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15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摘要:“没有别的办法了。”蓝河眼神坚定,“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我已经喜欢他太久了。为了他,我愿意去面对所有本可以逃避的战场。”

他转身,投入独身斗争。



正文:


第二天,外面天色阴沉,狂风肆虐,满地的黄沙呼啸而过。一股浓重的铁锈味刺入鼻腔,蓝河爬起来,右手肘撑在地上,从吧台后面探出头。

沙地上没有脚印,窗框上的红外警报器始终处于待机状态,蓝河松了口气,重新靠回吧台上。他的左手正被叶修牢牢握住,后者力气大的出气。蓝河挣脱了一番,没能成功,而叶修竟是一点醒来的迹象也没有。

他的手心很热,从两人交握的地方不断传来高温。蓝河微怔,伸手去摸叶修的额头,入手同样是一片滚烫。

“叶修?”蓝河嘴唇翕动,脸色苍白,“能听见我说话吗?”

叶修没有回答他。

蓝河抬高声音,又叫了一次他的名字。这下连安文逸和笔言飞都醒了。

笔言飞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叶修在发烧。”蓝河说。他拿开盖在两人身上的防水布。当他的手伸向那层裹在外面的冲锋衣时,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视线所及之处,一只体型巨大的纽芬兰白狼正趴在叶修身边,粗粝的舌头一下一下舔着他的腹部。

蓝河闭了闭眼睛,将白狼的脑袋拨到一边去,小心翼翼地拉开黑色冲锋衣的拉链。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暗红。

安文逸立刻扑了过来,动手检查叶修的伤口:“怎么回事?!”

“是丧尸。”蓝河眼眶酸涩,“我被地下的丧尸制在原地了,剩下的都是叶修去解决的。”

“那东西没毒,但他的伤口发炎了。”安文逸说,“放在平时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抗生素和消炎药就可以解决。但这里是沙漠,什么都没有,而且明天下去我们才能回到总区。”

“他的天赋里就没有治疗之类的吗?”蓝河嘴唇发白,“只有五个可以同时存在的天赋,切换的时间间隔有一小时,他......”

“余下的四个天赋是在战场上进攻和保命用的。”安文逸说,“叶神暂时放弃了治疗天赋,是因为觉得有我的防护罩在,这个天赋多半不会在丧尸面前用上吧。”

“但他预估错误了,从昨天起我们就没有再遇上别的参赛者,他没办法找到拥有治疗天赋的参赛者。也许昨晚他的伤口就发炎了。”蓝河低声道,“我一点儿都没发现......”

“这不是你的错,谁都没发现他有异常。”安文逸说,“我们还有药吗?”

“只剩下一些止血绷带了。”笔言飞翻空他们的背包,把那一小节可怜兮兮的绷带递到安文逸面前,“昨天你的手流血很厉害,我怕影响到以后行动,基本都拿去给你止血用了。”

“谢谢。”安文逸点了点头,把绷带交给蓝河,“别紧张,我会负责把伤口附近的衣服剥开,你给他止血,能做到吗?”

蓝河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捧起那截短小的止血绷带,手上仿佛有千斤重。

安文逸的手很巧,动作迅速,但这不耽误三区的两人看到他的手在发抖。叶修是能为他们三人撑起接下来旅途的人,阿瑞斯竞赛中,每一刻的情况都瞬息万变,败给天气和自然地理环境,被参赛者淘汰的人比比皆是,他们绝对不能因为一个伤口发炎就失去他。

破损的贴身黑衣上,呈现出四道参差不齐的爪印。腰腹处的伤口已经化脓了,之前流出的血液干涸凝固在皮肤上,原本的暗红色转化为黑色。

这伤痕如针般深深扎入蓝河的眼中,刺透他凉了一半的心。想起昨日叶修抱起他向外冲去,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直到他神智恢复清明,才放他下来自己走。

这一路上,他是怎样忍耐过来的?

安文逸拿出一把折叠军刀,用水浇了一遍后擦干,放在打火机上燎。片刻后,他将军刀沿破损的衣物处横插进去,一点点削去被干涸的血液黏在皮肤上的布料。

“伤口附近已经有腐肉了,你得把它们割掉才行。”蓝河打开手电筒,指给安文逸看。在光线的照射下,叶修腰腹部的伤口愈发的触目惊心,大块黑色的血液黏连着破损的皮肤,泛红的皮肉由伤口向外两侧翻开,卷了起来。

蓝河不忍的别过头去,始终没有松开叶修的手。

安文逸开始处理那些腐烂的皮肉了,当他的折叠军刀触碰到叶修的伤口时,后者开始无意识地大口喘息,灼热的额头上滚落汗珠,不安地想要躲开利器。丧尸虽然无毒,却能加速伤口的腐化。叶修已经独自一人撑了一个下午加一整个晚上,他在睡前还与蓝河道了晚安,可这一晚过去,竟是到现在也没能说上一句“早上好”。

纽芬兰白狼盘踞在蓝河身旁,用脑袋顶蓝河的后腰,不住地让他更靠近叶修。它痛得不安,尾巴不断在沙地上来回拍打,烦躁地用四肢刨着地面。

“蓝河,你在看什么?”笔言飞问。

纽芬兰白狼将下巴垫在蓝河的腿上,喉咙里发出一连串警惕的呜咽。

“......”蓝河张了张口,“没什么。”

十分钟后,安文逸将军刀收了出来。蓝河用止血绷带附住叶修的伤口,刚刚抽回手,一层薄薄的防护罩又垒在了伤口上方。

“药效可能会不太好。”安文逸用没受伤的手捏了捏鼻梁,“现在离这张地图结束还有两天,我们得再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再找个备用的休息地?这家杂货店还是太小了,况且叶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他可以恢复。”蓝河打断了安文逸的话,“我去找药,你们留在这里。”

“你要怎么找?”笔言飞拉住他的手臂,一脸紧张,“这里只是个废弃城市!除了参赛者,还有丧尸,你忘记你昨天都经历了什么了吗?”

“就是因为有参赛者,我才觉得有希望。”蓝河抽回自己的手臂,站起身来,“现在出去,找个天赋差不多的、身上有药品补给的对手,只要我能淘汰他,那我就能救叶修。”

他低下头,再也抑制不住眼神中溢满的爱恋。叶修还在昏睡,发炎的伤口每时每刻都在折磨他的身体,已经没有时间再留给蓝河去浪费了。

纽芬兰白狼蹭了蹭他的脚踝,呜咽了一声。

它已经被无意识地丢弃在外围空间太久,再这样下去,只会愈加消耗哨兵的精神力,对叶修百害而无一利。

“我和你一起去。”笔言飞也站了起来,“我们是搭档,你需要我的天赋帮你探路。”

“但现在你应该留在这里。”蓝河说,“你可以预知危险,如果感觉到有其他参赛者靠近,就立刻和安文逸一起带叶修离开。有安文逸在,即使遇到正面冲突,你们也能安全逃开的。”

“但这不是万全之策。现在距离委员会提出的要求还差一个人,你可能会被淘汰。”安文逸开口,试图挽留他,“也许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可蓝河已经下定决心。他向来如此,一旦做出了什么最终决定,只要自己认为有把握,就会拼命去完成。

“没有别的办法了。”蓝河眼神坚定,“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我已经喜欢他太久了。为了他,我愿意去面对所有本可以逃避的战场。”

安文逸怔了怔:“你不知道吗?叶神——叶修他......”

“他会留在阿瑞斯竞赛中的。”蓝河说,“我保证。就像你昨天说的,也许我不喜欢直接面对其他参赛者,以天赋去击败别人,冲出一条路,更多时候是等待时机。但现在我可以为了他去踏出这一步。”

“不,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安文逸有些急迫,他的声音几乎都变了调,“叶修不会希望你因为这个就去和其他参赛者正面对抗的。你忘了他说过什么了吗?他会保护你的,一区和三区的合作也不会突然中止,你以为我们一区是与世无争的地方吗?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

他说不下去了。

在两人的沉默中,蓝河笑了起来。他右手握拳,敲了敲心脏的位置,说:“祝我好运,兄弟们。”

“……我们等会儿就见。”笔言飞如是说。

蓝河固定好大腿上的绑带,检查手上的武器。他没有带背包,打算就此轻装上阵,尽快解决掉某一个路过的参赛者。

他绑好靴子上的鞋带,中间三指放在嘴唇上一吻,以此动作伸出手臂,向两人行礼。*

见他行礼,笔言飞嘴唇翕动,脸色苍白,眼睛盯着蓝河,几乎眨都不眨一下。往日里他是蓝雨整个战斗部署部门中最大的开心果,而现在,他连挤出一个微笑的动作都做不到了。

半晌,两人缓慢的举起手,手指亲吻嘴唇,又亲吻苍白的空气。

在得到他们的回礼祝福后,蓝河立刻转身,坚决而果敢地跃出吧台,跑动起来。

他的身影很快从杂货店中消失了。




tbc.

*此礼仪来自《饥饿游戏》原作。通常用在葬礼上,代表尊敬、怀念和祝福。在凯特尼斯离开十二区,前去参加饥饿游戏时,十二区的人民曾对她做出这样的动作。因为他们觉得凯特尼斯将会一去不复返。





评论(17)
热度(28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