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一往情深》

周江/娱乐圈设定



方明华只身一人,奋力突破重围,将一干鬼哭狼嚎的记者留在身后。


“说了别跟了,周泽楷今天不在家!”方明华气喘吁吁地爬上门前的平台,大声通知,“有什么事情等媒体见面会再说!”


记者一波接一波,里三层外三层地堵在门口,手中长枪大炮,脸上的表情均是恨不得现在就轰开这里的安保措施。


“已经三天了,什么时候开见面会?”其中一个女记者高声喊道。


“哪次不是在官网上通知你们来参加的?都去官网等消息!”方明华喊了回去,“别吵!赶快散了!”


“既然周影帝不在家,你来这里又是干什么?”另一个记者不依不饶,“等了这么久,出来说句话吧!”


去你妈的实话。方明华心想,表面还得摆出一副耐心的模样:“不是我想来,是我有东西要拿,不得不来,好吧?大家都是圈里人,我也不和各位在这儿打太极,太耽误时间;你们现在等也没用,赶快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等开了见面会,你们想问什么都行。”


方明华三言两语,把该说的全说了一通,拨通物业的电话,让他们安排保安过来疏散记者。


冷静。一定要冷静。方明华和自己说,等会儿开门一定要冷静,不管看到什么都要冷静,万事万物都只有冷静二字最重要。周泽楷跟他一起闯荡娱乐圈这么多年,借机拉踩的,想送上床的,抱大腿炒作搞事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区区一个绯闻,来得没风没影,甚至连方明华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人是谁……


方明华深吸了一口气,指纹解锁的一瞬间,一个箭步冲进家中,反手锁上门。


客厅里一片昏暗,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方明华被地上的雨伞绊了一下,差点儿摔倒,顺手打开灯。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白衬衫皱巴巴的,纽扣解到了第二颗。他像一尊英俊的雕像,一动不动,沉默寡言,从微垂的睫毛到每一寸皮肤,都散发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的信号。


很多人都太吃他不常说话这一套了。但这对方明华不好使。


“你怎么回事儿!”


方明华看到周泽楷的瞬间,已经想不起冷静两个字。他的肺都要气炸了,手指影帝,抖个不停:“你你你你……周泽楷!你真是闷声不响放大雷!”


“我什么都没做。”周泽楷无辜地说。


“你没干什么,记者是来给我们开派对的吗?”方明华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把事情给我捋一遍,听到了吗?要完整的。”


“之前的剧组。”周泽楷说,“他很好。我喜欢的。”


方明华在脑海里飞快过滤整个剧组的人,从女主角到女二号再到一干女配及所有他能想起的场务人员……不得不说,在他眼里,整个剧组几百号人,没有一个适合周泽楷。


但就在这个平淡得掀不起任何风浪的剧组里,周泽楷喜欢上了一个人。


而且他还亲口说出来了,也带回来了。

行动派。


“我真的好奇,你到底被哪个小妖精迷惑心智了。放到以前,这种事情遇上了你能跑多远就多远,现在居然还自己往回带。”方明华越想越有种自己儿子被拐跑了的感觉,恨得牙根都痒痒,“你马上就要拿第三个影帝了,现在出这种绯闻,真是……”


“你说的对。”周泽楷忽然说,“小江,睡醒了?”


小江?方明华疑惑地转过头,脸上登时写满震惊。


下一秒,方明华卡壳了。


江波涛一脸没睡醒,从房间里走出来,脚步虚浮,一副昨天晚上没睡好的模样,要是给外面那群豺狼虎豹看到了,指不定要怎么大力编排一通。


“你,你们……”方明华手更抖了,“小江?”


江波涛愣了下,悠悠清醒:“哎呀,方哥。”


“哎你个头!”方明华绝望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睡觉啊。”江波涛说,又看方明华脸色更黑了,连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个睡觉,就是普通的睡觉,好吗?别瞎想,你的思想实在太不纯洁了……”


“你们现在这副样子,还指望我思想纯洁?”方明华都要被他们两个气笑了,“衣冠不整,还一起在一个屋里睡了一晚上!外面都乱成一锅粥了!你们还在这儿嫌我思想不纯洁?”


江波涛愣了愣:“外面怎么了?”


他边说边要去拉客厅的窗帘,方明华拦住他:“你现在露个头出去,五分钟后就是微博头条了。”


江波涛立刻懂了。


他不想用这种方式上头条,立刻缩回手,恨不得和窗帘隔开八百米远。


周泽楷站起身,方明华问:“干什么去?”


“喝水。”周泽楷说。


“我要喝可乐。”方明华说,“唉,被你们俩气死了,现在喝口可乐就能直接爆炸。”


周泽楷端了两杯水回来。一杯凉的,一杯热的。前者给了方明华,后者交给江波涛,让他捧在手里,暖暖手再喝。


没有拿到可乐的方明华:“……为什么我的是凉的?”


“静心。”周泽楷说,“你太暴躁。”


方明华:“……”

方明华真的要被周泽楷气死了。


江波涛缓过精神头来,愧疚道:“方哥,对不起,我不知道会给你惹这么大麻烦出来。”


“你道歉干什么?”方明华拿眼神横周泽楷,“不用你道歉。”


“但其实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江波涛解释道,“之前拍完戏下雨了,我没带伞,小周看我可怜,说是要送我一程……”


“给你送他屋里去了?”方明华冷冷道。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波涛汗颜道。


“还住了三天。”方明华说,“周泽楷都不让我住,最多收留一下我的狗。”


江波涛说:“我家在城北,开车回去时间太久了。小周好心,让我在这里借住一晚,正好能给我讲讲之后的戏……”


“你们还讲戏!”方明华瞬间炸毛了,“你们搞什么!夜光剧本啊!”


“真没有!”江波涛简直要崩溃,“没有搞事情!没有夜光剧本!没有谈恋爱!我们一点儿事都没有!”


“哦。”方明华冷静了一会儿,又转身问,“周泽楷,你怎么想的。”


江波涛回过头,只见周泽楷坐在沙发上,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腿上,表情有些茫然,一双眼睛直直盯着江波涛。

江波涛的心里咯噔了一声。


感觉要完。

但方明华不给江波涛要完的时间。直觉告诉他,他培养出的影帝正在和绯闻对象眉目传情,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即使他很满意江波涛这个绯闻对象,也觉得必须要把他们俩扯开,全部好好教育一次。


方明华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嘴里教育:“我不过就出差一周!一周而已!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就能给我搞个同居对象回来了!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你在外地,电话打不通。”周泽楷抬起头,表情有些无辜,“联系不上。”


“你找公司……”方明华在一瞬间想起那些明里暗里的绊子,猛地停下脚步,叹了口气,“算了。”


影帝也有影帝的苦。再出彩有什么用,对于公司来说,就是颗摇钱树。而摇钱树可以栽种很多,大浪淘沙,他们从不会把身家性命全吊在一棵树上。


况且,周泽楷还沾了不爱说话的亏。


“算了。”方明华又说,“小江这几天还是先住在这儿吧,委屈一下。你们等会儿都去收拾收拾,准备一下发布会,想想怎么说。”


“什么时候开?”江波涛问,“我也要出席吗?”


“你可是小周第一个带回家的人。”方明华气消了一半,半开玩笑道,“你不出席怎么办?让他在上面沉默到所有人都睡着吗?”


江波涛摇了摇头:“我来吧。”


方明华看了他一会儿,转过头,对周泽楷说:“你回避一下。”


“干什么?”周泽楷警觉道。


“和他叮嘱点儿事情。“方明华忍不住了,“又不会吃了他!”


周泽楷一脸的“我不信任你”,方明华差点儿被他看得气吐血。


最后周泽楷还是起身,去了卧室,被方明华勒令关上门,不准偷听。


“外面还是有很多人吗?”周泽楷关上门时,江波涛问。


“太多了,我差点儿进不来。“方明华说,“多半以为是小周带了人回来同居,外面都在猜是谁,估计大半个娱乐圈都被提名了。”


“比颁奖仪式还能提。“江波涛说,“方哥,我给你惹了麻烦,我道歉。但小周真的没做什么,不是他的错,这件事和他无关。你能不能别怪他?”


“没怪他。周泽楷什么人我还不了解吗?”方明华说,“不爱说话的人设真不是凹出来的,你自己也能感觉到,对吧?从我开始带他,就一副冷热亲疏样样分明的模样,粉丝以为他是容易害羞,竞争对手觉得他清高装逼,路人觉得他就是一个好看的花瓶,顶多是有人愿意捧这张脸罢了……但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小周挺好的。”江波涛说。


“你就知道说他好。”方明华嘲笑他,“恋爱的人都没智商。”


江波涛的脸唰得红了:“我以为我表现得不明显。”


“是不明显,但不代表没人能看出来。”方明华摇了摇头,“你进了这行,身边就都是狗。流浪狗能干什么?闻到骨头味儿,隔十条街都能飞奔过来抢,活人也能被撕碎。”


“我没想当流量明星,我只想做个演员。”江波涛捏了捏指骨,“他们真要说什么,我也不会太在意的。而且我对周泽楷……”


“不叫小周了?”方明华说,“逗你呢,别放在心上,走自己的路就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又不是为了别人活的……唉。”


“为什么一直叹气?”江波涛问,“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很难解决?”


“你没传过绯闻,不知道自己的粉丝有多可怕。”方明华感觉这一小时叹的气比十年份都多,“但小周是不会在意那些过激攻击的。我就是怕有人趁机想掰倒他。”


江波涛多少也知道一些情况。他摇了摇头,说:“我能陪他的。”


“你觉得你能陪他多久?”方明华笑了,“一辈子太长了,你们都还没在一起。”


“至少我不会在这件事上演戏。”江波涛说,表情坚定,“这是我的承诺。”


谈话到此结束。江波涛起身,去洗漱了。方明华走进卧室,床铺已经收拾妥当,东西归置得整整齐齐,一看就是江波涛的手笔。因为周泽楷很懒,不喜欢做这些家务,除了演戏和赚钱,只想当个普通的游戏宅。


他们是真的合适。


周泽楷坐在床角,两条长腿随意曲着,抬起头,看一排贴在墙上的便签纸,写满他练习用的台词。


方明华在他旁边坐下,问:“真心动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小江呢?”


“去洗漱了。”方明华说,“说说,怎么就喜欢上了?”


周泽楷想了想:“他好看。”


“你自己也好看,又帅又有才华。”方明华说,“别人努力一辈子,可能也达不到你这样的高度。有没有别的理由?”


周泽楷张了张嘴,又想了半天,说:“他买了奶茶给我。”


“……”方明华说,“耍我呢?你根本不喝奶茶,你连牛奶都不碰一口。”


“我不喝,但他喜欢。”周泽楷笑了起来,“买了两杯,我没喝,然后我给他买了一个月的。”


这样做事太符合周泽楷的性格了。即使他表面不善言辞,也不代表他不善交心。他能准确地分辨出谁对他是真心实意,谁对他虚情假意。倘若是前者,他不介意花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去加倍地对对方好。


“买个奶茶都能钓走影帝,小江是真的厉害。”方明华服了,“以前真不知道你吃这套。”


“我也不知道。”周泽楷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又吞咽回去,目光停留在一张便签纸上,说,“很喜欢。”


便签纸上写了一行小字。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方明华清楚,周泽楷是真的很喜欢江波涛。


“喜欢也不能这么快就带回家。”方明华叹了口气,“找不到我,就等我回来再商量。难道我会阻拦你谈恋爱吗?周泽楷,你三十岁了,还有什么风浪没见过?尤其在这种事情上,更不能冲动。”


“他不知道。”周泽楷说,“他有想做的事情。”


嚯,居然还是双向暗恋。方明华吃惊了。江波涛的爱慕表现得如此明显,周泽楷居然还没看出来,到底是当局者迷,还是两个人都真的傻到一块儿去了?

“所以你想澄清?”方明华问。


“不能影响他做想做的事。”周泽楷说,“他想当个好演员。他特别适合。”


“你太伟大了。”方明华说,“我都要感动地落泪了。”


周泽楷挺开心地嗯了一声,又说:“你别告诉他。”


“看在你今天和我说了这么多话的份上。”方明华答应了,“你要是想追他,得提前和我商量。”


“知道了。”周泽楷说。


方明华还想说什么,江波涛敲了敲门,进来了。周泽楷站起身,从衣柜里拿衣服给他,不动声色地耍了个心眼,拿的全是自己的衣服。

江波涛道了声谢,冲周泽楷笑了笑,去隔壁换。


门关上后,方明华看到周泽楷的耳朵红了。


没想到也还真是看上了脸。方明华感叹。


他一点儿也不放心周泽楷,毕竟在这方面,他仍是一张白纸,即使他演过很多种角色,描述过很多种人类的情感。但方明华知道,周泽楷追求别人的方式,绝不会遮遮掩掩。倘若他认真,就能在此花费大量心血并无怨无悔。


更何况,江波涛是最合适的选择。


天造地设,佳人一双。


方明华不生气了,在卧室里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和周泽楷一起去外面客厅,找江波涛聊天。他们还要面对接下来的见面会,铺天盖地的新闻和提问,被人拎来拎去,当作一种无聊的谈资。甚至要面对过激粉丝的质问——太可怕了,周泽楷最不擅长应对女孩子们的眼泪,他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她们会这么喜欢自己,从来没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吸引人。


但好就好在,现在有人能陪陪周泽楷了,即使现在江波涛是一种亲密朋友的身份。


但总有一天。

临走前,方明华看到墙上贴满的台词,其中有一句是这样说的:


“当你为一个人而心动时,属于你的真正人生,正在赶来的路上。”




end.

评论(26)
热度(58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