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现在是深夜,我的先生

亲爱的海因里希:

亲爱的亚伦,以及亲爱的尤迪特。漫漫长夜,寂寞总是比时间还要长长久久。海因里希这个词儿正在我的唇齿间反复嚼动,带有铁锈(或许是血液)的味道。我忽然发现,比起阳光和姓氏,也许我更爱你的中间名,亲爱的亚伦。

这是我离开你的第三个月,我现在在霍桑雅克,而你也许仍在我们的莫尔斯比街区,在我们停驻在五层的公寓楼里,一个人喝那些朗姆酒。我很抱歉离开你,但我无能为力。那些事情发生便是发生了,没人能真正以光速穿梭虫洞,回到过去订正历史。我无意挽回,也不曾怪罪过你,只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好让充血发热的头脑别影响了你的人生。

诚如你所见,我只是一个仿生人,而你或许已经错爱了我。这所谓的错爱,是指也许你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懂得爱,亲爱的海因,我的亚伦。你寻寻觅觅、苦苦追求的是拥抱,是一双能扶住你的手。我做到了,你便要求更多。你就像一个索求无度的顽童,每每在我下定决心时,用你的眼神、声音和动作,击破我千辛万苦铸造的、铜墙铁壁般的防线。

我想爱不该如此。你总说爱我,但也许我在你眼里,依旧只是一个仿生人。爱,我咀嚼已久,直到我的口舌里充满清晨的朝露,含苞待放的清香玫瑰,夜莺与百灵鸟在我的人造血液里歌唱,海妖的歌声引诱我,美杜莎的双眼凝视我,我抖了抖衬衫,掉落满地的宝石和精致雕像,随后走向爱情的灭亡。而这一切,无疑都是以你的模样,或是你的味道出现的。

你,海因里希·亚伦·尤迪特,我名义上的主人,而我多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爱人。也许你会说你也如此,但,我亲爱的亚伦,你还未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有时候你们人类就是这样奇怪,说像我一样的仿生人们冥顽不灵,是一条无论如何都养不熟的狗,但每当夜晚你们关上窗,拉上窗帘,那从墙角缝隙滋生出的孤独与冷漠,又独独来自你们。

但我依旧要说,我爱你。

在离开你的三个月里,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并从未停止过爱你。我发了疯似的想念你,我发现你的名字一直刻在我的血管里,并且深入骨髓。我摆脱不掉,我已经疯了。一旦仿生人知道自己在发疯,那他多半离死不远了。

而我,即使想到我的死亡,销毁,我也愿意继续这样孤独地爱你。

倘若有天我能回到过去,我不后悔成为你的仿生人,你也许唯一的约书亚。

愿你能尽早明白,究竟什么才是爱。

又及,我身体里的电路似乎越来越老化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恐怕熬不过这个冬天。霍桑雅克很冷,希望你远在莫尔斯比的我们的家中,不要忘记在睡着前关上空调,正如我一向为你所做的那样。


永远,永远,以及永远爱你的,约书亚

来自我爱你的每分每秒



这封信是突发灵感的所有物。

海因里希和约书亚,来自我的原耽故事。

漫漫人生路,夜晚已至。

他们懂爱,却又不明白爱为何物;活在一起,却与彼此行将愈远。

“致我亲爱的海因里希·亚伦·尤迪特:今早离开时,你恐怕忘记了什么。”

没错,他忘了爱。

一忘就是人类的许多年。


评论(5)
热度(4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