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12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摘要:“阿瑞斯失去了很多正式的娱乐性。”蓝河仔细回忆道,“什么样的娱乐性才算正式?”

“猜忌,夺取,甚至是互相残杀。”笔言飞若有所思,“所以他们才会忽然提出要求,在这张地图里,必须有十五个以上的参赛者被淘汰……”

“娱乐至死。”安文逸说。



正文:


死亡之域,白天与夜晚界限分明,正如苍白的天际与滚滚黄沙,广阔无垠,万物延伸至远方,最终缝合在同一条地平线上。

这里是阿瑞斯竞赛的第二张地图。从进入通道,到他们被投放至这片广袤无垠的沙漠中,足足有三个小时。没有水源,没有食物,他们甚至难以寻找到用来生火的木头,更要时刻警惕人为投放的各种天灾,以及十五个以上的淘汰名额。

在过去的时间里,礼炮声已经响了五次。八区、十八区、十九区和二十二区都有人被淘汰了。剩余参赛者还有三十二人。接下来,至少还有十个人需要被淘汰。

三区和一区的合作仍在进行。四人跟随指南针,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中穿梭。直到钢筋铁骨从黄沙中浮出,城市的身影隐约出现在众人面前,接下来两晚的居住问题姑且算是解决。

“水,食物,火源,休息地。”蓝河掐着手指挨个数,“我们需要木头,等会儿进那些废弃建筑物里找找;包里还有压缩饼干,但省着吃可能也不太够,我们还需要猎物;休息地比较好找,但要防止和其他参赛者碰面......水的问题我来解决,还有什么遗漏的吗?”

“暂时没有了。”叶修说,“你没问题?”

比起其他三人,蓝河的嘴唇要干燥得多。他摇了摇头,抹了把嘴唇,把手上蓄满的两瓶水分别放进他们的随身背包里。

笔言飞还在旁边破损的高架上观测地形。剩下的一瓶水是留给他的。

“万一我们走散,你们三个都要省着点儿喝。”蓝河叮嘱道,“瓶里的空间有限,我尽量压缩了水分子,拧开时一定要小心,否则洒出来就浪费了。”

“有你在算是万能了。”安文逸感叹,“至少我们不用担心没有水源。”

蓝河收回双手,摇了摇头。

“这样做很累。”他的神色开始显得倦怠,“空气太干燥了,想要挤出够我们喝的水分,就得花上比平时多几十倍的力气。”

不管怎么说,沙漠地形始终是他的弱项,即使空气到哪儿都一样丰富(除了外太空,但目前阿瑞斯委员会应该是没有把主意打到别的星系去)。

笔言飞从巨大的钢筋水泥架上滑下来,主动拿过蓝河的包,背在身上。

“这里就像移动迷宫(The Maze Runner)第二部的场景。”他说,“阿瑞斯委员会里肯定有詹姆斯·达什纳的粉丝。”

喀迈拉药品公司和它的阿瑞斯委员会都力图帮助新政府建立起一个理想国,但可笑的是,所有天赋者们都被隔绝在反乌托邦主义之中。

“第二部讲了什么来着?”笔言飞琢磨道,“他们从迷宫里逃出来了,外面却都是丧尸,而保护营地在拿同伴们做试验品,于是他们钻进一片沙漠——我们需要预防丧尸吗?”

蓝河无语道:“你电影看太多了。”

叶修配合地表示赞同。

“其实我觉得这个想法可行。”安文逸说,“沙漠昼夜温差大,气候干旱,几乎没有水源,可以说在和其他参赛者正面冲突前,如何保命才是存活下来的关键。”他环顾四周,黄沙漫漫,看不清来与去的路,“但如果只是野外求生那就太无聊了。你们还记得提前开赛那晚,阿瑞斯委员会说了什么吗?”

阿瑞斯失去了很多正式的娱乐性。”蓝河仔细回忆道,“什么样的娱乐性才算正式?”

“猜忌,夺取,甚至是互相残杀。”笔言飞若有所思,“所以他们才会忽然提出要求,在这张地图里,必须有十五个以上的参赛者被淘汰……”

“但如果我们都在沙漠里迷失了,找不到其他参赛者,同样又会变成野外求生节目。”安文逸提醒道,“如果我是阿瑞斯的赛制设计人员,我会考虑在地图里添加一些在所有人看来都很可怕的、但至今仍未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要素。”

蓝河的嘴唇干燥得要命。“我没看过很多灾难片或者恐怖科幻。”他舔了舔嘴唇,像是想要把那些卷起的皮舔掉似的,“但巨蝎和丧尸可能是目前来说最适合出现在沙漠地图里的东西了。”

娱乐至死。”安文逸冷冰冰地总结道。

“所以你们达成三方协议了?防丧尸?”叶修询问道。他对电影向来没多大兴趣,更不怎么看科幻片和恐怖片,理解自然少之又少,“那行吧,加我一个,不过我对这个没经验,到时候你们注意保护我一下。”

蓝河笑了起来,笑到一半,又开始咳嗽。他的喉咙里灼烧得痛痒难忍,风沙卷了进去,嵌缀在里面。天赋能量恢复需要一些时间,眼下他只能徒劳地干咳。

那边的两位先去前面探路了。叶修拍了拍蓝河的后背,另一只手绕到前方,扣在他的喉咙处。

“干什么?”蓝河的声音有些嘶哑。

“帮你。”叶修的回答简明扼要。

没等蓝河再说话,一部分温凉的水流开始冲刷他的喉管。那些水分子流动异常缓慢,叶修有意控制速度,好让它们的的确确冲刷走沾在蓝河气管里的沙尘。

“你……”蓝河有些震惊,“你的天赋不是……”

“侦查能力?在列车上的时候我只和你说过差不多。”叶修的手指收拢,“这件事只告诉你了啊。我这个人学习能力比较强,任何天赋都能学来一点。”

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着实不雅观,倘若不是两人的搭档多少知道些两人的关系和渊源,笔言飞和安文逸多半以为叶修要动手掐死蓝河。

但此时此刻,只有蓝河自己能察觉到,每当那只手抚摸自己的皮肤时,都会因为小心翼翼而微微颤抖。

“你,你别抖啊。”蓝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你一动我就痒……”

“你的Omega腺体又没长在前面。”

说这话时,叶修刻意压低了声音。他和蓝河挨得极近,左手拥在他的后背上,像是从侧面为他挡住风沙。

“你别耍流氓。”蓝河脸红得要命,“你一个Alpha跟未婚Omega说腺体这种话,小心我回去告你性骚扰。”

叶修笑了起来,收回双手,说:“怎么这么不禁逗?哥和你开玩笑呢。”

蓝河不想搭理他,一边用手给脸扇风降温,一边飞快跑向前面的两人。

“你脸怎么这么红?”笔言飞疑惑道,“叶神亲你了?”

“亲个屁,我们是那种关系吗?”蓝河脚下跺起一片黄沙,“不准问!”

“不问就不问,凶什么。”笔言飞嘀嘀咕咕,“你就是因为太凶了,才没有Alpha敢和你结婚……”

“蓝雨的Alpha都不主动吗?”安文逸看了眼走过来的叶修,以及视线不自主地徘徊在空地与叶修之间的蓝河,“放在我们兴欣,这样的Omega会很抢手。”

“那也是你们兴欣。”笔言飞叹了口气,“我们蓝桥一直没有A缘。”

顺着安文逸的视线,笔言飞望了过去,觉得自己比老妈子还要更惆怅了:“也是,谁让他就想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沙漠之中,除了水源,最难寻找的就是方向和路。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即使有前人来过,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风沙便能掩藏住在这儿留下的所有痕迹,踪迹难觅。

四人仅有一个指南针,依靠磁场与视力,向失落的城市走去。

“这里太可怕了。”笔言飞裹紧了冲锋衣外套,“简直就是座鬼城。”

“几乎全被埋在地底下的鬼城。”安文逸更正道,“下面很有可能都被沙子埋住了,这样的话,我们住在哪儿这个问题得另做打算。”

“找个差不多的建筑,下去看看再说。”叶修拿了主意,“也有可能还是空心的。如果错过了,我们就得在野外吹一晚上的风,点火取暖也很困难。”

“不如我们分开行动?”蓝河提议道,“一组去找生火用的木头,一组去找能休息的地方。”

“我看行。”叶修说,“怎么分组?”

“我和蓝......”笔言飞看了眼叶修,怂了,“我和安文逸一组!”

“这样合适吗?”叶修耐心地询问,“不要紧张啊小伙子,有什么说什么,想跟谁一组?我们很民主的,你尽管提想法。”

“我和安文逸,特别合适,真的。”笔言飞边说边迅速卸下蓝河的背包,丢了过去,“我打怪,他找木柴,特别合适!”

安文逸也点了点头:“这样最好。我们毕竟不是一个区的,如果出了什么事要终止合作......”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但蓝河和笔言飞都明白他的意思了。这样分开做事,他们四人都相当于绑定了一个人质,如果另一个区的参赛者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另一方也不会因此而为难。

笔言飞对这种出于人格上的不信任感到不满:“喂......”

“我知道了。”蓝河打断了笔言飞,“你跟安文逸去找木头,如果有什么合适的补给,最好也稍带回来。我们用什么联系?”

“太阳下山之前,就在这里集合。”叶修说,“小安把防护罩分我们一点。”

安文逸点了点头,伸出手,在两人的手臂上各拍了一下。“傍晚见。”

进入城区的地方有一条岔路,四人分开行动,叶修和蓝河去左边找休息地,笔言飞和安文逸顺着右边及外围地区,搜寻他们所需的木头。

“小安刚才不是那个意思。”叶修说,“他这个人比较喜欢把事情想得全面一些,不过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他,我们没有终止合作的意思。”

“我知道。”蓝河说,“但到了最后我们还是要分出胜负的。”

“你希望我揍你?”叶修笑了起来,“也不是不行,毕竟我也不是很希望你被别人淘汰了。”

即使是在城区内,道路的存在依旧不明显,充其量是在倒塌的建筑物之间留出的几条空隙。日中正是沙漠里最炎热的时候,太阳炙烤着周围的钢筋水泥,那些裸露在外的钢铁,此时都成了炙热烫手的武器。

他仰起头,两旁的建筑物呈金字塔状,下宽上窄,在中间挤出一片空间。蓝河莫名感到心慌,加快步伐,紧跟在叶修身边。

“害怕了?”叶修问,“每次你一害怕,就喜欢跟在我旁边。”

“我没有。”蓝河倔强道。

这约莫是十五岁那年的事情令蓝河养成的习惯。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自己第二性别分化的那一天了,大概是因为来自阿瑞斯竞赛的压力,迫使他无从再去思考那些累赘的问题,甚至连追溯天赋觉醒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欲望也随之消退了许多。

两人又往前走出一公里,叶修停了下来,说:“就这儿吧。”

“你怎么知道这里可以?”蓝河微微弯腰,看向建筑物里面。

“天赋啊。”叶修说着,躬下身子钻了进去,冲蓝河伸出手,把他也拉了进来,解释道,“我的天赋虽然听起来特别无敌,但还是有点小缺陷的。”

“什么问题?”蓝河问。

“个数限制,切换限制。”叶修说,“一般来说只能有五个同时存在的天赋。比如我现在掌握了你的水性天赋,如果我放弃了这个,选择周泽楷那种自动瞄准的射击能力,那么在一小时内,我是不能再复制你的天赋的。”

蓝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想起自己可能是目前来说唯一一个知道叶修天赋的参赛者,不免有些难以克制的高兴。

这栋建筑物可能曾是一家银行,倒塌时倾斜向一边,一多半都埋在了黄沙下。两人下来的地方是个平坦的斜坡,越往里走,光线越暗,到最后蓝河不得不掏出两只手电筒,给了叶修一个。

“电要省着点儿用。”蓝河叮嘱道,“虽然是太阳能充电的,但越黑的地方耗能就越快。”

银行内部空旷冷清,破旧的墙皮几乎全部脱落,爬满裂痕的木柜倒下多年,摔碎的大卫石膏像和水晶吊灯砸在地上,摔个粉碎。每当光线掠过地面时,沙子之中总会反射出奇怪的弧线。偶尔有蝎子从黄沙中钻过,窸窸窣窣的声音令人乍然一惊。

前方左手边有个楼梯,两人靠近,检查一番后,小心翼翼地走了下去。蓝河抬起头,注意到墙壁上悬挂着一个数字2,一颗年久腐朽了的钉子勉强撑挂住它,深蓝色的板块几近脱落。

眼下他们可以确定,这里一共有三楼,离开时他们必须返回最上面。蓝河谨慎地用手电筒照来照去,眼前不断加深的黑暗令他愈发不安。好在叶修就在离他不到五步远的地方,而两人都默契地将后背交给了对方。

蓝河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抽出贴在腿上的匕首,转身时,踢中了一只易拉罐。这只印着老旧标志的破罐子顿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在力的作用下。开始向银行倾斜的另一侧楼道滚去,很快便在那头发出阵阵空荡的回响。

两人警惕了一会儿,直到确定周围没有异动,才双双松了口气。叶修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小心。

蓝河点了点头,用手电筒照着地面,检查脚下。他找到了一些散落的火柴,还是干燥的,试一试可能还能用。

“给我点儿时间,这里有些能用上的东西。”蓝河说,“你别离我太远了。”

叶修点了点头:“我就在这儿。”

两人站在二楼的走廊里,这一片区域尚且是空的,左右各延伸一条通道,看起来像是独间分布的办公楼层。在这对面就是偌大的银行大厅,一扇紧闭的雕花大门,上面挂满灰尘。这说明他们是从三楼的窗户爬进来的;真正的出入口已经被黄沙封死了。

叶修往前走了几步,用手电筒看了看倾斜的天花板,上面的吊灯摇摇欲坠,但始终还差了那么些助力。

叶修晃了下手电筒,开始检查脚下倾斜的地板。

“蓝啊,问你个问题呗。”叶修举着手电筒,目光落在下面的大厅,“要是遇到那什么丧尸,有解决办法吗?”

“电影里说要打断脊椎,那是唯一能支撑自由他们活动的微量电荷。但我没研究过,笔言飞比我懂太多了。”蓝河把散落在地上的最后一点火柴收拢进小盒中,疑惑地走了过来,“你问这个干什么?”

“就问问你。你跑得快不快?”

“呃,还行……吧。”

“那成。”叶修深吸了口气,“我数三声,你转过身,立刻往门口跑,听见没?”

蓝河立刻警觉起来。

“你到底在干什么?”他慢慢靠近叶修,身体下压,放低重心,脊背微微弓起,俨然一副防御姿态,“叶修,你别吓我,你后面......”

他终于走到叶修旁边了。顺着手电筒的灯光,蓝河勉强能看到下面有些蠕动的影子,直到叶修忽然将他推开,一具面目狰狞、眼球腐烂脱落、少了半块头皮的尸体赫然朝他们扑了过来!



tbc.

这张地图致敬《移动迷宫》系列的作者:詹姆斯·达什纳。

现在三部曲现在变成五部曲了,可惜当初我买礼盒时只有三本,后两本一直没能读。

(悄悄追更/养肥再看,不如小小点赞。谢谢各位!喜欢的话愿意评论、点个推荐就更好了!日更动力值MAX)


评论(32)
热度(30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