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马尔科·罗伊斯是我的小行星。他在轨道上奔跑,我是宇宙碎石,无法抑制自己被他吸引。”
🖤Marco Reus💛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60

再睁开眼时,他们站在一处高坡上,灌木丛留下的缺口像一块挖出的眼睛,黑得深不见底,仿佛随时能滋生出比黑暗更可怖的生物,吞噬那些试图钻进去的光。




太冷了。蓝河拉上冲锋衣的拉链,拽紧兜帽上的两条拉绳。强风猛地吹来,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往叶修的手臂上靠了靠。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在这里,时间流逝得更快了。气温正以体表可以感觉到的速度降低。自然光闪电般地撕裂天际,如同坏掉的屏幕和滞留在上面的电流,又像一个尖点接一个尖点的心电图,抓不住变化的头尾。




太阳正在向地平线的另一侧挪动。




远方,大片火烧云在空中铺开,云尾卷起残边,由浅至深,随日光翻滚变化,速度快得惊人。




而云的下方,在所有人的正前方,地势稍低处,竟有一座城池。




细看便不难发现,城内建筑呈金字塔模式,最外层的高度最低,越往内侧,建筑物越高。城池四周环水,修葺成完整的圆形,将它与另一片森林隔离开来,形成一道完美的屏障。




它屹立在低地中心,像一座葬在绿色海洋上的孤岛坟墓。




对于眼前这一幕,所有人倍感震惊。




“怎么回事?”江波涛皱眉,“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建筑。还有谁会把城市建成这种模样的?”




“有点像第二张地图的模样。”张新杰说,“但那里的所有建筑都被毁了。”




安文逸问他:“你可以构建原本的模型吗?”




“不能。”张新杰肯定地说,“我的天赋只能用来解除其他人的构筑,而非建立。我也不打算试。”




蓝河没有去参与他们的讨论。事实上,他对第二张地图深恶痛绝,甚至成为了一段难以再回首的、糟糕不堪的回忆,想逃都还来不及。




但他还是自认需要做一些事。他微微阖眼,从余光中打量那座静止的城,直到蓝白的单调线条一一从他眼前退去,才回过神来。




“我大概能感觉到一些。”他吞了吞口水,“它是活的。”




空气里的水分很污浊,布满令人讨厌的微生物,这代表有吸收二氧化碳的生物正在使用这片土地,且绝非一天两天这么简单。它们或者他们才是居住在这里的原住民,停留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一呼一吸都是清晰而鲜活的。




“里面有什么?”周泽楷问。




蓝河摇了摇头:“我看不到。”




“他的天赋不能用来做这些。”江波涛说,“还是得我们自己去看。”




“那是我们看到的塔吗?”安文逸指向城的正中央。




最高处,一截黑色的建筑物从楼群中钻了出来,闪烁着光滑而冰冷的金属质感,在一群钢筋水泥的怪物中显得十分突兀。




“就是这个。”叶修笃定。




“我们之前是在森林里看到它的,没有这么低。”安文逸思索道,“但这里是块低地。”




“过去就知道了。”叶修说,“小蓝不是说了吗?这座城是活的。”




“什么?”蓝河不明所以,“我说它是活的,但不是那种意义上的活着。”




“你是哪种活着的意思?”叶修又问。




“我的意思是……”蓝河正欲解释,对上叶修的眼神后,忽然反应过来。




叶修点了点头:“没人说活着的东西一定要是有生命的。”




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复杂。




叶修又说:“你们怎么都这么严肃?下去看看就行了。别发呆。”




山坡很高,坡度有些陡,想要安全下去,只能沿一个方向慢慢下滑。




江波涛的平衡能力似乎不太好,几次向前扑去,险些滑落。幸好周泽楷一直走在他前面,注视他的一举一动,每次都能有惊无险地接住他。




江波涛下意识地捂住右眼,松开,再捂住左眼。他的视野里尽是茫茫一片。




一缕金丝从他深褐的眸中一闪而过,又消失了。




对于一个人类的身体来说,读心术的行为操控,与向导的暗示能力,想要同时进行,实在太难了。一旦做过,就会知道这其中的痛苦,而痛苦会变成一种诅咒,反噬原主,消磨一切痕迹。




“我讨厌熊。”江波涛忽然说。




蓝河转过头,“什么?”




“没什么。”江波涛笑了笑,“我不擅长走这种斜坡路,看不清,又太累了。”




“背你?”周泽楷问。




“那我们会一起摔下去的。”江波涛笑着拒绝,“小周接好我就是了。别担心。”




周泽楷嗯了一声,再次伸手,握住江波涛的。这次他的向导终于不再躲开他了,任他牵住。周泽楷的情绪明显好了许多。




“你们换个位置。”叶修说,“小安,过来,你和小张走我们后面,让他们两个走最后。”




江波涛不好意思道:“我不会真的摔倒的。”




“听前辈的。”周泽楷说。




江波涛和他们道谢,无奈地耸肩,和周泽楷一起走到最后去了。




“他脸色不好。”蓝河有些担心。




“什么?”叶修问。




“江波涛。感觉他不太对劲。”蓝河说,“之前——之前还好好的,但在我们穿过出口的一瞬间,我总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和江波涛之前有个秘密,关于那晚的信息素抑制剂,他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哪怕是叶修也不行。




“但我比较担心你。”叶修听完他的话后,微微皱眉,“你是不是受到另一个的影响了?”




蓝河立刻摇头。




“他很好,在自己该在的地方好好的。我只是有感觉,并不是预知,你理解吗?”蓝河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对那个我多一点儿信任?”




叶修摸了摸他的头发,“我信。我就是怕他忽然一高兴,再做出什么想代替你的事情。”




蓝河心中五味杂陈,知道叶修是对另一个沉睡在自己精神领域的蓝河有所防备,生怕他会对自己作出不利的事情。但在蓝河的潜意识里,他们仍旧是一个人,他不希望叶修对他有太多设防。




蓝河打算下次再和叶修聊聊这件事。他不喜欢有问题憋藏在心里,特别是感情上的。叶修是个讲道理的人,只要能说服他,他就能接受。蓝河相信他总能接受另一个自己,即使这辈子他们也不会再见到了。




正当他打算说些什么,好缓和沉重的气氛时,一直平静的斜坡上,突生变故。




只见狂风平地而起,席卷而来,掀起漫漫黄沙。所有人猝不及防,身陷其中,顿时失去了方向。




安文逸眼疾手快地启动了所有人身上的防护,大声询问:“怎么回事?!”




“不知道!”蓝河剧烈地咳嗽,“你们在哪里?!”




不等安文逸回话,一阵低沉而嘶哑的呜咽从蓝河身后传来。




叶修猛地抽出匕首,跨步绕过蓝河,拦在他身后。许久未见过的纽芬兰白狼从高维度空间一跃而下,四肢紧紧扒住地面,发出威胁的狼嚎。




冰冷的视线刺中了蓝河的脊椎骨,从尾端蔓延至他的天灵盖,激得他浑身一哆嗦。




蓝河猛地回头,想要搜寻那股强烈的视线,却发现他的身后空无一物,只有黄沙隔起的风墙,隔绝了他的视线。




“小蓝,清理一下周围。”叶修说,“别走一步,就站在原地,也别抬手。能做到吗?”




蓝河回过头,深吸一口气,在干燥的风沙中挤出水分,混合扬起的尘土,几乎凝固成薄薄的土墙,又在瞬间摧毁它。




下一秒,他又看到了曾出现在预言里的东西。




数十双暗红色的眼睛藏在风沙中,在被暴露后,竟完全不见惶恐,反而镇定地落在原地,直直与两人对视,喉咙里仍发出那种支离破碎的嘶吼。




两个活生生的天赋者,一群不知道是什么死物的东西,偏执两方,静静对峙,干燥的杀意盘旋在空气中,一触即发。




谁都没有动。




“退。”叶修简洁道。




蓝河抓住他的手臂,两人一步接一步,慢慢朝后退去。




风沙越来越猖獗,打着尖锐的哨声,甚至将那些眼睛都掩埋在其中。




蓝河的后背浸满冷汗,握住叶修的手微微颤抖。他紧紧咬住牙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直到那种诡异的恐惧慢慢升起,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




下一秒,风沙像是凝固般停下了。断痕碎粒滞留在空中,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之前,汇成一股,猛地冲向空中,聚成一个点,铺天盖地地四射开来。




嘶哑的叫声,暗红色的血眼,藏在风沙后的一切都忽然消失了。




蓝河的心脏砰砰狂跳,抓紧叶修的手臂,直到后者拍了拍他,才反应过来,松开了手。




“怕成这样?”叶修问。




“当然害怕。”蓝河咬紧牙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这些。”




叶修不以为意,反倒挽起袖子,给他看自己被抓出的红痕,“看看你抓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干什么了呢。”




“……”蓝河无语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吃不到还不给想吗?”叶修厚脸皮道,“怎么样,还紧张吗?要不亲你一下?”




蓝河恼羞成怒,抓过叶修的衣领,强迫他低下头,颤抖着狠狠咬️上他的下唇。




随后而来的江波涛吹了声口哨,“哇哦。”




蓝河:“……”




蓝河立刻放开叶修,脸红得都要爆炸了,“我……”




“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快乐。”江波涛意味深长,“我们都懂的。”




蓝河反驳:“不是,那个……”




“还有疏解恐惧。”叶修补充,“有我做男朋友,功能真的太多了。”




一种悲愤从蓝河心底升起,他转过头,看到身后不远处,竖立起的一排铁丝网时,恨不得以撞死来要挟所有人忘记刚才看到的一幕。




但他很快便回到了办正事的状态上。因为他忽然意识到,那排铁丝网是真的存在的。它屹立在大约二十米外,每隔一段就竖起一根木桩,想来是为了固定用。




“那是围墙?”蓝河怔了怔。




众人互相对视,迈动脚步,几乎是跑到跟前的。




“不是吧,又来?”在看清铁丝网的一瞬间,江波涛深深叹了口气,“我再也不想看见围墙了。围栏也不行。”




“铁丝架可以吗?通了高压电的那种。”安文逸给手附上一层防护,掌心贴上铁丝的瞬间,激起一连串电光火花,“电压不是很大,像是防野兽用的,如果是野猪之类皮厚的动物,可以直接打死。”




“都能打死厚皮野猪了,电压还不算大?”蓝河心有余悸,“如果有人不小心碰到了,会当场死亡的。”




“而且会直接焦了。”江波涛推测,“感觉就像一个特拉斯电圈悬在脑袋上。”




他说完后,视线在四周打量一圈,最终停留在蓝河身后,脸色变得十分不好。




“什么人会在这里面?我是说,除了我们这群天赋者。”蓝河琢磨了会儿,抬起头,见所有人都在看他,不明所以,“你们有在听我说吗?为什么这么看我?”




“不是看你,是看你身后。”张新杰说,“你身后的铁丝网上好像挂了什么东西。”




蓝河疑惑地回过头,脸色顿时煞白。




在他身后约半米处,铁丝网上露出供一人通过的洞。上面钩住了一些发黑的肉块,堪堪用腐烂的皮连在一起,风一吹,摇摇欲坠。




巨怕丧尸之类的玩意儿的蓝河,在这一瞬间,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




“看来真的有人死在这里了。”




张新杰戴着手套,试图去触碰那些肉块,安文逸立刻拍开了他的手。




“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淘汰的消息了。”江波涛思索,“不是我们,也不是场上的其他人,还会有谁能出现在这里?”




“铁丝网外侧只有一些皮和肉块,没有比较完整的肢体,应该是被动物叼走了。”没了直接触摸接触的渠道,张新杰只能全靠肉眼观察,“也许这个人不是想要进去,而是打算离开。”




“实在太恶心了。”安文逸的脸色也不太好,“别说了行吗?我们换个话题。再多看那玩意儿一眼,我都能直接吐出来。”








tbc.


熊的伏笔来自最后一张地图开始时,江用天赋和向导能力几乎摧毁了那个哨兵的精神系。


其他的大家自己猜!喜欢请给我心推评🙏

评论(24)
热度(14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