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加个微信,可以吗?》

周江

 @懒熊 欠太多了,应该是还校园paro的债吧!



-


江波涛遇到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他被搭讪了。

起因是十一黄金周的第一天晚上,他去大学城的西门吃饭,孤身一人,一身松松垮垮的运动装,右手拎一瓶迷你装的可乐,坐在螺蛳粉店里玩手机。

即使这家开在学校旁的店并不正宗,这顿晚饭也吃了将近一小时。江波涛边刷手机边吃,邻座的人前前后后换了几波,他才慢悠悠地走出店铺,站在S市的冷风中打了个哆嗦。

可乐还剩了点儿瓶底,手机余下百分之三十的电,距离宿舍大约还有八百米的距离,江波涛走在西门外的马路上,左手边是一排灯火辉煌的小食店和一列整齐摆放的共享单车,右手拎着纸袋,里面有给杜明带的鸡蛋灌饼。

十一黄金周,太美好了。接下来还有六天的闲暇时间在等待他,他可以支配每一分钟,直到第五周课程的到来。江波涛一边幸福地做计划,一边往学校里走去。与此同时,在他身后,有人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又在他前方大约五十米处刹车,停下不动了。

江波涛不疑有他,在快要靠近对方时,稍稍绕开了一些。但他没想到,他一动,对方也动了。骑自行车的男生双脚踩在地上,向后倒退两步,连带自行车一起退后,挡住了江波涛的路。

如此反复两次后,江波涛忍不住了:“同学,有事吗?”

他刚走至桥前,路灯却在桥的另一头,靠近校门的地方。骑自行车的男生背对路灯,挡在前方,身前是暗的。光线从他身后晕开,以至于没戴眼镜的江波涛完全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太高了。

骑自行车的男生沉默了半天,吐出两个字:“有事。”

“......有什么事?”江波涛耐心问他。

对方没有立刻回话,而是将手伸进口袋,摸索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来。

“加个微信。”男生说。

似乎觉得自己这样直白有失礼貌,他停顿片刻,又添了一句:“......可以吗?”

要是杜明现在在旁边,恐怕早就吹起口哨起哄了。但可惜他现在不在,否则还能帮江波涛延缓那么一丁点儿的尴尬——即使江波涛对外是个能言善语的形象,也不代表他能完美处理别人的搭讪,特别是这种单刀直入的类型。

“呃,加微信有事吗?”江波涛憋了半天,只想出如此蹩脚的一句回应,“我们......”

“刚才见过。”对方说,“可以加吗?”

天,他要求加微信的口吻简直就像在路上求扫码买花的小男孩,满含期待和忐忑,重要的是他的声音太好听了。江波涛的第一属性启动,听到对方讲话,不由地心软,干脆顺从内心,按亮手机屏幕,打开微信,说:“可以。你扫我吧。”

话音刚落,江波涛可以明显感觉到,对方周身的空气都雀跃了起来,仿佛得到江波涛的允许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就在刚才他终于把这件事完成了。

真的有这么高兴吗?江波涛忍住笑意,直到对方扫完码,而自己的微信列表出现新的好友通知后,扬了扬手机,笑道:“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

对方忙不迭又退了几步,打了个弯儿,让自行车和江波涛平行了,留出一人宽的路来。

“周泽楷。”他说,“我是周泽楷。”

江波涛报了自己的名字,和周泽楷说再见,看他骑上自行车,朝路的另一边冲去,仿佛江波涛随时会反悔,把他从自行车上拉下来,要求他立刻删除微信好友似的。

江波涛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周泽楷飞快骑到桥的另一头,和等在路灯下的、同样骑在自行车上的男生汇合。对方主动伸出手,和他击掌,继而两人又骑上车,消失在校门口。

江波涛拎着装鸡蛋灌饼的纸袋,塞着耳机,夏天温柔地唱出“如果我们已在一起该多好,我牵着你去夜市里凑凑热闹”时,江波涛的身后,灯光明亮,人声喧嚣。


然而江波涛还是错误估计了自己对于搭讪情势的不善言辞。毕竟搭讪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接下来的微信尬聊。

江波涛洗了个澡回来,一打开手机,看到微信上方的红点,心里咯噔了一下。

周泽楷还是找上门了。虽然并非面对面聊天,但对于江波涛而言,这种情况,简直和周泽楷直接来敲他们宿舍的门没什么区别。

杜明咬着鸡蛋灌饼,在宿舍里一圈接一圈地逛。刚才他已经从江波涛的口中听说了这段轶事。即使江波涛三言两语解决了他的问题,杜明还是凭借自己的想象力,脑补出了一段前生今世,恨不得把他们交往后的未来也脑补成文。

“你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什么?”江波涛好笑地看着他,“别转悠了,再起哄期末考试别抄我的。”

杜明立刻停了下来,嘴上道:“不敢动,不敢动。”

但他还是管不住八卦心,拖了把椅子过来,坐在江波涛旁边,鸡蛋灌饼的香味立刻冲了江波涛一脸。

“你怎么还不给他回复?”

“我不知道说什么啊。”江波涛表现得很痛苦,“怎么办,如果我不给他回复,假装自己没看到,那从现在开始,我是不是就不能发朋友圈了?”

“想法也可以,除非你建个分组。”杜明咬了一口脆皮肠,叹了口气,“唉,有谁能想到,能言善语江波涛,平时居然还有这种被搭讪就说不出话的烦恼。”

“我要揍你了。”江波涛说。

得不到室友的实践性意见,江波涛抱住手机,双眼紧紧盯着屏幕,拇指上下滑动好几圈。片刻后,他狠狠关掉屏幕,自暴自弃地将手机丢到一旁,拿起蜜柑吃。然而没吃两片,他又拿起手机,下巴直直磕在桌上,哀嚎了一声。

“我为什么要给他微信号!”江波涛快抓狂了,“你知道为什么吗?都怪他声音太好听了!”

“你要是看到他的脸,估计就更有加微信的欲望了。”杜明说。

“你见过他长什么样?”江波涛问。

“当然。周泽楷啊,谁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杜明得意地拿过自己的手机,打开朋友圈,“我现在随便找一个女同学的朋友圈,都能看到她花痴周泽楷的说说。这里还有他们学院迎新晚会的照片呢,你自己看看。帅不帅?”

江波涛拿过他的手机,看向那张无滤镜高清照片,顿时狂点头:“帅!”

周泽楷问他要微信时,外面的天实在太黑了。他背光而立,除了个高,江波涛几乎没有对他的外表留下什么印象。可现在他看到杜明手机上的照片,颜控属性启动,加上周泽楷那过分合江波涛胃口的声音,不得不更心动了。

“一个男生问一个女生要微信,有两种可能。一做朋友,二发展爱情。”杜明开始分析,“据我所知,周泽楷是不怎么给别人微信的,好像也挺抗拒微信推荐好友,一般都不加这种。你能被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当面堵住去要微信,那他得付出多大的勇气啊?不得了,不得了,你肯定是特别的。”

“我特别什么了?我今天一天没出宿舍的门,除了洗脸刷牙,连头发都懒得抓,穿得乱七八糟还去吃了螺蛳粉,回来他就堵我要微信?”江波涛对此表示不信,“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确挺特别的。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特别在哪儿了。他想干什么?”

“......可能周泽楷就是看你顺眼,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杜明又解释,“总之,他能来问你要微信,要么是喜欢你,要么是想和你谈恋爱。”

这两种情况有什么区别?江波涛无语透顶。他冲杜明翻了个白眼,将视线重新放回手机上。

微信聊天界面中,周泽楷的头像是一只企鹅,看起来就像企鹅在说:“你好,我是周泽楷。”还附带了非常可爱的企鹅贴纸。

他一定很喜欢企鹅。江波涛觉得周泽楷太可爱了。

但就算周泽楷容貌英俊,声音好听,性格可爱,也不代表江波涛不会尬聊下去。他绞尽脑汁,最后发了一行看起来充满傻气的话:“你好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要发这么多哈?还要加一个感叹号的?江波涛无语凝噎,自己都要疯了。好在周泽楷很快回复了一个新的企鹅表情,朝他biubiu发射爱心,问道:“玩儿荣耀吗?一起?”

荣耀。太好了。他们终于有了一个共同的话题。江波涛立刻打起精神,坐得笔直,发去一个嗯嗯的猫咪,说:“玩儿的!小周什么职业?”

“神枪手。”周泽楷说。

“我是魔剑士。”江波涛说,“来来来我们加个好友......”

无意之中,江波涛又变成了极为主动的一方。以至于在后来,所有人都觉得,当初是江波涛先追求了周泽楷,而多少遗忘了是周泽楷先要的微信。

感谢荣耀,这个话题让他们终于没有太尬聊了。即使周泽楷在现实交流中沉默寡言,但在微信中,他还是讲得很清的。江波涛愈发地喜欢他这个人,当然,现在还没到更高层次的升华。但他已经开始隐隐期待杜明所说的那两种可能性了。

无论是哪一种。

两人一直聊到熄灯前,约好下次一起上线打本,这才止住了话题。江波涛先去刷牙,回来时,看到周泽楷发来的表情包。那是一只晃悠悠的企鹅举起一颗大大的爱心,对他说:“晚安。”

“晚安。”

江波涛躺在床上,闭上眼,都是周泽楷骑在自行车上,和他的朋友击掌的模样。

现在,他觉得自己完全能理解,周泽楷为什么那么开心了。


-“如果我们已在一起该多好,我牵着你去夜市里凑凑热闹。”


如果有机会,以后再去也不晚。

江波涛如此想到。




end.

今晚的亲身经历。因为我非常,非常,非常的不擅长和男性谈话,所以真的尬到死亡。

美好的剧情发展都属于周江。我的剧情就是尴尬,尬到我现在都没法发朋友圈,直接火速结束对话,告诉对方我男朋友叫韩文清,然后跑路了(......)


可能是因为现在在S市上学,写起周江感觉更亲切了。仿佛就是在记录生活在自己身边的一对伴侣的日常。稍微找到了一点写文的感觉。


评论(23)
热度(31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