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小情绪》

周江,非常片段

与懒老师谈论“爬坑”话题时忽来的灵感

我不是不更新,只是在写论文的期间不小心爬了切上坑...我会回来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架总之就是吵架前提


-

周泽楷在宿舍门口拦住了江波涛。

“我不想和你吵架。”江波涛说,“你得挽留我,认真的那种,否则我一句话都不会和你讲的哦。”

周泽楷如得大赦。能说出这些,至少代表江波涛不生气了。这太好了。悬了好几天的事情曾经像堵在心口上的石头,压得他夜不能寐,而没有江波涛的半张床则显得空落,像是核弹移平了他的大都会,不肯在市中心留下一丁点供他思念的温度。

他觉得自己得采取点儿措施——基于江波涛说想要一个认真的挽留。

第二天,江波涛跨进训练室门,便注意到所有人都在盯着他。

“你们看我做什么?”江波涛摘下耳机,“翔翔呢?”

除了孙翔,其他人都在。他又迟到了。江波涛一边盘算等会儿怎么训诫他,一边不由自主地朝周泽楷的座位看去。宽敞的电脑桌上,他们共同侍弄的蓝石莲和火祭上浮着一层水雾,电脑开着,鼠标也歪到了一边,那个拴着无浪挂件的U盘也好端端插在接口处,偏偏周泽楷不在。

“小......呃,队长呢?”江波涛问。

“在你身后。”杜明朝江波涛身后努了努嘴。

江波涛转过身,训练室最前方的站阶上,周泽楷不知道站在白板前有多久了。他捏着一张纸,身后用来讨论战术的白板上歪歪扭扭写着“周泽楷检讨大会”七个字。

江波涛问:“这谁写的?”

吴启举起手:“我。”

江波涛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说:“字太丑了,回去再练练,不要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很容易露馅儿的。”

周泽楷站在台阶上等待,上不是下不是,可怜兮兮地看着江波涛。

“我有话要讲。”周泽楷说。

江波涛故意不理他。

“江......”周泽楷锲而不舍。

“说吧说吧。”江波涛忍着笑说,“要是没意思我就拔网线了。”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展平那张纸,开始朗读,像个在讲台上背书的小学生。五分钟后,他开始做全文中心总结。

“我不能没有江波涛。”周泽楷说。

“江波涛是最好的。”周泽楷说。

“我永远喜欢江波涛。”周泽楷说。

台底下传来一阵“哇哦”的捧场声,还有人忘了关手机相机的快门声。

“够诚恳吗?”周泽楷问。

“还成。”江波涛说,“勉勉强强吧。”

“那挽留住了吗?”周泽楷又问。

“小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江波涛笑了,“我以为你知道我在开玩笑呢,怎么还写了演讲稿?给我看看,我要保存起来。”

周泽楷把小论文藏在背后,不给江波涛。他走下台,来到江波涛身边,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他的脸颊。

“有情绪是大事。”周泽楷对此向来认真,“特别是江的。”



end.

溜了!去写论文了!

评论(15)
热度(51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