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胖》

叶蓝/原作向,世邀赛



夜班开始,蓝河刷了账号卡,登陆游戏,先是在各大主城晃了一圈,等叶修也上线了,才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来一边看风景,一边敲字聊天。


“我好像胖了。”蓝河说。


叶修哦了一声,浓浓睡意,“都胖哪儿了?”


“脸,手臂,肚子。”蓝河大致摸了摸,发愁了,“怎么办,好像真的胖了很多。”


“别怕,我也差不多。”叶修说,“吃的都是垃圾食品,作息还不规律,我要提前进入衰老了。”


“你还知道什么叫作息不规律?”蓝河笑话他,“你知道早睡早起四个字怎么写吗?”


叶修较真地把早起早睡四个字发过来,又问:“晚上吃的什么?”


“蟹粉小笼包,虾饺,云吞面。”蓝河说,“唉,我真的吃好多。”


“就吃了这么点儿。”叶修安慰他,“你知道方锐一顿饭吃了多少吗?就刚才,中午,一个人吃了三个厚牛肉汉堡,两杯可乐加两对鸡翅,明天张新杰就能给他定单人营养餐回来。”


蓝河哈哈大笑,想象方锐被张新杰拎去吃轻食营养餐的场景,不管对于什么样的吃货来说,都实在太可怜了。


“现在还觉得自己吃得多吗?”叶修问,“也就小笼包虾饺和面而已。”


“多。”蓝河还是发愁,“怎么办啊,天天坐电脑前面工作,也不怎么运动,这样下去得胖死了。”


“胖了好,胖了好。”叶修乐道,“胖了摸起来软乎。”


“你这是什么直男发言?”蓝河痛斥。


叶修接了视频过来,要蓝河给他看看具体胖了多少,不达标不给发零花钱。


“你威胁谁呢?”蓝河说,“你的银行卡还在我钱包里,上个月的电费也没划走。”


嘴上这么说,他还是接通了视频,就见那边兵荒马乱的,像是台风刚刚过境,镜头前面除了一个叶修,还有高出摄像头高度的快餐包装盒。


“……不是吧,真吃了这么多?”蓝河以为叶修之前是开玩笑的,“方锐大神真——真厉害。但为什么快餐盒都在你旁边?”


“因为他以为张新杰傻,还想把责任推卸给我。”叶修嗤之以鼻,“太没智商了。”


“我听见了!”方锐愤怒的声音从画面外传来,紧接着是一个飞来的纸团,准确命中了摄像头,砸得屏幕上晃晃悠悠。


叶修敏捷地躲开了。


“不要在谈情说爱的时候拿我当话题!”方锐说,“尤其是不准讲那些抹黑我的事情!”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叶修说。


“世界上没有这种实话。”方锐无比冷酷。


蓝河被他们笑死了,在画面里找了一圈,没看到他们家队长和副队长,象征性地问了一下,得知黄少天中午没吃饱,这会儿被喻文州带出去觅食了。


“说得我又饿了。”蓝河的胃叫了一声。


“好像是挺饿的。”叶修也听见了,“买点儿吃的去?”


“难道又要叫外卖啊。”蓝河叹了口气,脑袋撞到桌面上,砰得一声,给叶修吓了一跳。


“怎么对自己这么狠?”叶修说,“胖就胖点儿吧,去叫外卖吃,我真的不嫌弃你。”


“我想吃蟹黄包蒸饺皮蛋瘦肉粥肠粉小面烤鸡翅烤牛肉串煎饼年糕生汆丸子汤。”蓝河一口气报完,“但我不能吃。”


叶修还要说什么,王杰希忽然出现,隔门叫他去旁边说事,只能和蓝河表示自己要先离开一下。


“要不先挂了吧。”蓝河说。


“没事儿,别挂。”叶修调整摄像头角度,“给你一个机会,打入国家队内部。”


他和在会议室里的人说了一声自己还在开摄像头,便离开了。不过一分钟,蓝河就看到苏沐橙过来了,施施然在电脑前坐下,又把摄像头掰回原本的位置。


“嗨。”苏沐橙和他打招呼。


“啊,你好。”即使已经和叶修见过兴欣的人了,在蓝河眼里,苏沐橙还是那个女神级别的职业选手,和她说话,总有些不好意思。


“听说你长胖啦?”苏沐橙问。


“啊……嗯,对,是这样。”蓝河有些结巴,“你怎么知道的?”


“叶修没带耳机,开了外放。”苏沐橙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俏皮一笑,“我猜他是故意显摆。”


蓝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别拿我开玩笑了。”


“你是真的胖了吗?”苏沐橙看他露出的手腕,“感觉不是很明显。”


蓝河嗯了一声,苦恼道:“但是体重真的增加了。怎么办啊?”


“按时就餐,按量摄入,多做运动。”苏沐橙说,“但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怕长胖啊?”


“我怕长胖后的我不好看。”蓝河苦不堪言。


“哦,那我就能理解了。”苏沐橙安慰他,“没事,我也很怕胖,大家都一样的。”


蓝河感激地点头,“谢谢。”


“但我觉得叶修肯定不在意这个。”苏沐橙又说,“就像你说的,他的直男思维挺严重的。比起外貌,他只会在意和别人相处是不是很舒服,其他的都无所谓。”


“我知道。”蓝河今天叹气次数呈直线上升,“我就是不喜欢长胖,放在我身上真的不好看。”


苏沐橙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要用一下手机,低头去捣鼓。中途她抬起头,眼里充满笑意,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蓝河,又低下头,继续手机上的事情。


大约五分钟后,她又抬起头,说:“好啦。”


“有事要忙吗?”蓝河问,“如果有事的话,你可以先去忙你的。要是开视频不方便,我也可以先挂了。”


“不用,你等叶修回来吧。”苏沐橙笑道,“知道吗?我第一次跨国订外卖。感觉很有纪念意义。”


蓝河没听懂,但苏沐橙又和他说了拜拜,他就不打算追问了。


叶修还没回来。蓝河百无聊赖地等,把视频界面固定到最前方置顶,又打开游戏,乱跑地图,给蓝桥春雪拍照片。


片刻后,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回来了,见视频还开着,过来和蓝河打了个招呼。聊了两句蓝溪阁的近况,慰问在晚班的同事后,黄少天便自告奋勇,要去从王杰希的手上把叶修拯救回来。


“抢了我们蓝雨的人,就要好好对待,这么放置算个什么事?不行不行不行,我现在就去找他。”黄少天挽起袖子就往外冲,“等我啊!保证完成任务!”


蓝河整个人都要懵了。百分之九十九是因为偶像黄少天又和他讲话了,百分之零点九是黄少天要亲自去把叶修喊回来,百分之零点一……也许更多一点,他也还想和叶修聊聊天,毕竟机会难得。


五分钟后,叶修回来了,一坐下就说:“黄少天的话实在太多了。”


“我愿意听。”蓝河表现出热情粉丝的本质,“黄少要是开个荣耀讲座,我就买第一排坐。”


“第一排都是给领导和专家的。”叶修说,“肯定有我的位置。要不到时候你坐我腿上?”


“……你的脸皮也太厚了吧。”蓝河无语了。


“好吧。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胖了。”叶修说,“然后呢?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有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


“我打算减肥。”蓝河顿了顿,坚定地说,“不,不是打算,是必须执行。我一定,一定,一定要减肥。”


叶修哦了一声,“挺好。外卖到了吗?”


“什么外卖?”蓝河一头雾水。


话音刚落,电话铃响了。一个陌生的广东号码在来电显示上跃跃欲试。蓝河接通电话,又挂断,和叶修说了一声,匆忙赶下楼,拎了大包小包回来。

“怎么这么多?!”蓝河震惊了,“你把附近的外卖都点了一遍吗?”


“不可能吧,我都跟沐橙都说了。”叶修说,“算了,你努力吃,吃不完拿去分给别人,别浪费。”


蓝河唔了一声,“钱给了吗?”


“给了。”叶修无奈道,“口袋里的零钱都给她了,可给她高兴坏了。”


“那就好。”蓝河一边愁眉苦脸,一边扒拉包装袋,打开外卖的一瞬间,两眼放光,“好香啊!”


“赶快吃,和放凉了。”叶修说,“今天工作多不多?”


“还行。”蓝河夹了一个虾饺,一口咬下去,露出半只粉嫩嫩、胖乎乎的虾仁,“就收拾收拾仓库,看看还缺什么材料。赛季末了,大家都比较闲。”


“兴欣也这样。”叶修说。


蓝河唔了一声,又去扒拉外卖,翻出一杯珍珠奶茶,大杯加焦糖布丁,幸福地要升天了。


“喝完得刷牙吧。”叶修对奶茶感情一般般,“这玩意儿太甜了,感觉会长蛀牙。”


蓝河咬住吸管,幸福地感叹:“吃完这顿我就减肥。”


“好。”叶修忍笑,“你加油。”


“我说真的呢。”蓝河强调。


“我知道啊。”叶修嗯嗯点头,“你很认真,励志要减肥成功,这样很好。希望我回去能看到成效。”


“你也觉得我胖了吧。”蓝河有些恹恹的,不过好在手上有奶茶,吸一口就输液,完全续命。


“快点儿吃。”叶修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下午的训练就要开始了。蓝河有些不舍,但还是坚定地挥了挥手,说:“你去吧。”


“嗯,现在就过去了。”会议室里只剩下叶修一个人,“还有别的要说的吗?”


“我想吃巧克力。”蓝河说。


“巧克力是比利时特色吧。”叶修说。


“唉,那随便,总之我想吃点什么。”蓝河说,“你看,我已经吃了这么多了,还是堵不住自己的嘴。”


“怕什么?我们的工资合起来肯定够你吃的了,绰绰有余。”叶修笑道,“挂了,不聊了。回头再打给你。”


蓝河和他说再见。原本他的手臂都压在桌上,倾身向前和叶修聊天。直到屏幕一黑,他猛地放松,整个人都陷回了转椅里,长舒一口气。

蓝河给叶修的QQ留言,说:“一个人吃饭好没劲。”


又补充道:“吃夜宵也没有快乐。”


“我的快乐都是假的,唉。”蓝河发出第三条和第四条消息,“我们一起住怎么样?”


他发完消息,也不看回复,把手机丢到一旁,收拾外卖盒。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在一起,塞进最大的塑料袋里,鼓鼓囊囊的,又拿去外面丢掉。

笔言飞从隔壁探头出来,震惊了,“大晚上你吃这么多?不怕长胖吗?”


“不怕。”蓝河忽然想通,“反正我有对象。”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笔言飞服了他,“你是真的胖了,我不骗你。”


“你废话太多了。”蓝河随手抄起一个纸团,朝他扔过去,“单身狗就快点去整库存好吧?大晚上的,不要逃避工作。”


笔言飞泪流满面,自己不过就是探了个头出来,不明白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暴击。

“明天开始我就减肥。”蓝河一边哼哼歌,走了。




end.

有八百年没有写过叶蓝短篇。

评论(38)
热度(83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