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9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摘要:阿瑞斯告诉人们,最危险的是天赋者,其次则是天赋者们所处的环境

无主的摄像头

射杀一只美洲豹

一张地图挖一个坑,再挖一个就要搞事



正文:


周泽楷约莫是留心到蓝河说的那句话,特意看了眼笔言飞。后者呃了一声,下意识避开十区领袖的目光,和蓝河躲在后面嘀嘀咕咕。

“周队的眼神太吓人了。”

“还好吧。”蓝河小声说。

“他干什么看我?”笔言飞碎碎念,“我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像一块人人均可分而食之的肥肉?”

“哪有那么夸张,顶多脂肪堆积多了点儿。”蓝河捏了把他的腰,“早就叫你少喝可乐,多去训练室运动运动,不要宅......现在知道变成肥肉多难过了吧。”

“现在我们是这里最不堪一击的了!”笔言飞假装没听见,义愤填膺道,“饥饿!寒冷!弱小又无助!我们就是风中野草,孤苦伶仃,一定要抱紧叶神大腿。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

“你不是一直都觉得和叶修合作很危险吗?”蓝河故意提醒他,继而又对叶修那段糖醋里脊发言震撼到了,让他快点儿闭嘴说正经的。

“——反正我没有。”笔言飞装傻装得十分坚决。

而另一边,江波涛有些吃惊,显然没想到叶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想过当他们在阿瑞斯竞赛中撞见叶修时,对方会先退一步,提出姑且停战的建议。

“前辈的心态真是太好了,我和小周恭敬不如从命。”他笑道,“虽然在第一天就拼尽全力不是个值得赞扬的策略,但一直在地图里躲藏也不是什么好方法。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先躲再说。”叶修回答得简明扼要,“能躲多久是多久,随机应变吧。你和小周呢?”

江波涛坦言道:“我们没什么计划,就四处转转。”

他微微侧过头,看向周泽楷,后者感觉到他的视线时,默契地望了回来。

“我们还没见过热带雨林呢。”江波涛笑眯眯地用小指勾住周泽楷的,轻轻晃了晃,“两个人一起随便逛逛,就当公费旅行。”

“这才是真正的心态好。”叶修感叹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秀恩爱呢。”

“等叶前辈有了绑定的对象,就知道什么是秀恩爱从来不会挑时间了。”

江波涛说着,视线在蓝河身上转了一圈,笑眯眯道:“那我们走啦,各位拜拜。”

周泽楷率先转身,在前面开路。他牵着江波涛的手,让他踩在自己的鞋上,放心大胆地跳过一块水洼。两人的身影逐渐没入这片开阔的绿色之中,与留在原地的他们拉开了些距离。

“我有江。”隔着一片茂盛的矮丛,周泽楷忽然回头,说,“前辈,加油。”

周泽楷的视线飞快掠过,又被打量了一遍的蓝河一头雾水,暗道笔言飞说得真没错,周泽楷不露声色的眼神,未免也太吓人了。

无边际的热带雨林再次归于平寂。

蓝河站在原地,手指百无聊赖地拨动那排小刀。既然兴欣和蓝雨的领袖说了合作,那么由叶修来指领他们方向,这无可厚非。

可问题是现在连叶修也不说话了。

——他在想什么?

蓝河偷偷去看,见叶修盯着自己,内心怔忪一秒,若无其事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叶修说,“随便发呆一下。我们现在去哪儿?”

“......这是我该问的问题吧。”蓝河无语道。

“这就把指挥权交到我手上了?”叶修笑道,“行吧,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蓝河还想再回什么,身后的笔言飞忽然说:“蓝桥,你来看看这个。”

那边的两人停止交谈,一齐靠了过来。笔言飞和安文逸站在一颗粗壮的橡树旁,后者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套好了手套,此时正伸进被周泽楷的子弹腐蚀成洞的橡树干中,慢慢摸索。

过了一分钟左右,安文逸将手抽离出来。

“是个隐形摄像头。”安文逸将一颗金属圆球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热感扫描,自动续航,可以埋在土下近十米进行地面勘测。挺稀奇的,我第一次见到侦查性这么好的摄像头。”

“没有型号吗?”笔言飞问。

安文逸把手一翻,露出镜头的另一面:“干干净净,别说一行字了,连标志都没有。”

“应该是私人物品。”蓝河看向叶修,“我们这四十四个人中有特别精通计算机数据的吗?”

“最精通的那个这次没来。”叶修说,“安同学,发回去给罗辑看看,他有主意。”

安文逸点了点头,打开通讯器,将手掌上的球体整个扫描了一遍,收回口袋里。

“我们现在怎么办?”他问。

“等天黑,然后睡觉,熬到明天傍晚。”叶修说,“每张地图只有两天使用时间,第二天傍晚就回接我们回去了。现在已经淘汰了五个人,这张图勉强还算够用。”

“就这样吗?”

“就这样。”

另外三人均点了点头,开始向他们的前方慢慢走去。

阿瑞斯竞赛,除了参赛选手之间使用天赋和各种个人优势造成的正面战争,还有危机四伏的大自然和现象丛生的环境。

阿瑞斯就像一片晦暗的深渊,沉默,死寂。待到所谓的战神候选者们愈发向往它,靠近它,通过通道进入它,才能知道这背后究竟是巨鳄凶猛的獠牙,还是猎犬尖利的四爪。

它在每个角落里,等待着所有人。

而现在除了阿瑞斯委员会,这片热带雨林隆起的区域下,在这群同为天赋者的参赛者之中,还有一双窥伺的眼。这件事本身就足够令人不寒而栗了。

蓝河转过头,一脸惆怅地看着叶修。

叶修心领神会。

“别想了,现在击败对手已经不能拿分了。”叶修说,“跑出去迎战就是浪费体力,运气差点儿有可能还会受伤,得不偿失。”

“你怎么知道不能拿分了?”蓝河诧异道。

“昨天上传的新的秩序手册,里面藏了一手。”

“但我担心笔言飞。”蓝河说,“轮回的两位也遇到放暗箭的了,我有点在意这件事……二笔可能是第一个被袭击的参赛者。但为什么是他?”

“有缘千里来相会......”在蓝河的怒视下,叶修咳了一声,“那什么,我是说,预言家第一个被狼人偷人头,可能就是个随即概率问题。”

“我看你心里只有糖醋里脊。”蓝河冷冷道,转身就往回走。

“别,这不还有你呢吗?”叶修跨了两步,追上蓝河,陪他一起往回走,“哥拿你当弟弟呢,说的都是真心话。”

蓝河一听这个就来气:“别说这个!”

“你听劝我就不说。”

叶修的双手分别摁在蓝河的肩两侧,微微用力。蓝河不得不停下脚步,被迫转过身来,和叶修面对面。

两人四目相对。

“千万别送死。”叶修认真地说,“阿瑞斯已经变更过三次规则了,但肯定不算完。我知道你还年轻,但别因为一点儿冲动就自己送上门儿去,行吗?”

“我......”

蓝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幸而两人之间的沉默维持不算久,很快,身后的搭档们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呃,你们当我们不存在吗?太过分了。”笔言飞慢慢举起手,表情滑稽,“说真的,我和安同学已经听不下去了。”

“我叫安文逸。”安文逸推了推眼镜,纠正道。

“好吧。”笔言飞说,“我和安文逸都觉得......”

“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安文逸说,“土壤的水分含量越来越大了,我们正在朝水源的方向前进。但所有参赛者都会率先在地图里寻找水源保命,我们得做好准备。”

蓝河点了点头,看了一叶修一眼,抽出绑在大腿上的一把匕首,微微一抛,反手握住匕首把。

“我打头。”他说。

叶修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又道:“我和你并排?”

“你和安文逸一起。”蓝河拒绝了他,“二笔你走最后,有危险预警立刻大叫。”

“我是警报器吗?”笔言飞郁闷道,“需不需要我再专门编个彩铃出来......”

“加油大叫,拿出你上次打游戏被骗子骗走一个月工资时尖叫的勇气。”蓝河宽慰他,“这全都是为了你的私人小别墅。”

笔言飞:“......”


四人继续顺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有蓝河在,只要轻轻抬手,他就能摸到空气中愈发凝重的水分子,从而判断方向。安文逸免了差事,倒也乐得轻松,不用每走一段时间就得停下来摸土了,四人前进的速度快了许多。

傍晚时,他们在与河道相隔五十米的地方停下。

“不能再走了。”蓝河说,“河道边可能会有猛兽,也有可能有别的参赛者驻扎,很危险。”

叶修点了点头:“行,你们在这儿收拾收拾,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今晚就睡这儿了。”

蓝河拉住叶修的手臂:“你去哪儿?”

“去抽根烟。”叶修摸出烟盒,冲蓝河晃了晃,“我去河边转转,打探一下情况。”

叶修两次获得阿瑞斯的冠军,是当之无愧的战神,可蓝河还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地图里走动。但他对此毫无办法——又有谁能拦得住一区领袖想做的事情?

叶修有独自战斗的资本,而他空有一颗担忧的心。

他沉默了半晌,道:“早点回来。”

叶修点了点头,抽回手臂,身影很快消失在郁郁葱葱的矮丛背后。

笔言飞叼着一袋压缩饼干,摸了过来:“又吵架了?”

“没。”蓝河哭笑不得,“你是不是天天盼着我们吵架?”

“怎么说呢,我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心理。”笔言飞拆开包装,分了蓝河一半饼干,把自己那份咬得嘎嘣嘎嘣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气——但自己儿子喜欢,能怎么办呢?自己也得跟着喜欢呗。这不,立刻变得又爱又恨起来了。人类真复杂。”

他说完还叹了口气。蓝河被他笑死,拿着饼干砸他:“我看就你最复杂。”

笔言飞笑嘻嘻地跑了,回去和安文逸一道收拾东西。

他们四人带的装备都不多,四张宽大的防潮布就是最占分量的东西了。蓝河在叶修离开的地方站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转身回去帮搭档们一起铺防潮布。

“两人一张。我和安文逸,你和叶修。”笔言飞分配道,“不接受反驳意见。”

“无聊。”蓝河白了他一眼,耳朵尖微微泛红。

安文逸一直低着头,认真铺开手上那些哗啦作响的专用防潮布,冷不丁冒出一句:“其实我和叶神晚上休息都不用这个东西。”

“什么?”蓝河没听懂。

“他说,你是Omega,受凉了可不行。”安文逸说,“所以才要带两张。等找到你们了,一张盖身上,一张给你铺地上用。”

蓝河:“......”

这样可不得了了,笔言飞开始拼命得起哄,这下倒是真拿出了被骗子骗钱时的尖叫勇气。

蓝河闭了闭眼睛,只觉得热度从脖颈处开始上升,他的脸都要被灼烧得熟透了。


十分钟后,雨林里传来了砰得一声炮响。

又有人被淘汰了?

蓝河睁开眼睛,看到叶修站在自己面前,手臂上浮现一块擦伤。

“怎么回事?”他警觉地站起来,拉过叶修的手臂,“你怎么受伤了?!”

“你说得对,河边有别的参赛者。”叶修啧了一声,“是二十区的人。他的搭档今天早上已经被淘汰了,估计是想拼死拉个垫背的,刚才又被我淘汰了。”

“你受伤了。”蓝河听不进去这些过程,“闭嘴坐下。二笔拿救生包来。”

笔言飞摸出救生包,扔了过去。蓝河拿擦伤药膏给叶修抹上,后者疼得嘶嘶倒气:“这是跟我生气呢?”

“说了的事你也不听,我管不了你。”蓝河面无表情地给他缠上绷带,“我现在不想和你讲话。”

“真不是故意的。”叶修说,“要不是他搞偷袭......”

蓝河把救生包收拾好,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件事情直到入睡都没有得到解决。蓝河在附近巡查了一圈,笔言飞在他旁边,亦步亦趋地撒驱兽粉。即使科技飞速进步,自然界的猛兽们依旧害怕这些古老的配方,万幸笔言飞临走前将它们揣进了口袋,否则这个在热带雨林度过的夜晚,不知该如何担惊受怕。

作为一口毒奶,在蓝河单方面不高兴的情况下,笔言飞自觉地当起了和事佬。

“说两句就行了,别一直生气。”笔言飞劝道,“知道你心疼他,可是男人嘛,有点儿擦伤碰撞什么的很正常,更何况叶神还是个Alpha哨兵呢。”

“和第一二性别有什么关系?”蓝河烦躁地挥了挥手,“我知道这些,你别劝。”

“你知道什么啊。”笔言飞跟他急,“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蓝河松开指尖上悬浮的点点水珠,道:“他不让我和他一起去。”

叶修不让他一起,所以受伤了。蓝河觉得有自己的责任,这无可厚非。

“算了,说不过你。”笔言飞叹气,“睡觉吧。”

他跟在蓝河身后,又絮絮叨叨:“所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你们今天一定要一起好好睡......”

蓝河转过头,一记眼刀飞了过来,笔言飞闭嘴了。


夜半。群星闪烁。

蓝河一直睡得不太好,直到半夜都是迷迷糊糊的。即使他的天赋是水,也不能阻止他讨厌身下潮湿的泥土,以及充当枕头的断木上湿淋淋的苔藓植物。

潮湿的风吹袭而来,睡在另一头的笔言飞和安文逸倒是挺安稳。笔言飞甚至翻了个身,手臂撞到了安文逸的脑袋,后者发出嘶的一声。

热带雨林里,蛙叫几乎成为常态。偶尔有鸟类在高耸的巨树上鸣叫一声,又很快随振翅声消失在空气里。

这里没有其他人的气息,只有黑暗,黑暗,无穷尽的黑暗,以及陌生的自然。

蓝河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恍惚间又梦到了十五岁,梦到叶修和他的Alpha信息素——有一瞬间,他甚至无法分清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直到笔言飞忽然坐起,朝他们的方向大吼:“蓝河!!!”

黑暗中,茂密的雨林植被簌簌响动,有什么东西擦过那些植物,相互碰撞,发出在这个夜晚里显得非常清晰的声音,且不断高速移动着。

蓝河从睡梦中惊醒,下意识扑在叶修身上。

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未从后背上传来,腥臭味反倒熏得蓝河快要昏过去了。叶修抱住蓝河的腰,在地上一滚,两人原先趴着的地方,砰得落下一只体型过于巨大的美洲豹。

“别过去!”笔言飞冲安文逸大喊。

他话音刚落,一支箭从簌簌榕树的暗处射出,堪堪擦过安文逸的右脸,狠狠钉进了尚在抽搐的美洲豹的体内!



tbc.

叶修:拿你当弟弟还真不是我真心话。

蓝河:(怒)

又爆字数,我要控制......请大家心推评,章节雨露均沾一下,我很喜欢,谢谢各位(表情呆滞)

评论(24)
热度(38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