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马尔科·罗伊斯是我的小行星。他在轨道上奔跑,我是宇宙碎石,无法抑制自己被他吸引。”
🖤Marco Reus💛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别出心裁》

周江/原作设定


 “你的别出心裁,我的食髓知味。”




这是轮回战队普通而平凡的一个晚上。


周泽楷上QQ,扒出孙翔,连发企鹅疑问表情包。


“好烦!”孙翔怒道,“我在打游戏!”


“问你一个问题。”周泽楷说,“很严肃。”


“又干什么?”孙翔立刻变得很警惕,“我也很严肃。你不要因为我和你刚在上赛季拿了搭档成就,就想要来坑我。你有前科。”


周泽楷自动忽略了后面这段,问:“你觉得江怎么样?”


“副队?”孙翔想了想,“就那样啊。人挺好的,看他都看习惯了。”


不等周泽楷回复,孙翔又问了句:“你想干什么?替换副队在轮回是犯法的!况且江波涛那么好。”


“不换,你想太多了。”周泽楷说,“我就问问。”


“哦。”孙翔还是不敢信,“那你问这个做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和企图?你说出来,我去告诉大明。”


他的确有所企图。对江波涛。但周泽楷冷静地分析了一番,觉得这件事不能先让孙翔知道,于是又把打了半行的字删掉了。


“没事。”他和孙翔说,“田野调查一下。好搭档。”


孙翔莫名其妙,总觉得自己被周泽楷唬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最后还要被拿颗糖哄一下,简直是对自己人格和智商的侮辱。


“周泽楷,你太过分了。是不是兄弟?”孙翔咬牙切齿,“是兄弟就给我……”


后面的话周泽楷一个字都没看到,因为他已经关掉了和孙翔的聊天窗口。他从列表中拖出了方明华,敲了几下,发去企鹅大哭的表情包,比给孙翔的还要多五个。


“干什么?发这么多表情。”方明华没有在打游戏,态度显得比孙翔要好那么一点,“说。”


“你在干什么?”周泽楷也问他。


“哦,和老婆聊天。”方明华说,“视频呢。不像你们,单身的单身,暗恋的暗恋。我好歹也是拖家带口,有所牵挂的男人。”


周泽楷发了一个企鹅侧躺在地上呵呵的表情。


“你要说什么?不说我就继续视频了。”方明华问,“我不和你磨蹭,浪费时间,你什么时候变得和许斌一样了。”


“男人慢是好事。”周泽楷说。


“……真该把你说这种话的截图发给小江。”方明华无语了,“他还一直以为你是个不会讲荤段子和骚话的纯真少男呢。情人眼里出西施,他真是活该被骗。”


“我也差不多。”周泽楷说,“但我们不是情人。我现在很难过。”


“你现在又难过。”方明华替他改了一个字,“说说,这是怎么了?告白被拒绝了?”


“八字没一撇。”周泽楷说。


方明华头像上的小白板闪了好几下,半天,才发来一句话:“不是吧,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嗯。”周泽楷用了一个企鹅疯狂点头的表情,“好喜欢小江。”


方明华震惊了,大约有五分钟都没能回复消息。直到周泽楷再次发来信息,询问他是不是去上厕所了时,他才有所反应,先是铺天盖地的省略号,然后再加一堆鲜红的感叹号。


“搞什么!”方明华被他吓死了,“怎么是小江!”


“我也想知道。”周泽楷表现得很冷静,“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这种时候就不要再显摆你的文学素养了。”方明华无语凝噎,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周泽楷网上网下、表面内心差距会这么大,“怎么就喜欢上了?”


“喜欢这种事哪里需要理由?”周泽楷反问,“你喜欢嫂子,也需要说出一百个喜欢的原因吗?”


“得了吧,你也就能用手伶牙俐齿。”方明华真是服了他,“和输入法一决高下算什么?你有本事站在小江面前去说。”


“……这个真不敢。”周泽楷说。


方明华又不说话了。但这次他只停顿了大约两分钟左右,很快又回复周泽楷。


“你是不是去找孙翔了?”一回来,方明华就问。


“嗯。”周泽楷承认,“问问他怎么看小江。”


“你问他有什么用,他母胎solo这么多年。”方明华说,“这下好了,他不打游戏了,现在怼在我QQ上轰炸我。”


“他问你什么?”周泽楷问。


“问我你是不是要把小江换了。”方明华说,“你怎么跟他讲的?”


周泽楷去繁就简,挑重要的内容讲了下,“我感觉我的表达没有任何问题。”


“你换个人聊,也许就没有任何问题。”方明华彻底无语了,“你和翔翔说,他能不瞎想?他那还是凡人思维吗?”


“不会吧。他都没想到我喜欢小江这一层,我表现得不够明显。”周泽楷说,“但这么一想,我就更难过了。”


“你还没试试看,又怎么知道不会成功?”方明华很快适应了自己的新角色,充当知心哥哥,“别难过了。喜欢就去追,还有我们给你撑腰。”


“孙翔不帮我。”周泽楷忧伤地说,“反正我看出来了,他更喜欢小江一些。叛徒。”


“……还有我们,其他人。”方明华恨不得现在就打开宿舍门,把孙翔从隔壁房间拽出来,好好教育一番,警告他千万别在周泽楷的情感问题上说多余的话,即使他说的都是对的,“你应该现在就关上电脑,躺到床上去,好好想想,接下来你打算怎么追求小江,以及你打算怎么告诉他这个……喜讯。总之你先快乐地畅想一下未来,然后睡觉。”


“是的。谢谢。”周泽楷诚恳地说,“听你的。梦里什么都有。晚安。”


不等方明华和他说再见,周泽楷就关掉了窗口。他关闭电脑,给手机充上电,扑倒在床上,把脸埋在蓬松的枕头里,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又打开手机,看到QQ里有一条未读消息,来自江波涛。半小时前他询问周泽楷在做什么,隔了五分钟没得到回应,又发来一个问号,企鹅挠头的那种。但他所有的消息都石沉大海,因为那时周泽楷正忙于和知心方明华交流经验,开了免打扰模式,以至于他什么都没看到。


微信也收到了一条消息。周泽楷打开,看到江波涛发来一句晚安,十分钟前,距离他没能得到周泽楷回复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方明华说的没错,他也只敢在网上这么聊聊,说那些看起来和他外形以及给别人感觉完全不同的话。但每当需要当面讲话时,他又会变得惜字如金起来。他总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有些人把情绪蕴含在语言中,他却只能用行动来证明他的想法。


但爱情是需要沟通的。至少他是这么认为。如果他连说都不愿意说,江波涛又凭什么愿意和他在一起呢?没有人喜欢每天都得面对爱人的沉默,还要像面对空气那样自言自语。倘若得不到任何回应,爱情又凭什么能得到延续。它不该被延续。


第二天,周泽楷坐在电脑前,打了个哈欠。


江波涛和杜明一路,走进轮回的训练室时,手中拿有两只灰色的马克杯。杜明去了吴启旁边的位置上,江波涛朝周泽楷走来,把其中一个杯子放在他的手边,里面装满煮好的咖啡。


但真正让周泽楷霎时清醒过来的不是咖啡因,而是江波涛本人的靠近。江波涛似乎蒸腾了周围的空气,令他感到燥热。他下意识地往旁边挪动了一些。


江波涛似乎没有察觉周泽楷的小动作,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和他说早安,又指了指自己的眼角,“小周,你的眼睛很红。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周泽楷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没事。”


“真的没事?”江波涛有些怀疑,“翔翔说你们昨天晚上聊挺晚的。今天早上我看到他时,他也挂了点黑眼圈,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肯讲,说要自己解决。你们吵架了?”


又是孙翔。周泽楷不动声色,在心里巴雷特狙击孙翔一千万次,冲江波涛摇头:“真没事,没吵架,你放心。”


“好吧。”江波涛耸肩,“等你想说了的时候。”


那我就告白。周泽楷在心里说。然后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不得不用左手撑住下半张脸,掌心贴在脸颊上,双眼盯住屏幕,极力让自己显得不要那么刻意。


他听到江波涛叹了口气。过了会儿,空调的温度降低了两度,有人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江波涛和颜悦色地和他们解释原因,原来是因为他们的队长看起来有点热。


“年轻人,肝火旺,回去吃点柚子。”经理来串门,正好听到这里。出于对轮回门面的健康身体的考虑,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他们的感情问题,“小周这两天怎么了?魂不守舍的,谈恋爱了?”


经理当然不觉得周泽楷真的会在谈恋爱。但就像所有的长辈一样,这是个亘古不变的话题,且周泽楷永远都逃避不过去。归根结底,都怪脸。


方明华刚刚进门,闻言脚底一滑,手中的保温杯泡枸杞差点洒了出来。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谈恋爱怎么可能呢?”方明华赶紧帮他澄清,“您别拿小周开玩笑了,没看他脸都红了?等会儿还要训练呢。”


“对。”周泽楷附和一声,“赛季难打,成绩最重要——”


“个屁。”孙翔起晚了,也刚刚进门,正好听到周泽楷这句话,没好气地怼了回去,“周泽楷!你居心不良!”


“什么情况?”江波涛一头雾水,“这是闹什么呢?”


孙翔三步并作两步,仗着自己身高腿长的优势,几步窜到周泽楷和江波涛中间,抓住两人的椅背,把江波涛推远了点儿——他拖不动周泽楷,有点沉。孙翔绝望地咬了咬牙,决心回去好好健身。


“你不要以为你是队长我就怕你。”孙翔很警惕,眼睛下面还有一抹乌青,显然昨天晚上没睡好,“不准换副队,听到没有?不然下赛季你就自己一个人冲最佳搭档去,我不跟你玩儿了。”


方明华十分机智,撺掇吕泊远等仍一头雾水的人,先把同样一头雾水的经理请离了训练室,然后关上门,开起内部会议。


“我不同意换副队。”孙翔扯了把椅子过来,坐了上去,大大咧咧地分开腿,一副谁都不能拿他怎样的模样。


“翔翔,冷静点,没人说我们要换副队。”方明华又恨不得把他拎到隔壁,好好教育一番了,“这是他们自己的事。”


江波涛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不明白孙翔说的换副队的事情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更不知道方明华是在说他和周泽楷的什么事,居然能让所有人都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方明华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大致讲了一次,避重就轻,去繁就简,没有涵盖周泽楷后来提到的惊天发言。他朝周泽楷使了个示意他要么把握好机会,趁热打铁,要么就把问题想办法解决了,糊弄过去也行,至少别让它在现在爆发。


“总之,你们自己聊聊。”方明华边说,左手抓住娘家人孙翔,右手抓住婆家人吕泊远,身后带起一串儿吴启和杜明,朝门外走,“有什么事,你们自己解决。”


门在他们身后关上了。


室内的温度降到了极点。即使外面的阳光穿透玻璃照了进来,也冷得周泽楷差点儿打了个哆嗦。


“你想换我?”江波涛打破沉默。


“没。”周泽楷有些紧张,有些心虚——明明这都是没有的事,“孙翔瞎说。”


“我差点信了。”江波涛靠在椅背上,笑了,“毕竟小周好像一直在躲我,而我不知道原因——大明说的对,我们之间的确有点问题。你想解决吗?”


周泽楷不记得自己有这样的行径。他站在原地,开始思考自己近些日来的举动,约莫也只是些不会在食堂同进同出、训练后先行一步、拒绝周末一同外出的邀请罢了……周泽楷边想,边有点冒冷汗。他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在试图将江波涛推得远一点,原因仅仅是自己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追求的方式。


这太糟糕了。


“对不起。”周泽楷只能承认,“我有事。”他想以后再谈这个。至少不是现在。


“所以你早上也不告诉我。”江波涛叹了口气,“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我陪你一起不开心也可以的。”


但周泽楷不怕江波涛不开心,就怕江波涛在得知他的心思后,对他避之如虎蛇。他不希望因为爱情而推开江波涛,更何况这爱情尚未钻出泥土,连萌芽都没有,他不想因此就摧毁他们建立起的朋友之间的感情。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也许是以后。他选择先延后,而不是脑袋一热,把所有事情全盘托出。他不能做个如此冲动而不负责的人。


见他不说话,江波涛也不打算追问了。他干脆站起来,从高处看周泽楷,轻声说:“我去喊他们回来训练。”


周泽楷觉得他的眼里有一些失望。他动了动嘴唇,没能说什么,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嗯。


太惨了。他想,恋爱真难,恋爱前期则是最难。人们总是难以在这个时期张口,是因为他们又想得到,却又害怕失去之前所拥有的一切。


“小江。”周泽楷鼓起勇气,叫住他,“一起去玩。这周末。”


“好呀。”江波涛回头,笑眯眯地答应了。


周泽楷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直到在打开门的一瞬间,江波涛再次回头,看向周泽楷的表情有些可惜。


 “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喜欢你呢。” 他笑了笑,表情有些遗憾,“不过现在看来,我还是挺失败的。”说完,他走出了训练室,身影消失了。


周泽楷瞬间懵了。


任是给他十年的时间,恐怕他也不会这样想。周泽楷只会拼命往前冲,努力追求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昨晚他还这么说过。现在,他只想冲出训练室的门,找到方明华,揪住他的衣领拼命晃他,然后告诉他自己说得一点儿都没错。


只不过是江波涛别出心裁了点儿,而周泽楷什么都没能猜到。




End.

之前的小周生贺,和《食髓知味》是一组。

结果好像有点烂尾……


评论(15)
热度(42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