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阴差阳错时期的爱情》6

叶修x蓝河

架空AU,借用哨向题材,部分私设

傻白甜,谈恋爱秀恩爱

HE,中短篇完结,争取日更



6.双胞胎


蓝河从浴室出来时,天色已经变成了暗红色。一场暴风雨似乎随时都会降临在这里。远处,高楼之间的缝隙里,投射出一股带有漫尘的余晖。乌云开始逐渐驱散它,驱逐夕照,直到天彻底黑了下来。

“你会做饭吗?”叶修站在厨房里,正打算从橱柜里掏点儿东西出来,“我中午还没吃饭。”

“一直到现在?”蓝河惊讶地走过来,“我以为你是吃完饭才过来的。你又翘班了?家里有泡面吗?”

“没有泡面,最后一桶可能上周就吃完了。”叶修无奈地说,“蓝向导,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吗?”

“是啊。”蓝河回答地理直气壮。他侧过身,从叶修身旁挤过,站在冰箱前,弯下腰。

“你想吃什么?”蓝河边检查冰箱边说,“你这里东西很全,不过是不是都快过保质期了……明天清理一下,该丢的就拿去丢掉吧。”

“没办法啊,我不会做饭,但是我妈喜欢顺路过来把冰箱都塞满。”叶修用手臂撑在打开的冰箱门上沿,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我弟弟倒是偶尔会来开火,也许明天你就能见到他了。”

蓝河从没听说过叶修有个弟弟,或许有——在相亲资料上。但他一向不喜欢看那些东西,否则家里的那些纸质资料足够他念上一天一夜了。

“你弟弟——”蓝河想了想,“知道我们是假交往吗?”

“不知道。”叶修说,“他太蠢了,告诉他不是会坏事吗?我一开始就没打算告诉他,而且还要特别防着。”

“……是亲弟弟吗?一母同胞那种。”蓝河问。

“是啊。”叶修拧开矿泉水瓶,灌下一大口,“等见到了你就知道了。”

叶修回房间给蓝河取了一整套洗漱用品。毛巾是蓝河从家里带来的,他惯用的那种。他对颜色和柔软程度有着额外的偏执。

“还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来找我。”叶修把未拆封的牙刷套装交给蓝河。他注意到蓝河在房间里打转的视线:“要进来参观一下吗?”

蓝河摇了摇头。“下次吧。”他说,“今天才是我第一次住在这里,总觉得这样参观主人的卧室不太合适。”

叶修表示理解。他关上房门,目送蓝河回到隔壁房间。一种莫名的温暖从楼梯缝隙中生长蔓延出来,如同头顶的日光灯,逐渐融化木地板上覆着的一层薄冰。

“晚安。”他说。


暴风雨在半夜席卷而来。首先是一层层厚雷的轰鸣,伴随闪电划破天空。蓝河从梦中惊醒,咳嗽了一阵,摸向床头的玻璃杯,发现没有水了。

一阵细微的猫叫从楼下的灌木丛中传来,水管中传来的滴答声被雷声掩埋在铁锈下,远处,垃圾车和还在街上行走的人群一齐离去,焦黄色的路灯在风雨中不断摇曳,像一盏盏摇曳在黑海中的孤舟,试图躲避在厚重的窗帘后。它们背后是紧随而至的闪电与雷鸣。

蓝河踩着拖鞋下楼。很快,他注意到客厅的灯是开着的。鹅黄色的灯光像一道缓缓横贯降临的铁幕,将外界的暴风雨与室内的平静阻隔开来。

有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蓝河脚步一顿,又继续向下走去。那男人坐在沙发上,向后仰靠,领带松开,随意落在胸前。他的眼睛下面有一抹无法忽视的青色。

“叶修?”蓝河向茶几边走去,桌上散落着一沓厚厚的文件,以及拆开的签字笔。“怎么了?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他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深邃得像今晚染了墨色的黑夜。他看向蓝河,眼神里充满不解。

“我不是叶修。”他说,“你是谁?”

“我是……蓝河。”蓝河明白了,“你是叶修的弟弟?”

“嗯,我叫叶秋。”他点了点头,“你是我哥的向导?上次他相亲找的那个?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了?”

“呃,我是今天刚搬过来的。”蓝河想起他们还并未商量过如何应对叶修的家人,为了防止出现纰漏,“你是要在厨房煮东西吃吗?”蓝河转移话题道,“我去给你弄点吧。”

“谢谢。”叶秋站起身,跟在蓝河身后一起去了厨房,“这么大的雨,我哥还没起来?”

“没有,他睡得挺好的。”蓝河含糊道,从置物架上取下一只奶锅,“酸汤面可以吗?你哥这里的食物大部分要快过期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去买新的。”

“谢谢。”叶秋礼貌地点了点头,“我哥不怎么喜欢雷雨天,能睡得着也是难得。”

蓝河应了一声,开始专心致志做宵夜。叶秋在厨房里帮忙,显然他比叶修会的家务太多。洗完菜后,他在蓝河旁边打转,帮忙递些东西,并且时不时抛出几个问题。

“谢谢你啊,我还以为我哥这辈子都要做个单身哨兵,然后孤独地犯病到死呢。“叶秋不由地感叹,“现在好了。没有你,我不知道还要被他折腾多久,给他做疏导简直是我经历过的最痛苦的事情。”

“你是向导?”蓝河惊讶道,“我以为双胞胎一般都会是同种属性。”

“概率论上讲的确是这样,但是生物进化永远都不会相同的。一胎老虎还会有色差呢。”叶秋笑了笑,“叶修的哨兵能力太强了,不是和他匹配程度高的向导的话,也很难去处理他的意识云吧。”

蓝河点了点头。但叶修似乎很轻易就接受了自己的疏导,他们甚至仅用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就能解决临时标记的问题。“蓝向导,你的思维触手一定很坚韧。”叶秋若有所思地看着蓝河,“否则光是被意识云排斥的感觉这一点,就不会让你想留在我哥身边的。”

“你就是这么看待自己哥哥的吗?”叶修的声音从厨房门口传来,惊得蓝河手一抖,辣椒面多洒了些进去。他抱歉地看向叶秋。

叶秋摆摆手示意他没关系。“不然呢?你以为你单身这么多年来都是折腾我给你梳理意识云,我就会开心吗?”

“我看你挺开心的。”叶修说,“毕竟你也一直单身,没有哨兵要嘛。现在跑来折腾我的向导做什么?给你做宵夜吃吗?你在外面鬼混到这个点来我这儿蹭吃蹭喝,明天我就给妈打电话。”

“我刚下班。”叶秋说,“你怎么这么烦人啊,三岁小孩吗?这把年纪了还要告妈?”

“我提醒你一句,我们是双胞胎。”叶修说,“我比你大了几分钟而已。我是三岁,你呢?快点儿出去,太磨蹭是没有哨兵要你的。我一直觉得你没对象就是因为这个。”

叶秋说不过他,重重哼了一声,拿起碗垫,怼开叶修去客厅了。蓝河尴尬地站在原地,像一尊僵硬的石像,手里还拿着煮面用的长筷。他们隔着两片瓷砖的距离与对方对视,直到蓝河觉得叶修的眼神几乎要灼烧自己。

“呃,你要吃吗?”蓝河举了举筷子,“我以为你睡了。”

“一开始的确睡了,但是现在在下雨。”叶修靠在门框上,终于将目光从蓝河身上挪开了,“太可惜了,蓝向导,你在这儿做的第一顿饭居然不是给我的。”

蓝河似乎能读懂一点儿他们之间的空气了——叶修是在不高兴吗?因为他做饭给他弟弟?这种理由说出来未免也太折煞风景,但叶修盯着奶锅的眼神几乎要在上面烧出两个洞来。

哨兵的情绪像汪洋大海,而海的变化总是起伏不定的。透过他们的匹配链接,蓝河能感觉到叶修的海的变化。它曾经是平坦的,安静的,几乎只有条件反射下的波澜。但现在它开始涌动,如同黑夜中蛰伏的野兽,一点点用浪侵蚀岸边的礁石与沙湾。

“好酸。”蓝河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你把醋瓶打翻了吗?快点收拾好,等下还要用呢。”

他的思维触手绕着叶修的意识云,若有若无地将它包裹起来,如同白天时他们搬家时,叶修对待他那样轻柔。

“这样可不好哄啊,小蓝。”叶修反而用意识云将向导的思维触手裹住,“你以为这点好处我就能听话吗?”

“那你要怎么样?”蓝河把火关了,靠在流理台边上,双手抱胸,“给你一个吻吗?像妈妈安慰小孩那样?”

“好啊。“叶修几乎是立刻回答道。

“……但我只是随便说说。”蓝河翻了个白眼,“把碗端出去吧。你要是不说你想吃什么,我就随便弄了。”

叶修唔了一声,一边数落着叶秋的一万个麻烦,一边把碗端出去了。顺便在冰箱里摸了根火腿肠。“反正还没真的过期,吃不死他。”




tbc.
是挺慢热的。慢慢来吧。没有什么是同居解决不了的感情,何况还有人从一开始就目的不纯👇

评论(19)
热度(20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