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德甲

昨天和锌老师聊的HP故事片段。存档。

格雷兹卡👉布兰特👈哈弗茨

本德双子

实名赞美来自拜仁和勒沃库森的修罗场




布兰特的白猫又不见了。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再也没有回到过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中。他曾在壁炉旁为它准备了一个柔软的沙发靠垫,铺上一层厚厚的小羊羔绒布,但现在那里空无一物。这不是它第一次离家出走,布兰特心里清楚,它大概又在闹什么脾气了。以往是因为他不让它在上课期间出去玩耍,现在则是因为昨天的来自拉文克劳的雪貂。布兰特仅仅是禁止它用猫爪捞雪貂的尾巴,就迎来了一击肉垫拳;在昨晚的晚餐诱哄后,今天早上,它还是决定离家出走了。


真是只讨人厌的猫。布兰特开始和它赌气。他真希望能有种魔法,能够让他听懂他的猫究竟在想什么。但很可惜这魔法从不存在,要么是魔法世界觉得这真是毫无意义,要么是他不配做猫佬腔。他不明白他的猫为什么一定要因为一只雪貂和他产生隔阂,即使他也觉得这样的宠物实在太少见了——有谁会对那样的一只雪貂不心动呢?它柔软的皮毛像是在雪地里打了个滚儿,把冬天最温柔的色调都沾到了自己身上。但布兰特从未见过雪貂的主人,从未,只能从绑在雪貂颈部的蓝丝带判断对方是个拉文克劳。


这天早晨,就在餐厅中,拉斯·本德和斯文·本德有点受不了。他们在同一时间决定换开位置,一个人坐在布兰特对面,另一个则和他挤在一起,仿佛这张长得难以直接丈量的餐桌在此刻只有十公分。


“他一直在看你。“拉斯说,“那个拉文克劳。你是伤害他的感情了吗?”


“还有一个斯莱特林,好像是之前加入魁地奇校队的那个小男孩。”连斯文这样略显迟钝的人都看出来了,“你欠钱了吗,尤里安?”

评论(6)
热度(1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