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情理》1

周江/非典型性先婚后爱设定

非大长篇




1.


漫长人生的前三分之一处,江波涛从未想象过自己会有这样一天。




这一天,他刚刚从夜间急诊下班回来,累得都快神智不清了。他花了十分钟洗漱,换好睡衣,倒在床上,几乎挨到枕头就昏睡了过去。




他睡了不到一小时,又被电话铃吵醒,只得半张脸埋在松软的枕头里接听:“谁?”




“我是你妈。”江妈妈的声音传来。




“妈。”江波涛无奈地叫了一声,“什么事?我刚下夜班回来,困死了。”




“在医院就是这样。你多积攒些经验,尽快换去军区就好了。”江妈妈那边有些嘈杂,“快点起床,妈妈有事找你。”




“知道了。”江波涛回答,“你去跳广场舞了?”




江妈妈含糊道:“差不多。起来了吗?”




江波涛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做起来,说:“起来了。”




“我给你找了个相亲对象。”江妈妈说,“早上我去你那边,顺便让他在那儿等你了。你睡了一小时也差不多够了,赶快起来收拾收拾。”




江波涛如遭雷劈,立刻清醒了。




“什么相亲对象?”江波涛愣了,“妈,我之前就和你说了,不想相亲。”




“就这一个,就去这一次。”江妈妈哄他,“这次要还是不行,我就不管你了,你爱怎样就怎样。”




这话说的,怎么听怎么像在威胁。江波涛无奈地挂断电话,母亲最大,他认命地爬起来,又因为缺觉而头晕,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睡衣干干净净,他也懒得换衣服了,干脆胡乱洗了把脸,用了漱口水,随手扒了扒头发,出了卧室。




客厅里,男人坐得端正,腰板笔直,像颗挺拔的白杨。他的手上有一杯茶,水面不起一丝涟漪,视线微微下垂,似乎已经进入走神的最高境界。




江波涛怀疑自己在做梦,因为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么帅的男人了。每天在医院上班,他要面对的多半是裸露的皮肤和破损的器官,看多了连害怕都不曾有,哪儿还有什么美感?




此时此刻,面前出现这样一个男人,居然还是相亲对象,江波涛觉得自己真是活在了梦境里。




真的太帅了。从头到尾,从眉到唇,都是他最为欣赏的类型。




江波涛咳了一声,快步走过去。




“你好。”他说,“不好意思,刚下夜班,太困了,起来多花了一点时间。”




对方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你好。”




江波涛捂住嘴,在下一个话题开始前,无意识地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清醒一些后,他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太无礼了,立刻放下手,尴尬地冲对方笑了笑。




“没关系。”对方意外的好说话,“你很累。”




“夜间急诊不是人呆的地方。”江波涛无奈,“但没办法,必须得去轮值。”




“嗯。辛苦了。”他点了点头,“坐?”




“不了,我还穿着睡衣。”即使是在自己家,面对相亲对象时,江波涛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




特别是在相亲对象还这么帅的情况下。




对方想了想,干脆起身,和他一起站着。




“周泽楷。”他自我介绍。




江波涛忙说:“我是……”




“江波涛。”周泽楷替他先说了。




“你认识我?”江波涛受宠若惊,“我不记得……”




“我们以前是邻居。”周泽楷说,顿了顿,“真的不记得吗?”




江波涛原本想回答是的,但他一看到周泽楷的眼神,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愿意得到肯定答案。




江波涛含糊一声,转移话题:“吃过早饭了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想来也是,江波涛刚下夜班回来,正是早上七点钟左右,睡了没一小时就被拉起来相亲,那时周泽楷已经在外面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我有点饿,不如先一起吃早饭吧。”江波涛冲他笑笑,“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周泽楷目光挪向旁侧,认真思索一番,说:“没。”




江波涛点了点头,钻进厨房,翻箱倒柜。时间有些仓促,他只能熬点白米粥,皮蛋和瘦肉青菜确是来不及了。冰箱里还有一块没开封的火腿,他掏了两个鸡蛋出来,做了简单的煎蛋。




江波涛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知道是周泽楷过来了。他的后背有一瞬间的紧绷,又慢慢放松下来,安慰自己这没什么。




相亲本就如此,能成则成,不成则一拍两散。看不看得上是一回事,能不能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




“不怕油烟熏吗?”江波涛问。




“怕。”周泽楷说。




“你可以在外面等。”江波涛告诉他。




周泽楷摇了摇头:“想等你。”




用这张脸,这种语气,张口说出这样的话,实在太过犯规了。江波涛的心跳有一瞬间的加快,经过大约一分钟,才慢慢恢复原况。




江波涛深吸一口气,说:“周先生。”




周泽楷没有回答。江波涛转过身,果然见他正在看自己,目光专注,令他的血管带动心脏又紧绷了一下。




“我们才刚刚见面。”江波涛重复了一遍。




“不是刚刚。”周泽楷纠正他,“我们以前就认识。”




“但我真的没印象了。邻居也好,小学同学也好,这些事情都太久远了。”江波涛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盘子,“周先生,说实话吧。你不是为了相亲才来我家的,是不是?”




周泽楷沉默不语。江波涛觉得他是默认了。




而且现在站在厨房门口的周泽楷,看起来很委屈。




江波涛顿时心软了。




“你得和我聊聊,我才能知道你想要什么。相亲也不能让对方全靠猜的,不是吗?一直这样你会被打负分。”江波涛试图缓和氛围,“周先生,我希望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和我相亲?”




大约半分钟过后,周泽楷终于有所动作了。他先是上前,关掉咕嘟咕嘟冒汽的砂锅,又伸出手,似乎想要拉住江波涛。但他在让手指触碰到江波涛之前就放弃了。也许是觉得这样很冒犯。




周泽楷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拉开相册,翻到最上方的一张图片,给江波涛看。




一只手工企鹅——要不是配色,江波涛真没看出来这是只企鹅——站在蔚蓝海洋中的冰块上,像一座孤岛。企鹅的手上拿着手机——画得像个普普通通的方块,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江波涛三个字。




江波涛:“……画得好丑。”




“嗯。”周泽楷低声笑了,“你送我的。”




“我为什么要送你这个?”江波涛问。




“我要走了,你和我说再见。”周泽楷回答。




“你去哪里了?”江波涛又问。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搬家。”




江波涛注视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一直停留在歪七扭八的企鹅和冰块上,还有用简易线条构成的蓝色海洋。周泽楷的眼神太温柔了,仿佛面前的照片不是一幅儿童画,而是他最美好的回忆,只要看到和想起,就会让他摆脱孤岛,寻求到联系。




江波涛有点明白他为什么要来和自己相亲了。




“如果就是为了一幅画,可能就太大费周折了。”江波涛婉言道,“周先生,比起爱人,也许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周泽楷坚决地摇了摇头:“我答应过你了。”




“呃,我说过什么?”江波涛什么也不记得。




“你说,长大后我们要结婚。”周泽楷说,“我答应了,所以回来找你。”




江波涛:“……”




江波涛哭笑不得:“那个时候我才三年级!”




“但我当真。”周泽楷语气坚定,“可以和我结婚吗?”




江波涛都要晕倒了。




周泽楷,一个相亲对象,没吃早餐就出现在自己家的客厅里,自称是邻居加小学同学,但问他相亲的目的。却一直说不清楚。然而现在,周泽楷竟然直接告诉他希望能结婚,上一个问题还没解决,下一个便接踵而来。




江波涛像是在坐过山车,一个高坎接一个,刺激得都要立刻昏迷了。




“不行。”江波涛果断拒绝了。




周泽楷的眼神黯了一些:“为什么?”




“因为我不记得我们之前认识。”江波涛都忘了这是自己今天第几次重复这句话了,“我们现在根本不了解对方,谈恋爱尚且还能勉强说过去,直接结婚算怎么回事?”




“我了解你。”周泽楷说。




“那你说说看,我不吃什么?”江波涛问。




“黄花菜。”周泽楷回答。




“你看,你错了。”江波涛微微一笑,“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周先生,我已经很喜欢吃这个了。你根本不了解现在的我,我也不希望和一个没有相互了解过的人结婚。”




周泽楷不死心:“了解后就可以结婚吗?”




江波涛失笑:“你为什么这么想结婚?”




“很多事。”周泽楷说,“我需要你。”




“我是该断句,还是该把它们连到一起理解?”江波涛没有听得很明白。




周泽楷只得努力解释:“结婚可以帮我解决很多事。但最重要的是,我想和你结婚。”




江波涛被打了一记直球,差点儿被击昏了。




老实说,周泽楷这张脸的魅力实在太大了,仿佛自带魅惑技能,不管男女,只要盯超过五秒,就会对他喜欢得不得了。更何况他用这张脸表达出他很喜欢江波涛,饶是石头也会被微微触动,更何况江波涛这个颜控。




江波涛叹了口气:“不行。”




周泽楷倍感不解:“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所说的结婚是不是有别的目的。”江波涛直言不讳,“对不起,周先生,我不喜欢互换利益的感情,而且我们又不需要继承商业帝国之类的剧情,太老套了。”




周泽楷哦了一声,不说话了。江波涛的心软次数呈斜线状上升,问:“还吃早饭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嗯。”




原来是个再委屈也不会饿到自己的人。江波涛有些想笑,转过身去,打开火,继续煮白米粥。煎蛋和火腿已经摆好,江波涛准备拿去客厅的餐桌上,周泽楷接手,先出去了。




江波涛抿起嘴唇,关火,舀粥,端去客厅。




这是江波涛吃过的最安静的一顿相亲饭,早餐,而且还是他亲手做的,就在自己家。




江波涛心想,就算拒绝了结婚,周泽楷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毕竟没有哪个陌生男人可以在认识的第一天就吃到他做的饭。




早餐不过吃了十分钟,就在沉默中结束了。




“等会儿要做什么?”江波涛主动问。




周泽楷看了看表:“去上班。”




“今天还要上班?”江波涛有些惊讶,“哦,今天是周五,我日夜颠倒,都不记得时间了……为什么不找个休假的时间来?”




“想见你。”周泽楷说。




江波涛耳朵一红:“别说这种话。”




周泽楷嗯了一声,站起来,帮江波涛把盘筷收到厨房。




回到客厅后,他拿起外套,证件不小心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江波涛捡起来,看到那是张军官证,隶属本地最高军区指挥部,头衔不算很低。




江波涛把证件还给他。




周泽楷也没说什么,似乎对于自己的工作并不想赘述太多。他走到玄关处,换鞋,站起来,和江波涛说再见。




“再见。”江波涛说。




“下次还能来找你吗?”周泽楷的目光殷殷切切。




“……可以。”江波涛无奈,“你都知道我家在哪里了,难道我还能躲别的地方去?”




周泽楷有些高兴:“那就好。”




“快走吧。”江波涛忍不住笑了。




周泽楷将手放在门把上,推开一半时,他忽然转过身,说:“你已经不认识我了。”




江波涛一愣:“是的。对不起。”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要他道歉:“我需要重新认识你。”




江波涛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周泽楷注视他的双眼,温柔得要将人溺死在其中。他似乎从来都没意识到自己的魅力,只要一个眼神,就会有无数痴男怨女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江波涛觉得,下次自己该去内科查查自己的心脏情况了。




“江,我想追你。”周泽楷用这样的眼神,说出这样坚定的话,“可不可以?”








tbc.


这篇文和我写过的叶蓝《阴差阳错时期的爱情》是同背景。是慢热周江。后期可能会有一点点(真的是一点点)叶蓝助攻。


小周的求婚技能是和叶修学的,结果失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9)
热度(34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