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6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摘要:“如果我们真的要走到你死我活那一步了,你下得去手吗?”

“让整个事态升级,天赋者互相残杀,拿命角逐出冠军......这才是最有观赛性的改变了。”

“我们在这里,静候各位阿瑞斯(Ἄρης/Ares)战神候选人的到来。”



正文:


蓝河放下通讯器,叹了口气。

这是他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试图联系叶修了,而今天距离一区抽签日结束又过去了整整五天。没有文字信息,没有语音通话,倘若不是叶修的名字仍留在通讯列表里,蓝河甚至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梦。

笔言飞从跑步机上下来,哼哧哼哧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到蓝河旁边。

“天要下雨,娘要改嫁,儿要搞基,这都是阻止不了的事。”笔言飞劝道,“其实这个事儿吧,你也不能怪叶神。他要是真等你回去找他再离开三区,危险的可就不止他一人了。”

“我知道。”蓝河又叹了口气。

阿瑞斯抽签日最后一天,当叶修和安文逸的名字通过各方渠道传达到各区时,所有人都如出一辙地吃惊。且不说短短三十年里,叶修已经代表一区参加过两次阿瑞斯竞赛并夺得冠军,光是看到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排行榜上,就足够让人心生敬畏了。

但蓝河不在乎这个。他尊敬叶修,便认为能和这样的高手站在同一赛场上竞争,本身就是件值得骄傲的事。而另一方面,所有人都会在阿瑞斯竞赛中为自己所在的区拼命,叶修能做到的,他也可以。

更何况叶修选择立刻动身离开三区,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蓝河不是动辄就要上纲上线的人,他就是担心,为阿瑞斯,为未来。

他烦躁地收起通讯器,抽了条干净毛巾,上了跑步机,调大功率,开始运动。

“你当跑仓鼠球呢,不要命了?”笔言飞起身跟了过来,二话不说把跑步机任务更改了,“你再这样不按计划来,小心我告诉大春。”

“幼稚。”蓝河看了他一眼,说。

“还算有精神,不错。”

笔言飞哈哈大笑,跑去隔壁训练了。蓝河留在跑步机上慢跑,落地窗外,三区高耸的建筑物几乎直插云霄,光轨在空中铺成金色的缎带,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通讯器适时地响了起来。

数据自动连接至跑步机的操作面板上,蓝河随手一划,全息投影屏幕铺展开来,叶修的脸出现在上面。

蓝河:“……”

“你……”蓝河差点儿咬到舌头。

这几天来,为了能拨通这个电话,得到一星半点儿的关于叶修的消息,他费尽心思。可真等叶修接上了通讯器(还是对方主动打来的),他绞尽脑汁,努力思索半天,最终可悲地发现自己完全忘了要说些什么。

“我是来道歉的。”叶修先一步开口,“名单一出来我就回一区了。本想给你打电话说一声的,但怕你因为这个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就只留了张字条。”他顿了下,又不太确定地问道:“你看到字条了吗?”

“看到了。”蓝河说,“你就写了两个字!我还以为你被绑架走了!”

“哟,这是担心我呢?”叶修笑了起来,“虽然每天说要痛揍我的人能从一区东边排到西去,但你也应该知道,没人真敢这么做吧。”

“你好意思?就那么两个字儿,我真以为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再打通讯器也无法接通,这都第五天了......”

“我的错。”叶修诚恳道,“要不现在我从一区飞过去让你打一顿?”

“谁和你开玩笑。”蓝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很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叶修说。

蓝河一怔,望着叶修的眼睛,一时间迷失在那片深邃的墨色之中。

“我不是拐弯抹角的人,直接告诉你吧。”叶修说,“今年的比赛和往年已经不同了,就算现在已经公布二十二个区的抽签日名单,也不代表我们能像从以前一样,报完名了,打个群架,拿到冠军,就能稳稳当当获得那份补给。”

“什么意思?”蓝河摁下跑步机的暂停键,“你是说阿瑞斯要改变规则了吗?”

“我不知道。”叶修说,“但今年的比赛,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就放过我们的。”

“改变规则有很大的奉献。”蓝河蹙眉道,“阿瑞斯已经运作到这一步了,这么多年......如果他们真想改变比赛规则,除非要我们自相残杀。可这对他们有好处吗?”

屏幕那头,叶修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蓝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真的要走到你死我活那一步了,你下得去手吗?”

窗外,一群灰鸽忽然惊起,扑腾数双翅膀,呼啦啦从落地窗前飞过。

蓝河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我下不了手。”

叶修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我大概会想办法让我们联合起来。”蓝河说,“这是比赛,不是游戏,有人输了,甚至死了,也不能回到复活点,调档重来。”

叶修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

隔着数据流,两人相视沉默,仿佛有人在这中间丢进了一块黑洞碎片,吸纳走所有声音和除对方本身以外的光源。偌大的训练室里,只有中央空调运作时传来的嗡嗡声,轻轻合着通讯器里传来的电流音,敲打在蓝河的心上。

“现在原谅我了没?”叶修忽然开口道。

“我没生气啊。”蓝河眨了眨眼,“你在说什么呢。”

“真的?我真不是故意的。”叶修笑声低沉,含着淡淡的沙哑,圈在耳边,苏得要命,“我,叶修,绝对真诚地和你道歉,成吗?千万别因为这个生气。”

“说了没生气。”蓝河摆了摆手,摸了把有些发烫的耳朵,“下次要走的话,至少提前说一声吧。”

“那必须,还没来得及带你......做的菜走。”叶修说,“大意了。”

“这算什么大事儿啊?”蓝河忍俊不禁,“以后有的是机会。”

“等以后有机会。”叶修轻声重复道。


晚上,笔言飞洗了澡出来,就看到蓝河趴在床上,笑得傻乎乎的。

“跟谁发消息呢?”他顺着墙根摸过来,试图偷看蓝河的终端,没想到后者防得死死的,一点儿空隙都不留给他钻。

“说说,说说呗。”笔言飞摇他肩膀,“快说!我好奇死了!”

“和叶修。”蓝河白了他一眼,翻过身,面朝墙壁,继续发消息。

“他回复你了?”

“下午打了电话过来。”蓝河说,“你去隔壁训练室了,没听到。”

“靠。”笔言飞粗口式感叹,“幸好我没在,不然还没上阿瑞斯打架,先被你们两位闪瞎了。”

蓝河故意道:“那明天让大春安排一下,给你做个体检,专门检查一下视力?”

笔言飞不乐意挨损,伸出手,疯狂地在蓝河腰上挠痒痒。他们认识的时间最久,蓝河有什么软肋,他一清二楚,闭上眼睛都能摸到。

闹够了,两个人并排躺在地板上,面朝刷得全白的天花板,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笔言飞叫苦,“你都快有对象了。而我,还是孤家寡Beta一个。等去了阿瑞斯,连个在电视前面给我加油的人都没有。”

“瞎说什么呢。”蓝河无奈道,“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叶修大概是在拿我当弟弟对待,或者救过的一个朋友,没有你想的那么深层。”

“你不后悔吗?”笔言飞问。

“后悔什么?”

“后悔没告诉他你喜欢他。”

蓝河没有再说下去了。窗外,蓝雨基地栽种的一排灌木丛在风中簌簌摇动,黑夜和云吞噬掉远近的星光。或许是要下雨了,土腥味正从飘窗外钻进来,像缠人的地精一样无孔不入。

“叶修说,阿瑞斯可能要修改规则了。”蓝河说。

“怎么改?”笔言飞问他。

“他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应该和喻队、大春他们说的差不多。”蓝河几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你记不记得那天去十二楼开会,大春说了什么?”

——有人等不及了。先是不满三年就开赛,再是变更抽签日。

而未知的改变,远非这样就能充足了。

“阿瑞斯已经是这种淘汰赛机制了,还能怎么改?”笔言飞琢磨道,“除非他们想让比赛机制升级,让整个事态升级,天赋者互相残杀,拿命角逐出冠军......这才是最有观赛性的改变了。”

“就像罗马斗兽场。”蓝河赞同道,“时代不同而已。”

连遥遥坐在高台上,发出阵阵欢呼的观众都一样。

“其实我挺后悔的。”蓝河忽然说,“早知道要改变规则,我就该把他摁在我家地板上亲。”

“......你这个Omega太暴力了吧。”笔言飞瞠目结舌道,“认真的?你把叶修?那个人见人想抢人头的一区领袖,一个Alpha和哨兵的完美结合体摁在地上亲?”

“不要小看我。”蓝河不满道,“我疯起来什么都敢做。”

“也是。”笔言飞说,“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为了出更好的默契度,在蓝雨的安排下,两人住进了双人间的员工宿舍。省去每天要往返家和基地的时间,蓝河可以在训练室里花费更多精力,而笔言飞也有更多时间,锻炼他的预知天赋。

情报部门每天都在刷新各种新资料,送到他们的内部终端上。在喻文州的调度下,战斗部署部门制定出各种战斗策略,包括如何应对每一场阿瑞斯竞赛的地图陷阱,对抗另外二十一个区的参赛选手的方案等。

进攻方为蓝桥春雪,辅助方为笔言飞——在这种既定定位下,蓝河每天要花费大量时间在训练室中,培养他的速度、耐力、打击和抗打击能力,以及在克己天赋面前,该如何最大限度发挥自己天赋能力——水元素的方法。

而笔言飞,他的天赋是难得的预知,平时多用在战斗部署部门的外勤巡查上。现在,他要做的不再仅仅是做一个侦察者,而是如何借用这种天赋,让他和蓝河在主动出击时,拥有九成以上的胜利把握;在防守时,又能保证他们全身而退。

所有人的大脑都在高速运转,神经高度紧绷,每一块肌肉,都为了接下来的阿瑞斯竞赛,时刻准备爆发出最强的战斗力。

距离阿瑞斯通道开放还有7天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天下午,喀迈拉药品公司做出了一项惊人选择。他们在赛前调集这次阿瑞斯竞赛的所有参赛选手,开始进行第一项规则改变通知。

二十二个区,中心域城的全息投影屏幕,统一切换为阿瑞斯委员会的名字和图标。

人群逐渐聚拢,普通人,天赋者,参半交织出现在巨大的广场上,爆发出一阵接一阵的欢呼声。

屏幕上,几个紫色像素点出现,由点状变为方块,不断跳跃、组合,拼凑成基因图谱,以螺旋状方式不断循环着。

“新智能时代,选择喀迈拉药品公司,一切都将万无一失。”

这句所有人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出现在基因图谱下方,三秒钟后,连同图案一同消失了。接下来是喀迈拉药品公司旗下的索菲克电子企业,以及最终再次出现的阿瑞斯委员会。

像素点再次启动,这次,它们呈现为字体,伴随悦耳的智能女音,一字一字出现在屏幕上。

“很高兴在这里向大家宣布,我们的阿瑞斯通道就要打开了。”

“我们邀请所有战神候选者,在明天晚上八点之前,入住由阿瑞斯委员会统一管理的别墅区。我们向各位保证,在这里,每一个候选者都会得到绝对公平的优渥待遇,直到各位进入通道,开始你们的竞赛为止。”

“今年,我们修改了大多数规则和竞赛机制,并提前向各位展示我们崭新的容貌。”

“我们承诺,必定带给各位消费者一个全新的阿瑞斯竞赛,令您眼前一亮。”

屏幕一闪,阿瑞斯代言人——仿真人乔拉·拉耶奇出现在像素上方,她的笑容模式标准,的确是个十足的假人类,却又不得不说是仿真人中的高级品。

“感谢喀迈拉药品公司和索菲克电子企业的赞助。”

“我们在这里,静候各位阿瑞斯(Ἄρης/Ares)战神候选人的到来。”




tbc.

关于饥饿游戏AU会不会死人,统一解答大家的问题:既然是饥饿游戏AU,那么最为重要的赛制是不会改变的。但我保证。本文是HE。

(虽然是自己的文,但我没忍住特别想写一句话,水之魔法少女蓝桥春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怎么是元素系的啊!)

另外各位不要忘了看第五章,是今天凌晨更新的内容



评论(24)
热度(32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