瓦砾和砖石,跳上了公寓楼的顶层。他一跃而起,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光剑,正是二区赫赫有名的追魂!

蓝河举起弓,冰箭对准朝自己跳来的刘小别,以蓄满之势,毫不犹豫地射出!冰箭尾部与空气摩擦,迅速凝结成一道锐利的冰线,与此同时,刘小别双手高举追魂,落下的一刻,狠狠朝蓝河劈了下来!

光剑追魂撞上冰弓,蓝河咬牙,握紧武器,硬生生接下了这一记攻击。刘小别迅速跳开,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蓝河手臂发麻,双手不停地发抖。冰冷的弓体上裂开了一道细缝,蓝河大口喘息着,拼命将新的水分子注入其中,尽己所能,以最快速度朝刘小别发射出一道道锋利的水箭!

即使水箭的杀伤力不比冰,坚硬程度也大不如前,但它胜在更好创造,以数量占据优势。刘小别再一次举起光剑,反复格挡,水花撞击在剑身上,刘小别被击退了几步,开始躲避,并不断朝蓝河的方向靠近。

十步,九步,八步......蓝河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的每一个动作,眼神中流露出对猎物的渴望和热忱。

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刘小别,以三区蓝雨和二区微草长期的对抗来说,他们在阿瑞斯竞赛上的交战无非早晚,至少不是现在。但刘小别的出现无疑是个好消息,上一次蓝河是在理疗室见到受伤的刘小别的,倘若方士谦真的回到微草,那么这一次他和高英杰必定会带上齐全的药物补给登场。

换言之,他的随身背包里,一定有足够挽救叶修参赛权利的补给。

第五步,刘小别忽然停在了原地。他的光剑举在脸侧,动作却停了下来,在此之前只替他当下一记横飞的水箭。

刘小别低下头,入眼便是自己的双脚被冰层固定在了地面上,动弹不得。

成功了!蓝河忍不住在内心大叫。他拉满了弓,深呼吸一口气,难掩眼中的兴奋。只要这一箭,他的任务就完成了。他不会杀了刘小别,在阿瑞斯竞赛中屠戮天赋者是所有区都绝对禁止的,他也没必要这样做。他只需要刘小别的背包而已,那些药物补给,他一点儿也不想再耽误一秒,让叶修在痛苦中煎熬了......

四发箭矢分别射向刘小别的手和腿,但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火墙凭空而起,迅速隔开两人。燃烧了两人脚下堆积的冰层,硬生生斩断了飞向刘小别的水箭!

与此同时,刘小别挣脱了束缚,飞跨出火焰,一脚将蓝河踢倒在地,跨坐在他身上。他的光剑追魂由上方落下,狠狠插在了蓝河的耳边!

时间在此刻静止,风停了下来,只有两人背后熊熊燃烧的烈火,正不断发出噼啪声。蓝河平躺在公寓楼顶,腰后硌得生疼,他睁大眼睛望向苍穹,没有云,没有飞鸟,他又闭上了眼睛。

“我技不如人。”蓝河眼神倔强,“但我不会认输的。”

他不能输在这儿。一旦出口认输,阿瑞斯委员会就会将他彻底淘汰,可现在他还没能彻彻底底地保住叶修的参赛名额,他不甘心,他还不能停下。

“你在这儿蹲了一早上,就是为了抢药?”刘小别问,“你这样做,还不如直接抓个会治疗的参赛者,威胁他然后带回去给叶修处理伤口。”

蓝河有些震惊。

“想知道我为什么了解这么清楚?”刘小别的光剑又往水泥中插进一寸,直接削掉了蓝河耳边散落的一撮头发,“我们跟了你和笔言飞很久了。”

“我们?”

蓝河微微转过脸,视线所及之处,高英杰从风箱机后走了出来,毫发无损,他的手掌中还残留着一点火星。

高英杰,天赋是粉尘再创。他在蓝河没注意到的情况下,洒出了那把火药粉,硬生生扭转了蓝河与刘小别的战斗局势。

“要不你还是先起来吧。”高英杰走了过来,表情有些担忧,“不好意思,我们本来不想和你动手的。这张地图已经有十五个人被淘汰了,但你一直用弓箭指着他......”

刘小别哼了一声,握在剑柄上的手微微松开。伴随点点亮光,追魂化作无数正方体棱块,消失在他的掌心中。

他站起身,拍了拍脏兮兮的裤子。

“本来二区的空气就不怎么好了,现在出来还得吸粉尘。”刘小别边咳嗽边抱怨,“下次说一声再用你的天赋成吗?”

“知道啦。”高英杰微笑道。他冲蓝河伸出手,将他拉了起来:“能站稳吗?”

“还行。”蓝河唔了一声。十七区参赛者所造成的手臂上的伤口,在这场战斗中又被拉扯开了不少,血正顺着胳膊流淌而下,蓝河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他问,“不淘汰我吗?”

“小别说他欠你一次,所以要来报恩。”高英杰指了指另一边正想办法灭火的刘小别,“对于这种事情,他不是很喜欢说的太直白,而且你还是蓝雨的......你别在意。”

刘小别对黄少天的感情向来复杂,又和蓝雨尚未成年的卢瀚文有些关系,这是整个二区和三区的天赋者都知道的秘密。几年前他还宣布自己要超越黄少天,现在一来一往的,倒是被卢瀚文缠上了。他嘴上说烦,又总是多点儿耐心,估摸着心里想得倒是挺简单,也难怪有心的外人一眼就能通透。

高英杰拉住蓝河的手臂,在他开口前,将另一只手附在蓝河的伤口上方。一道淡金色的光芒氤氲开来,无数细碎的药粉从他的掌心中落下,渗入破损的皮肤中。一种刺痛中带有酥痒的奇异触感从那里传来,蓝河强忍不适,又惊讶地看着那块伤口止血,合成一道血痂。

蓝河一把抓住高英杰的手,声音急迫,“你会治疗伤口?!”

“有点副作用,不过也算撑得住。”高英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你带路吧。”

与此同时,刘小别在那边喊他:“好了没?”

“你们......”蓝河不敢置信,“愿意去帮忙?”

“再不走我走了!”刘小别又大声喊道。

高英杰无奈地冲蓝河笑了笑:“你看,就是这样。”


半小时后,三人回到杂货店中。安文逸和笔言飞立刻站了起来,后者在看到蓝河时立刻飞冲了过去,又在看到高英杰和刘小别时硬生生刹住了车。

“你们干什么!”笔言飞警觉道,“我警告你们,不准碰蓝桥啊,赶快放开他,听见没有!”

“他们是来帮忙的。”蓝河解释道,“你放心吧,现在我们姑且停战。”

三人绕过吧台,叶修还在那里昏睡,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见到蓝河回来,他的纽芬兰白狼立刻站了起来,蹭到蓝河的腿边,像只大型犬似的委屈地呜咽起来。

蓝河疲惫地摸了摸它的脑袋,在墙角坐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尝试用天赋再造武器,整个人都要脱力了。纽芬兰白狼和他挨得紧紧的,蓝河心中一动,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意识云中抽出一根思维触手,缓慢地伸向叶修。

他几乎从未使用过自己的向导能力,但白狼无法回到高纬度空间,就意味着叶修作为五感超强的哨兵,自然要消耗比往日多上几倍的精神力。可他已经伤得很重了,随便一根垂下的稻草,都有可能压得他喘不上气来。他与蓝河并非绑定关系,而现在蓝河能做的,仅仅是替他梳理意识云的外围,好让他别在高烧的影响下体会加倍的痛苦。

蓝河躲在角落里,手中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白狼的脑袋。他茫然地注视前方,看着高英杰取下那块血淋淋的绷带,将手附上去,窸窸窣窣的淡金色粉末落了下来。

叶修无意识地发出的吃痛声和喘息声,几乎要刺穿蓝河的心脏。

为叶修治疗的时间显然大大超过了替蓝河治疗手臂的时间,叶修伤得很重,伤口溃脓、发炎,高烧随时都有可能骤然要了他的命。蓝河抱紧了他的纽芬兰白狼,看着他的血肉缓慢地生长,溃烂的皮肤慢慢向内合拢、挤压,十分钟后,拢成了四道清晰可见的血痂。

“他伤得太重了,我只能做到这样。”高英杰眼前发昏,站起来时差点摔倒,刘小别立刻扶住了他。他为自己的失态而抱歉地笑了笑:“这种天赋会反噬,虽然不是同等量的传递痛感,但叶前辈这样的伤真的挺疼的。”

蓝河默不作声地挪到叶修旁边,换下一块湿布,放在掌心中降温、加湿,又重新放了回去。他伸出手,悄悄握住叶修的左手。

他抬起头,望向二区的两人,郑重道:“谢谢你们。”

“我们微草从来不欠别人的。”刘小别说,“你帮我一次,我救叶神一次,咱俩扯平了。”

“明明是高英杰在帮忙......”笔言飞哼了一声,“行吧,谢谢了啊。”

刘小别懒得理他,等高英杰的天赋反噬过去,两人便一齐离开了。安文逸终于松了口气,防护罩的一部分终于能从叶修身上撤离,他的神色中透露着疲惫,道:“抱歉,我睡一会儿。”

笔言飞站起身,自觉地去检查附近的情况了。刚刚还充满声音的杂货店顿时安静了下来。安文逸入睡的速度很快,他是真的累坏了,刚刚躺下,便陷入了无声的睡梦中。

蓝河摸了摸叶修的额头,不厌其烦地为他降温,喂他喝水,仿佛清理伤口附近的灰尘。纽芬兰白狼依偎在他身旁,叶修则靠着他的右肩,他被挤在中间,浑身上下倍感疲惫,而一颗悬了已久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的手指碰了碰叶修的脸,终于还是忍不住那种绝处逢生、风雨后再见阳光的微笑。



tbc.

关于别哥和蓝哥打架:写这段时不停带入两人剑客的游戏职业,心想“都是剑客你们俩拉什么远程距离呢?”自己也忍不住笑出来了。

另外15章的评论区里,有朋友猜到蓝河遇到刘小别了,现在我要抓这个聪明的朋友去煲汤,喝完我一定也会变得很聪明!

(加上凌晨一点多更新的那章,今天也算是双更了八千字!倘若各位喜欢请雨露均沾地给两边心推评吧,谢谢!)

评论(29)
热度(325)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