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窥》

周江/大学设定



江波涛在宿舍等了许久。晚上八点,周泽楷终于被老师放了回来。


“花洒坏了,宿舍楼还在整修水管,今天不能在宿舍洗澡。”江波涛说,“去公共浴室吗?”


周泽楷上衣脱了一半,闻言又把衣服拉下来,想了想,问:“一起?”


“一起吧。我也还没洗呢。”江波涛催促他,“东西都拿好,早去早回。我今天特别困。”


提出去遥远的公共浴室洗澡的人是他,说要早点洗完回来睡觉的人也是他。江波涛自觉话里的矛盾点清晰可见,他不想被周泽楷发现自己另有所图,干脆冲到衣柜前,一头扎进里面,迅速收好要带的换洗衣服。再出来时,他发现周泽楷竟收拾得比自己还要快。


“早去早回。”面对他惊愕的表情,周泽楷重复了江波涛刚刚说过的话。

江波涛胡乱点了几下头,拿上钥匙和水卡,关上大灯,和周泽楷一起出门去了。周泽楷穿了件灰色的连帽卫衣外套,露出里面的白短袖,一条宽松的黑色运动半裤,手指上一晃一晃地挂着江波涛的钥匙串和卡套,走在楼道上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一楼的收发室窗口处,周泽楷弯腰,在晚出晚归的名单上写下两人的名字,又给钥匙和水卡交还给江波涛,自然地接过他手上的洗漱袋。


“开门。”周泽楷说。


“哦……哦。”江波涛去开门,一股冷风直直灌了进来,冷得他打了个哆嗦,立刻捂住领口,“好冷!”


周泽楷主动走到他的左手旁,依靠身高优势,多少挡了些风。江波涛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小周别放在心上,我吹吹风就不冷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但仍走在他左边。每当有风吹来时,他都会一边听江波涛讲话,一边微微侧身,为他挡住夜晚的寒冷。


大学里的公共浴室多半是全开放式的,外面是放置个人物品的衣柜,里面的淋浴分成了两种:有隔挡和无隔挡的。周泽楷很少来公共浴室,自然选择了前者。倒是江波涛心怀鬼胎,本想直接去周泽楷对面的隔间,又觉得这样偷看太光明正大,免不了要被抓包,只能忍痛去了斜对角,姑且还能偷偷瞄上两眼。


这一看他就不行了,因为周泽楷实在太帅了。他什么也没穿,不需要任何装饰和修补,只是站在花洒下淋水,就帅得惨绝人寰。


周泽楷一直在坚持运动,该有的腹肌一点儿不少,人鱼线放纵地向下划去,深到外人的视线不该触及的地方。江波涛一边谴责周泽楷居然拥有如此完美的身材,一边怨念地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发誓明天起绝对要减少吃甜食的次数。


江波涛不敢再看下去。他的下半身已经有微微抬头的征兆,逼得他只能把水温调低,咬牙冲掉身上的泡沫,直到心情平复下来,收拾完洗漱用品后,才发现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

上海的天黑得越来越快,气温也越来越低。江波涛来的时候只穿了短袖短裤,回去时更冷了。风一吹来,潮湿的温度紧紧贴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任他怎么甩也甩不掉,只能一个喷嚏接一个喷嚏。


他再也不想冲冷水澡了,现在他感觉头昏脑胀,仿佛有一千个学完诗歌写作的杜明在他的脑袋里歌颂唐柔的好。江波涛可怜巴巴地吸了吸鼻子,直到周泽楷脱了外套,披在他身上时,都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穿吧。”周泽楷说,“感冒会很难受。”


“我不是很冷。”江波涛推脱道,“你穿吧,我应该已经感冒了,别等一会儿你也感冒了。”


“我没事。”周泽楷重复了一次,“穿。”


这一个字说得太硬,江波涛不敢再推拒下去,一边内心狂喜如八百匹马从草原上飞驰而过,掀起滚滚尘土,一边表面淡定地穿好周泽楷的外套,感激地笑了笑:“谢谢小周呀。”


“嗯。”周泽楷也对他笑了笑。

江波涛尚未从这个英俊笑容中回过神来,又被身上的外套拐走了全部注意力。周泽楷不止个高,身型也比江波涛宽许多,大了一个半号的卫衣外套穿在江波涛的身上,肩膀处松松垮垮,收紧的袖口挂在他的掌心与手指连接的地方,替他挡住了上身所有要面临的寒风。

这大概就是男友外套。江波涛幸福又可惜地想。但周泽楷并不是他的男朋友,也许以周泽楷迟钝的感情思维来判断,他们只是比较要好的朋友而已。江波涛一边希望周泽楷对他的付出有所感应,又希望他对自己的好感,不要抱有任何一来一往的纯回报意味。

他仅仅是因为喜欢而对周泽楷好而已,即使再喜欢得不得了,他也不想因为自己而给周泽楷带来任何困扰和麻烦。


太圣母了。江波涛心想。他对这样性情的人本身就不是特别能理解,但真的轮到自己,一边投入全身心的感情,一边又对收到回复而不抱有期待,反倒也乐在其中。连他自己都早已看不明白自己了。


江波涛一语中的,回到宿舍,他就倒在床上起不来了。风寒感冒在一瞬间侵袭了他,也许是在惩罚他平日不懂加强锻炼,又或许是在惩罚他因为偷看而冲的二十分钟冷水。


江波涛一边擤鼻涕,一边打喷嚏,直到鼻尖都擦红了,周泽楷也回来了,手上拎着一个小塑料袋,里面装满了药。


江波涛一打开塑料袋,顿时震惊了:“怎么买了这么多?”


“店员推荐的。”周泽楷不懂这些,药店的人一推荐,干脆就全买下来了。


“冤大头,她们是看你长得太帅了,想要和你多说几句话,才一直推荐各种感冒药给你的。”江波涛哭笑不得,“谁叫你长得这么帅?”


周泽楷眨了眨眼,问:“好看?”


“当然好看,我看了好久呢。”江波涛正在找放在身后的抽纸盒,说话不过大脑,脱口而出。随即他反应过来,脸唰得红了:“你知道?”


“江一直在看我,不可能不发现。”周泽楷说,“小动作太明显。”


“这不怪我。都怪你长得太帅了。”江波涛用纸巾捂住自己的半张脸,眼神飘忽到一旁,怎么也不敢和周泽楷对视,“小周能帮我倒杯水吗?”


周泽楷嗯了一声,在江波涛的书桌上找到他们一起买的马克杯,倒了杯温水,站上梯子:“水。”


江波涛从那堆花花绿绿的药中找出了几盒感冒时常吃的,其他的一股脑塞回塑料袋,还给周泽楷。他一边皱眉一边吃完药,转过头时,注意到周泽楷还站在梯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江波涛差点儿把水洒了:“……怎么了?”


“没事。”周泽楷说,“江也好看。”


“虽然我长得不差,但和小周比,就排不上了。”江波涛笑了起来,“我要睡了。”


“我很好看?”周泽楷继续追问。


“真的很帅,没骗你。”江波涛耐心回答他。


“帅到你总看?”周泽楷又问。


“……是,是,帅得我根本挪不开眼。”江波涛努力守住动摇的阵地,“你知道的,我特别颜控,看到帅的我就走不动路了。”


“但江看我最多。”周泽楷歪了下头,一副仔细思考回忆过的模样,“基本没看过别人。”


“因为别人都没有你帅,我当然不看别人。”江波涛快被他玩儿死了,叫苦不迭,“我能睡觉了吗?我真的好困。”


“嗯。”周泽楷大发慈悲地点了点头,“睡吧。”

江波涛如得大赦,不等周泽楷从梯子上下去,立刻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他的脸都快烧透了,骨头发软,皮肤泛麻,感觉自己随时能蒸发成空气。


他不知道周泽楷知道了什么。按常理来说,周泽楷会接受他的“你太帅,所以我忍不住不看”的说法。但刚才那个“小动作”言论又像是在试图击碎他之后的掩饰,如同蜗牛伸出一次触角后,总有人会想方设法逗它再探一次头出来。


江波涛深深觉得,周泽楷可能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对待感情不敏感。他有一定的几率,正在傻乎乎地被对方牵着走。


但那又如何?对于周泽楷,他甘之如饴。


周泽楷翻书的动作很轻,鹅黄色的灯光无比柔和。他关掉了顶灯,替江波涛拉上了一半的床帘,面朝自己的那边则是敞开的。江波涛躲在被子里,像只蜗牛似的扒开被子的边缝,偷偷看周泽楷,直到困倦如潮水袭来,将他卷入寂静的深海。




end.

本篇是今晚在公共浴室洗澡时的灵光一闪。没头没尾,很短。

想看周江一起洗澡。

PS:这篇写得实在太gay了。搞得好像我自己经历过似的……边写边笑。周江真是太好了。

评论(18)
热度(43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