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理想国》4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特别标注:考虑到部分朋友不太了解饥饿游戏,今天特别修改前两章,加入一些本打算放在后面解释的内容。对本文设定感到模糊的朋友可以戳链接返回阅读^^


摘要:

“我不是雏鸟情节。”蓝河忍不住说道,“我就是喜欢他。”

文末欣赏:直球情话蓝桥春雪



正文:


次日清晨,蓝河按时起床,洗漱完毕,神清气爽地给小黑豆——他的狗喂食,以及准备好两份早餐后,又往茶几上贴了一张便利贴,这才放心推门而去。

“家里的东西随便用,冰箱里还有速食午餐。”他的字迹工工整整,“昨天的罚金已经转到你的通讯器账号里了,谢谢你,注意查收。”

下面留着一串陌生的号码,显然是家中分机,写下给叶修备用的。

而蓝河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位旧恩竟是养成了熬夜的习惯,在天蒙蒙亮时入睡,又在接近下午两点时才醒来,迷迷糊糊下床时,甚至差点踩到了那只窝在拖鞋附近的小狗。

接到叶修的通讯请求时,蓝河刚结束午休,正趴在战斗部门办公室的圆桌上无所事事,用手指拨弄装饰球,让它在桌面上滚来滚去。

他几乎是在一秒内就同意了通讯请求:“早......下午好。你起床了?”

“刚起。”叶修穿了件老头背心和黑色短裤,打了个哈欠,挠了挠腹部,“你去哪儿了?”

“注意形象啊,叶神。”蓝河小声道,“我今天上班呢。牙刷和杯子都拆封好了,就放在浴室里,毛巾也是新的,用完搭在架子上就行,我晚上回去烘干。”

“刚用过了,真是太贴心了。”叶修夸奖他,“怎么样,在蓝雨上班好玩儿吗?”

蓝河叹了口气:“之前很好玩,但现在这个时间点就有点无聊。”

“无聊就摸鱼呗。”叶修走到客厅,咬了一口茶几上装盘的炸虾球,又拿起一颗,塞到屏幕前,“哎,这个还挺好吃的,在哪儿买的?”

“我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想。”蓝河就快要和他的水分子们溶为一体了,整个人像一团惰性气体,眼巴巴瞅着炸虾球,“给我留几个……那是我自己炸的。”

“手艺不错。”叶修夸奖道。

“谢谢。等你回去时打包点儿带走。”

两人随便聊了点儿日常话题,无非是叶修该用哪个杯子喝水,晚上打算吃什么,蓝河家的小黑豆怎么叫不过来之类的。聊了一会儿,笔言飞忽然把脑袋凑了过来,上下左右反复侦看:“女朋友还是男朋友?”

“去你的。”蓝河说。

“哦——”笔言飞拖长音,一惊一乍,越靠越近,“蓝桥你又搞网恋了?我要孤立你!”

“是叶修。”蓝河忍无可忍地推开他的脸,“什么网恋,别看了!我开了对外屏蔽!你看不到他的!”

“原来是老情人再相逢。”笔言飞语气凉凉,“知道啦,我去训练了,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狗踢这个原理我还是晓得的。”

没等蓝河再反驳,他一推桌沿,转椅退后,站起来就跑,速度快得像只兔子,蓝河连他的衣角都没能抓到。

蓝河无奈,把精神力重新转向尚在连接中的通讯器。他注意到叶修脚边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你别理他,他就是满嘴跑火车。”

“唔,”叶修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摸出一个烟盒,在通讯器前晃了晃,“家里能抽烟吗?”

“抽完记得把换气机打开。”蓝河说,“客厅电视旁边有一排按钮,从左数第二个。抽烟前记得把小黑豆抱去阳台,它受不了这个。”

叶修表示了解,切断了通讯。蓝河靠在椅背上,呆坐了将近十分钟,右手无意识地摩挲着左手手腕上的通讯器,一副傻呆呆的模样。

好像有点太自来熟了。他懊恼道。

可当他看到叶修那副早起(也许算不上早)的居家模样,以熟悉的口吻和他说话,并且出现在自己的客厅里,还吃了自己做的饭时,总是忍不住那种心快要飞跃出皮肤内侧的悸动。

我是白痴。他拿起文件夹,啪得拍上自己的额头,捂住了泛红的脸。


下午三点,消失近一天的梁易春终于回来了。他看起来恢复了很多,至少不像是个昨天刚刚在办公室里摔过保温杯的三十出头的男人。

“来十二楼开会。”他简明扼要地通知蓝河。

蓝河苦不堪言:“又来?”

“快点儿。”

梁易春向来不喜欢多费口舌解释,通知完事情,便先一步离开了。

蓝河认命地起身,把一次性纸杯丢进垃圾桶,收拾好摊开的文件,离开了办公室。

昨日这时他还在进行下午训练,今天却在摸鱼等召唤,倘若与他不熟的人,多半会认为这是种在抽签日之后破罐破摔的颓丧,是对阿瑞斯所造成的迷样未来的沉默反抗。

可惜他不是,他就是懒了些。

电梯平稳运行至十二楼,梁易春不见踪影,蓝河环视一周,想到昨日在前来这里的路上时,两人间沉默的紧张气氛。那时阿瑞斯抽签日的结果尚未放在他的面前,就算有预感,也等于未知。而现在,距离喻文州向委员会反馈确认信息,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

他还有比十三天多一点的时间。

蓝河深吸一口气,推开十二楼圆形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室内布置和昨日无异,人数却多了几倍。战斗部署部门的梁易春,后勤部门的系舟和灯花夜,实战部门的绕岸垂杨——这位还率先瞪了蓝河一眼,估计至今不明白,为什么阿瑞斯选中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Omega向导......蓝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狠狠怼了回去。

所有与阿瑞斯竞赛相关的部门负责人都到场了。至于喻文州旁边的人,是——是黄少天?!

他怎么不讲话的?!

蓝河走到自己的位置旁时,差点儿因此发现而崴了脚。

他尴尬地咳嗽一声,坐了下来,趁所有人去翻面前的光脑文件时,狠狠掐了一把笔言飞的手臂:“你没和我说黄少也在!”

“你也没问啊!”笔言飞哎哟了一声。

“你就不能给我发个消息?”

“你在和叶修打电话。”笔言飞冷冷道,“即将脱单的叛徒。”

“我午睡起来好像没洗脸。”蓝河假装没听到最后一句,忧愁道,“我洗脸了吗?你记不记得?”

“放心,你洗不洗脸,在男神眼里都那样。”笔言飞哼哼道,“黄少不是那种拘小节的男人。”

蓝河一想也是,迅速坐直身体,睫毛低垂,一双眼睛迅速扫视面前光脑上呈现的文件。

阿瑞斯竞赛规则条款,选手免责合同与声明(无非就是说,倘若有人在阿瑞斯通道另一侧死了,那也和喀迈拉公司毫无关系。蓝河想),近十五年来的比赛数据,二十二至四区今年的选手资料等等……

蓝河滑动光脑屏幕,切进下一个页面,镜头正对准二区的微草基地。

这是一部关于二区天赋者的宣传片。

“想必各位也清楚,今天的抽签日是属于二区微草的。”喻文州缓缓开口,“这就是我召集各位来的原因:稍等片刻,微草的名单就会出来。这次我们蓝雨需要第一手资料。”

蓝雨和微草的竞争,早在创始人一代,就摆在了台面上。喻文州最为看重二区情报的收集,更喜欢在第一时间找到在阿瑞斯竞赛中对抗微草选手的方案,也是情有可原了。

至于抽签日的推送关系,所有人心知肚明。从第二十二区的玄奇开始,直到第一区的兴欣,这之中各区名单看似不对外公布,但其实几乎是透明状态的。

由于天赋者们的里应外合,在互相获得有利情报这一点上,所有人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争取用最小的牺牲,换回最大的情报利益。

这便是阿瑞斯,属于天赋者们的斗争。他们站在所谓的普通人的对立面,为了生存,在真正的比赛开始之前,就开始战斗了。

圆桌上安静得可怕,所有人不知静坐了多久,直到喻文州的通讯器响起,屏蔽界面背后,通讯者说了句什么,便迅速切断了联系。

喻文州放下手臂:“是微草的高英杰和刘小别。”

“两个人?”笔言飞诧异道。

喻文州点了点头。

“这些资料先拿回去看看,两个人配合研究一下,有什么想法可以在下次提。”喻文州敲了敲桌面,开始宣布工作,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情报部在今天下班前把高英杰和刘小别的资料整理出来,给各部门发送一份。至于具体的配置部署,将会由我和梁易春负责。各位最近辛苦一下,无论开赛地图如何,先整理一份足够蓝桥和笔言飞脱离第一局的万用战斗方案。”

“喻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不满道,“以前抽签日都是定好日子的,四十四天,每天公布一个名额。怎么轮到二区就是一天两个?”

“有人等不及了。”梁易春沉声道,“先是不满三年就开赛,再是变更抽签日……”

此话一出,在座的人都愣住了。

圆桌旁,所有人都看向正前方的喻文州。

“这届阿瑞斯的变化远不止这些。”喻文州平静地说,“我们有充足理由怀疑,现在他们已经改变了规则。”

所有人的心里都炸开了锅。

紧张,焦虑,不安,种种情绪开始蔓延。未知的恐惧像每个阿瑞斯开始前带给所有天赋者的那样,爬上每个人的脊椎骨,沿着骨缝流淌进皮肉,开始噬咬他们的每一颗神经细胞。

但凡有点头脑的天赋者都能看出,喀迈拉药品公司举办三年一次的阿瑞斯竞赛的目的,绝不仅仅是在政、商界拉取选票、亦或是出于什么对天赋者人群的同情心这么简单。

平静海面下暗藏涡流,暴风雨袭来前沙滩的宁静,都不是什么美好生活的未来象征。

“我和笔言飞没问题。”蓝河忽然开口,“这次阿瑞斯竞赛的后勤工作,就辛苦各位了。”

笔言飞一愣,顿时明白过来,坚定道:“是的。”

没有阿瑞斯战士先认输倒下的理由。蓝河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将不安压缩回心底。

“很好。”蓝雨年轻领袖的眼底流露出赞赏,“你们的训练计划仍要张弛有度,按照要求来进行。不能因为抽签日的结果,就太过头了。都散了吧。”

蓝河有心再看看数日没见的男神,磨磨蹭蹭和笔言飞留到最后。直到其他人都离开了办公室,才将自己的关心问出口:“呃,黄少没有要说的吗?”

“少天嗓子不太舒服,今天不能讲话。”喻文州了然一笑,解释道,“替他给你们加油。”

没来得及开口的黄少天立刻转头瞪了他一眼。

“原来真的是不舒服啊。”蓝河了解地点了点头,“那黄少你好好休息......”

喻文州假装没看到来自黄少天的愤怒,待蓝河准备起身的那一刻,忽然说:“叶修前辈昨天晚上来三区了。”

——很显然,这是一个肯定句,而非问号结尾。喻文州在阐述一个事实,而不是在询问他昨晚发生了什么。

蓝河心下一凛,主动道:“他住在我家。”

“辛苦你了。”喻文州点了点头,“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

“不麻烦不麻烦。”蓝河赶忙说。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结束了这个短暂的小插曲。


两人飞快离开办公室。刚一出门,笔言飞就拉住蓝河的手臂,把他拽到角落里。

“疯了吧你!”笔言飞抓着他的肩膀,“叶修昨天晚上在哪儿住的,啊?你家里!孤A寡O,一个A级哨兵和一个A级向导,两个单身狗,连对象都没影呢……”

“你下午不还说我们是老情人再聚首?”蓝河故意提醒他。

“我那是开玩笑,我还以为你们就是打个电话而已。”笔言飞磨了磨后槽牙,“你就耍我吧。去了阿瑞斯战场,我们连命都是未知数!牵挂我们自己都来不及!”

这样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刚一出口,便如锋利的箭矢般,直直莫入两个参赛者的心脏。

蓝河沉默片刻:“叶修不是别人,他有自己的想法。”

“你不能因为当初是他救了你,送你来蓝雨,就总是觉得叶修比任何人都要好三分。”笔言飞苦口婆心地劝他,“他是一区的领袖,只要物资奇缺一天,我们就是竞争关系——蓝桥,你的雏鸟情节该醒醒了。”

“我不是雏鸟情节。”蓝河忍不住说道,“我就是喜欢他。”

“……你,”笔言飞卡了壳,“你什么?!”

“我就是喜欢他。”蓝河红着耳朵,一字一句,坚定地重复道,“我喜欢叶修。”

天崩地裂,笔言飞心中的小世界轰然倒坍。

笔言飞神色复杂:“什么时候的事?”

“十五岁认识他开始。”蓝河低声道,“差不多……毕竟一直有联系。他忙的时候还会忘记回复,但我能记得。”他抬起头,看向天花板,仿佛那里有一台播放记忆的投影仪,“以前我只想让他记住我,后来就想明白了。”

“想明白什么了?”

“我喜欢他,就要对他好。”

笔言飞非常不合时宜地爆了句粗。




tbc.

叶修:停一下,怎么变成双向暗恋了,重来。

不小心爆了点字数,把该解释的还是解释了下。

评论(25)
热度(47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