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情理》3

周江/非典型性先婚后爱设定

非大长篇



3.


午饭吃得过于丰盛,连江波涛都没想到,他妈妈居然会这么喜欢周泽楷。几凉几热,几荤几素,汤菜齐全,要不是周泽楷出声阻止,江妈妈现在就能下楼拎个八寸的黑森林回来。




饭后,江妈妈喊江波涛过去洗碗,半天找不到人,最后在沙发上逮住他。




“找你去洗碗,半天都不过来,怎么回事?”江妈妈双手叉腰,挡在电视机前,反正江波涛也没有在看电视,“快去洗碗。”




“我困死了。”江波涛眼皮子都要抬不起来。




周泽楷从浴室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说:“阿姨,我来吧。”




“不能让客人洗碗。”江妈妈很有原则,“小周去坐下,把江波涛给我换起来。”




周泽楷摇摇头,“我去吧,让他睡一会儿。”说完便往厨房走去。




江波涛彻底管控不住饭后的困意,抱住怀里的柔软靠枕,倒在另一个靠枕上,睡了过去。他的余光里最后出现的是周泽楷挽起衬衫后的手臂,心想看起来挺结实的,被他抱的人一定很有安全感。




电视声音被调小了。水声从厨房传来,江波涛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家里真好,周泽楷真是体贴——有他做对象,一定会幸福死的吧。




“这么困?”周泽楷问,“昨天没有上夜班吧。”




“没上,但还是很困。”江波涛拍了拍脸蛋,“年纪越大,恢复能力就越弱。熬一次夜,可能得三四天才能缓过来。”




“你年纪不大。”周泽楷说。




江波涛乐了,“我就随口说说,毕竟我正值青春年华。”




两人随便聊了一会儿,无非是工作话题,还有一些能想起来的内容。周泽楷因为职业问题。工作不方便透露,江波涛便讲讲医院,人来人往的,什么样的故事都有。




他们交谈时,多半是江波涛在说,周泽楷听,间或几个字的回应。江波涛从未有一刻觉得周泽楷的话太少,相反,他觉得这样刚刚好。




他觉得自己有些魔怔了。说不上周泽楷哪里好,但总之比他相处过的每一个无疾而终的相亲对象都要好。




江妈妈从卧室里出来,敲了敲门,说:“涛涛,你过来一下。”




江波涛不知道他妈站在那儿多久了,听了多少他们的聊天内容。但她看起来挺开心的,江波涛估计她没少偷听。




“不好意思,得让你等一下了。”江波涛无奈地说。




“没关系。”周泽楷说。




江波涛站起身,走进卧室,把门关上了。江妈妈拉着他的手腕,殷切地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江波涛问。




“小周啊。”江妈妈说。




“您跟人家熟吗?叫得这么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您亲儿子呢。”江波涛哭笑不得。




“给我认真回答问题。”江妈妈故意板起脸。




“就那样吧。”江波涛很谨慎地找了一个中间词。




“我觉得人家挺好的。”江妈妈说,“你连这样的条件都看不上,我真不知道你的眼光有多高。”




“我没说看不上啊。”江波涛无奈,“但就算是相亲看上了,也得有相处期吧。更何况,想要知道人到底怎么样,也得靠接触才能看出来。”




“那你就多和人家接触。”江妈妈又把话题绕了回来,“我真的觉得小周挺好,多乖。”




“嗯嗯。”江波涛敷衍地回答,心想那是您没看到他讲出那些话来撩我的时候。




但他转念一想,周泽楷这么会撩,也不知道对多少人练习过,他的真心果然有待考验。




“等下你必须送送人家。”江妈妈又说。




“但是我……”江波涛有些犹豫。




“没有但是,哪儿来那么多借口?”江妈妈不喜欢他在感情面前总想倒退的模样,“虽然我只是让你试试看而已,但多走两步路,总比一步都不走要好得多。万一他就是最合适的那个呢?”




周泽楷是最合适的那个吗?江波涛还不知道。他们才认识了两天,第一次一起吃午饭,但看起来比其他相亲的人进展还要快一些,因为别人并不会在见面后的第二天就登门拜访父母,虽然江爸爸今天不在家。




但连那个最重要的前提他们都还没完成。他们没有在谈恋爱。如果周泽楷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也仅停留在追求这一步上,一切都还没开始。




“好吧。”江波涛还是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如果他叫你上楼,你会去吗?”江妈妈问他。




“为什么这么问?他肯定不会叫我上楼的。”江波涛笃定,“他都不怎么爱讲话,大概也不会想到这一层。”




“只是叫你预先排练一下,有准备总比没有好。”江妈妈轰他出去,“好了,快去送送人家。记住不要上楼。”




“为什么不能?”江波涛故意问。




江妈妈回答得义正词严:“因为你们才认识一天而已。”




江波涛回到客厅,看到周泽楷正在玩手机,大概是在和谁发微信,绿边白框的消息很快就没了。




见到他过来,周泽楷收了手机,站起身,说:“我要走了。”




“我送你。”江波涛说,“你别拒绝哦。如果你不让我送,之后我妈会骂惨我的。”




周泽楷笑了,“为什么?”




“你明知故问。”江波涛发现他的心思并没有像他的言语那样少。




江妈妈适时地出现,和周泽楷说再见,给他塞了一包自己家做的小糕点。江妈妈又叮嘱江波涛开车小心,早点回家,别忘了刚才说的事情。




“你能吃甜的吗?”下楼后,江波涛问。




周泽楷唔了一声,没说能,也没说不能。江波涛有点担心这些糕点会成为他的负担。




“我们家人的口味都偏甜,如果你觉得吃不惯,可以拿去送给别人。”江波涛说,“我先代表我妈允许啦。”




周泽楷笑了,摇了摇头,“不用。”




“那就好。”江波涛微微放心,“你去哪儿?我之前把车停在地下车库了,那边不通小区里面,我们得自己走下去。”




“开我的车。”周泽楷说。




“呃,原来你开车了。”江波涛有些小尴尬,“我妈没告诉我,还叮嘱我开车送你回去。”




“阿姨人很好。”周泽楷说,“但我想送你。”




“打住,停,不准瞎撩。”江波涛当机立断,打消自己坐公交车和地铁回去的念头,“知道了,今天还是麻烦你送我回去吧。”




“我没瞎撩。”周泽楷很认真地看着他。




“认真的也不行,我受不住这一套,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江波涛伸出手臂,软趴趴地抖了几下,“就像这样。听到的时候,鸡皮疙瘩会掉一地,实在太难受了。”




周泽楷似乎没想到江波涛会这样举例,一双眼睛盯着他悬空的手臂,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你真的很可爱。”他说。




他笑起来更英俊了。造物主给他的容貌增加了百分之二百的帅气,这对于其他人来说,是绝对不公平的。




“谢谢。”颜控使者江波涛,此时心情大好,“我收下这句赞扬了。”




上车后,江波涛说了一个地址,是他一个人住的公寓区。但他觉得周泽楷一定还会记得那里,军人——警察——这一类职业的天性。他这么说也只是因为暂时没话题而已。




周泽楷的车里摆了一个千年隼的迷你模型,很快引起了江波涛的兴趣。他是个星战粉,所有题材内容翻来覆去地看,和许多人安利,甚至找节假日去国外的漫展。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相亲对象这里找到星球大战的东西。他为能有一个共同爱好而感到开心,虽然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要有如此情绪,毕竟周泽楷也只是一群相亲对象的其中一个而已。




“你会玩游戏吗?”江波涛问。




周泽楷点了点头,“嗯,会玩。”




“都玩什么类型的?”江波涛又问。




周泽楷想了想,“网游打荣耀,家用机平台上什么都会玩一下。”




“荣耀。”江波涛重复了一遍,“我周围的同事几乎都在玩儿这个。不过他们比较忙,有的干脆把账号卡交给下一代继承了,导致每年用医院内部通道看眼科的小孩人数直线上升。”




“你会玩吗?”周泽楷问。




“偶尔吧。”江波涛说,“我上线的次数比较少,偶尔和朋友打个竞技场就行了。我对游戏的输赢不是很在意。”




“嗯,下次可以一起。”周泽楷单方面约定,“我打得比较好。”




江波涛含糊地应了一声。有时候他会觉得周泽楷是个强势的人,不过他并不反感。




“你要是想打副本,也可以。”周泽楷说,“我可以学学带团。”




那可能就要变成全员眼神队伍了。团员听不懂团长的意思,团长还在竭力省言省字,估计都能直接打到boss自闭。




想到这个画面,江波涛忍俊不禁,但还是说:“没问题。”




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会儿,正好赶上大堵车。短短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已经延长为一个半小时。江波涛聊得困了,撑不住,很快被周泽楷发现。




“睡一会儿吧。”他说。




江波涛摇了摇头,“没事。”




“睡一会儿。”周泽楷很坚持,“到了会叫你。”




“可能很快就到了。”江波涛端详路况,“我觉得是这样。”




“没关系,你睡。”周泽楷说了第三遍。




江波涛拗不过他,只得把座位放低了一些,脑袋枕在原本放在后座的靠垫上,又说了几句话,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不如之前亮了。江波涛看到车停在自己家楼下,立刻坐起身,头却撞到了车顶上,发出吃痛的声音。




“几点了?”他问。




“三点半。”周泽楷说。




他们出门是一点半,两个小时都耗在原本二十分钟就能抵达的路上,中间有一个小时,还被江波涛睡过去了。




“抱歉,我没想到我会睡这么久。”江波涛很不好意思,“等下要去吃晚饭吗?我可以请客。”




没想到周泽楷居然拒绝了,“等下有事。”




江波涛一愣,“哦。”




他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太对,这个“哦”用得似乎也很不合适,于是赶紧解释道:“没关系,你有事就先去忙,我们可以下次……下次再约。嗯。”




周泽楷看了他半天,说:“这是你说的。”




“什么?”江波涛没明白。




“你说下次再约。”周泽楷重复他的话,“就是说,明天我还能约你。”




“但下次也不一定就必须等于明天。”江波涛说。




“可以等于。”周泽楷坚持,“明天见。”




江波涛第一次萌生出“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的念头。




仔细一想,他们第一次见面,还是江妈妈把周泽楷带进他的客厅,第二次则是江波涛回家,又在那里遇到了周泽楷。他和周泽楷连联络方式都没有。电话号码,微信好友,简直不像正常往来的模式。




下车前,江波涛的余光扫到了周泽楷放在卡格里的手机,灵机一动,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




他笑着问:“周先生,要加个微信吗?”








tbc.


江波涛:撩人撩得这么熟练,一看就是和别人练习过了,差评。


周泽楷:只让有经验的前辈教了一次而已。


江波涛:(不会相信的眼神.jpg)


周泽楷:(在记仇小本本上写下叶修的名字.jpg)

评论(15)
热度(24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