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7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摘要:总区与分区,宇宙与星尘,当下与未来

十区的周泽楷和江波涛

一张冷冰冰的兄弟卡无情地在脸上拍打

距离阿瑞斯通道开放仅有一个晚上



正文:


距离阿瑞斯通道开放的时间,只余下短短六天。

在委员会的要求下,所有参赛选手在下发通知的第二天,陆续前往总区郊外的别墅群。

喀迈拉药品公司早在十年前便置办下这块价格不菲的地皮,其中的交易渠道并不明晰,但相关手续齐全,丝毫不避讳动工过程,即使质疑其目的性的发声诸多,仍在众人瞩目下,开始一砖一瓦地建造新的计划。

就在所有人以为喀迈拉会将它开发成新的制药厂、研究基地或一块普通的房地产时,官方宣发部忽然声称,该别墅群并不对外出售。此举足够让人大跌眼镜:即使是财大气粗的公司财产,连成本都不打算回收,赔本的买卖究竟有什么意义?

再往后,舆论消退如潮水离岸,这个区域逐渐退出社会视野,掩藏在重重叠叠、茂密的爬墙虎背后,鲜少有人问津。

而现在,人们终于知道这块地皮的价值了。


“这是我这个月第二次搬家了。”笔言飞摸了摸墙壁上的贴纸,感叹道,“这房子还真不错,够宽敞。也不知道我要工作多少年,才能在三区买套这样的房。”

门口,蓝河抱起一个纸箱,走了进来。

“等我们赢了这次比赛,”他把沉甸甸的纸箱放在地上,“你就有奖金买房了。现在三区房价不高,想要个朝南的大房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有价无市。”笔言飞叹了口气,“明明科技都这么发达了,为什么谋生还这么困难?”

“明明科技都这么发达了,我们还得参加这种比赛。”蓝河耸了耸肩,“要为生活必需品拼个你死我活,这件事儿不是更让人郁闷吗?别瞎操心,快点儿去收拾,我不帮你搬了。”

“得,你说的对。”笔言飞放心乒乒乓乓响的游戏机,郁闷地出门,去搬自己的箱子了。

他们是来得最早的人之一。除了身负参赛者的重任,两人还要抓紧一切时间收集有用信息,反馈回蓝雨,待基地处理好新的方案资料和对策后,再传送回来,以应万变。

门外,笔言飞掏了掏口袋,拿出两个圆形按钮,啪啪两下,贴在门框两侧。

他蹲在地上,摸出通讯器,带回手腕上,启动终端,打开了反侦测系统。

“成了。”笔言飞站起来,拍了拍手,“蓝桥,还有别的要装的吗?”

蓝河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等会儿再问问。”

笔言飞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两个圆形按钮逐渐扩大成两个直径三厘米的圆片,又和壁纸融为一体后,才放心进了房间。

整个房间大约在八十平米左右,有一个独立卫浴,一个不算大的客厅,和一间卧室外的阳台。一堵墙隔断了两个卧室,中间有个小走廊,家具一应俱全。

笔言飞刚进门,就差点儿被一堵飞来的墙撞歪鼻子。

“你......干什么!”笔言飞吓了一跳。

“别吵,我在调整布局。”蓝河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操控手中的光脑。一根光纤弯弯绕绕,由蓝河的光脑链接至墙上的电缆端口。

笔言飞无语道:“你黑了人家别墅的布局系统吗?”

“我们两个必须住在一起。”蓝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大春的要求,说是防止你半夜到处乱跑,然后曝尸街头。”

“他的脑袋里就没点儿正常的想象。”笔言飞哼了一声。

为了防止再被误伤,他立刻跳上沙发,看蓝河更改室内除承重墙以外可调换的内容。那些像素方块在蓝河手里轻松跳跃,不断拆散、更迭、重组,如同智能系统中的快玩儿魔方。

很快,一个崭新的住所便大功告成。

“行了。”蓝河舒了口气,扯了扯光纤,连在墙壁上的一端自动回收,缩回他的光脑侧面。

他把光脑放在笔言飞的腿上,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道:“我出去转转,你快点儿收拾啊。”

“你去哪儿?”笔言飞问他。

“唔,随便转转。”蓝河的眼睛不自觉地向一边漂去,摸了摸鼻尖,“你不用管我了,等下我回来喊你吃饭。”

“那你要记得喊我吃饭。”笔言飞凉凉地说,“可千万不要因为光顾着谁谁,就把我忘了。虽然我不会曝尸街头,但我会饿死在卧室里。”

“就你话多。”蓝河笑骂了他一句,关上门离开了。


等蓝河在走廊里游荡了差不多五分钟,不出所料,叶修发来了通讯请求。

“你们已经到了?”

“刚到一会儿。”蓝河说,“收拾得心烦,随便出来走走。”

“正好,我也逃避劳动呢。”叶修笑道,“一起走?”

蓝河忙不迭地答应了。两人约好在别墅楼下见,当电梯向下运行到五楼停下时,叶修走了进来。

“这么巧?”叶修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有些惊讶,“不会是故意在电梯里上上下下,等我过来呢吧?”

“美的你。”蓝河讪讪摸了摸鼻子,心道叶修这人瞎猜的本事还真是深藏不露。

不过也算有结果。至少现在他知道叶修住在五楼了,以后需要找上门时,自然会方便许多。

两人乘电梯下至一楼,期间叶修的通讯器响了两次,但全部被他切断了。

“不接电话没事吗?”蓝河问,“要是需要回避的话......”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叶修说,“是老板娘打电话找我呢,估计是找不到她的万用螺丝刀了,病急乱投医,现在找到我这儿来了。”

他边说边摸了下裤兜,伸进去的手停顿了一下,摸出一把螺丝刀来。

蓝河:“......”

“失误,失误。”叶修干咳了两声,“没想到还真在我这儿呢。”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蓝河被迫围观了一区领袖、传奇Alpha哨兵君莫笑,被兴欣老板娘隔空训话的场面。

蓝河憋笑憋得肚子痛,坐在楼下的花坛边,偷偷给叶修挨骂的背影拍了张照片。

没成想快门刚刚按下,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忽然抚过他的脚踝,登时吓了蓝河一跳。

他一低头,只见一只漂亮的纽芬兰白狼正趴在他脚边,漂亮而深邃的墨色狼眼偷偷注视着他,眼里满是温顺和亲昵。

蓝河关掉通讯器,最终还是顺应了自己的想法,蹲下来抚摸这只白狼。

“你是谁的精神系?”他小声问道。

纽芬兰白狼一动不动,只是任他抚摸,双眼专注地盯着蓝河的脸,一刻不离,仿佛它天生就该亲亲密密地黏在蓝河身旁,做个超大型毛绒挂件。

蓝河摸了好一会儿,稍稍挪开了些微酸的手。

纽芬兰白狼忽然站起来,英姿飒爽地甩了甩毛,继而继续注视蓝河。几秒种后,它开始转为细碎的微粒,逐渐与周围的景色融合,最终完全消失了。

蓝河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那边,叶修挂了电话,向蓝河走来。

“走吧。”他说,“带你去吃点儿东西。”

喀迈拉药品公司在别墅群后区修盖了一座宽敞的餐厅,除去机器流水线上加工制造出来的营养剂以后,还有数十个仿真人在后厨制作食物。

不过既然同是机器之手制造出来的食物,按照食谱上的食材百分百比率调配,味道自然不会好到哪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刚刚摸过那只不知名的精神系的触感和温度还残留在手掌上,一想到也许这四十三个参赛选手里(除了他自己),有一个和自己几乎百分百匹配的哨兵,蓝河越发觉得奇怪,和叶修说了一声,就去找洗手间洗手了。

叶修一个人四处溜达,返回正门时,遇到了刚跨进餐厅的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人还牵着手。

“没想到一来就碰到叶前辈了。”江波涛笑道,“您好呀。怎么没见安文逸?”

“他晕车了,在房间里休息呢。”叶修说,“我带了个小朋友来吃饭。”

周泽楷也冲叶修点了点头:“前辈好。”

“哟,轮回的伉俪正副队这次都上场了,家里谁管事儿呢?”叶修开玩笑道,“夭寿了,不会是孙翔吧。”

“哪儿能啊。就是留翔翔一个人,都能拆了十区的天。”江波涛很给面子地接下话题,“倒是叶前辈这次也来参赛,是把兴欣未来的领袖继承人留在一区实训了吗?”

“你们现在的小孩,一个个学得这么多心思。”叶修招架不住,摆了摆手,“还是别套话了。搭伙吃饭不?”

江波涛扭头看向周泽楷,询问他的意见,后者点了点头。

“小周说可以,我就可以。”江波涛笑眯眯地答应了,“四人桌,你们爱吃什么?我去点。”

“小江是夫管严啊。”叶修边说边回头,冲就在跟前四处张望,寻找自己的蓝河招了招手,“我都可以。小蓝,你吃什么?”

“我都行。”蓝河坐下,拿纸巾擦手,冲江波涛和周泽楷友好地笑了笑。

“新面孔?”江波涛伸出一只手,“你好呀,我是轮回的江波涛。”

“你好。”蓝河和他握手,“我是蓝雨的。我叫蓝河。”

江波涛看了看蓝河,又看了看叶修,仿佛明白了什么,笑道:“看来是这么回事儿了。”

蓝河在一旁一头雾水,听不来他们打哑谜,胃倒是很识时务地叫了一声。

他清咳了下,说:“要不,我们先吃饭?”


临近晚上八点,所有选手都到齐了。

十五区的义斩选手来的最晚,进入别墅群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们。他们只来得及回房间放下行李,便匆忙回到大厅,等待阿瑞斯委员会的发言。

大厅中,巨大的电子屏幕和昨日一样,投影出巨大的委员会标志,以及平稳到近乎冷刻的女音,提醒在座各位接下来的比赛日期,赛程安排,房间内的虚拟训练室使用方式和住宿注意事项等内容。

不到十分钟,这个短暂的会议便结束了。

所有人几乎都选择回房间休息,除了叶修。蓝河第一次知道叶修这么喜欢到处溜达,当他邀请自己时,下意识就跟了过去。

两人爬到别墅的最高一层,登上刚刷过新漆的木楼梯。再向上走,这里有个阁楼,飘窗没有被锁住,叶修用手掌轻轻一顶,窗户就开了。

“敢不敢爬屋顶?”叶修问。

蓝河略显骄傲:“特别擅长干这个。”

这扇飘窗比一般的尺寸要大许多,蓝河双手撑在窗檐上,脚下一蹬,钻了出去。总区郊外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和着晚风,与人工稻田的植物气息一同沁入心肺。

别墅背靠群山,正面,则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和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轮廓。

叶修在蓝河旁边坐下,变戏法似的拿出两罐可乐。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酒吗?”蓝河晃了晃易拉罐。

“没办法啊。”叶修耸了耸肩,理直气壮的,“谁让我是一杯倒。”

两人砰得拉开易拉罐,几乎都被流淌出来的泡沫弄湿了手指。蓝河抽出口袋里的纸巾,递给叶修时,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手指,迅速缩了回来。

叶修像是没有感觉到似的,擦干净手,继续喝可乐。

两人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会儿,从一区说到二十二区,听叶修讲他参加过的两次阿瑞斯竞赛。提到四区的霸图时,叶修唏嘘道:“你们还觉得我又被抽签到这件事很奇怪,人家张新杰也是第二次了好吧。”

“那也就两次。”蓝河提醒他,“你这可都是第三次啦。”

他咕嘟咕嘟喝着可乐,叶修坐在他旁边,和他挨得很近,微微侧身,几乎就能碰到他的肩膀。

蓝河缩了缩身子,看向远处起伏的山川,想要多汲取一点来自叶修的温度和气息。

夜空中,群星璀璨。

“等天赋者死后,”提到未来,蓝河说,“他们的骨头和基因,就会凝结成一颗晶石。不过这是教科书上的说法,我觉得那是星星。”

他收拢双臂,下巴微微顶在并曲的膝盖,望向遥遥天际:“活着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已经很渺小了,等死后才发现,作为天赋者,我们不过是一颗指甲盖大小的基因结晶。”

“那句话怎么说得来着?”叶修用喝光的易拉罐当烟灰缸,敲散一截烟灰,“人类都是由无数爆裂的星星碎片——星尘什么的,组成的。”

“'我们都是星尘。这一刻,你活着。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蓝河轻声道,“是卡尔·萨根。我们活在埋葬恒星的太阳系里,这里是坟场,又诞生新的生命。”

爆裂的星尘,宇宙的坟墓,物质元素的重组,生命的轨迹和归寂,新生——这已经是一件足够了不起的事情。

活在当下,哪怕仅为星尘。

蓝河鼓足勇气,叫他的名字:“叶修。”

叶修应了一声。

“你觉得我......”蓝河卡了壳,磕磕巴巴的,“呃,就是......你拿我当什么?”

他的眼睛里缀满零碎的星尘,熠熠生辉。

叶修吸烟的动作一顿,夹着烟的手指停在嘴边,目光由远方转向身边的蓝河,继而再次望向没有焦点的远方。

“当然是拿你当弟弟。”叶修说,“放心,之后比赛有什么事儿,做哥的自然会照顾你的。”

叶修抽着烟,声音仿佛被烟丝滤过似的,有些模糊不清。

足够将星尘重新冲散回宇宙的坟墓。

过了好一会儿,蓝河张了张口,才重新发出声音。

“挺好的。”他的嘴唇干涩,喉咙干涸,却不知道哪里在发痛,“真的谢谢你。”

星尘失去光芒,太阳系湮灭了一半,仿佛生命卡在中途,无法继续生长下去。

活在当下。

当下总是不那么尽人意。

他攒了多少年的真心话,满了一颗心还要溢出的真情实意,而现在,连一只该从舌尖上飞出的光明女神蝶都碎成了粉末。


但很快,蓝河就不得不将这些情情爱爱的烦恼抛在脑后,彻底投身于他们的战斗。


最后一天,傍晚,即所有战神候选者入住总区别墅群的第五天,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阿瑞斯通道在所有人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缓缓睁开了眼。



tbc.

所有能说出来的爱与不能说出口的爱,都是事出有因。

(悄悄追更/养肥再看,不如小小点赞。谢谢各位!喜欢的话愿意点个推荐就更好了!日更动力值MAX↓)

评论(23)
热度(40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