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低头不见抬头见》1

新坑。梗和题目来自懒总@懒熊 ,所以文送给她。
房东和房客的虚拟与现实的故事。


1.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

四月一日,天气晴朗,放眼望去,几乎无法在视野所及之处看到云层。一架来自更南方的飞机轰鸣着降落在跑道上,携带滚滚气流,速度逐渐降低,趋于平缓,最终在跑道工作员交叉挥舞的交通棒的指示下,平稳地停靠在航站楼旁。

机舱里的乘客向外涌动,带着行囊,倦色,新奇与向往,如同一簇澎湃的蚁潮卷入另一个中心。

“我刚下飞机,现在就要去那边了。”蓝河耐心道,“不要担心我啦妈妈,先这样,等我到了再跟你视频。”

他还拎着行李,背着双肩包,另一件大件行李箱必须托运,此时并不在身边。现在,每一个出口的人正顺着散开枝叶似的通道涌向主干,有人在平面电梯上奔走,有人停留在一旁拍照,有人寻找不排队的洗手间。他们最终再次汇聚,齐齐朝向最后的出口,又散开了。

出口,崭新的开始,陌生的旅程,一段前景未知的魔幻主义故事就此展开。但蒲公英必须试着在这片土地上扎根,即使这里危险重重,令它崩在钢丝上岌岌可危,也得在困难的脚下赢得水和空气。这是征途。

蓝河深吸一口气,推着行李车,握紧光滑的按压扶手。他加快脚步,几乎是在奔跑地,一头扎进他全新的世界里。

晚上七点,杭州,上林苑。

蓝河摸出一张整钞,坐在副驾驶座上,等待司机数好零钱,和他合力将行李从后备箱搬出来。

这个季节里,杭州的夜晚要来得更早一些。车内顶灯微微刺眼,蓝河扭过头去,趴在窗户上,百无聊赖地打量黑暗中隐约可见的上林苑建筑,透过那些窗帘后映射的鹅黄色的暖光,想象等会儿见到的他的房间该是怎样一种摆设和装潢。

“钱数好哇。”司机把一把零钱交给他,一只手握在方向盘上,“来上学的?”

“来找工作。”蓝河纠正道。

“年轻人脸小,气质好,长得像我家大学生。”司机下车搬行李,“住这片房租不便宜,得好好工作赚钱,以后买个新的。”

“杭州房价贵,得打拼好久了。”蓝河笑了,“谢谢您了。”

车门阖上,出租车扬长而去。蓝河站在尾气里咳嗽,原地等了一会儿,眼睛稍微适应了周围黑暗的环境后,拉着行李箱朝A栋走去。

上林苑租金并不便宜,动辄五六千块钱往上,着实令初来乍到的打工仔难以承受。蓝河还在广州时便时刻搜寻这附近的租房信息,原本想找个能负担租金的、地方因为不太偏僻的小区凑合,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在上林苑一户新搬的住家里,与人合租,一个月交三千,按月结算。

蓝河申请面试的几家公司都在上林苑附近,呈中心点辐射状分散开来。交通便利,房屋合适,这里的确是最佳选择了,索性一咬牙,他便迅速联系了房主,顺利敲定了入住时间。

即使房子就在三楼,蓝河仍选择乘电梯上去。他的行李太沉以至于他无法再拖着两个箱子一个背包爬上看似轻松短暂的三层楼梯。他从电梯里出来,吃力地拖动箱子,刚刚在302室前站定,门便打开了。

“外卖终于——”对方愣了下,“你哪位?”

“您好,我是之前要来租房的。”蓝河说。

“哦,睡糊涂了,差点儿忘了这件事。”对方穿着灰色短袖,叼着烟,爽利地把门完全推开,侧身站在玄关一边,“请进请进。”

蓝河忙不迭将行李拉进来:“之前我有在下飞机时给您打电话……”

“叶修。”他自我介绍道,“我不太用手机,没听到你打电话,可能是关静音放在哪儿了。”

蓝河表示理解。大行李箱的万向轮卡在门槛上,叶修伸手帮忙提起,总算让它安全抵达室内。

“你自己四处转转。”叶修说,“我住右边那个,小一些,你去左边。两个卧室都朝南,能晒到太阳。”

“浴室呢?”蓝河问。

“一个在我房间,一个客厅公用。”叶修说。

蓝河走向厨房:“厨房可以用吗?”

“随便用。”叶修摊开手,“冰箱,洗衣机,空调都是新的。不过厨房基本没开过火,你要想用得自己先收拾收拾。”

“那您平时……”

“我吃泡面用开水泡。”叶修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蓝河。”他答道。

“看你年纪也没比我小多少,就不要用您来称呼了。”叶修说,“听着怪别扭。你能自己做饭?”

蓝河点了点头:“我很喜欢做饭。”

“奶锅是干净的,要是饿了等会儿可以直接用。”叶修冲他招了招手,“去看卧室?这个行李箱我帮你拿进去吧。”

蓝河客气了两句,推开左边的卧室进去了。这里和当时在网上看到的租房信息差不多,书桌、书架、衣柜甚至窗帘地毯都一应俱全,床垫的商品标签还挂在边上没拆下来,俨然刚刚布置好的崭新模样。

“这里真的很好。”蓝河赞叹道,“三千块钱租是我赚了。”

叶修帮他把行李推到墙角,示意他自己看,便出去给外卖开门了。蓝河留在卧室里,稍微转了一圈后,就听到叶修来敲门。

“怎么样?”他问。

蓝河点了点头:“租金是走银行还是网银?”

“网银吧,我懒得去存钱。”叶修说,“我叫了外卖,今天买一送一,你出来一起吃吧。”

“我没带床单那些来。”蓝河有些尴尬,“本来打算等到这边再买的,没想到飞机会晚点。”

“这边本来就有一套的。”叶修指了指衣柜,“等下再翻翻。我妈给这边塞了很多东西,吃完了我帮你找。”

这栋房子几乎就是全新的。厨房、客厅的浴室以及大部分储藏柜呈现一种刚刷过透明护漆的崭新姿态,甚至保有一层自然沉淀的灰尘。客厅的茶几上堆放着外卖盒,几层塑料袋混乱地藏在放置物下,沙发靠垫散乱着,左二右三,呈现完全不对称的视觉效果。

蓝河走过去,三两下收拾好凌乱的沙发,腾出一块空地坐下。

“保姆型。”叶修说,把筷子递了过去。

蓝河不好意思道:“习惯了。在家里就喜欢自己收拾。”

“才毕业没多久吧,在宿舍也这样?”

“总得有一个人负责这些。”

“厉害。”叶修赞叹道。

蓝河拆开饭盒,砂锅海鲜粥的热气氤氲而起,腾腾蒸在脸上。一盒广东烧卖整齐地码在另一个餐盒里,吸收了些水汽,外皮变得软塌,坑坑洼洼像淡黄色的月球表面凹陷。

“怕你第一天来吃不惯。”叶修解释道,“是不是挺加印象分的?”

“加分。”蓝河笑着点头,“不过我们那边烧卖真没这么甜。”

绷紧的神经在此时松弛下来,一股难以言喻的轻松涌上心间。那些好奇、紧张,对于入住陌生领域而产生的防御心态正逐渐瓦解,像片片剥离躯体的鱼鳞,露出柔软的皮囊。

“谢谢。”蓝河感激地说。

“客气了,大家相互照应。”叶修客气道,“要不明天你给做顿饭呗。”

“呃,好啊?”

蓝河微微一愣,很快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他们才认识了整三十分钟,有过外卖误会,相互大致了解了一番,又一起吃过一顿饭,现在也能开玩笑了。叶修给这栋属于他的房子带来了最初的生活气息,但对于究竟如何真正生活得像模像样,他从未理解——又或是从不打算参与进这些麻烦的琐碎劳务中。他始终徘徊在生活的最里侧。

蓝河想了想,道:“如果之后我找到工作,下班不会太晚的话,我可以天天回来开火。”

“那感情好。”叶修说,“不过也不能白吃你的。房租减一千,权当菜钱,你觉得怎么样?”

馅饼咣当一声砸在蓝河的脑袋上,他几乎要晕过去了。黄金大道近在眼前,即将减免的一千块钱顿时化作纸钞折叠的小天使,吹着号角唱哈利路亚,绕着他的太阳穴打转。

“我觉得非常好。”蓝河表情淡然,诚恳道。




tbc.
蓝河:后来我觉得一点都不好!


评论(16)
热度(26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