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8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摘要:周泽楷立刻双手交叉,分别摁在腰两侧的双枪上,眼神警惕。

“四对二,你们有胜算吗?”叶修抽着烟,“没有就直说,我特别喜欢直白的人。”



正文:


群山连绵,暮霭沉沉。

总区郊外,喀迈拉别墅群,一片死寂。

大厅里,穹顶悬挂水晶吊灯,众神从壁画上俯视众生,金色流苏垂挂在每一扇落地窗两侧,地板铺上厚厚的暗红色羊毛地毯,巨大楼梯的红桃木扶手上各雕刻一只张口的雄狮,发出无声咆哮。

巨大的全息投影屏幕上,象征阿瑞斯(Ares)的兀鹫左右旋转,镂空图案呈现深褐色,脖颈处为白色。

大厅里,落地钟摆滴答作响。七点钟一过,巨大轰鸣声回荡在整栋建筑内。

阿瑞斯的秃鹫停止旋转,以鹫嘴朝左,两只钩爪紧绷,翅膀舒展开来为最终形态,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阿瑞斯委员会的名字缓缓浮现,五秒钟后,和正中央的阿瑞斯秃鹫一同分解成若干像素点。这些智能代码不断拼凑、重组,重新融合成一句崭新的发言:

“阿瑞斯战神候选者,请打开您的通讯器。”

蓝河依言打开自己的通讯器,原本该亮起深蓝色的屏幕,此时呈现一片死黑。过了一分钟,嗡的一声,通讯器重新启动,终端自动打开了。

暗红色的终端界面内,数条比赛规则忽然呈线状拉长,像嚼过的泡泡糖那样拉长,再拉长。数条柔软的线粘合在一起,缩合成一团,最后砰的一声爆炸了。

数条新的比赛规则跃然呈现。

与此同时,机械电子音开始诵读这些文字。

“第一,禁止过激行为导致死亡现象的出现。”

“第二,各区自行准备投放物资,过期不候。”

“第三,管上面那些规则去死吧。”电流声卡掉了机械女音。尖锐的笑声突兀响起,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母鸡,“我们,阿瑞斯委员会,就是永久性的规则!”

此话一出,陌生者的出现,令所有参赛者的脸色都变了。

“每个区域,他们的代表都是两个天赋者,往年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提前配备要在比赛中使用的武器。”那笑声停下,开始在每个人的通讯器内置音箱里来回流窜,如同幽灵难以捉捕,“但今年!每区仅有一个天赋者,可以持有自己的装备武器!”

“靠!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黑进了我们的终端!”

“该死,通讯器摘不下来了!”

谩骂声不绝于耳,继而逐渐平息。那尖锐突兀的声音像是在等待一场搞笑的马戏演出似的,等大厅重新归于无声,便咯咯笑出声来。

“这就是你们反抗的最高水平了吗?”他说,“为了奖励你们愈发的无所事事,让阿瑞斯失去许多——娱乐性,没错——正式娱乐性。现在这样的状况也太无聊啦。”

“因此,我们决定宣布:就在此刻,阿瑞斯竞赛正式开始了!”

所烟花不断从所有人的屏幕下方上升至中央,砰砰绽放。几乎所有烟花都是暗红色的。当最后一朵烟花攀至屏幕中央,爆炸过后,星星点点的光屑组成阿瑞斯兀鹫的模样,随即陷入沉寂。

大厅里静默了几秒钟,继而再次混乱起来。

脚步声纷沓而来,又离开,来回徘徊。

“所以,”笔言飞看向周围,混乱的场景令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现在就开始了?”

蓝河抓住笔言飞的后领,将他向后一拖,一支利箭穿透原本摆放在笔言飞位置上的琉璃花瓶,深深扎入那块漂亮的红桃木里。

蓝河的眼神都不对了。

大厅里聚集了四十四个来自不同区的天赋者,每一个人都拥有特殊天赋,并且不打算在比赛前就展现出来。现在,这里哄闹声不绝于耳,三区的他们淹没在人海之中,即使危机四伏,一时之间也难寻恶意的踪迹。

蓝河屏息,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水分子被冲散了,感觉不到是谁。”

笔言飞紧张地问:“咱们怎么办?”

叶修不知道去哪儿了。蓝河环视四周,手腕处忽然忽然传来轻微的震动。一条信息塞进了他的通讯器里。

“你们都回房间去。”叶修说,“等会儿见。”

蓝河关掉屏幕:“我们走。”

“你就这么听他的?”笔言飞边走边问,“现在比赛已经开始了,我们是对手,往严重点儿说就是敌人了。回房间真的没问题吗?不会有一群人等在别人房间门口守株待兔吧?”

“基地那边还没有传消息进来,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蓝河拐过走廊的弯,和笔言飞一同走进电梯,选择层数,关闭电梯门,“叶修已经赢了两次了,也许我们先合作会更好。”

“说不过你。”笔言飞叹了口气,“我现在特别火大,能给我浇盆冷水吗?”

蓝河点了点头。电梯到达七楼后,金属门迅速缩合,笔言飞刚往前踏出一步,一颗悬在他脑袋上的水球落下,浇了他一身。

“……”笔言飞闭了闭眼睛,“谢了,还是玫瑰味儿的。”

“今天他们只用玫瑰花装饰七楼了。”蓝河忍俊不禁,“冷静了吗?冷静了就快点儿回去,洗个澡换身儿衣服,我们不能带感冒药上战场。”

笔言飞惺惺作罢,回到房间,拿上换洗衣物,一头扎进浴室。

片刻后,从三区的蓝雨基地传来了消息。

“喻队他们怎么说?”笔言飞从浴室里出来,问。

“你带你的武器。”蓝河说,“我不用了。”

“你确定?”笔言飞蹙眉,“你才是进攻方。”

“但你是最需要的。”蓝河摆了摆手,“别说了,我是不可能把你放在最危险的位置上还去进攻的。要是你被淘汰了的话,我怎么办?”

“蓝桥……”笔言飞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快,在我眼泪掉下来之前让我亲两口!”

蓝河立刻拿起一个沙发靠枕,捂在身前。

门铃响了,笔言飞扑了过来,蓝河立刻从沙发上跌下,在地板上打了个滚,一脚踢在笔言飞的屁股上。“去开门!”

三区的另一个参赛者嘁了一声,擦着头发,走到玄关处,趴在猫眼上观察外面。过了会儿,他直起身体,微微后仰,指着门做了个口型。

叶修。

“不……”蓝河犹豫了下,“算了,开吧。”

“稀奇,你还能想把他拒之门外?”笔言飞边开门边问,“你们怎么了?叶神,你和蓝桥吵架了?”

“我们吵架了?”叶修惊讶道,“我怎么不知道?”

“我没这么说。”蓝河翻了个白眼,“楼下怎么样了?”

“都散了。”叶修说,“基本上所有人都同意明天早上再开赛,今晚和平度过——反正明天早上委员会才会送我们去竞赛地图。你们决定好谁拿武器了吗?”

“我。”笔言飞举起手。

“是文州的意思?”

“我的。”蓝河说。

“不错。”叶修赞同地点了点头,“你的生存能力已经不错了,天赋也不需要武器辅助,留给队友保命是最好的选择。”

蓝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微微发烫。

即使他已经被叶修拒绝了——明里暗里都撇开了对那层情感关系幻想,也依旧难以抵挡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Alpha哨兵对他的吸引力。

只要他的心脏还会跳动一天,就仍会因为叶修的只言片语和看过来的专注目光而疯狂加速。

蓝河深吸了一口气:“刚才发消息说等会儿见,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有。”叶修说,“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我和你们喻队都觉得,一起行动是最好的。”

“喻队的意思?”笔言飞重复道,“我以为……”

“以为我们关系水火不容,上了阿瑞斯竞赛,就是必须你死我活的敌人?”叶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小伙子,你目光不够长远啊。我们又不是傻子。大家都是天赋者,真正的敌人究竟是谁,二十二个区的领袖都是一清二楚的。”

“我没问题。”蓝河说,“二笔呢?”

“既然是喻队的想法,”笔言飞脑残粉的一面又暴露了,“我也没问题。”

“兴欣的另一个参赛者怎么说?”蓝河又问,“安文逸。既然是合作,也得和他商量一下吧。”

“安同学说他一切服从指挥。”

所有合作问题均已解决,三人及不在场的安文逸最终达成共识。

“成了,那就这样。”叶修说,“我先撤了。好好休息,明天加油。”

笔言飞忙道叶神再见,巴不得叶修快点儿走,又在旁暗中推了蓝河一把。后者踉跄到叶修面前,不得不硬着头皮说:“我送你。”

“真的?谁送谁?”叶修笑了,“算了吧,你送我到五楼,我还不放心你一个人再回七楼。”

他边说边打开门,走了出去,蓝河跟在他身后,门虚虚掩上,两人就在楼道里说话。

“放轻松,别紧张。”叶修说,“就当打游戏,跑几个地图,争取拿个冠军。”

蓝河摇了摇头:“我没紧张。”

“得了,我还不知道你?肩膀正抖呢。”叶修一语中的,在裤兜里摸了摸,“这个给你。”

蓝河接过一看,正是前几日叶修从一区兴欣带走的万用螺丝刀。

“在这地方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哥只有这个,祝你平安。”叶修说,“你拿着,以防万一。有事通讯器联系。我先走了。”

他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电梯在另一侧,蓝河没有挽留,很快,叶修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

蓝河紧紧握住那把螺丝刀,指甲几乎要嵌进自己的皮肉里。

喜欢这种东西,就算说一千次、道一万次晦涩无望,也会因为他的出现,再次焕发生机。


第二天,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起床,抓紧时间收拾所需装备。

即使战斗力再强,训练再久,蓝河依旧是个Omega,笔言飞也是个Beta。在阿瑞斯的战场上,天赋强大、体术优秀的参赛者比比皆是,而轻装上阵,迅速取胜,对他们来说才是目前所知的最佳策略。

房间里,各种补给箱和背包丢了一地。蓝河撕开一管信息素抑制剂的包装袋,抽出针管,拔掉真空壳,将针头扎进自己的臂弯处。他把一捆结实的绳子装进腰包里,低头码好一排小刀。

“蓄能枪带了吗?”他问。

“带了。”笔言飞说,“你确定你不需要热武器吗?”

蓝河摇了摇头:“其他的就靠你了。”

寻找至高地,寻找水源,滥用空气中的水分子不一定就是件好事,更何况地图分配还没有出现,他们甚至不知道地形是否适合自己的天赋......

蓝河勒紧了大腿上的束袋,检查全身的万用小包。

“我没问题了。”蓝河说。

“OK。”笔言飞两指并起,在眉间潇洒一划。

警报声响起,阿瑞斯委员会的倒计时开始了。

客厅内,地板中央,一块区域向两边分开,一架透明的柱状玻璃输送梯缓缓上升,最终停留在地板和天花板之间,牢牢嵌入。

两人跨入宽敞的输送梯,面对面站立。笔言飞忽然笑场了。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和你一起被选进阿瑞斯。”

“我也是。”蓝河笑了起来,和他碰拳,“兄弟。”

输送梯开始上升,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的线状画面变成苍白色的静止图。

两分钟后,它停下了。

输送梯自动打开舱门,蓝河先一步跨了出去。

离开原地后,他们的视野立刻变得开阔起来。两人身处一片茂密的热带雨林之中,没有明确坐标和地点,周围甚至丝毫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

鸟鸣,蛙叫,潺潺流水,甚至连昆虫煽动翅膀的声音都变得异常清晰。

“只有我们在这里?”笔言飞皱了皱眉,“我以为我们会......”

他的脸色忽然一变,立刻转过头,将蓝河扑倒在地:“小心!”

一颗子弹被送进了身后的橡胶树干内,周围迅速被腐蚀了一片。

“蓝河?”叶修穿过矮丛,一脸的意外,“你们也被放在这里了?”

“这不是问题啊!”笔言飞站了起来,脸色依旧煞白,恨不得现在就把手上的蓄能枪塞进叶修的嘴里,“您就不能先看看人再打吗?!万一真打到蓝桥了怎么办!”

“不是我干的。”叶修望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安文逸,后者也摇了摇头:“也不是我。”

与此同时,另一道声音,两种纷沓而来的不同脚步声穿插在空气里。

“周泽楷。”叶修笃定道。

果不其然。一分钟后,周泽楷和江波涛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抱歉抱歉,我们不知道是你们。”江波涛说,“还以为是刚才放暗箭的那个王八蛋......小周现在正生气着呢。我都没留意是谁,他就开枪了。”

周泽楷面无表情道:“抱歉。”

“你们也遇到了?”蓝河问,“箭头上淬了毒的那种?”

江波涛严肃地点了点头:“我现在特别想骂架,这不是玩儿命吗?”

“一出门就遭人暗算了?”叶修说,“今年轮回出师不利啊。”

“唉,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江波涛感叹,“这不,我和小周刚一出门,竟然遭人暗算,转身就遇到叶前辈这么票大的了。”

周泽楷立刻双手交叉,分别摁在腰两侧的双枪上,眼神警惕。

“四对二,你们有胜算吗?”叶修抽着烟,“没有就直说,我特别喜欢直白的人。”

江波涛看向周泽楷,后者冲他微微点头。江波涛干脆道:“没有。”

“聪明。”叶修配合地鼓了鼓掌,“成了,今天这才是第一场,该被淘汰的不会是我们,就先算了吧。”

蓝河惊讶地望着叶修。

“您……哎呀。”江波涛愣了愣,笑了起来,“就这样?完事儿了?”

“现在就淘汰你们俩,虽然也行,但是肯定太费劲儿。”叶修摸了摸下巴,“随便躲躲,等这场结束了,大家都赶紧回去吃饭呗。昨天那个糖醋里脊真的不错……”

“......你闭嘴吧。”蓝河赶紧说。



tbc.

我也想吃糖醋里脊

(悄悄追更/养肥再看,不如小小点赞。谢谢各位!喜欢的话愿意评论、点个推荐就更好了!日更动力值MAX)


评论(23)
热度(31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