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之最》

叶蓝

基本都是对话

全程想象他们这样相处的模样,真是自个儿都甜到心尖尖



-


“来玩儿个游戏吧。”叶修对蓝河说。

洗去从G市至H市上空的仆仆风尘,坐在床上的蓝河正拿毛巾擦头发,未净的水珠顺着发梢滴落,在锁骨上滚了一圈,渗进宽大的白T恤里。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玩儿什么?”

“沐橙拿过来的。”叶修手上端了一块小白板,淘宝INS风,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的自拍摆设,上面甚至夹了很多不同颜色的吸铁石。下端的凹槽里,摆放一块小小的板擦和一支笔,“我问什么,你都要用‘最什么的’来回答。”

“都是什么问题?”蓝河问。

“人名。”

蓝河哦了一声,擦完了头发,毛巾就搭在肩膀上。他原本是面朝挂在床对面墙上的电视的,叶修这么一讲,他便转过身,端端正正地在床上做好,拍了拍床:“来吧。”

叶修拿着小黑板,在他床沿上坐下。

“第一题。”他用马克笔敲了敲白板,“喻文州。”

蓝河想了想:“最厉害的。”

“这什么答案?难道我不厉害吗?”叶修问。

“你厉害,超级厉害,荣耀教科书,我超级爱你。”蓝河笑了起来,“你不是问喻队吗?我就是觉得他特别厉害,而且一时半会儿想不到别的词儿了。”

“你可以说他是最努力的。”叶修不服气,“这个我可以承认。但是最厉害这个词儿不是应该留给自己男人吗?”

“你是玩儿游戏还是找茬啊。”蓝河哭笑不得,催他,“快点儿,下一题。”

“行吧,等会儿和你算。”叶修在喻文州的名字旁边写下厉害二字,“第二题,周泽楷。”

“最不爱说话的。”

“这个答案很普通啊。”叶修说,“一会儿我问老韩怎么办?他那人看起来也是平时不太爱说话的类型吧。你要怎么答?”

“当然是最凶的。”蓝河让叶修凑近点,趴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上次入夜寒带团和我们抢boss失误了,韩队正好经过他们网游部,直接一顿呲儿。他没关麦,我们全听到了,结果怂到今天也没见到他,估计现在还在害羞。”

凑得近了,蓝河讲完八卦,就近贴在叶修的耳廓上亲了一口。这种事情几乎是无意识之下就会做到的。往日里经常这样,他习惯了,叶修也习惯,在白板上的两个队长名字后面写下答案。

“不准告诉韩队。”蓝河说。

“不告诉不告诉。”叶修应道。

“下一题?”

“唔,王杰希。”

“最......辛苦的?”蓝河忍不住笑起来,“我昨天看了微草的同人文,药粉的脑洞实在太大了。”

“单亲爸爸扛起全家。”叶修点评道,“不过这话说得也没错,王不留行的扫把上能载住整个微草飞飞飞。”

“是这样没错。”蓝河感叹道,“你是不是又登我的微博账号看文了?”

“......下一题。”叶修咳了一声,“肖时钦。”

“最节约的。”蓝河说,“都说另一半要找个勤俭持家的,无论男女,我看肖队这样的就挺好......”

“什么意思?”叶修问,“难道我很会花钱?”

想起两人每年互送的那些礼物,往返两地的机票和车票,蓝河觉得这件事不能继续讨论下去了。若是真的要说起谁更能花钱,他们两人半斤对八两,看到什么好的都想送给对方,简直是天生一对的喜欢给另一半乱花钱。

“这就对了。”叶修满意道,“过日子,自己勤俭可以理解,对老婆就不能这样。下一题是老魏——谁把他名字写到这儿了?”

“最传奇的!”蓝河的眼睛亮了起来,“没有魏前辈就没有蓝雨!”

“打住,我知道你接下来又又又又要讲蓝雨历史了,都多少遍了?”叶修告饶,“我还以为这儿都是队长名儿......下一个,张新杰。”

“最守时的。”蓝河说,“哎,你记不记得上次兴欣来G市比赛那天?”

“怎么了?”叶修问。

“你说六点结束记者见面会出来,让我在门口等你。”蓝河笑了起来,“结果方锐调了你的手机时间,快了两个小时也不告诉你。”

“我当时以为真的到七点了,扔下记者就跑。”叶修想起了这件事儿,悻悻道,“等会儿就去方锐那屋,把所有的表全给他改了,明早迟到就让他家训。”

“你大方点儿。”蓝河哈哈大笑,“下一题。”

“高英杰?”

“嗯......最看好的?”

“你还最看好微草下一代。”叶修说,“代表蓝雨孤立你。”

“你是兴欣的。”蓝河翻了个白眼。

“下一题,黄少天。”叶修忽然叹了口气,“我已经能想象到答案了。”

这个问题摆在一个狂热粉丝面前,无疑是点燃了炸药桶。

“最帅的!最强的!最喜欢的!”蓝河开始疯狂地、非常没有形象地、啪啪啪啪啪地拍起了床。如果说刚才提到魏琛,他的眼睛里冒星光,这次提到黄少天,立刻就成了星系爆炸,“我能吹黄少和夜雨声烦吹一万年!!!”

“到底是谁写的题。”叶修赶紧接住太过兴奋以至于直接朝自己扑过来的蓝河,把手上的白板举高,生怕这玩意儿磕碰了蓝河的脑袋,“什么好词儿都给黄少天了,怎么就没想过我呢?”

“你没问我啊?”蓝河抬起头,鼻尖蹭到叶修的下巴,像粘人的猫一样,“你问我一下。”

“白板上没这道题。”叶修说,“我知道了,合着是楼下这群单身狗在整我。”

“没关系,你不是有笔吗?”

蓝河翻了个身,拿过小白板和马克笔,全身心靠在叶修的肩膀上,伸直双腿。

“我看看哪儿还有地方。”他找了个余下的地方写上叶修的名字,又把白板和笔还了回去,“现在你可以问了吧。”

他还靠在叶修身上,像只猫仔儿一样偎在旁边,脊椎骨贴着叶修的手臂。叶修坐在床沿上,全身心的力量都放在蓝河那儿。他的下巴刚好抵着蓝河脑袋上的发旋,柔软的发丝挨着皮肤,清新的沐浴露和自己的一样,他忍不住抬起手臂,挨得更近,好让蓝河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他们的心跳融合在一起,震颤彼此的生命节奏。

“我是最什么的?”

“嗯......”

蓝河发出一个单音节。许久,叶修揉了揉他尚未全干的头发:“耍我呢?这个问题需要思考这么久?”

“没,我在想怎么说才能表现这个最。”蓝河说,“最喜欢已经给黄少用了,最厉害的是喻队,其他的形容词怎么想也都不太合适。”

“所以我仔细想了想,当然还是——”

他边说边微微坐直,转过半个身子,双手撑在身前。

“我最爱的。”

当他靠拢过去,轻咬上叶修的嘴唇,厮磨着,这样说道。

简单又直白。



后续:

在叶修把这块白板上的内容拍照并上传至微博后,评论里炸了。

一方人马说叶修和男朋友甜得太过分,一方人马说叶修无聊还给自己加塞儿,非要得出个问题。

双方都吃饱了狗粮,又轰轰烈烈转移到蓝桥春雪的微博阵地,开始双向祝福百年好合。

想到自己还没得到过答案,蓝河坐在叶修旁边,噼里啪啦敲键盘,转发问:“我是最什么的?”

不到一分钟,叶修的转发回复就来了。

“最宝贝的。”

他附赠一个黄豆亲吻和黄豆笑脸,这样说道。



end.

黏黏糊糊的恋爱日常。

谈恋爱真好啊,就是亲亲抱抱不嫌够,除了正经事就只想呆在对方身边腻歪。

等下就更新理想国,大家记得来看(疯狂打广告)

评论(12)
热度(40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