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理想国》3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摘要:

警局轻松半晚游和刷(老公)没有密码的银行卡

蓝河至今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坦荡荡地把叶修领回了家



正文:


晚上十点,两人走进审讯室。

负责警官尚未到来,蓝河揉了揉微微酸痛的腰,小声抱怨:“为什么录口供都要等这么久?”

“效率不太高啊。”叶修表示赞同,“连吸烟区都没有,我现在就想回一区了。”

“你来三区是有什么事吗?”

“就一点儿小事,过来看看。”

“是因为抽签日的结果?”

“哎,这个不好说。”叶修道,“我们一区不是还没到时间呢吗?抽签日的事情推后再议。你们呢?今天三区出最后一个名额了吧,你们喻队没说什么?”

“......我不告诉你。”

蓝河别扭地转过头,讪讪地摸摸鼻尖,果然这人和传说中一样难套路。

负责光轨列车劫持事件的警官之一走了进来,打破了两人互相套话的局面。

“有别的紧急案件要处理,来晚了。”他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句,翻开文件夹。蓝河注意到上面是自己的档案卷宗。

“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叶修问,“我们没有参与暴力破坏,现在也挺晚的了,您看?”

“你是目击证人,而且是主动要求跟来的。”警官瞥了他一眼,“等会儿需要你说话的时候再发言。”

“好吧。”叶修和和气气地点了点头,靠在椅背上。

“那我们正式开始吧。”警官看向蓝河,双手翻动卷宗,“蓝河,23岁,Omega,还是个A级向导。现在在蓝雨工作......你和蓝雨创始人什么关系?”

“凑巧我姓蓝。”蓝河强忍翻白眼的冲动。

“开个玩笑。”对方挑了挑眉,皮笑肉不笑,继续说道,“没有暴力事件的处分和违规条例,不过显示你参与了数次协助办案,以路过的好心人的身份——真奇怪,你们天赋者不是一向认为帮助普通人会好心没好报吗?”

“我没看出我们表面上有什么区别。”蓝河耐着性子解释,“警官,我的档案我了解,但这和这次事件没关系。”

“别紧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那个使用闪光炸弹的天赋者,你们认识吗?”

“我下班了,这趟光轨列车是我每天回家的交通工具。我不可能认识三区所有的天赋者。”

“没有证据能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

“也没有证据能证明他在说谎。”赶在蓝河发脾气之前,叶修抢先开口道,“不如你们去查查他的列车电子卡使用记录?”

警官点了点头:“好在这次列车上没有人员伤亡情况……”

“就算有人员伤亡,那也不是我的责任。”蓝河冷冷地说。

审讯室的空气立刻降到零点,墙壁、地面和桌椅等物体上开始凝结一层薄薄的碎冰。蓝河放在桌下的手微微用力,那些冰面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加快扩张,由四面八方向房间中心的三人位置爬行过来。

叶修的手忽然伸了过来,附上蓝河微微握紧的拳。

砰得一声,天花板上发出一声巨响。蓝河回过神来,房间里的冰面立刻碎成晶状体的残渣,迅速回归为空气的水分子。

有人敲了敲门,推门进来,道:“中央空调坏了。”

叶修挪开自己的手,趁警官回头和同僚沟通时,冲蓝河做了个口型。

“不谢。”

蓝河恍然大悟,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

“可以继续了?”叶修说,“我有话要说。”

警官摆出一个请的手势。

“就我个人看到的情况来说,第一,这位天赋者在使用天赋的过程中,只凝结了靠近车顶的空气水分;第二,他打破的是自己左侧的玻璃,即使所有人都知道在高空打开光轨车窗的危险性;第三,炸弹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爆炸,附近楼层和人群一点儿火星都没挨到。”叶修说得有理有据,“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在场的人,各位有目共睹吧。”

蓝河被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论据搞懵了。

半晌,他小声说:“……他说的对。”

蓝雨的训练涉及多方面,时间久了,模式早已深入人心。蓝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采取了这样的行动,但经叶修能说,听起来又的确具有真实性,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

“他做的很好,你们没必要苛责他。”叶修说。

蓝河的脸有些红,嘴巴张合,愣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警官沉默片刻:“我需要和组长反映一下。”

这位警官合上文件夹,夹在腋下离开了审讯室。片刻后他返回了,手上拿着一张白纸,上面贴着一式三份的联条。

他重新在桌前坐下,把东西推了过去:“你的罚单和处理报告。”

“打破车玻璃居然要交这么多罚金!?”蓝河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我救了一车的人!”

“但利用天赋破坏公物也是违法的,先生。”警官遗憾道,“拿上罚单,出门右拐,去前台缴纳罚金。感谢你们今天的配合。”

蓝河叹了口气,认命地起身,蔫头蔫脑地出门去了。叶修跟在他身后,两人始终保持一米远的距离。

大厅前台只有一人在办理手续,很快就轮到了蓝河。女警官拿过他的罚单,抬头瞥了他一眼,低头在光脑上迅速键入。

“会记入档案吗?”蓝河紧张地问。

“会。”

蓝河更槽心了。

落地窗外,警用飞车降落在停车位上,红蓝两色警灯不断交错闪烁。两名警官押送手上的犯人经过前台,向后面的审讯室飞快移动。

“你想要锦旗吗?”叶修问。

“要那个做什么?”

“我有个朋友天赋是创造物品。看你今天挺委屈的,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代替警局送给这位良好公民一面锦旗。”

“不用了。”蓝河哭笑不得,“能造钱吗?”

“那东西有防伪。”叶修遗憾道,“以前走投无路时我也想过这么干……”

警局里所有人的目光顿时交移过来。

“不过很明显不可能。”叶修道,“开个玩笑嘛,各位不要这么紧张,容易提前衰老。”

大厅里的人不约而同咳嗽了几声,不自然地挪开视线。前台的女警官板着一张晚娘面孔,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蓝河摸遍全身的口袋,尴尬道,“呃,我忘记带钱包了。”

“用我的吧。”叶修从后面递过来一张卡。

“太感谢了。”蓝河感激道,“不过怎么没有密码的?”

“不常用啊,也记不住。”叶修说,“密码这东西真是太鸡肋了。”

蓝河用叶修的钱缴清罚单,拿走处理结果报告,预备明天上交。

两人离开警局。门外,一大排警用飞车正准备出动,一位年轻警察从他们面前匆忙跑过,不屑地比划出一个鄙视的手势。

“去死吧天赋者。”他说。

“哦。”蓝河平静地说,“拜拜。”

他们顺着人行道行走,离开警局,来到大街上。光轨列车已经停运了,叶修打开终端,在便携光脑上叫了辆出租车,和蓝河一同站在路边等待。

“你打算去哪儿?”蓝河问。

“唉,不知道呢。”叶修说,“订购系统出了点儿差错,刚刚通知我房间没了,我打算找个网吧凑合一晚——你们蓝雨现在可以住吗?”

“没有身份卡不能进去。”蓝河摇了摇头,“喻队不在,我没有他的私人号码,恐怕不能帮你这个忙了。”

“没事儿。”叶修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在意,“先送你回去。”

蓝河犹豫了下:“要不先去我那里凑合?”

“你愿意?”

“这事儿有什么愿不愿意的?”蓝河无奈道,“以前你也没把我扔在街头啊。现在网吧也不怎么安全,信息素乱七八糟的,起了冲突恐怕又得警局一日游。”

“哟,你还记得呢?”叶修讶异道。

蓝河翻了个白眼:“我是十五岁,不是一点五岁。十五岁的事情还会不记得吗?”

叶修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出租车拐了个弯,降落在两人面前,闪了闪车前灯。

“上车吧。”叶修替蓝河打开后座车门。

蓝河报了个地址,出租车爬升至半空,进入飞行载具行道。

市中心的仿古大钟敲响了,午夜十二点,新的一天开始。

远方,夜幕层层叠叠,靠近地平线的地方,星群缀满夜空。近处,脚下的夜市区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常,烧烤摊的油烟稍升高一些,便被高效清洁机抽走。

活跃在白天的商业区和住宅区阖上眼睛,已然陷入了沉睡。

硕大的全息投影广告里,摆拍的仿真机械人和代言明星仍在规定范围内来回走动,成为一盏孤独的霓虹灯。

三区是如此的繁荣、强大而温柔,她包容两个基因,两种精神属性,三种第二性别,她是阿耳忒弥斯,不断奔跑的属于年轻人的保护神,以至于她的光明越充实,背后潮湿的角落随之越多。

“到站了。”叶修提醒道。

蓝河回过神来,捏了捏鼻梁。这是他今天不知道第几次走神了。艾瑞斯在上,阿耳忒弥斯是所有人坚强的后盾,但谁都阻止不了拉弥亚装上两个眼球,就像抽签日结束后,所有参赛者和旁观者对于接下来的期待与不安。

两人下了车,向小区走去。

“你打算留在三区多久?”蓝河问。

“不算今天的话,大概是四天左右。”叶修答道。

“今年的机械博览会马上要召开了,再加上阿瑞斯最后几个抽签日,这几天客房数量应该都很紧张。”蓝河想了想,提议说,“不如你就先住在我这里?”

“成啊。”叶修一点儿也不客气,“睡沙发都行。”

“家里有客房的。”蓝河笑道,“而且我也没理由让你睡客厅啊。”

借住事宜敲定,蓝河果断拐了个弯,带叶修去了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早些年前,各区就已经没有了夜班这样的说法,通宵执勤通常是由智能机器来完成的。两人在便利店里取了些日用品,拿去收银台扫码,五分钟内结束了这次短暂的采购。

各栋楼均融入了漆黑的夜晚,新型窗帘可以适当根据外界光线来调整对外色彩,譬如在黑夜,就能令整个窗口和周围浑然一体。

整个小区里的光源只剩下定点排列的路灯,和每栋楼入口处的廊灯指示。

“今天谢谢你了。”蓝河说,“在审讯室的时候,我有点儿失控......不过我很少那样,真的。”

“看出来了。”叶修表示理解,“最后不是还和人家说拜拜呢?”

蓝河摇了摇头:“他们不一样。”

“哪里?”

“我可以忍受直白的厌恶,但我讨厌别人拐弯抹角的讥讽。”

“年轻人。”叶修评价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蓝河摁亮按钮,关上了门。

“所以,你的天赋是侦查能力吗?像雷鸟那样?”蓝河好奇道。

“也可以这么说吧。”叶修说,“不过还是有一点点差别的。”

蓝河哦了一声表示理解,点了点头。天赋者通常不愿意将自己的全部能力展现在他人面前,除非迫不得已,他们更喜欢让自己显山不露水,做个冰山一角。

电梯嗡嗡作响,平稳地上升至七楼,两人拐了个弯,靠近左侧里间,便是蓝河的家。

屋主用钥匙打开门,室内逐渐明亮起来。一只小狗从亮起灯的客厅跑了过来,在玄关处跳起,跃进蓝河的怀里,一双乌黑的圆眼打量着站在后面的陌生人。

“它在说欢迎。”

蓝河抱着他的小狗,温柔地揉了揉,继而转过头,笑着对叶修这样说道。



[距离阿瑞斯通道开放 还有 14 天]


tbc.

前两章比较繁琐严肃,因为要交代背景。我还是想写成轻松好读的饥饿游戏的(吧)。

各位不要光怼着第一章点心和推,也请分给其他章节一点吧!雨露均沾!

评论(31)
热度(45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