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5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摘要:他的感情深刻而内敛,却早就暴露了。别人看在眼里,不说不提,现在到了如此关头,也只能告诉他“我很遗憾”。

一区名单尘埃落定

阿瑞斯的抽签日结束了



正文:


没人知道这样的冲突与对峙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的,仿佛它天生就在那儿,潜伏在人类时间的缝隙里,伺机突袭他们的基因片段,用遗传学的手修修补补,拼拼凑凑——之后,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便爆发了。

首先是第二性别的分化。一批接一批的未成年在那一年迎来了他们的变化期,由茫然、惶恐到安然接受,除了他们,没人知道第一批分化者的痛苦。

接下来便是陆续出生的婴儿。

在这个基因片段还不能修改的年代里,第二性别的出现,这种带给人类社会的未知恐惧,反而以更快的速度被消化——人口大面积流失,出生率不断降低,导致第二性别逐渐被人们接受:或许这就是上帝之手的馈赠,他不忍高科技飞速发展与总人口颓唐递减,由此创造出了新的降临天使,守护这个智能时代的伊甸园。

人类社会已经历过这样突然造访的基因变化,并为此付出修改现有社会模式的艰难努力。但没有太多人知道这背后是怎样的血泪史。他们属于社会,像一群相亲相爱的蜂鸟或工蚁,通过终端机交互了解时事,却又不全都参与过、完全了解过重大社会项目建设。

但即使懵懂无知,所有人也仍在祈求和平和稳定。

因此,当第二次基因变异来临,天赋者出现时,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再也无法继续忍耐了。


早上六点,蓝河坐在床上,微微皱了眉。

时至今日,他依旧能梦到那次突如其来的第二性别分化——三区的暴雨夜,发热的身体,钝痛和快感交织的磨人与难耐,以及忽然出现的叶修和那个拥抱。

没有他,没有蓝雨,也许他的人生便早早结束了。

然而无论多少次,他都记不起自己究竟是如何觉醒天赋能力的。

这件事始终都像是藏在一层纱后,用一根针挑起,悬浮在他心头上方,稍一点风吹草动,便能让他心痒难耐,无论如何都想去回忆起这段经历。

但他就是想不起来。

黑豆在外面挠门,蓝河不得不起床,打开门放它进来,然后去浴室洗漱,换下睡衣,去厨房准备早餐。

叶修还没起,蓝河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敲门喊他吃早饭了。

临近午时,蓝河擦完除客房外的所有地板和家具摆设,接到一条通讯请求。

“仔仔,起床啦?”蓝妈妈的全息投影跳了出来,“吃饭了没?”

“吃了早饭,没有吃午饭。”蓝河道。

“现在一个人在家?”

“下午才上班呢,刚才在打扫卫生。”

“你都有快一个月没回来啦,我和爸爸很想你。”蓝妈妈温柔道,“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呢?”

阿瑞斯。

望着妈妈不再年轻的面庞,蓝河忽然想起这件事来。

他还没告诉父母阿瑞斯的事情——不如说他从未打算告诉他们自己要参赛。

蓝河的父母均是普通人,对这个竞赛有所耳闻,但并不是十分了解。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天赋者,在一家全是天赋者的单位供职,待遇和福利都不错,年前自己在市中心外围买了套小房子,也就安心随他去了。

阿瑞斯,天赋者,谁都明白这个社会的分层如此复杂不公,他没必要让父母为这种早该习以为常的事情而担忧。

“今年年假还没休,我攒一攒,到时候咱们出去玩儿。”蓝河跳过具体问题,“最近我们工作比较多,事情也杂,乱七八糟的堆了一大堆。幸好领导不要求我们加班,白天辛苦一点,晚上还是可以按时睡觉的。”

“你就是喜欢拼。”她的眼底附着厚厚一层不舍和爱,“一个人太累了,就搬回来和爸爸妈妈住,啊。”

蓝河登时心软了。

“等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他心里发苦,连忙转移话题,“我就回去看你们,和你们住一段时间。”

蓝妈妈欢天喜地地应了,又问了问他工作上的事情,有没有遇到喜欢的Alpha之类的。

“有倒是有一个。”蓝河说,“不过没有影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说的对,按你自己的想法来,事业为主。”蓝妈妈点了点头,“不过如果真喜欢,就趁早落实吧,带他回来给妈妈爸爸看看,给你们做好吃的。”

蓝河点了点头。

蓝妈妈得了宝贝儿子的允诺,又聊了两句,笑呵呵地和他再见,挂了电话。

喜欢的Alpha......蓝河坐在沙发上,目光转向唯一的那件客房。叶修不知道站在门口多久了。

“可以过去了?”叶修指了指沙发。

蓝河一怔,反应过来:“可以......刚才是我妈打电话来。你什么时候起床的?”

叶修在蓝河旁边坐下:“你刚开始打电话那会儿。怕你有什么事儿要说,刚才就没过来,正好洗了个澡。”

“没事,就是让我没事儿回去看看他们。”蓝河不动声色地擦掉手臂上的水珠,“叶修,你的头发没擦干。”

“哦。”叶修边擦边感叹,“挺好的。我爸妈要传圣旨,一般都让我弟代表他们来。”

“你有弟弟?”

“小几分钟的那种。”

“还是双胞胎?”蓝河震惊了,“长得一样?”

“那必须是没我帅的。”叶修谦虚道。

蓝河憋住笑,在心里给他拆台又搭好,忍不住偷偷看叶修的侧脸。要说长得帅,叶修的长相也不是那种乍一看便惊为天人的出众;但要说普通,却又比他平时见到的大部分人要好看太多。

况且,他喜欢谁,肯定就认为谁是最好的。

“你这次来三区,是要回家吗?”蓝河问。

“没,我家在二区。”叶修说,“微草那边发展得不错,治安好,犯罪率低,更何况家里也有人是天赋者,留在二区我放心。”

“你就这么说出来了?”蓝河有些无语,“这么随便,不怕以后被人打击报复吗?”

“像这种出身背景资料,不都是各区公开的秘密吗?蓝雨肯定也有整理过这些的。”叶修大大方方的,末了又加了一句:“不过也就亲口告诉你一个人了啊,你可不能转头卖情报,尤其不能给四区那群人。”

说这话时,叶修微微侧过脸,像猎人捕捉幼兔那样,正巧抓到了蓝河望向自己的视线。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后,又立即跌跌撞撞地分开,仿佛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似的。

但这也足够蓝河手忙脚乱地脸红了。

“外出打工不易。他们说不理解,但其实门儿清。”叶修说,“没人想让自己家里人受罪......我抽根烟,先给你把狗抱出去了啊。”

“我去吧。”蓝河接过叶修手里的小黑豆,不等叶修开口,立刻就跑了。

叶修无奈,起身去电视机旁,打开换气机,点上烟,深吸了一口。

“成吧。”他自语道,“怎么这么久了,还害羞得不行呢?”

一片匍匐在地板上的黑影赞同地呜咽了一声。

过了会儿,蓝河从阳台上回来,看了看表,道:“我要去上班了。”

“今天还去?”叶修问,“看你早上没出门,还以为今天蓝雨放休呢。”

“是休假没错,但轮到我值班了。”蓝河拿起外套穿好,拉上拉链,“早上光顾着打电话了,忘记做午饭,外卖应该等会儿就到,记得取。下午可能会下雨,等会儿麻烦你把黑豆抱进来。”

“知道了。”叶修点了点头。

蓝河站在玄关处,指着最上层的柜子说:“你要出门的话,记得带伞。”

“我看起来是自我能力很差劲的那种人吗?”叶修哭笑不得。

“以防万一嘛。”蓝河的保姆属性出现,又叮嘱了几句,才推门离开了。


下午一点,笔言飞正趴在办公桌上,冲他挥了挥手:“下午好。”

“不得了啊,今天来这么早。”蓝河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笔言飞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是因为谁?”

想起昨天散会后自己的那番重磅炸弹似的发言,蓝河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没良心的。”笔言飞恨铁不成钢,“下次再说这种劲爆的话题必须提前打招呼!我是个辅助知道吗?你最好别惹我生气,等过了阿瑞斯通道,你需要我的地方多着呢,可别让我还没进赛就心肌梗塞死了。”

“你也太夸张了。”蓝河哭笑不得,“我不就是喜......”

“打住!闭嘴!”笔言飞捂住耳朵尖叫,“我不听!”

“成,那不说。”蓝河叹了口气。

笔言飞悻悻放开捂住耳朵的手,又道:“叶神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我没问他。”蓝河说,“不过应该也就这几天吧,他说只是来处理点小事情。”

“小事情。”笔言飞哼了一声,咬文嚼字,“连这点儿小事情都不告诉你,这人怎么这么多秘密啊?”

“够了啊,你哪根筋不对了?”蓝河快被他笑死了,“人家是一区领袖——你自己昨天也说了的!有点儿自己的小秘密难道不对吗?”

“不听。”笔言飞又开始耍赖。

蓝河拿他没办法,取过一叠数据册,打开光脑,开始录入。这些基本上都是多年前的老数据了,在那个年代,高度发达的高级智能光脑还未被完全接受,纸质资料仍占据相对庞大的比重。而时至今日,由于数据年代久远,虽有一定价值,却也不必继续使用纸质存档了。

“蓝雨......”蓝河皱了皱眉,“你还记得喻队和黄少那次比赛吗?”

“你是说五年前那次阿瑞斯?”笔言飞想了想,“必须记得,他们是英雄。”

这几乎是三区达成的普遍共识。那年两人二十岁,不谙世事、刚刚步入社会的年龄,却依靠彼此强大的精神力和互通情感,最终拔得头筹,

“那年的第二名是微草吗?”蓝河问。

“阿瑞斯没有第二。”笔言飞提醒他,“最后一场的地图是格鲁森林,除了喻队和黄少,只剩下微草的王杰希和方士谦了。那两个人很厉害,也特别难缠,方士谦的天赋几乎是最强辅助了,但喻队也不比他差。”

“方士谦现在还在微草?”

“不在。好像那届阿瑞斯结束后就没怎么听说过他了。”

“方士谦前辈......”蓝河若有所思,“现在可能已经回到微草了吧?”

“这是什么话?”笔言飞怔了怔,“你看到什么了?”

“人员变动数据。”蓝河侧身,给笔言飞让开些位置,好让他看清光脑上的数据,“这些都是情报部今天送来的档案,有几份是关于微草最早几年的阿瑞斯战斗部署的。我大概看了下,和他们给高英杰和刘小别制定的方向大致相同。”

“你是说......”笔言飞神色一凛,“方士谦不仅回去了,还帮忙给他们制定了今年的计划?”

蓝河点了点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

“我们能想到的话,喻队应该也早就发现了。”笔言飞摸了摸下巴,“有你的啊,蓝桥,你也太厉害了,我看到这些数据就犯恶心,也就你能看下去。”

“这是你把所有资料堆在桌上,等我下午来值班收拾的理由吗?”蓝河一针见血道。

笔言飞假装没听见。

蓝河处理完工作,伸了个懒腰,也开始犯困了。

值班时间里不允许去训练,否则就算翘班,这是梁易春给战斗部署部门的每个人都千叮咛万嘱咐过的。蓝河又陷入了他的惰性气体中,懒洋洋地趴在桌上。在这方面,他和笔言飞的确有十足的默契性。

正当他考虑给叶修发个消息,询问他外卖口味怎么样时,有人敲了敲门。

蓝河收起通讯器屏幕:“请进!”

脚步声显得异常局促。见来人是喻文州,两人也不摸鱼偷懒了,立刻坐直了身体。

“有点事情和你们讲。”喻文州神色严肃,“本来是应该再开个会,通知所有人的。但情况紧急,今天公休,我只能先来通知你们。”

“发生什么了?”蓝河问。

笔言飞抖了抖:“我感觉不太妙......”

“一区的抽签日提前了。”喻文州说,“刚才收到的通知,参赛选手是安文逸和——”

他顿了下,看向蓝河,后者顿时不安起来。

“叶修。”

喻文州说。

蓝河立刻睁大了眼睛。

“这不可能。”他显得手足无措,“叶修他参加过两次阿瑞斯了!”

“我们都知道,这个选择结果连阿瑞斯委员会都没法控制。”喻文州声音低沉,“我很抱歉,蓝桥。”

蓝河顿时醒悟过来。

喻文州什么都清楚。蓝河对叶修的感情深刻而内敛,却早就暴露了。他看在眼里,不说不提,现在到了如此关头,也只能告诉他“我很遗憾”。

蓝河手指冰凉:“喻队,我想请假回家。”

“给你们两人放一天假。”喻文州点了点头,“都回去休息休息。有什么要做的尽快处理好,明天早上带好你们的东西,搬到基地来住。”

喻文州离开后,笔言飞神色复杂,拍了拍蓝河的肩膀:“别担心。”

再有一天,阿瑞斯抽签日的所有名单就要公布了。

而他们直到最后才迎来最强劲的对手之一。

叶修,这个曾经两次在阿瑞斯中夺得胜利的男人,此时又一次站在这个硝烟四起的战场上,等待着再一次书写传奇。

“我没事。”蓝河抹了把脸,“我先走了,你帮我关一下光脑,记得锁门。”

他匆忙离开,脚步愈发的快,甚至跑了起来。

三区,他的家中已经空无一人了。黑豆正趴在沙发上打盹,抱枕倒了一个;清扫机在地上跑来跑去,发出微弱的嗡嗡声;外卖盒被丢进垃圾桶中,已经分解了一半,水杯倒扣在桌上,一滴水珠正悄然滑落。

茶几上,一张便利贴显得尤为突兀。

“走了。”

是叶修的字。

蓝河张了张嘴,干涸的痛觉正蔓延上他的喉咙。

他终究还是没有拨通那个号码。



tbc.

5.2更新迟了,非常抱歉,多加一千字

下次更新还是5.3!



评论(27)
热度(41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