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马尔科·ç½—伊斯是我的小行星。他在轨道上奔跑,我是宇宙碎石,无法抑制自己被他吸引。”
🖤Marco Reus💛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Theseus/Newt]Lion Heart

Theseus/Newt 原作哨向设定,小甜饼


“斯卡曼德家有两只稀有的巴巴里狮,这真是再珍贵不过的灾难了。”




驺吾被救回来时,斯卡曼德家迎来了一场几乎耗时一夜的腥风血雨。

起因是两只巴巴里狮,一只早已成年,而另一只看起来依旧年幼;它们无法再容忍那只忽然入侵的异己猫科动物,为了捍卫这片热爱已久的领地,以及它们亲密而唯一的主人,它们决定造反了。

起先是在房间里,后来战场转移至后花园中,斯卡曼德家没有一块土地能得以幸免。这都要怪纽特,是他先忘了这件事,忘记驺吾还在他那装满神奇动物的皮箱中,而他的哥哥也拥有一只巴巴里狮。要知道,它的破坏力要比其他精神系强多了。即使纽特早已和自己的精神系就驺吾的暂住问题达成了和解,但这不代表它不会造反——尤其是在它重新回到忒修斯的巴巴里狮身边后,那副模样简直像是天底下最能为它撑腰的雄狮回来了。

纽特不敢回忆,因为当时的场面实在太过混乱,糟糕到他根本不希望这件事继续停留在他的脑海中。他花了一天的时间,用高强度的恢复咒整理他们的家,从书房里轰然倒塌的书架到客厅碎了一地的吊灯,再到厨房中给地板染上色的调味品和食物(包括他们今天的晚餐)。最后是壁纸,所有壁纸——两只巴巴里狮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手下留情。光是看到那些留在墙上的锋利爪印,纽特都会感到心有余悸,难以想象驺吾在这里受到怎样的追杀。

他又气又累,恢复咒耗费他太多的意志力,而精神系们的消耗运动又掏空了他全部的力气。当他找到两只巴巴里狮时,它们正趴在一起睡觉。纽特看到它们身下的墨绿色窗帘,边缘装饰镂空碎花,顿时怒火中烧——那是妈妈最喜欢的款式,现在它被毁了。

他想揪住巴巴里狮们的耳朵,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改为呼喊它们的名字。在狮子们不情愿地醒来后,纽特将它们带到客厅,这次终于没有忘记把装有驺吾到皮箱锁起来。

“你们必须关禁闭。”一番训斥后,纽特说,“不能随便出来,就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们只准在高维度空间呆着,等忒修斯回来再说。”

他的巴巴里狮,缩在另一只体型大了许多的雄狮旁边,看起来仅仅是一只毫无攻击性的幼崽。小Artemis可怜巴巴地望了他一眼,似乎想要拒绝这样的结果。但它湿漉漉的大眼睛已经不能打动被疲惫席卷一身的纽特了。

至于另一个罪魁祸首,称得上助纣为虐的另一个发难者,属于忒修斯的巴巴里狮,表现得不以为然。它甚至张大狮口,朝纽特打了个哈欠。

“Apollo,别让我讨厌你。”纽特警告它,“我管不了你,但等到晚上,自然会有人来解决你的问题。”

他的确拿Apollo没办法,因为现在忒修斯不在这里,就算纽特要求Apollo回去他的高纬度空间,它也做不到。它是忒修斯专程留下来的,原因不在于监视纽特是否会再次偷偷离家,而是担忧他是否会在这样的局势下再遇险情。毕竟谁都受不了让一个和自己弟弟有过节的疯子流亡在外,更别说那个疯子还拥有超高的演说能力,能让所有黑巫师都跪倒在他身边。

安全。纽特想起忒修斯之前和他说过的话。他的心宽广得像太平洋,能让他承担各方的指责,去拯救另一个世界,然后做个名载史册的傲罗英雄,人人都会尊敬他、称赞他的伟绩;可有时他的心又小得像麦芒,驻足在针尖上,冷淡得像是只想做某一个固定的人的英雄。

“这样就足够了。”忒修斯说,“我总得先舍弃点儿什么,才能将你带回来。”

纽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不通忒修斯为什么能神色如此自然地对自己说出这样煽情的话。同时,他也觉得自己疯了。只要忒修斯离开一小时以上,每当他走在家中的每个角落,就能时刻想起他在这里和自己说过的每句话。


傍晚,夕阳还没完全落下时,斯卡曼德家的玄关处传来门铃声。在纽特还没反应过来时,他沉睡的巴巴里狮幼崽一跃而起,从窗户上挤了出去。

“Artemis?!”

纽特吓得够呛,立刻从地毯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冲到出门,差点儿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Artemis冲在最前方,Apollo跟随在它身后,紧张得看那只幼崽像个毛绒团子一样在地上滚动,横冲直撞,歪歪斜斜地朝大门跑去,直到它撞在忒修斯的小腿上。

“晚上好,小伙子们。”看到它们,忒修斯的表情比刚进门时松动了一些。他弯下腰,温柔地亲吻他们的精神系。

Artemis总喜欢与他亲近,它停在那里,哪儿也不肯去,湿润的眼睛一刻也不肯离开忒修斯。忒修斯钟爱它,于是花了更多时间,让自己的脸颊停留在幼崽的脑袋上。

Apollo还在等待。但它被自己的主人和向导同时冷落了,这让更乐于占据主导地位的它顿时有些不高兴。它从他们中间挤了过去,试图重展巴巴里狮的威严,动作强势又野蛮。它将忒修斯和Artemis分开,后者被它圈在身后,露出茫然的神色。

它舔了舔鼻尖,似乎仍对忒修斯的吻意犹未尽。

纽特从楼上飞快地跑下来。当他看到他的巴巴里狮幼崽完好无损时,松了口气。

“晚上好,纽特。”见到他的向导的一瞬间,忒修斯的表情更柔和了。他像是刚刚脱下了最后一层尖锐的武装和厚重的防具一样,这让他周身的空气都变得愉悦起来。

他放下公文包,解开风衣的纽扣,朝他的向导张开双臂:“想想看,现在你该说什么?”

“……晚上好。”纽特说。他握住楼梯的扶手,让刻有花纹的木头硌住自己柔软的手心,好告诫自己别表现得太奇怪。

“只有这样?”忒修斯问他。他在引导。这真奇怪,一个哨兵竟然会做出向导一样的举动。

当然不止。纽特的脸有些泛红,他已经想念他足足一天了。这和精神链接无关,而是忒修斯本人的问题。纽特把这些问题归结于离家太久而无法再忽视自己内心深处最渴望的声音。

纽特越过巴巴里狮们,来到忒修斯身旁,走进他的怀抱,抬起手臂抱住他宽厚温柔的背部。忒修斯低笑了一声,双手覆上他衬衫下的脊椎骨,在那里来回抚摸。

他的动作很轻,像在安抚一只幼猫。纽特忍不住闭上眼睛,感受他的动作。

一开始是拥抱,然后是一连串细碎的吻,落在纽特的额角,眼睛与睫毛,冰凉的鼻尖,最后停留在他的耳廓上。

忒修斯对这里情有独钟,每次都能亲吻很久。直到纽特的耳朵红到发热,几乎要灼伤他的嘴唇时,才会意犹未尽地停下。

纽特听到他低沉的声音,他在叫自己小月亮,或者小糖果之类的。这些词语听起来有点羞耻,甚至有些好笑,但纽特并没有像从前那样排斥。少年时代他总觉得这是被当作无知与幼稚孩童的称呼,直到他们真正链接后,他才明白,对于忒修斯来说,这些都是他发自肺腑的爱恋与诚挚,多年来一直如此。

纽特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赶在窒息之前。

“我要告状。”纽特说,“你不知道它们今天在家里惹出了多大的乱。”

“什么乱子?”忒修斯瞥视了一眼他的精神系,后者不自然地扭过脑袋,舔了一口尚在情况之外的巴巴里幼狮。

纽特详细讲述了一次他今天的遭遇,毁坏的家具和几乎全部战损的墙纸,包括妈妈最喜欢的窗帘。这些糟糕的回忆再次冲进他的脑海,清晰又深刻,简直不能更坏了。

他听到忒修斯的轻笑,明白他是通过链接看到了自己脑海中的一切,但他不明白自己脑袋里有什么好笑的。

他干脆问出口了:“忒修斯,你在笑什么?”

“看到了些让我感动的东西。”忒修斯说,“我没想到的是,你会在我离开仅六十分钟就开始思念我。”

纽特的脸顿时红了。

他手忙脚乱地撕开他们的共感,封闭他的记忆,然后抱起自己的巴巴里幼狮,转身朝楼上快步走去。

“等等!”忒修斯在他身后大笑,“纽特,至少把Artemis留给我吧?”

“想都别想!”纽特感到头晕目眩。

他大概明白了Apollo那热衷于搞出事情的习性是来自谁了。教科书说得总没错,精神系就是另一个自己,而Apollo绝对是忒修斯的翻版,他们一模一样。

该死。他想,下次他绝不会再给忒修斯可趁之机了。傲罗的习性,他总能抓住一切空隙,切入他想要的点。这真是太讨厌了。

说来说去,最终,这都怪他们的精神系,这两只巴巴里狮。

要知道,斯卡曼德家有两只已经灭绝的生命做精神系,这真是再珍贵不过的世界灾难了。




end.

写到3000字,想到了更适合的双狮哨向设定,所以这篇写得有些匆忙。

要搞一个一战战场上兄弟的双狮!


[骨科组/RPS传送]

[Callum/Eddie]不小心在片场亲了偶像怎么办

[Theseus/Newt]斯卡曼德书信集

[Theseus/Newt]哥哥比我小了十六岁

[Theseus/Newt]四次拥抱,与他们新的一天


评论(25)
热度(883)

© è§æ˜±ç„¶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