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Theseus/Newt]斯卡曼德书信集

Theseus/Newt 原作向 斜线有意义

“如它的主题所展示的,这是关于忒修斯·斯卡曼德与纽特·斯卡曼德一生的故事。”

望点开这些书信的人,能仔细阅读到最后




亲爱的忒修斯:

你好!爸爸说我可以给你写信,我决定试试看。这是我第一次写信。我的信纸是用小羊皮做的,墨水是爸爸从书房拿来给我用的。但这支羽毛笔很不好用,因此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妈给我展示如何用魔法织围巾,还有羊毛袜。这也许就是我们今年的圣诞礼物。虽然和我预想中的不太一样,但我挺喜欢的。我和妈妈说你喜欢棕色或者灰色,她相信了,许诺等年底我们就会得到这样的围巾。到了那时,我希望你能允许我佩戴棕色的那条,因为它和我的头发很像。

希望你给我回信!

 

等待你回复的弟弟,纽特

于1901年

 

 

亲爱的纽特:

今天收到你的来信时,我正在霍格沃茨的餐厅里吃午餐。我们的信使差点就将你的信丢进了罗宋汤中,但还是打翻了我面前的一碟青豆子。我惊讶了很久,因为在我不在家的时间里,你已经学会写信了。虽然仍有一些关于词语的小错误,但这并不影响我为你感到骄傲,毕竟有时我也会写错字,闹出不少笑话,只不过一直没告诉你。下次我会找时间把这些糗事(备注:这个词表示丢人的事情)讲给你听的。

我把这封信拿给了我的朋友们,自豪地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弟弟寄来的,他们都很羡慕。这是你人生中的第一封信,它被准确送到了,没有折损的痕迹,这提醒我是该要好好珍藏它。等你长大后,也许我们可以一起读这些信件,希望到了那时我们还会经常聚在一起。

你总是容易感冒,鼻尖红得像只小麋鹿,那副模样可怜又可爱,令我心碎。希望妈妈织的围巾能为你抵御接下来的寒风,同时也别忘了:穿上羊毛袜再出门去玩。

 

因为收到你的来信而开心了整整一天的哥哥,忒修斯

于1901年

 

 

 

亲爱的忒修斯:

你好,又是我的来信!这次我本想写上你的全名,但妈妈说那样太长了,我只好继续这样称呼你,希望下次我能学会怎样一口气写好你的全名。

算上今天,已经是我们第十三天没有见面了。你无法想象我是怎样度过这段时光的。我非常思念你,竟然开始睡不着觉,只能把我送给你的那只小熊从你的房间中抱了出来,好让它陪我度过每个夜晚。(希望你能原谅我,因为我未经你的允许闯进了你的房间,还带走了你的布偶。)

我要强调的是,小熊根本无法代替你。因为它不能陪我去上厕所,也不能和我一起去厨房找水喝。夜晚又长又冷,我还是觉得我的床底下有怪物,你一离开,它们就会钻出来咬我的手指;我只好躲在床单下,缩手缩脚,祈祷第二天一早你就能出现在我的房间中。

我已经等得够久了。我迫切需要你,希望你能尽快回来。

 

你的,快要被怪物们吃掉的弟弟,可怜的纽特

于1905年

 

 

亲爱的纽特:

希望我回信不算晚。如果你被那些怪物吃掉,我真的会伤心欲绝。

你提到了我们已经分别了十三天,真让我惊讶,因为对我来说,仿佛已经过去了一年,久到我几乎都要以为该放假期了。但可惜还没有,距离开学也仅仅只有十三天。我为此感到难过。真希望魔法界有时光快进机器,这样我就能立刻回到你身边,帮你赶跑那些坏东西。

我的房间也是你的,你可以去翻动里面所有的东西,并不需要道歉。但请你务必答应我,不要被倒下的书砸中额头,特别是那些精装的硬壳书,以及我在上面摆放的东西。还记得上一次你站在我的桌子上去拿那本《神奇动物传说》时摔下来的事吗?送你去医院时,我的心脏都快要停了,甚至差点儿忘了该怎么呼吸。特别是当医生需要为你缝针时,他说看我的脸色仿佛随时都能昏倒在地。我却只能握住你的手,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恨不得替你受这份罪。

请不要再发生类似的情况。梅林在上,倘若你再受一次伤,即使我身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也可能要和你一起躺在病床上被送回家了。

另外,如果那些怪物再来找你,你可以摆出我们一起买回来的水晶球,放在你的枕边。相信我,噩梦一定不会再侵扰你,而美梦中还会有你喜欢的薰衣草香味。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你的,恨不得立刻回到你身边的哥哥,担忧的忒修斯

于1905年

 

 

 

亲爱的忒修斯·斯卡曼德:

还有两周就是圣诞节了,我想知道你有没有买好回家的车票。

伦敦越来越冷,雨下个不停,天气很潮湿。每晚我的被褥都像是在冰水里泡过一般,冷得我不知所措。但好在我床底下的怪物不见了,水晶球起了作用,而且我想他们也需要冬眠,真是可怜。伦敦虽然冷,可雪景确是很漂亮的,它们没机会看到了。

霍格沃茨也像伦敦这样寒冷吗?我去问了爸爸和妈妈,但他们说自己已经离开学校太久了,这些事情早已记不清,告诉我可以来问问你。希望你能替我解答这个问题。我记得你的黄色围巾,以及有一只獾的学院纹章,所以我猜测你是个赫奇帕奇(希望我的记性没有出现问题)。霍格沃茨的宣传手册上说,赫奇帕奇的学生们需要住在很深的墙壁后面,通过木桶和墙壁才能进入,这令我想起那些中世纪传奇故事中的地精和矮人。但我想这两者并无太大关系,因为你长得越来越高,我就要追不上你了,我有一点点心急。

我想吃蜂蜜公爵糖果店中的金色甜心巧克力,以及奶油蜂蜜威化饼干,最好能再有一瓶会旋转出甜蜜龙卷风的枫糖浆。妈妈说吃太多甜食会长蛀牙,我会变得很难看,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带给我。答应我不要告诉她,好吗?

 

希望你不要长太高的,纽特·斯卡曼德

于1905年

 

 

亲爱的纽特·斯卡曼德:

你称呼我为“忒修斯·斯卡曼德”,但为什么没有我的中间名?虽然我也很喜欢你连名带姓地把我的名字写在信的开端,但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希望下次我们能在信中完整地写一次对方的名字。由你先来。

很高兴告诉你,我已经收到了学校发来的回程车票,再过一周,我就会动身回到我们的家了。在那之前,我会为你专程去一趟蜂蜜公爵,但同时我也需要和你约定:每天的甜食摄入量需要有节制,不准偷吃和骗人,而且我会监督你在早晚时认真刷牙。作为交换,我会不告诉妈妈我买了这些,而你也不能说漏,因为我的零花钱是偷偷存下来的,只为应付你这个挑嘴的小家伙。

你的记忆没有出错,我的确是一名赫奇帕奇。獾很可爱,不是吗?你总喜欢这些小东西,也喜欢金色,我猜到了。也许未来你也可以成为一名赫奇帕奇,你是如此的优秀,忠诚又勤劳善良,我始终坚信。

另外,我需要澄清的是,赫奇帕奇虽然居住在通道深处,但并不寒冷。相反,我们这里很温暖。壁炉里总会升起火,木柴燃烧时会散发出松木的清香,地毯很干燥,光脚在上面跑也没问题,只不过不会有人这么做。即使是在墙后,每天都会有阳光路过我们的公共休息室,这里可比潮湿阴冷的斯莱特林要好多了。你大可不必担心我。

多吃饭,不要挑食,你也会长高的。但我还是希望你小小的,不要太高,这样每当我想要拥抱你时,都能把你整个塞在我的怀抱中。那真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了。

 

你的,从今天起将会努力抑制自己长高的,忒修斯·斯卡曼德

于1905年

 

 

 

亲爱的忒修斯:

 

你知道阿耳忒弥斯是什么意思吗?我猜你一定知道!但我竟然从未去思考过我的中间名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真糟糕。但说真的,谁家父母会想到要给他们的男孩起一个月亮女神的称呼呢?倘若我没有翻到这本麻瓜书籍(《古希腊神话大全》),我可能会被隐瞒一辈子。当我读到有关月亮女神阿耳忒弥斯的章节时,我尴尬极了。真希望他们没有把我当成小女孩来养育,你也最好别告诉我你一直拿我当妹妹,否则我真的会很难过!

明年我就要满十一岁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大门即将对我打开。我本该为此感到高兴,但同时最糟糕的事情也发生了,因为今年你就能顺利毕业,而那时我还只是个徘徊在门外的小孩。这是我现有人生中经历过的最悲伤的事情:不能和你一起上学,实在太过遗憾,我甚至为此偷偷哭了好几次。

要是时间能再慢一些就好了,梅林知道我有多想和你一起去看那些神奇动物!

另外,关于两年前我们在信中交流过的话题,我改变主意了。我绝不会在信中写出你的全名,与之相对,你也不准写我的,否则我将不会在你回来的那天亲自去车站迎接你。

 

你的唯一的弟弟,纽特。(绝非妹妹!)

于1907年

 

 

亲爱的纽特:

 

你的威胁生效了,看到你的信时,恐惧像讨厌的鼻涕虫一样,立刻爬满了我的身体。倘若你不愿意来车站接我回家,肯定会站在站台上哭出来的。那实在太丢人了,我会被拍下来,登上日报搞笑版头条。希望你不要这样对待我。

关于你的中间名,我也没有任何头绪。我们的父母从未告诉我他们究竟是想要一个男孩还是女孩,不过我有个大胆的猜测:也许阿耳忒弥斯原先是为我准备的。既然你已经看过了那本麻瓜神话,那你一定会知道,这位令人尊敬的月亮女神反而是孪生姐姐,可你却是我的弟弟。所以,别为这件事难过,好吗?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们就忘了那个约定吧,只需记得我永远爱你,这就足够了。

我很高兴你能来霍格沃茨读书,虽然到了那时我会离开学校,但我依旧会在你身边。我承诺这是永远。如果有任何问题,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上的,你都可以写信告诉我。如果有人胆敢在学校欺负我的宝贝,我将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另外,我决定在毕业后去魔法部上班,做一名傲罗。考试临近,希望你能祝福我顺利通过。

 

你这差一点变成姐姐的傻瓜哥哥,忒修斯

于1907年

 

 


 (接下来是纽特进入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后,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似乎总与其他人的想法不同,甚至是在关乎未来的问题上,出现了一些他人难以理解的分歧——围绕神奇动物。)




亲爱的忒修斯:

近期我感到十分郁闷。我发现大家似乎都不是很喜欢神奇动物。在他们的认知中,这些小东西似乎总有能要了人命的能力,但实际上这是很困难的。梅里雅斯夫人的神奇动物课程也只涉及皮毛,甚至不如我阅读过的那些书籍要细致。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是我太不合群了吗?

我的同学告诉我,魔法部开始准备清理那些具有杀伤性的神奇动物了,不管他们是否濒临灭绝。至于其他的,则会被关押起来,由专人看守。我倍感震惊,这种做法实在太残忍了。鸟儿趋于天空,鱼群向往海洋,这是自然界的规律,即使是魔法也不能更改它们。但魔法部为什么要这样?我不明白,希望你能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你这陷入震惊和疑惑,渴望得到答案的弟弟,纽特

于1909年

 

 

亲爱的纽特:

我很抱歉,这封信将会是简短的。我正在外出任务中,所以不能写太多字,希望你能谅解。

关于神奇动物的,你的同学说的没错,是这样的。魔法部已经决定这样做,但执行任务的并非我们部门的傲罗。他们寻找了更善于应对神奇动物的一支队伍,本着首先采取驯服而非虐杀的原则,很快便会出发到全世界,去搜寻那些散落在各地区的神奇动物。

我感到遗憾,但也许他们的担忧是对的。总会有一部分神奇动物会伤害到无辜的性命。为了这些可怜的人们,我们必须要采取措施。

我很抱歉。等我回家,好吗?

 

忒修斯

于1909年

 

 

 

忒修斯:

给你写这封信时,我正坐在塔楼上,旁边有我饲养的小鸟。这里是一处霍格沃茨废弃的地方,透过脏兮兮的窗户,我能将整个学校尽收眼底,包括那些在庭院中间排练的唱诗班成员。我喜欢这里,很安静,不会有人来打扰我看书和做事,我姑且能感受到一丝丝迟来的快乐,直到我不得不回到楼下,融入我必须融入的学院生活中。

请你放心,没有人欺负我,同学们也并未排挤我,只是我有些奇怪。他们为人都很友善,努力不让我落单,看来分院帽让他们来赫奇帕奇的选择都是没错的,我为能和他们一同学习而骄傲。

距离进入霍格沃茨学习,已经过去了三年之久。我觉得自己变了很多。大约在一周前,我把我们自1901年开始写过的信全都看了一次,直到泪水打湿了它们,我不得不停下,将它们锁进柜子深处,再也没有翻动过。这些信封让我难过,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忒修斯,你会有这样的感觉吗?我本不该询问你这个问题,但我忍不住。悲伤总是会冲上我的头脑,从我的眼眶中逼出泪水。我感到孤独,我就要死去了,这本是不该发生的事情。我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质问自己一百次,我都无从说起。

我憎恨办公室,它拘禁了你,束缚你的人生,但你似乎毫不自知。那张可笑的转椅究竟有什么好的?我恨你不得不四处捉捕黑巫师,这项工作太过危险,以至于每次妈妈告诉我你又去出外勤时,恐惧都会日夜伴随我。现在,怪物不会再出现在我的床下了,它们能直接钻进了我的梦境中,撕咬我的身体,让我在梦境中疼得哭嚎。我开始害怕猫头鹰,惶恐掉落在我面前的信件中会出现那些令我无法接受的、有关你的噩耗,害怕眼泪从信封中渗出,将我溺死。

我恳求你,不要再继续这项工作了。随便你喜欢做什么都好,求求你,只要别再活在如此不堪的性命之忧中,我愿用我的一切换回你普通的生活。

我恳求你。

 

无论如何都会永远爱你的,纽特·阿耳忒弥斯·斯卡曼德

于1911年

 

(注:遗憾的是,这封信并未送达。)

 

 

 

亲爱的纽特: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但退学不全是你的错,好吗?闷在房间里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树屋也不是。爸爸和妈妈已经不再责怪你了。阿不思·邓布利多来我们家的那天,我们开明的父母就知晓了一切。相信我,并不是一定拿到毕业证书,才能代表一个人是否获得了价值。更何况你在你所钟爱的事情上表现出了前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天赋,我们仍为你感到骄傲,希望你能清楚这点。

我们都很担心你,因为看起来只有你一个人还未从这件事中走出来。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打开门,我就站在门外。在这封信从门下的缝隙中塞进去后,我会等你一个小时。如果你还是不愿意出来,我就会先回去我的房间,继续等你,直到你愿意出来和我聊聊。

相信我,我是你的哥哥,而你永远是我最珍贵的宝物。

我们会让一切回到正轨。好吗?

 

永远坚信你是如此优秀的哥哥,忒修斯

于1913年的家中,你的房门外。

 

 

忒修斯:

 

一切都改变了。

抱歉。

 

纽特·斯卡曼德

 

 

 

(在这之后,是长达十三年的书信往来的空白。但忒修斯·斯卡曼德仍会坚持给他的弟弟写信,即使他们身处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国家;有时仅仅是在魔法部的同一层楼中,他也会写信。只不过他得到的回复寥寥无几,寄去的书信大多也是石沉大海,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1926年后。)

 

 

 

亲爱的纽特:

你离家已快一年。上一次我们收到你的信时,你还在罗马尼亚。但不过一星期的时间,你竟然就去了美国纽约。我们都很担心你,你生活得还习惯吗?有没有被那些生物抓伤,或者遇到了不好惹的物种?

无论如何,最让我高兴的是,你终于愿意给我回信了。我原以为你已经憎恨我许久,多年来不愿和我多说一句话,只有过于平常的交流。我甚至一直以为这是我对你成长的疏忽而造成的惩罚,我罪有应得。但好在一切看起来终于能有所改变了。

我将紧随你之后去罗马尼亚,不以魔法部傲罗的名义。听说又人那里发现了新的长尾龙,如果可以,我会申请一只带回来,以研究的名义。我会把它送给你,只要你能在圣诞节那天回给我一封信,好吗?

按时吃饭,记得我永远爱你。

 

你的傻瓜哥哥,忒修斯·斯卡曼德

于1926年的家中

 

 

 

亲爱的忒修斯:

谢谢你的信。我在美国很好,这里的神奇动物很多。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也遇到了一些朋友,其中有一个姑娘。希望有天我能介绍你们认识。

祝你工作顺利。请不要总是抱住别人,更别到处说这是因为过于思念我而造成的条件反射,好吗?这太尴尬了,别人会笑话我的。你又不是缺爱。

 

你的弟弟,纽特·斯卡曼德

于1926年,美国

 

 


 纽特:


我知道这四次听证会的结果对你的打击很大,但希望你能坚持。请你谅解,魔法部总需要一些规矩,否则这套系统就会崩溃,整个世界都会乱了套的。现在,我已经告诉了你该如何去做,只要你向他们说明你不会造成更多危险,不会让魔法世界暴露,更不会把麻瓜卷入这些问题中,那么你的需求就会迎刃而解。相信我,他们只是需要一个保证而已。

你是如此的聪明,我想等到第五次听证会开始时,你应该就知道这些话该怎么说了。

我不会背叛你,你是我最爱的人,请相信我。

我仍感激梅林将你从纽约的那场灾难中完好地带了回来。


你的哥哥,忒修斯

1927年




(注:以下是一封咆哮信)

纽特:

立刻回家来,听到了吗?我不管阿不思·邓布利多要你去做什么,也不管他说你是个多么优秀的人,这不代表他值得你去为他卖命!满口胡话!他怎么敢这样对待你!

魔法部已经决定要监视邓布利多的每一次使用魔法的行动。盖勒特·格林德沃的事情自有魔法部来解决,如果你想知道,我会亲自告诉你一切,而不是让你亲身涉险。

立刻回家来!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就别再躲开我了!

 

 

(关于这封咆哮信,来自纽特的回复)

不,忒修斯·斯卡曼德。绝不。

我正在路上。就算是你,也不能改变我。

永不。

 

 

 

(1927年,在那场异国的灾难结束后,他们都忽然意识到,他们之间也需要总结这多年来的一切了。)




我的纽特:

 

感谢你的拥抱。

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过去了一周时间。这段时间里,魔法部需要做好善后,不管是格林德沃的追捕,还是为蒙受损失的巴黎恢复原状。这些工作都太难了。我尽力让自己回到该有的状态,像个合格的傲罗那样,但我发现这真的很不容易。于是我开始思考以前你说的话,包括你说你讨厌坐在办公室里,我觉得自己变得能够理解,也许我也不太适合——我从未想象自己的脆弱,因为我原有的软肋便是你;而现在我意识到,当灾难降临时,也许我根本无法保护你,磕一直以来我竟对你无数次的说教。我为此感到抱歉,甚至恼怒不堪,在自己心中活成了一个可笑的跳梁小丑。这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昨天我终于迎来了半天的休假,得以整理我们的家。我找到了所有的书信,在那里翻出了我们的水晶球,你送我的所有礼物,以及你的成绩单。我依旧保留我原有的观点,你是如此的优秀,即使在我们的关系最为紧张的时期,你也是我在这世界上最大的骄傲。你是我唯一的宝物,我的小月亮,即使是在至阴的黑暗中,也会时时刻刻驱散潜伏在我身边的阴霾,为我照亮双眼。

我的阿耳忒弥斯。

我多希望你能真正原谅我。

 

思念你至极的,愚蠢至极的哥哥,忒修斯·斯卡曼德

于1927年

 

 

 

亲爱的忒修斯,以及,我亲爱的哥哥,我爱的哥哥:

我想你对“愚蠢”二字有所误解。翻开我们的书信往来,从1901年起,你就有多次自称“傻瓜”,但我认为,这是后来的你理解错了。

你无须为我感到抱歉,相反,也许我才该道歉。我的性格造就了我们之间本该避免的问题,我为你招致了一系列的麻烦,我很抱歉。但我仍要说,我对我所做的一切无怨无悔,甚至从未感到恐惧。比起在霍格沃茨的那段盲目的时光,我想我终于找到我的理想所在,我的人生该往何处走。

很抱歉,多年来我总是在逃避你的书信,更感谢你的坚持。我不用原谅你,因为你从未做错过什么。我们仅仅是理念不同而已,你无须为此感到懊悔。

我感谢你对我的爱意。并感谢人生中一直有你。

我爱你,忒修斯。

“爱你”我们已经为对方说了很多次,这也是增加了一次数量而已。

但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你的傻瓜弟弟,纽特·阿耳忒弥斯·斯卡曼德

即使不说出口,也将会永远爱你

于时间永恒的尽头都会存在的地方

 

 

 

后续:

 

忒修斯从房间里搬出一个巨大的木箱,用魔杖敲了敲,打开了它。

阵阵灰尘扬起,纽特剧烈地咳嗽后,看到里面存满了他们的书信、礼物和一些奇奇怪怪却充满回忆的东西。从1901年至现在,一切都改变了,却又转了一个圈,将他们送回了原点。

“我们写了这么多。”纽特一边翻阅那些信件,一边感慨,“我从未想过自己能表达得这么好。以前他们……同学们,或者见过的人,都说我不会讲话。”

“我为你骄傲,亲爱的。”忒修斯拿起其中一封信,说,“也许我们真的该考虑在一起。”

“是那种意义上的?”纽特问道。

“就是你想的那种。”忒修斯回答。

纽特没有说话,脸却红了起来,不得不扭到一边好让对方别看出他的情绪。

而忒修斯的手臂已经拥了上来,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至于那封从未被寄出的1911年的信,早在忒修斯看到之前,已经被纽特用火焰咒焚烧成灰烬了。)

 

 

 

end.

我试图从篇幅长短、文字内容和言语方式来展现斯卡曼德兄弟成长的感觉。随时间流失,年龄增长,他们都在长大,慢慢变得成熟。忒修斯的语言变得愈发简明扼要,这是他受魔法部和工作的影响,要求他不要浪费时间,把每个字都运用在最合适的地方。但即便如此,他的热情依旧不减当年。他会觉得自己应该为弟弟做一些事,甚至觉得如今的相处模式是自己对纽特的疏忽,但他仍会在书信中表达对弟弟纽特的爱意。他追溯过去,期盼未来,即使纽特的回信少得可怜,也还在坚持写信。

纽特的“第一次写信”的经验给了忒修斯,这对他来说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他们有了互通书信的传统,这导致在他们的想法出现分歧前,书信是他们分隔两地时最重要的沟通工具。曾经纽特关注忒修斯会在何时回家,会为自己带回什么样的礼物,假期他们将会一起做些什么;直到他发现忒修斯坐在了他最不想停留的位置上,走进了他最担心拥有的未来时,他开始减少他们之间的交流,试图躲开来自哥哥的关心和提醒,义无反顾地去做自己最想做且认为正确的事。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也是正确的。他们没有一个人对于对方是错爱。

斯卡曼德家的两个人,一个追,一个跑,看起来似乎关系不佳,而且外人总拿他们做比较。但这又有什么错呢?爱就像羊皮纸、羽毛笔、玻璃瓶中的墨水与书桌的一角,猫头鹰永远能为他们带去彼此的消息,即使分隔两地,他们也不会失去彼此。

无论岁月凋零了多少个春夏,他们行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仍会思念对方,且永远无法停止下来。

希望我表现出了这种意义。

这篇应该会印成小料/无料在CP23发放。如果之后再想到一些别的内容的话,这篇也会有后续。

 

真的很期待得到各位的回复!


评论(42)
热度(1325)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