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59

这条路他们走了很久。一小时,两小时,或许已有三个小时以上。所有人都开始对时间概念感到一丝轻微的麻木,张新杰也不例外。




太阳倾斜角,昼夜温差,一切能够科学解释所有现象的理论都无法成立了。在这个世界中,有一套属于独立的秩序,且从不按寻常的规矩来,令他们连怎样遵守都无从得知。




现在,就算是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在头顶,星辰和乌云参杂在一处,下起高温的雨,所有人也不会感到丝毫的奇怪。他们只会在匆忙一瞥后,继续朝前走下去,好尽快把一切甩到身后。




人类的身体尚且能够在突变的自然环境中寻求到一丝生存机遇,但这不代表,脆弱的精神也会随之坚硬。




蓝河是第一个。




所有人自动分为两组。十区的伴侣理所应当地走在一起,而四区和一区的两人虽正在冷战,却没人会提出把他们分开。蓝河主动与叶修并排,偶尔小声聊几句,全是些没什么意义的话题。后来两人索性不再交谈,专心走路,居然连视线都不会再碰撞到一起。




这样的情况持续几个小时后,蓝河终于忍不住了。




森林中安静异常,所有人都选择保持沉默,气氛未免太过压抑了。




蓝河摸了摸胸口,总觉得自己迫切需要一个喘息的机会,一个释放的出口。仿佛现在不讲上几句,下一秒,他就会被潮湿的空气扼住喉咙,徒劳挣扎一番,最终窒息而死。




他抬起头,瞄了叶修一眼,逐渐放慢脚步,和江波涛并排。




在接收到对方的眼神询问后,蓝河轻轻点了点头。




江波涛心领神会。




见蓝河主动去找江波涛,叶修立刻明白了,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我就不能做omega之友吗?”叶修一副受伤的表情,“我还以为我已经很够格了。”




蓝河面红耳赤道:“和你没关系。你别讲话。”




“周泽楷呢?你们怎么不把周泽楷也赶出来。”叶修拖人下水,“你们要一视同仁啊。都是alpha,怎么光排挤我?”




“说的也是。”江波涛伸出手,拉了拉周泽楷的手腕,“小周,叶前辈找你玩,你们交流一下?”




周泽楷回过神,扫视一周,眼神茫然:“干什么?”




“找你玩。”江波涛重复了一遍。




“……”周泽楷扭过头,用沉默表达拒绝。




“……我觉得这个交流还是有点困难的。”叶修说。




周泽楷连连点头:“嗯嗯。”




叶修据理力争:“真不能换个人聊天吗?”




“还是不要了吧。”蓝河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走在最前面的两人,“不管现在喊住他们其中哪一个,感觉都会被暴打。”




叶修像只要被抱去洗澡的猫,爪子抠住门框,死活不从,仿佛和周泽楷聊天是件天大的难事。




“快点走,不管你们了。”江波涛笑道,“叶前辈怎么这么嫌弃我家小周?”




“话不能这么说。”叶修严肃指出,“知道世界直播代表什么吗?每十个人里就有六个小周的粉。你乱带娱乐风向,还想不想让我活了?”




蓝河快笑疯了。




玩笑归玩笑,叶修和周泽楷还是先走一步,到前面去了。周泽楷仍不放心,回过头看江波涛,眼神里充满担忧。




江波涛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待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后,江波涛转头问:“你想说什么?”




“随便聊聊。”蓝河收回落在叶修身上的目光,“刚才太压抑了,再不开腔,我可能就会马上死掉。”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经叶前辈一打岔,我都忘了刚才有多闷。”江波涛想到方才周泽楷婉拒交流的动作,觉得他实在太可爱了,“怎么想到来找我?我以为你跟叶前辈很亲。”




蓝河有些不好意思,老实道:“就是觉得不想和他聊这些,感觉会增加他的压力。”




江波涛笑道:“没人说话,四周又太安静,所以觉得压抑了,是吗?”




蓝河点了点头。




“我倒觉得,这是因为我们对于接下来该怎么办心里没底,才会产生的反应。”江波涛说,“其他人只是没有像你这样愿意说出来而已。”




“是这样。”蓝河赞同道,“你太厉害了,一句话就能说通。我有点表达不清。”




“你也很厉害,知道要来找我,而且还是出于自愿的。”江波涛双手插在冲锋衣的口袋里,“很多人都排斥心理医生,觉得自己被冒犯了,甚至认为自己的隐私遭盗了陌生人的窥探。他们通常不愿意交流自己的真实想法,一方面知道自己是病态的,一方面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病到该去看医生。”




说完,他低下头,伸出左手,紧握成拳,又缓缓张开,有些出神。




“这种事情,一直都挺让我难过的。”江波涛笑得无奈,“很多人都不信任我,觉得我太可怕了。能看透别人的内心,这种事实在是……但这还不是最让我难过的。你能理解吗?最怕的是亲近的人,慢慢对我的爱产生怀疑。现在我也开始怀疑自己了。”




蓝河瞬间听懂了这句话。




江波涛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他的感情出现了怎样的问题了吗?




但蓝河没办法反驳他想太多,也不能说太多,毕竟这是江波涛和周泽楷之间的问题,并非他人插手就能解决的。他只能当一个听故事的人,唏嘘感叹过后,这条路究竟该怎么走,该朝哪里走,都轮不到他来指点。




蓝河想了想,学着江波涛的动作,伸出手,用力一握,继而张开。只见他的掌心躺着一小块冰,棱角分明,在林间的阳光下不断闪烁,像一块浅色的孔雀石。




“你会因为自己的天赋感到痛苦吗?”蓝河问。




“你呢?”江波涛反问,“在你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同时,你会害怕吗?”




蓝河没有立刻回答。他低下头,把那块冰放在江波涛的手上,为它降温,保持刚刚塑造的形状。




“我很害怕。好像除了家里,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容身之所了。”想起过去,蓝河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后来就觉得好多了,有时候还会自己偷偷玩,享受一把上帝视角。”




江波涛颇感兴趣:“比如?”




“比如打水仗时谁都别想赢我。”蓝河举例道,“或者我妈叫我去给她的花浇水,我就可以站在楼上,直接往下面泼。”




“你的心态比我好太多了。”江波涛笑道,“花不会被淹死吗?”




“一开始还不太能掌握度,后来就熟练了。”蓝河又问回刚开始的问题,“你呢?你喜欢你的天赋吗?”




“一开始并不喜欢。和你一样,我觉得自己忽然和别人格格不入。”江波涛温声道,“九岁那年,当我发现自己能够听到所有人的想法时,我就明白了一件事:我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知道的东西太多,心里会很累。”蓝河赞同。




江波涛摇了摇头:“也幸好我去了十区,遇到了现在认识的所有人。”




他回忆起过去,表情变得很柔和。特别是在他提起十区时,瞳色幽邃,深处有一抹难以忽视的光,如同不灭的烛火,在身体里燃烧。




“九岁。”蓝河喃喃道,“我也是……九岁。但我对这段记忆几乎没有印象了,找起来也很不容易,结果也有可能事与愿违。”




“就像你总会遗忘自己的梦一样。当你发现自己缺失一段记忆时,说明你的大脑要么是认为这段记忆属于无用物,要么就是正在有意识地保护你。”江波涛眨了眨眼,“顺带一提,我的天赋能力是读心术,任何隐瞒和谎言都不能逃过我的眼睛。”




蓝河赫然道:“我知道。”




“你不怕我说出去吗?或者借此做一些对你不利的事情。”江波涛吓唬他,“我们现在可是竞争对手。是总会有一天,需要争个你死我活的那种关系。”




“不会。因为你自己也说了,是总有一天。”蓝河眼神坚定,“我相信叶修的做法,当然也相信他的眼光。你们都是值得托付后背的人。”




江波涛似乎没想到这个答案。他愣了愣,半晌,无奈地笑了:“难怪叶前辈一直喜欢你。”




“为什么感觉你们都知道的比我多。”蓝河有些郁闷,“就好像除了我之外,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比我早。”




“因为你深陷其中。”江波涛说。




“我一直表现得很明显。”蓝河有些苦恼,“但叶修以前……”




“你想放慢一点速度,他就算不说,也会和你一起慢下来。就像刚才那样。”江波涛耐心十足,“一直这样不是很好吗?亦步亦趋,共进共退。爱情本来就该是这样的。不必非得挂在嘴边,才是真实。”




蓝河抿了抿嘴,显然被他说动了。




“谢谢,你说的对。”蓝河说,“我只是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焦虑什么。”




“焦虑未来。这点我们都一样。”江波涛抬起头,目光停留在周泽楷身上,“这里的每个人,身上都肩负了各种各样的责任。阿瑞斯正在试图往上面加更多的砝码,期待看到我们被压垮的那一刻。我猜这场心理战也是其中之一。”




“你觉得他们想要什么?”




“我猜他们是想要知道,一群基因突变的人,在受挫的情况下,生理和心理碰撞,继而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一阵风从他们身后吹过。两人回头,脚印已经消失在他们走过的路上。身后如此之黑暗,已经绝不允许他们再次返回。




“祝你幸福。”良久,蓝河说,“我的能力和预感告诉我,你们会在一起的。”




江波涛点了点头:“谢谢。不管他喜不喜欢,需要解决多少麻烦,我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




他把那块冰还给蓝河,后者接过,放在掌心,手指微微蜷缩,冰碎成了蓝色的粉雾,随风飘散,很快消失在空中。




前方,安文逸忽然停下脚步。




他回头,道:“我们要到出口了。”




所有人为之一振,加快脚步,走到最前方,停了下来。




灌木丛变得稀疏,露出供一人通过的黑色洞口,缺得十分突兀。




来时的路曲曲折折,向森林深处延伸,消失在一片苍翠之中。风一吹,干燥的土地扬起一层薄薄的尘土,在空中化开,消失不见。




即使这片森林再危险,对于接下来这段未知的旅程来说,也称得上是亲切。但踏出这一步后,远离目前最熟悉的地方,他们有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以为这是个好消息。”蓝河打破了沉默,“都走到这里了,我们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江波涛赞同道:“死亡这种问题,还是放在以后再说吧。别太悲观,毕竟还没人提出我们走的路是错的。”




“你们等,我去看看。”周泽楷说。




“没必要冒这个险。”叶修说,“大家一起吧。”




他冲蓝河招了招手,问:“聊完了没?过来,我们一起走。”




这动作怎么看怎么像在招猫逗狗。蓝河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跟过去,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上。




叶修握住他的手,道:“紧张不紧张?”




“不紧张。”蓝河想了想,又说,“好吧,还是有一点儿紧张的。后面会有什么?”




“我也不知道。”叶修说,“不管发生什么,都别离我太远。但如果有危险的话……”




“我也会跟着你的。”蓝河瞪了他一眼,“有危险怎么了?你还想甩开我?”




叶修失笑:“没有没有,这个肯定不敢。你最近怎么越来越凶了?谁给你的勇气啊?”




蓝河含糊应和,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发凉。一方面是因为刚才他塑造的冰,另一方面则是真的紧张。他料到瞒不过叶修,干脆坦然地握住对方的手,汲取他掌心的温度,逐渐让自己恢复过来。




“别担心。”叶修说,“天塌下来有大家。这么多人呢。”




“……你怎么不按套路说话?”蓝河无语,“人多力量大是这么用的吗?”




“不然呢?”叶修反问。




出口近在咫尺,他们之间的气氛,反而恢复到了一开始的模样。蓝河松了口气,那种熟悉的感觉重新回到本该落座的位置上,让他更为安心。与之相对的,则是希望正逐渐压制恐惧,期待与兴奋正在他的血液中不断涌动。




新的路途,新的起点。代表死亡,抑或新生。




未来充满了无限未知。




后方,周泽楷低头,沉声与江波涛说了几句话。后者表情一僵,迅速恢复平日的模样,摇了摇头。




他的表情都是对方熟悉的。但他的双手背在身后,巧妙地躲过了周泽楷的全部动作。




周泽楷顿了一下,追了上去,想将手放在江波涛的肩膀上,却犹豫不。最终,他还是放弃了,任由江波涛走在他前方,越走越快,越走越远。




安文逸试图用新得来的能力挤压入口,好让它的直径再扩大一些,但他失败了。张新杰在他出手的一瞬间,抵消掉了他的天赋,扣住他的手腕,要他别轻举妄动。




安文逸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臂,谢谢二字说得生硬而冷漠。




六个人的队伍,除去两人外,貌合神离。分裂崩塌就在一瞬之间,没人知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究竟长成什么模样。




蓝河闭了闭眼睛,主动握住叶修的手。




在对方鼓励的目光中,他微微弯腰,率先钻进刺眼的白光中。








tbc.


我更新了,落泪了。







评论(13)
热度(13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