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周江24H/彩蛋】《周泽楷的行动告诉我们,长得帅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又名《周泽楷摸走了江波的储备粮,次次都被发现,最后一次江波涛真的没脾气了》

 @周江企划 很荣幸参加这次活动,感谢各位老师,辛苦啦

(之前总感觉我还欠懒总一篇周江,原来那是我提前预知了她要拉我写彩蛋)



-

江波涛带着要交给周泽楷的文件,从经理的办公室离开。经过食堂时,他询问是否还有昨天拌蘸酱时留下的花生碎,很快便得从热心大妈那里得到了一大袋。

江波涛已经计划好了,这一袋花生碎不算少,他可以分三次使用,每次都均匀地、完美地洒在那些美妙的奶油和糖浆混合冰上。这是他偷偷从哈根达斯外带回来的蓝莓冰淇淋,足足有一品脱,现在它被藏好在公共休息室的冰箱里,足够安全,因为没人会在这个时候找到那里。

S市的夏天在这一年里愈发闷热无比。稍微在户外活动一会儿,就能让汗水浸透了衣料。此时,夏休期才刚刚开了个头,半数以上的队友几乎都选择回家住几天,避一避上个赛季和烈阳的拷问,以此缓和那些还未退散的疲惫。

而选择留在俱乐部的人,除了不得不出门的情况,多半选择蜗居在他们五十平米的宿舍里,打开空调,加足马力,竭力营造出冰天雪地裹棉被的氛围。

即使室内稍比户外的情况好一些,走廊里仍被铺天盖地的热浪席卷。江波涛在先回宿舍还是先去取冰淇淋之间斟酌,最终选择了后者。他捏着一大袋花生碎,手臂夹着文件,姿势有些怪异。他走得别扭,踉踉跄跄地顾及着手里的东西,终于在纸张即将从牛皮纸袋里散落出来之前,稳稳停在了公共休息室的流理台前,他的上半身几乎趴在了那理石上面。

安全到达令江波涛呼了一口气。他将东西规整好,盘算着要如何摆弄那些花生碎,一抬头便愣了。周泽楷也愣在原地,和江波涛面对面。他们之间仅隔着正常宽度的流理台,而周泽楷站在冰箱前,怀里抱着江波涛的蓝莓冰淇淋,半个勺子举在桶上,刚刚挖了一大勺的冰淇淋又掉了进去。

“呃,小周?”江波涛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怎么在这儿?不是今天要去拍广告吗?”

周泽楷的代言刚刚续了期,今天早晨便去S市的拍摄基地录影了。江波涛计算好时间,就等这段没人的时间里尽情享受他的冰淇淋桶,没想到周泽楷竟然提前结束了拍摄,早早回到了俱乐部。

周泽楷嗯了一声,见江波涛盯着他手里的冰淇淋桶,便将勺子递了过去:”吃吗?“

江波涛看了看勺子,又看了看周泽楷。一种油然而生的逗弄的念头直直越过该有的不满,占据了他的大脑。

”冰淇淋都空了一半了。“江波涛故作生气,微微皱眉,”我不喜欢吃剩下的。“

周泽楷显然没料到江波涛会这样说,愣在原地,一只手还举着勺子。空调的内置风扇所发出的几乎不可闻的转动声,此时也变得如此响亮。寂静从墙角生长出来,爬满公共休息室的角角落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淹没了周泽楷。

周泽楷备受打击,江波涛看出来了。他从来没有这样被自己直白地拒绝过,手足无措的模样的确少见。江波涛不敢再逗他了。他绕过流理台,从周泽楷手中将勺子取了出来,在冰淇淋桶里挖了一大勺吃了,又挖了一勺塞进周泽楷嘴里。量不多,但江波涛怕他冻坏了嗓子。

“我跟小周开玩笑呢。”江波涛道歉道,“不好意思啊,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当真。”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太像玩笑。“

他这是打定主意认为自己惹江波涛生气了。这倒是稀奇,江波涛觉得现在还可以补救一下。他环顾四周,看到自己带回来的那些东西,立刻伸手把文件夹拨到一边,打开了花生碎。

“是我不好,不过真的是开玩笑。”江波涛笑着说,“小周别生我的气。为了补偿你,这次我们一起吃吧?”

周泽楷向来嗜好甜味,而夏天更是被各种口味的冰淇淋霸占的生活。但为了这接下来的代言工作,为了轮回各位的身体健康着想,作为队长的周泽楷不得不以身作则,率先对每周供应的冰淇淋等冰制甜品的数量下了规定,以至于他看到冰箱里塞了一大桶无人认领的哈根达斯时,眼睛都亮了。

江波涛猜出了个一二三,约莫在拍摄基地时,对方也至多给周泽楷供应了冰镇的功能饮料,而非他所终极喜爱的甜食。他让周泽楷把冰淇淋桶放在流理台上,将花生碎小心翼翼地倒了进去。很快,一层干果的清新气味便和甜美的冰融合在一起,直直沁入空气。

”不生气。“周泽楷说,”吃午饭了吗?“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半了。江波涛点了点头:“叫了份外卖,今天食堂也没什么吃的。天太热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比江波涛还怕热,一米八几的个头,在炙热的温度下恨不得融化成一滩,好让人将他收起来放进冰箱里冰镇,以此躲避一年比一年严酷的S市的夏日。

他们坐在公共休息的流理台上,确切地说是江波涛坐在上面。周泽楷个子高,即使坐在上面,双脚也能挨在地面上。江波涛强迫自己不要去注意这些细节。

“下次想吃的话,我可以偷偷给你买。”江波涛把花生碎往周泽楷那边拨了拨,“可千万不要再随便拿了。万一是谁放在那儿的过期食品呢?上次是翔翔傻,把吴启放过期的冰可乐一口气灌了,拉了两天的肚子。”

江波涛和周泽楷汇报了经理交代的事情,又听周泽楷讲了讲今天在拍摄基地遇到的事情。周泽楷的形容往往都过于简单普通,但能抓住要点,江波涛听了半个笑话也能捧场地笑起来,多半是这些年和周泽楷一起呆的时间久了,什么都理解了。

“真的不生气吗?”临回自己宿舍前,周泽楷站在江波涛的房间门口,再一次询问道。

“真的没有生气啊。”江波涛说。怕周泽楷不放心,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又补充道:“小周长得帅,长得帅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但很快,江波涛就觉得不对劲了。周泽楷变本加厉和他分享他放在公共休息室里的零食。但周泽楷从来不会白拿。有时候江波涛会在遗失一个甜甜圈之后,得到外卖送来的一杯麦旋风和两只菠萝派,又或是他新买回来的鲜肉馅饼们少了一个,旁边多了一袋卤味。每到那时,江波涛就试图用眼神质问周泽楷,但后者都会选择将脸藏在电脑屏幕或者书后面,假装自己与这一切都毫无关系。

江波涛不知道周泽楷到底看上了他的零食什么,非要用这样一种方式来与自己分享,而且几乎没有当面的行为。偏偏他又不好去问——倘若和周泽楷说了,对方也许会觉得他小气,又或是心里或多或少地会有些顾及——到了这会儿,江波涛已经不知道他是在意周泽楷会不会顾及,还是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自己都想不清的想法。

平日里,倘若江波涛说自己是轮回这群人里最贪嘴的之一,那么周泽楷肯定是另外一个。但他并不是真的在意那些零食,而是这样做事的周泽楷,的确太容易引起江波涛的注意了。

周五晚上,轮回的聚餐结束,其他人三幺五喝,打算去趁时间还早,去电玩城逛逛。江波涛对那些没多少兴趣,便打算先回俱乐部了。与他同行的还有周泽楷,手上拿着一杯奶茶——之前是江波涛的。他喝了几口便去抢火锅里最后的涮毛肚,等他再想起那杯奶茶时,已经被周泽楷拿在手中喝了大半杯,连吸管都没有换。

看到这儿,江波涛好不容易平静的脸色又开始微微泛红了。他扭过头去,双手抄在口袋里,径直往前走去。周泽楷则跟随在他身后,像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嘴里咬着吸管,吸溜溜地响。

“江......”周泽楷叫他的名字。

江波涛站定,也不回头去看他,生怕那杯奶茶像个炸弹,他又要被崩红了:“小周怎么了?”

“......没事。”周泽楷摇了摇头。他几步走上前,终于和江波涛并排了:“走吧。”

江波涛一头雾水,跟着他走进地铁站,几站路后又换乘,最后回到俱乐部各自的房间时,两人也没再多说一句话。

江波涛洗了澡,在床上翻来覆去打滚,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书桌上还摆着几袋乐事薯片和泡椒凤爪,江波涛思忖片刻,决定去拿罐可乐来,姑且先打发会儿时间。他穿着睡衣,外面套着一件外套,踩着拖鞋便去了公共休息室,刚一进门,便愣在了原地。

这幅场景未免太过眼熟,以至于江波涛怀疑自己是否在梦里见过,隔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这是他被周泽楷撬走一桶冰淇淋的画面。现在,周泽楷穿着睡衣,坐在流理台前吃泡面,见来人是江波涛,手中的叉子停在半空中,一小撮泡面顺着塑料叉子的缝隙,“哧溜”滑了下去。

江波涛眯着眼睛,觉得泡面也十分眼熟,的的确确是他昨天刚采购回来的那桶——周泽楷不仅抢走了他的奶茶,现在连他的宵夜也提前帮他享用了。

这次周泽楷没办法再招呼江波涛一起吃了。联盟第一枪王坐在那儿,乖巧得像只萨摩耶,直到江波涛坐在自己对面时,还微微歪了歪头。

“打住,不许卖萌。”江波涛严肃道。

周泽楷只得坐好。他看了看泡面,又看了看江波涛。半晌,他说:“我饿了。”

怕江波涛不理解,他又补充道:“晚上没吃饱。”

的确如此,周泽楷在聚餐时并没有吃多少,江波涛早发现了,但他以为仅仅是因为周泽楷不怎么喜欢吃麻辣锅底。现在看来,周泽楷的左脸似乎要比右边的微微肿起一些,表情也不怎么好。江波涛心下了然,说:“小周,把嘴张开。”

“?”

“把嘴张开就是了。”

周泽楷不疑有他,听话地张开嘴。江波涛捏着他的脸颊肉往两边拉,就着鹅黄色的灯光,能看到周泽楷的口腔壁上赫然有一颗溃疡。

“......为什么不早点说?”想到周泽楷忍受口腔溃疡,还毅然决然地与他们一起去海底捞吃了麻辣锅,喝了他的热奶茶估计也只是为了缓解,江波涛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儿,“饿了为什么不喊我的?”

“你上周就说想吃了。”周泽楷揉了揉脸,忍着疼痛,露出一个微笑。江波涛向来对他的笑容无法免疫,这下更受不了了。好在公共休息室隔间的小厨房还能用,他去冰箱里翻箱倒柜,用仅有的两颗鸡蛋给周泽楷蒸了一碗鸡蛋羹。

等江波涛过来放下碗了,周泽楷立刻拉住他的手:“生气吗?”

“怎么这么问啊?”

“就是想问你。”周泽楷说,“我这样,你会生气吗?”

江波涛不怒反笑,被他拉着手也不知道挣开。说实话,到了这一步,他仍是没办法对周泽楷生气。

“行了,知道小周长得帅,可以为所欲为。”江波涛靠在冰箱门上,食指和拇指在周泽楷面前捻了捻,目光炯炯,“你吃了我的冰淇淋,还拿走我的奶茶,刚才最后一盒泡面也给你当宵夜了,现在我什么也没有啦。”

“......还有鸡蛋羹。”

“那是公共鸡蛋,而且现在变成你的鸡蛋羹了。”他说,“你到底差什么?”

他边说边观察着周泽楷的表情,期盼从那里看到一些有关这段尴尬对话的解决方法。诚然,江波涛的半个储备粮区都被扫荡过,这是导致他现在饿着肚子的原因之一,但他仍不知道周泽楷还想要些什么,因此一直站在这里不走。至于他被誉为周语十级,又或是玩笑中的“联盟里最了解周泽楷的人”,但那些仅仅是外界覆盖在沉默寡言的枪王身上的一层夸张的薄膜,而江波涛也会有被关在里面、一头雾水的时候。

但周泽楷的反应却干脆而直白。他点了点头,忽然站起身,松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随后伸开双臂,紧紧拥抱了江波涛。

江波涛足足陷入了震惊,如同一脚踏进兔子洞、无法得出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的答案的爱丽丝,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与此同时,周泽楷说话了。

“差一个你。”他说,“你什么都有的。因为我的都给你。”

周泽楷怕江波涛拒绝,握住了他的手臂,丝毫不给他逃跑的机会。他的手是凉的,但心跳如鼓擂,炙热的像大气摩擦,藏在心里的那只鹿急切得几乎就要撞傻在江波涛的心门前。

“我可以的。”周泽楷说。

“什么?”江波涛有些听不懂。

“我很帅。”说到这里,周泽楷几乎用尽勇气。他的脸越来越红了,江波涛甚至担心他会不会就这样像一只装满水的气球,或者库存依旧忘记检修的核弹,忽然就爆炸掉。

“所以呢?”江波涛循循善诱。

“所以我可以为所欲为。”周泽楷说,“江,谈恋爱好不好?”

江波涛终于被鹅黄色的暖灯晃晕了眼。这次,终于轮到他变成几近爆炸的气球了。



end.


评论(25)
热度(84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