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天冷了,今天吃火锅吧》

叶修x蓝河

给下雪了的咩咩@二少家的咩 和她的猫猫的突发性短文。想不到吧!

感谢她让我一直在她的朋友圈吸猫猫


地上真的很滑



-

他的猫忽然挠了他一下,不轻不重,像是只是为了在那儿留下点什么充当印记。蓝河吓了一跳,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原先他是盘腿坐在地板上,想给它剪剪长了的指甲的。他站在高处怒视他学会咬人的猫,而他的猫毫不在意,继续保持侧躺在地上的姿势,慵懒地梳理前爪。

窗外是雪。北方的漫天大雪,在深冬开始,像一场末日来袭的审判,白而无垢,一旦下起来,就预示着之后至少要持续一周的天寒地冻。雪包纳万物,吸食声音,卷走了一部分霾,空气恢复了些,令世界沉浸在白色和无色的人间地城之间。

住宅区里,楼与楼之间变得无比沉默,因为冬天天黑得早,从窗口看去,这里只余下晃动的光源仍保持活力。猫伸了个懒腰,往窝里去了。窝在暖气旁。另一个窝则放在稍微通风些的地方;如果觉得热了,它就会自己更换地方的。

放弃给猫修建指甲,蓝河去厨房洗了手,开始准备煮火锅。魔芋,千张豆腐皮,藕片和土豆片,嫩豆腐,巴沙鱼片,两盒羊羔肉,袋装鱼丸和包心牛丸,菠菜和青笋,还有家里余下的西兰花和卷心菜。锅底浇油,干辣椒和花椒一起翻炒,蓝河腾不出手找底料,大声喊叶修过来帮忙。

很快,叶修叼着烟,从书房里慢悠悠出来了。他踢踏着拖鞋,像他们的猫拖着玩具老鼠在地板上摩擦时发出的声音。猫从窝里钻了出来,在他的脚踝边徘徊,他伸了个懒腰,弯下腰摸了摸猫耳朵。

“要吃番茄锅吗?”叶修挤进不大的厨房,四处寻找番茄。在绕了一圈后,他无功而返,“我没找到啊。你放在哪儿了?”

“大冬天的,还吃什么番茄锅。”蓝河说,指挥着叶修从购物袋里拿出一大包红色的密封袋,倒进锅里。抽油烟机发出轰鸣,抽走了一多半的炒锅油烟,香味儿却是抽不走的。“把烟灭了,烟灰差点儿掉进去!”

叶修往后退了一步,把空包装袋卷了卷,扔进垃圾桶里。他的手背上沾了红油,想舔一口,被蓝河拦住了,用吸油纸给他擦了干净。

“今天太冷了,都吃麻辣锅,我买了特别辣的那种——特制重庆火锅底料。试试?”他问道。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得到叶修的同意,他们都清楚对方在吃辣方面的深浅能力。

“都行。”叶修无奈地摊开手,“我去拿可乐。”

哧啦一声,油裹着干辣椒和花椒,扑上块状的红油底料,后者很快在炙热的温度中化开,像一块遇热了的黄油。

“不是吧?”这次轮到叶修抗议了,“这一锅红,辣成这样还能吃吗?你自己也是个南方人,而且比我还南,这一顿吃完了,明天你还要不要说话了?”

“明天就要刷新boss了,我不介意到时候哑着嗓子指挥。但是如果不吃辣锅,我今天晚上就会冻死在这儿。”蓝河抄这锅铲,严肃道,“为了黄少的新银武材料!”

叶修唔了一声,觉得自己似乎忘了点儿什么。不过木已成舟,底料都炒好了,再怎么挣扎也不能变成清汤三鲜。不怎么能吃辣的叶领队明智地选择暂时逃离辣锅地狱,去外面的餐桌上摆碗筷。

辣锅的确具有十足的魅力,两个不怎么能吃辣的人头一次尝试就选择了重庆底料,辣得快要不能自理。电磁炉插好放在餐桌上,锅里煮得咕嘟咕嘟响,炒过的辣香和花椒味弥漫在客厅里,将人从里到外暖了个遍。他们甚至都出了些汗。桌上放着冰可乐,蓝河不知道从哪儿抽出来一盒冻好的冰块,叮叮当当夹进他们的玻璃杯里泡着喝。

叶修才从世界赛回来三个月,心血来潮决定今年就在B市住下,正赶上入冬的寒冷季节,也许还他们能一起看雪。G市和H市并不是经常下雪的。他们的话题经久不厌,说起最近的荣耀,即使蓝河辣得呼哧呼哧,也不忘记夸偶像。

“黄少的新银武的建模已经出来了,只看一眼就能让人忍不住跪下唱征服。”他喝了一大口冰可乐,得意地摇摇手指,“就是不知道周边什么时候出。不过感觉在不久的将来,我那种熬夜抢限量周边的生活又要回来了。”

曾经他不少干这样的事。将黄少天当作偶像的那段时间是,暗恋叶修的那会儿也是,只不过后者比前者的限量周边更难抢就是了。他甚至没有集齐曾经的君莫笑初版限量,多半是因为那时候他们都在第十区的泥潭里挣扎,其中一个对自己的感情踯躅而犹豫不决,而另一个更是在忙碌向曾经的山顶上不断进发攀爬。

好就好在,那些他未收集到的遗憾之作,最终在叶修那里都有了补全。只不过叶修拒绝承认把他那些夜雨声烦也算进他们的共同财产里,原因是他认为看见那些脸,就觉得晚上做噩梦都是满天飞的文字泡——黄少天的文字泡曾经一度是联盟选手的噩梦。

“醒醒,八字还没一撇呢。”叶修苦口婆心劝道,手里把一串沾满辣油的菠菜夹到蓝河碗里,“还差材料?”

“差了不少,剑系的材料不怎么好出,你也是知道的。”蓝河睥睨他一眼,将变成红色的高山娃娃菜戳到叶修嘴边,“吃!希望你们兴欣接下来不要给我们蓝溪阁搞事情,敢破坏我们的进度就杀杀杀杀杀——”

“你现在就杀了我吧,蓝团长。”叶修辣得要命,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锅底是冬天吃起来最爽的选择了,即使它真的辣到令人神智不清。“剩下的boss是什么?荒原冰剑客?”

“你怎么知道?又在我们公会安插卧底了?”蓝河用筷子扎着一颗圆圆胖胖的白鱼丸当凶器,上面还滚着两地红油。

“冤枉啊,现在工会又不是我打理,这种事情随便问问都能知道吧?”叶修在餐桌上靠脸走位,试图躲开剑客男友的鱼丸攻击,不过他再一次失败了。“你说八角犀冰吗?”

“对啊。”蓝河伸出筷子,在煮得沸腾翻滚的锅里夹了一块有机菜花。他的嘴上沾着红通通的辣油,奇怪地看着叶修。后者一脸恍然大悟,仿佛自己终于想起了什么:“你怎么了?表情不太对劲啊。”

“哦,那个啊。”叶修咳了两声,若无其事地把筷子挡在面前,不动声色地挪了挪椅子,“也没什么。其实刚才boss就刷新了,我上游戏的时候正好看到。兴欣的小孩儿们打得挺吃力,我就路见不平,拔伞相助,现场教学了一下……小蓝,看来你们蓝溪阁情报有误啊。”

“……”

雪还在下,蓝河恼羞成怒,啪得扔下筷子。拼上G市人的尊严,他用辣得通红的嘴唇,堵住了被辣锅逼到几乎绝境的叶修的大叫。




end.
为什么一直下雪,地很滑,不好走路,我不喜欢(假的)

今天在家里吃了火锅,我妈喜欢自己用干辣椒和花椒炒一下外面卖的底料,这样会更香。

评论(26)
热度(31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