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理想国》14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摘要:爱情就是让人陷入粘稠糖浆,想要抽身,又奋不顾身。

“你们都活着回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透明的聊天内容,以及不公开的聊天。

这是第二张地图的第一个夜晚。



正文:


苍凉黄沙,横亘大漠。

一抹落日出现在沙丘的尽头。

两人沿来时的路向回走,天色逐渐变暗,气温开始降低。蓝河搓了搓冰冷的双手,往手心里呵了口热气,又搓了搓。

“我们只捡到了一盒火柴。”蓝河说,“不知道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他们俩搭档还是挺方便的。”叶修说,“一个对危险有预知能力,一个能创造防护罩,打不过也能绕开走,你别担心。”

距离两人逃离废弃银行的尸潮,已经过了大约三个小时。在蓝河的要求下,两人多选择在那些看上去较为安全的建筑物中寻找休息地点。这些地方面积较小,大多是一些独门独户的店铺,灾难降临之后,破损程度不算特别大,且距离最近的逃生口不超过三十米。

蓝河已经怕了那些丧尸了,说什么也不肯再涉足建筑物中更深层的地方,更不让叶修去。

“在门口生火也不安全。”叶修劝他,“你觉得没脑子的丧尸和有脑子的参赛者哪个更可怕?”

“我不管。”蓝河拉住叶修的手臂,坚决不让他过去。

最终这个问题以叶修的妥协而告终。他们寻找到一家杂货店,面积狭小,藏在一堆散落的残破砖头后面(这里也许曾经是条夹在两座楼之间的小巷)。杂货店大部分都未被埋在黄沙之下,他们不用再担心会有一只形如枯槁的灰色手臂从看不见的地方冒出,忽然拦住他们的去路。

蓝河满意地转了一圈,敲定了这里。

他是真的吓怕了。

沙漠中,天黑的速度往往和陡然拉大的温差来得一样快。两人走到城市的入口处时,天彻底黑了下来。安文逸和笔言飞正站在那里,前者的手掌上缠着一圈绷带,神色紧张。

“你们怎么了?”他问。

“遇到点儿小麻烦。”叶修揉了揉蓝河的头发,“给他吓着了。”

“是哪个区的参赛者?”

“没遇到参赛者。”

“那……”

“是丧尸。”

“我靠,还有丧尸?”笔言飞倒吸一口冷气,“真的假的?”

说到这里,蓝河就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毒奶:“要不是你瞎说......”

“我冤枉啊。”笔言飞叫屈,“我哪儿知道他们真往这里放丧尸?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叶修又问安文逸:“你的手怎么了?”

“放在他身上的防护罩被什么东西抓到了。”安文逸指的是蓝河,“抓他的东西力气太大了,我多费了些功夫才保住他的腿,结果就反伤了。”

蓝河立刻停下揪着笔言飞衣领摇晃的动作,一脸歉意:“我很抱歉......”

“辛苦了。”叶修开口,顶掉了他没说完的话,拍了拍安文逸的肩膀,“多亏了你,我们现在才能好端端地回来。”

安文逸点了点头:“你们找到地方了吗?”

“找到了。”叶修说,“还挺不错的。现在去?”

四人站在原地,交换情报过后,一齐向今晚的休息地走去。叶修和安文逸走在前面带路,蓝河和笔言飞稍微落后几步,跟在两人后方。

蓝河拿过笔言飞的水瓶,一边往里面灌水,一边听笔言飞唠叨今天下午的所见所闻。他讲起两人沿城区边缘行走,在寻找木材的过程中,遇到了七区的皇风和九区的雷霆,四个参赛者在第二张地图里狭路相逢,其中三人被淘汰,最后一个雷霆的选手侥幸逃过一劫,却断送在了微草的刘小别手里。

“他们也来这边了?”蓝河皱了皱眉,“投放的位置偏差还是很大......我以为我们要碰不上了。”

“现在大家都怕被阿瑞斯委员会取消参赛资格,所以拼了命的寻找其他参赛者。”笔言飞叹了口气,“还差一个人就满十五了,可能在这之后竞争就没那么激烈了,我觉得没准儿我们能熬过这张地图。”

蓝河点了点头:“没问题的。”

“丧尸......”笔言飞换了个话题,余光瞄到安文逸放慢的脚步,逐渐退到两人身边,“你来干什么?听我们聊天?”

“我有话和蓝河说。”安文逸指了指前面的叶修,“你去那边,回避一下。”

“你们俩有什么可聊的。”笔言飞不满道。话虽如此,他还是加快脚步,一步三回头地朝叶修旁边赶去,一脸的警惕。

蓝河的怀里抱着水瓶,走在安文逸旁边,无形之中,一种来自旁人的压力陡然剧增。他咽了咽口水,道:“有什么事吗?”

“没有水了。”安文逸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水瓶,解释道,“我挺怕这种干旱天气的,忍不住就喝了很多。”

蓝河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我也是。”

两人的对话简短而无趣,蓝河话音一落,彼此间的气氛再次降至零点,尴尬得不行。蓝河目视前方,双眼放空,看着前面两人的背影开始神游。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走出几十米后,安文逸忽然说道,“既然我把我的天赋放在你和叶神身上了,不管你们谁遇到危险,我都会全力以赴的,所以你不用把这个伤算在自己身上。”

“我尽力了。”蓝河静了一会儿,开口道,“也知道消沉和萎靡一点儿用也没有。但我还是很抱歉,我不知道你要为了那层防护罩付出这种代价。”

安文逸的右手自然下垂,手掌始终不能握起,绷带上隐隐渗出血迹。

“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安文逸抬起手臂,上下摆动了两下,“你们都活着回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蓝河感动地点了点头,主动帮安文逸把水瓶塞回背包里。安文逸没有再说别的,加快步伐,回到叶修旁边,拍了拍笔言飞的肩膀,示意他回到后面去。

笔言飞立刻一溜烟儿跑了过来。

“安文逸欺负你了没?”他警惕道,“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去揍他。”

“你是输出还是我是输出?”蓝河哭笑不得,“他就是来安慰我两句,没别的。”

笔言飞哦了一声,盯着他的眼睛:“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告诉我。”

“知道了,你是我搭档嘛。”蓝河和他勾肩搭背,走路走得歪七扭八,“刚才叶修都和你说什么了?看你们聊得挺欢。”

笔言飞没有立刻做出回答。他视线从蓝河的眼睛挪向那些支离破碎的建筑,又抬头仰望天空,仿佛那里有什么更吸引他的东西。一波接一波的数据正从他们头顶上滑过,形成细细密密的网状方格,又迅速在天际陨落了。

半晌,他说:“没聊什么。


四人回到那间杂货店时,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了。距离人类的最佳睡眠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但天赋者总有那么些不同,普通人觉得他们天生精力旺盛,却不明白那是动物警惕逃生的本能。他们随时都能从睡梦中惊醒。

安文逸打开通讯器,将杂货店整个扫描了一遍,冲他们点了点头:“安全。”

蓝河松了口气,跨进店中。在坐下来之前,他警惕地在沙地上踩了几脚,确定下面没有什么恐怖的异物后,才放心坐了下来。

这家杂货店面积狭小,其中有一半都被倒塌的木柜和桌椅占据。吧台横在店铺中间,体积宽大,正好可以将他们挡在墙前。笔言飞在入口内侧的窗框上装了两颗红外警报器,倘若有什么走进这里,一定会留给他们充足的备战时间。

四人分了背包里的压缩饼干和水,东西不多,但姑且能填饱肚子。

“我在沙丘上看到过一只土狼。”安文逸说,“不知道它是成群的还是单独的。不过既然我们的食物不够,要么去抢别的参赛者,要么就去自己捕猎。”

蓝河皱了皱眉:“我选后者。”

“你不愿意和参赛者正面对抗?”安文逸问,“我提醒你,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就算你能坚持到最后,直到阿瑞斯最后一张地图里只剩下你和另一个人,你也得动手。”

他看了叶修一眼,补充道:“当然了,除非在你动手前,‘第二名’和‘第三名’已经相互淘汰了对方,你坐享其成。但这种情况太少了。”

“我知道。”蓝河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花最少的力气淘汰最多的人,这个方案对我们来说才是最稳妥的。”

鉴于这次的阿瑞斯竞赛由一个Omega和一个Beta参加,笔言飞既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而他们战斗力和续航能力有限,因此,这已经是目前来说,蓝雨所能提供的最佳基础方案了。

提到下午分开行动的经历,蓝河倍感心力交瘁。笔言飞又陈述了一遍刘小别,他已经完全继承了蓝雨和微草不对头的设定,顶着被发现的风险,竟是把刘小别淘汰雷霆最后一位参赛者的过程完完全全看了个遍。

“他是真的厉害。”笔言飞感叹道,“不知道方神都教了他们什么。”

“王杰希和方士谦,”叶修也跟着感叹,“挺让人佩服的,教育孩子教育得特别走心。”

四人压低声音,又随意聊了会儿,捡木材的两人先熬不住了。笔言飞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把背包枕到脑袋上,挥了挥手臂,道:“不聊了,困了,睡觉睡觉。”

安文逸附和了一声,道完晚安,迅速进入睡眠状态。

“这速度......”蓝河有些咋舌,“和张新杰有一拼了吧?”

“小安挺崇拜张新杰的。”叶修说,“冷不冷?冷了就睡过来。”

蓝河下意识摇了摇头,又忍不住内心迤逦,挣扎了一番后,还是抱着身上的防水布,和叶修挤在一处。他们靠在倒塌的吧台上,叶修给他腰后塞了个背包,说:“睡吧。”

“你靠什么?”蓝河问,“你这样明天早上会腰疼......”

“担心我呢?”叶修笑道,“没事,你睡。”

蓝河摇了摇头:“我还睡不着。”

“还在想下午的事情?”

“没有。”蓝河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我不能总是因为这个愧疚,人得向前看。”

叶修把防水布重新叠好,裹在蓝河身上,给他掖严实了。

“这就对了。”他说,“你老计较那些,除了更害怕,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我现在一点儿都不害怕。”蓝河理直气壮地抓起防水布,又抖开来。再叠好时,有一半都盖在叶修身上,“你别总是什么都顾着我,也多关心一下自己吧。”

“我不怕冷。”叶修说,“你一到晚上就手脚冰凉。”

自十五岁那年起,蓝河就有了入夜后四肢冰凉的问题。医生都说是在第一个发情期受到了惊吓所留下的后遗症,不是什么大问题,好好调理就行,蓝河也没正儿八经地当回事,就这么度过了接下来八年的夜晚。

除了医生和当时在蓝雨的人,这件事儿只有父母和亲近的朋友知道。因此,当这句话从叶修口中说出时,蓝河有些茫然。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儿?”

叶修咳了一声:“黄少天嘴巴比较大。”

“不应该啊。”蓝河琢磨道,“虽然我很崇拜黄少,但毕竟我们也不是特别熟悉,他怎么会和你提到我?我觉得黄少这个人说话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

“你怎么老操心这么多?”叶修摁着他的肩膀往下压了压,“闭眼睛,睡觉。”

蓝河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地躺下。沙漠昼夜温差大,白天的炎热足够烤干一个缺水的人,而夜晚的寒冷也足够让人在睡梦中死去。另一张防水布让安文逸和笔言飞共用了,黄沙垫在身下,说不出的潮湿和难受,仿佛稍不留神就会变成流沙,让他们全部陷了进去。

想起下午的惊魂一刻,在天赋的作用下逐渐由细沙中显露出轮廓的尸体,蓝河闭了闭眼睛,在防水布下面握紧了拳。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他喜欢叶修,但不代表他需要对方时刻的保护。这是爱情,是独一无二的、总想要比对方对自己还要多十万分好的感情。外人总说情侣相处也需要平等,可也没人能在最爱的人面前还要称斤算两,衡量自己的付出是否得到同等的回报。哪怕现在蓝河是在单方面付出这份爱,可只要叶修拿他当弟弟看待,照顾他,他又怎能骗自己心安理得只接受对方的好,而不继续加倍的付出?

他得变得更强一点,再强一点。叶修的天赋总有缺陷,倘若那天到来,就是他填补进去的时候。

他心甘情愿回报和付出。

爱情就是让人陷入粘稠糖浆。他早已陷了进去,想要抽身,却更要奋不顾身。



tbc.

叶修(悔不当初):你不是,你没有单方面付出,我错了,我再也不乱说把你当弟弟了。我真的是瞎讲的!

总觉得蓝河是个很温柔的人,别人对他好,他就会加倍对别人好。这样的男孩在恋爱中一定也会是如此。他不会计较什么是等价,因为在他眼里,爱情一定要有付出,而他心甘情愿。

(悄悄追更/养肥再看,不如小小点赞。谢谢各位!喜欢的话愿意评论、点个推荐就更好了!日更动力值MAX)



评论(22)
热度(34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