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马尔科·罗伊斯是我的小行星。他在轨道上奔跑,我是宇宙碎石,无法抑制自己被他吸引。”
🖤Marco Reus💛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1929/茨布]口是心非

哈弗茨/布兰特

两个小孩昨天一起压马路,被球迷抓住拍合影了,由此忽然想到的短小内容。

我爱德甲,赞美德甲,赞美勒沃库森。昨天我们1:0!

(这真是我磕过的最冷的CP了,但我还是很爱药厂双子星,爱到每天哭泣)



-


“天气真冷。”布兰特说。


“是的。很冷。”哈弗茨说,“实在太冷了。”


“为什么德国这么冷?”布兰特在从窗户缝隙钻进来的风中打了个哆嗦,“或者说,勒沃库森。这里一年比一年冷了,而我们还要每天起早练习。”


“而且穿的很少。”哈弗茨强调了其中的程度副词,“我想要棉服。虽然我只有十九岁但我觉得我需要提早保暖。”


“唉。”布兰特叹了口气,“所以,在这个不需要穿单薄的训练服,在四面灌风的训练场上追球,也不用起大早出门的今天,你为什么还要穿这么少?”


“什么?明明是你。你穿的比我少更多。”哈弗茨把手收进卫衣的口袋里,抬了抬腿,“至少我穿了一条厚牛仔裤!”


“是啊,厚牛仔裤。”布兰特把他的腿挤到一边去,“破洞的那种,你会得关节病的。”


“你还露脚踝。”哈弗茨不甘示弱地嘲笑他,“你可以摸摸看,你的脚踝比外面的露天电话亭的铁皮还要凉。”


“哈,要风度的家伙。”布兰特翻了个白眼,指了指凯·哈弗茨一定要搭在他大腿上的腿。幸好他们正并排坐在快餐店靠里面的沙发上,否则这画面实在太诡异了,“把你的腿挪开!很沉!”


“你要我背你跳水坑时怎么不说很沉?”


“因为我从来不觉得我很胖!”


布兰特不想讲话了,连白眼都懒得翻,低下头吃完自己的那份薯条,又把手伸到哈弗茨的餐盘里,摸走了他的炸虾条,引来对方的不满。


“你再吃一口,”哈弗茨说,“我就告诉拉斯,让他解决你。”


“好啊。”布兰特含含糊糊地说,“你去吧。然后我们就可以分手啦。”


“什么?”哈弗茨立刻变得紧张起来,警惕地盯着他,“你这个人——”


“像个小孩,爱耍无赖,吧啦吧啦。”布兰特吃完男朋友的炸虾条,好像他的胃终于得到了一丁点的满足似的,舒服地叹了口气,把自己的脊背塞在柔软的沙发里,脑袋靠在他男朋友的肩膀上,“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像个小孩,行使一下你那刚刚结束不久的未成年人的撒娇权。”


“那也不能提分手吧?有谁把这个词儿挂在嘴边当玩笑开?”哈弗茨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了,“给我立刻收回。”


“再给我买一个冰淇淋。”布兰特伸出一根手指,舔了舔嘴唇,“怎么样?”


凯·哈弗茨重重地哼了一声,把男朋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推开,起身去给他买冰淇淋了。第二个半价——他向来不在乎这些小折扣,但布兰特喜欢,因为这意味着他可以借用两个人的名义,然后一人吃两份食物了。


哈弗茨一边计较他以往的行为,一边等待排队,中途越过层层沙发靠背,看到布兰特冲他招手,对他露出笑容,金发在快餐店的灯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尤里安·布兰特真是个讨厌鬼。哈弗茨心想。当队伍轮到他时,“两个冰淇淋。”他说,“还要一盒炸虾条……大份的。谢谢。”




end.

评论(4)
热度(4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