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10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摘要:可现在是在阿瑞斯,在这个名为竞赛、实为战场的地图上。他要想站到最后,就必须要试着做出与以往不相同的选择。

一些来自陌生的二十一区参赛者的关键词

日夜更替,时间流转;一张地图,还有三十七个参赛者


正文:


夜半,更深露重,空气的湿度几乎要达到峰值,潮湿的土地愈发泥泞。

安文逸蹲下,双手合拢,用力握住美洲豹的脖颈。

“死透了。”他说,“第一箭直接射穿了喉管,第二箭刺破了心脏。手法不是很娴熟,否则完全可以直击心脏的。他的天赋应该与射箭相关。”

“全是致命伤。”笔言飞不寒而栗,“这是哪个区的参赛者?”

蓝河皱了皱眉,刚想上前一步,被叶修拦了下来。

“怎么了?”

“他还没走。”

叶修伸手,取走蓝河绑在身上的匕首,在后者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摸了大腿之前,朝箭源处投掷出去。

榕树上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砰的一声,那人从树上摔下,跌得七荤八素。

“......这降落方式是不是有点儿太......”蓝河吞吞吐吐道。

“太菜了。”叶修帮他补完了后半句。

两人叮嘱各自的搭档留在原地,慢慢朝菜鸡降落者摸了过去。那人像是真的摔蒙了,躺在地上哎哟哎哟叫唤,半天没能爬起来。

蓝河走过去,拎着他的衣领,把人翻到背面。

“是二十一区的。”蓝河边说边拍了拍他的脸,“喂,起得来吗?”

“还,还成......”那人含含糊糊地起身,又因为摔得不轻,干脆重新坐在地上,“不好意思,刚才吓到你们了......”

话音刚落,安文逸上前一步,捏住了他的下巴。

一道白光倏地闪过。

“光有点儿刺眼,忍一下,三分钟内就能恢复视力。”安文逸打开通讯器,开始检索所有参加这届阿瑞斯的参赛者。一分钟后,他抬起头,说:“是本人。”

“存在感太弱了吧。”笔言飞咋舌道,“我把所有参赛者的资料都看了三遍,也只记得二十一区有个能在瞬间强化视力的天赋者。”

“埃赛西。”弓箭手战战兢兢地举起一只手,“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安文逸把通讯器塞给笔言飞,自己回去整理他们的装备了。笔言飞蹲在埃赛西身旁,一边检查他的身份证明,一边嘀嘀咕咕道:“长得像自己人,怎么还叫这么个洋名?”

“我是混血。”埃赛西郁闷地说,“家里人也是,所以亚洲人血统更多一些。你看我说话都没有洋味儿……”

他边说边环顾四周,视线在每个人脸上都停留了一会儿,有些忐忑道:“现在二十二个区已经没有国别之分了,你们不能歧视我。”

“放心,我们不歧视你。”笔言飞把身份证明还了回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年头我们自己都要被人歧视呢,哪有心思搞内部分裂?”

你们真团结。”埃赛西勉强地笑了笑。

蓝河和叶修交换了一个眼神。

“你为什么要杀那只美洲豹?”蓝河换了个话题,“如果那只美洲豹没有死,现在被淘汰的就是我们四个了,你可以一次性减少四个对手,这样对你来说更有利吧。”

“呃,其实我也这么想过。”埃赛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脖子,“但那只美洲豹是追我追到这里来的。我爬上树后,它就失去了目标,然后......”

他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子,看了眼叶修:“然后它就看到你们了。”

“差点儿成了别人的替死鬼。”叶修说。

蓝河点了点头:“你可以走了。”

“我能不能跟着你们?”埃赛西赶紧开口,“我的搭档已经被淘汰了,估计也在阿瑞斯通道里走不了多远了,但至少我想活着出去......让我跟着你们吧,就到明天下午,行吗?”

蓝河为难地看向叶修。他向来不擅长处理这样的问题,每个露出无辜眼神的人总会令他心软得像棉花,即使知道天赋者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难以正常生存,适当的冷漠总比泛滥的圣母心要强百倍,他也难以变成真正的铁石心肠。

可现在是在阿瑞斯,这个名为竞赛、实为战场的地图上,他要想站到最后,就必须要试着做出与以往不相同的选择。

蓝河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深呼吸一口气。

“这个恐怕不行。”叶修说,“你现在爬到树上,睡一觉,等天亮了就守在附近,熬到傍晚,其实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但......”

埃赛西还在试图争取,他就快要哭了,眼泪在乌黑的瞳仁附近打转,像是黑湖上泛起的阵阵涟漪。

“拜托,别为难我们了。”蓝河开口道,“我们四个人,你是一个人,你觉得现在打起来的话,你有胜算吗?现在放你走,只是为了感谢你为我们杀死美洲豹。而且别忘了你自己说的:美洲豹是你引来的。”

“你——我不是故意的。”埃赛西难过地点了点头,“好吧,那我知道了。祝你们顺利。”

他拾起散落的箭矢,将它们一一归放在背后的箭筒里,冲所有人勉强地弯了弯嘴角,一脚深一脚浅地向雨林深处趟去。

直到彻底看不见埃赛西的身影了,蓝河才松了口气。

“我刚才表现得怎么样?”蓝河问。

“特别好,堪比奥斯卡影帝。”叶修感叹道,“什么时候都能装得这么铁石心肠了?我还怕你一心软就给答应了,惹个大麻烦上身。”

“做足心理建设,然后装的。”蓝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早知道这样还让你去什么蓝雨,我当初应该直接送你去剧院。”叶修摸了摸他的头发,“做的不错。”

“虽然我很高兴看到你这样做,但他到底有什么问题?”笔言飞被两人搞得稀里糊涂的,“我觉得挺正常的啊,身份证明也完全没问题,安文逸不也这么说了吗?”

“是没问题。”安文逸从死亡的美洲豹身上拔出一支箭,“箭的外型很普通,所有的箭头上也没有淬毒,光凭这一点就不能说他是昨天偷袭笔言飞、今天偷袭江波涛的人。”

“那还有哪里不正常?”

“就是因为太正常了,才觉得不正常。”安文逸推了推眼镜,横向拿起那支带血的箭,“这里根本没有具体生产区号。上一次我们看到没有具体信息的仪器是什么时候?”

“要么是二十一区在私下生产军火,要么就是他和生产那个摄像头的甲方有联系。”笔言飞终于琢磨通了,“靠,那要是真的是后者,我们不就放跑了一个知情人吗?!”

“放长线钓大鱼啊,小伙子。”叶修说,“其实这两个问题都不算什么,一个是区域违章,我们管不着;另一个也不可能总呆在暗处,憋久了自己就出来了。”

“但他......他还有别的问题。”蓝河皱了皱眉,“当时二笔提到天赋者内部永远不会搞分裂时,他为什么要说‘你们’?”

“两个可能。”叶修说,“要么是他自己和其他天赋者之间有什么间隙,要么就是他根本不和我们一边儿的。”

这句话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

叶修没有把话说透,点到为止,但这两种情况带来的后果,所有人都一清二楚。倘若他曾经和天赋者产生了刻之入骨的隔阂,那么如果五人同行,也许就会彻底演变成一场充满猜忌的亡命游戏;而如果他根本不是天赋者,那么在阿瑞斯的战场上,在二十一区白纸黑字的资料和严格防伪的身份证明之前,他又是谁?

阿瑞斯第一张地图上,夜色如浓墨,空气和土壤越来越潮湿,低云就是阴谋者悬在每个人脖颈旁的一把铡刀,阴恻恻地舔舐他们冰冷的皮肤。

四个从睡梦中惊醒的参赛者,一只尚且温热的黑豹的尸体,在这个几乎没有光线的夜晚,裹挟在湿风之中,陷入无可遁藏的被动局面。


白天比想象中来得要快了许多。

几乎就在一场突如其来的骤雨之后,放晴的天连同太阳一同出现在这片广袤的热带雨林上方。

安文逸检查通讯器上的时间:“只用了三个小时天就亮了。”

“人为加快速度了。”叶修抻了抻腰,“走吧,随便晃晃,就该回去吃下午饭了。我这老年人的身板儿......”

“还是挺经得起折腾的。”蓝河伸手给他捶了捶,“现在就往中心地带走?”

“差不多没危险了。”叶修说,“委员会既然能加快日夜交替时间,说明这张地图所能发挥的淘汰价值已经到达极限了。他们要下班休息,所以现在是在催我们快点滚蛋,这种时候一般没人会浪费力气主动进攻。”

蓝河忍不住笑了起来,手上动作微微用力,抽走了那些潜藏在皮肤和骨髓里的过多的湿气,若无其事地替叶修整好衣服:“可以了。”

如叶修所说,在前往中心地带的路上,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唯一的小问题就是来自一条蝰蛇,在瞬间咬伤了安文逸的手臂,而毒液又被蓝河飞快抽取了出来,几乎算得上毫发无伤了。

所有参赛者都在前往中心地带,但没有一人打算使用天赋,刀兵相见。与他们擦肩而过时,蓝河注意到,很多参赛者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看来不止我们一个人撞到猛兽了。”蓝河说。

笔言飞点了点头:“我还以为就我们命背呢。”

中心地带是一片高地,虬结的树根依旧将地面顶得歪七扭八,布满湿滑的苔藓,但比起热带雨林中的其他地域,已经足够平坦了。

蓝河看到了站在榕树下的江波涛和周泽楷,后者正拿着一瓶擦伤药膏,替江波涛涂抹手臂上的一处肿胀。

“怎么回事?”蓝河问。

“不小心被毒蜂蛰了下。”江波涛叹了口气,“都怪我,走路不看路,踢到了马蜂窝。也幸好那马蜂窝是被别人捅下来的,估计毒蜂全追别人去了,剩了一只,这不就叮我手上了,倒霉。”

江波涛边说边给蓝河比划了下那只毒蜂的大小,扯到手臂上的脓包时,疼得龇牙咧嘴。周泽楷站在旁边,一手涂抹药膏,一手握着江波涛的手腕,见自己的向导喊疼,顿时紧张得一动不动。

蓝河指了指江波涛手上的脓包:“我来吧。”

他手上动作飞快,几乎在一瞬间,就将脓液从毒蜂蛰过的眼孔里抽了出来。那团发黄的毒素凝结成小小的球状物,蓝河反手一落,登时摔在地上,碎进了潮湿的土壤中。

“谢谢。”江波涛笑了起来,试着曲起手臂,竟是和没受什么伤似的。

周泽楷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

六个人聚在一起,其他参赛者则四散在高地附近的丛林入口处。蓝河和笔言飞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微草的高英杰和刘小别,这下也没办法回去和蓝雨基地反应两人的具体情况了。

阳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倾斜,六个人总共聊了不到十分钟,火烧云已经爬满天空。

“这次加速比之前要快太多了。”安文逸对叶修说,“我们......”

叶修摆了摆手:“回去再说。”

伴随太阳逐渐落下,残阳如血,染红大半个天空,一架巨大的飞行器缓缓降落在高地正中央,朝所有经过第一张地图的战神候选者们,敞开回程的大门。

两天,礼炮声总共出现七次,参赛者还剩下三十七人。

他们该如何从这三十七人中脱颖而出,走到最后,成为真正而唯一的胜利者?

蓝河表情凝重,直到舱门关上,飞行器平稳起飞,大部分人疲惫地陷入沉睡时,依旧难以入眠。

“是不是觉得今天淘汰的人特别少,以为这次每个人实力都很强,所以开始紧张了?”叶修摸了摸他的头发,“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蓝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转过头,出神地看着对方的脸。他不得不承认,叶修的确很了解他。他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蓝河的内心所想,仿佛他们的哨兵向导思维真的连在一处,亲密地共享彼此的五感和情绪思维。

想到这个,蓝河更惆怅了。

他们不是什么已经适配成功的哨兵向导。临行前,他注射Omega信息素抑制剂的针孔还停留在臂弯处,但如果可以,他一点儿都不想用什么劳什子抑制剂,也不想让自己的精神系一直孤零零地留在高纬度空间,至今没有出场机会。

他想要真正的解放,想要不受约束,追求所爱,自由活着。

说穿了一切,他就是想被叶修标记。

这个念头从他想明白的那一刻起,就从未含糊过一星半点儿,未来也更是如此。


现在,他像往常一样反驳,点了点头,道:“我不紧张。”

叶修笑了笑,也像往常一样,握住了他微微发抖的手。



tbc.

今天摸了大腿摸了头摸了手

叶修:满足

蓝河:三倍的满足!

(悄悄追更/养肥再看,不如小小点赞。谢谢各位!喜欢的话愿意评论、点个推荐就更好了!日更动力值MAX)


评论(21)
热度(33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